辛亥革命纪念园
文选目录 全部文选 添加文选 添加目录
辛亥革命纪念园__溥仪纪念馆
辛亥革命纪念园

《伪满洲国的统治与内幕——伪满官员供述》

中央档案馆 编

  五十七赵竞昌笔供(1954年7月22日)
  
  
  一、背叛祖国投敌的经过:一九二九年中俄战役时,被苏联海空军的压迫,我东北海军败绩,江亨炮舰为避免损失,自沉于富锦码头。一九三O年海军司令沈鸿烈由沈阳派来日本商人(姓名忘记)承办打捞。当时尹祚乾是海军补充队队长,原来是江亨舰长,所以派尹祚乾办理打捞江亨事宜。于是他与这个商人发生关系,相处甚得。“九一八”事变后,他任哈尔滨海军江防舰队长,他看东北大势已去,饷源无着,于一九三一年年末开始与该商人勾结,托与日本海军连络,转达他投降日寇的意图。于一九三二年二月,该商人引导日寇海军少佐佐佐木来哈接洽,尹祚乾与佐佐木在马迭尔饭店召集各舰长会谈,出席的有海军补充队长黄勋、舰长范熙申、赵文溶、吴*和我(当时是补充队副队长(中校)等八名。由日寇佐佐木说:“成立新国家,你们都赞成吗?”其中一二人就应声赞成,其余没有一个人反对的,我也是默认了。从此东北海军首脑全部投敌,我走上了背叛人民的道路,做了许多危害人民的事情。
  
  海军江防舰队部于一九三二年三月改为伪满海军江防舰队司令部,尹祚乾任海军司令(少将),范熙申任参谋长(上校),黄勋和我仍任原职。当时海军的状况有:炮舰六只、海军补充队、海军修船处、兵营、船坞,共有士兵二百多名,官员四十余名。
  
  二、一九三二年五月至三三年七月,在伪满海军江防队司令部参谋处服务期间:一九三二年三月参加了伪满海军后,我因病请假休养两三个月,于五月以海军补充队中校副队长的名义,在伪满海军司令部参谋处服务,受参谋长范熙申的指示,办理以下的事务:一、办理一切文稿,上行公文,各机关往来文件,隶下部队的命令汇报等;二、担任警备事务。划分松花江为五个防区——第一防区上游哈尔滨到肇州;第二防区下游哈尔滨到通河;第三防区通河到依兰;第四防区依兰到佳木斯;第五防区佳木斯到同江。派遣舰队警备。利济派第二区;江清派第三区;利绥派第四区;江通、江平派第五区。第一防区因无重要的情况所以未派舰镇防;三、教育训练。教育训练的目的是:训练伪满海军,巩固国防和江防。首先注重精神教育,使士兵养成日满一德一心,共同防卫的精神。教育训练每年分为两期。由五月至十月为巡防期,主要是协助陆上日、伪军队讨伐,因此关于枪炮的教练、机器的操纵,务须熟练,对于防空、防水、防火各项也要注意。实弹射击每年一次,约在七八月实施。由十一月至四月底为打冻期,着重精神和技术教育,训练机枪、迫击炮、打冰工作,当此时期,正是补充装备协助日寇讨伐抗日军队。以上是我训练伪满海军,巩固伪满国防、协助日寇镇压抗日人民的罪行。
  
  (一)一九三二年八月在富锦下游利济炮舰士兵起义的原因是:由该舰日寇教官(姓名忘记)平日待兵不好,非打即骂,瞧不起中国人;士兵原来就不愿供日寇的指使,因此仇恨日寇的心情日益高涨,为爱祖国的热诚所驱使,全体士兵三十余名一同起义,杀死日寇教官,投往抗日救国军中去了。司令部听到这个消息以后,代理参谋长黄勋命令我起稿,下一通令,所属各队、舰整顿军纪,调查反满抗日思想,加强精神教育,防止事件发生。由于这个通令压制了士兵爱祖国的思想,迫使他们供给日寇奴役,这就是我的罪行。
  
  (二)一九三二年八九月间,由伪司令尹祚乾与海军顾问日寇井筒大尉合谋,包庇私运大批烟土,由下江运到哈尔滨毒害人民从中取利。十月底由黄勋代理参谋长交给我二百元纸币,用意是要我为他们守秘。
  
  (三)一九三三年五月,伪满军政部命令江防舰队司令部,派员参加招募海军新兵事,伪司令尹祚乾派我和少尉李春荣到长春军政部联络,会同舰政课课员上尉日寇佐佐木丙二、军事课属官冯杰,到沈阳借用中央训练处为考场。考试题是:论文、算术、身体检查,共考取七十名,由少尉李春荣率领。到哈尔滨后,听新兵说:这也不是学校啊!这一句话是他们知道受骗了。本来是把学生骗来当兵,因为学生素质好,进度快,和学生家庭多为富裕,逃亡比较少。我帮助日寇欺骗有为的中国青年学生,充当伪满海军士兵,作日寇镇压人民的工具,这就是我的罪行。{中略}
  
  三、在舰长服务期间(一九三三年八月——三五年十二月)的罪行。
  
  (一)一九三三年八月,我由参谋处转任利绥炮舰舰长。舰长任务是:教育训练本舰的士兵,保卫沿江治安、并协助日寇讨伐。
  
  利绥舰三百吨,舰上装备:汽机、七生的五口径炮一门、捷克式机枪二挺、步枪十五支、手枪五支。人员编成:舰长一、副长一、甲板准尉一、轮机正一(上尉)、轮机副一(中尉)、轮机准尉一、日寇教官一、教练员四、士兵三十五名,共四十六人。
  
  一九三三年夏秋之间,陈东山、李华棠等在抚远、饶河、虎林沿乌苏里江一带作抗日的活动,日寇广濑师团饭冢联队的部下担任这一带的讨伐,为防止抗日军队渡江起见,通知伪满海军援助。
  
  一九三三年九月二日,伪海军司令官尹祚乾海军顾问日寇海军少佐川畑正治同乘本舰(利绥),率领江清炮舰引曳拖船一只,出发乌苏里江虎头,协助日寇讨伐抗日军队。六日到抚远县,我随尹祚乾上岸,与该县取连络,知道此地没有情况,又用电话与饶河县连络,得知二人班地方数日前有李华棠抗日军出没,乃邀请密探一
  名随舰指引。该二人班距江边约四里远近隐约不明零散的小山村。我奉命向该村发炮四发,见有十数人转避山后,经过半小时不见动静。因未登岸调查,不知伤亡有无。乃继续上航,于十日进虎头港,有日寇军官一人上舰与川畑连络,乃起锚下航,对距港约五里江的西岸靠江边的山麓下,开炮二发,见有二人先后隐避山隅,嗣后不见动静,乃返港停泊。尹祚乾对我说:饭冢联队的一个中队,七八天前与陈东山抗日军百余人在虎头发生过战斗,抗日军向宝清方面逃窜,日军随后追击。方才炮击的地方,据连络员的报告说还有少数潜伏的抗日军,为防止他们渡江所以发炮镇压。为镇守虎头,防止抗日军渡江,停泊了一周,虎头出动遂告结束。
  
  (二)一九三四年三月,海军添造新舰二只。顺天、养民,由日本播磨造船所承造,派来技师、船工约六十人,到哈尔滨海军船坞舣装。于三月伪司令部派我充当养民新舰舣装委员长,同时由日本海军派海军少佐山田(名忘记)指导养民新舰全般的舣装,并率领军士十人,分担各部门的装置责任。
  
  新舰养民舣装委员长的任务,是监督指导养民新舰全般的装置工作。我每日认真监督,预防偷工减料和拖延时间。为求舰体坚固、运用灵活、操作便利起见,我也曾有所建议,如烟筒改造椭圆形和高度减低,以便瞭望;预备人工舵,在舵机通电发生故障时应用;重机枪塔减低,大水时便于过桥等,都按照我的意图修改。至八月底,顺天养民两舰装成,九月下水。
  
  养民炮舰三百吨。装备:十二生的口径高角炮二门,十五生的口径迫击炮一门,一生的五双管高射机枪三台,四一式机枪二台,步枪二十支,手枪十支;内燃机二台、电机一台、探照灯一架、无线电机二台。编成:舰长一、副长一(日系)、甲板准尉一、轮机长一、轮机副一(日系)、轮机准尉一、日系教官一、日系教练员十八、日本现役海军少佐指导官一、现役轮机中尉副指导官一、现役军士十五,士兵四十,共计八十二人。
  
  九月,伪司令部任我充当养民炮舰舰长。于九月在松花江上游试验新舰:如试内燃机,上下水的快慢车、轮转数和用油量;试电机,通电探照灯、起锚机、舵机和炮台等;试航,上下水的快慢车的速度;试汽艇的速度和用油量,试枪炮,上下水的射击和枪炮弹发射数等。十月奉令巡防松花江下游哈尔滨同江间,航行中受顺天舰的指挥,训练各项操作,如信号教练、两舰指定距离快慢车教练、无线电报问答教练、枪炮教练等。巡防中未遇事故。
  
  十一月各舰入坞,各舰官兵搬入兵营,施行冬期的教育训练,主要是精神教育和学科教育,其次是术科教练。{中略}
  
  (三)一九三五年三月,转任顺天炮舰舰长。顺天养民两舰,同一型式,人员编成与武器装备也是一样,两舰编为一队,同一行动,一切操作皆由顺天舰长指挥。
  
  六月一日,奉令顺天养民巡防松黑两江,即日出发。又奉指示,有参议府副议长筑紫雄七、关东军大佐二人、中佐一人,便乘顺天舰赴黑河。沿江途中,一面巡防,一面操练。巡防的人员配备:在驾驶台,有舰长一、教官一、司舵员一、掌阵钟兵一、信号员一、信号兵二;在观测台,有观测员二、兵二;在前后炮台和机枪塔,各看守员一;在甲板、有测水兵一、值日官一、兵一,共十七人。其余员兵,一半教练,一半工作,有事时各就部署岗位,候令应战。巡防中于必要时,见有行迹可疑的上下水民船、渡江民船、打鱼的网房和农民的窝棚等,则施行检查。对于检查民船时,先令民船下锚,派军官一名率领士兵数名,乘汽艇上民船检查,先检查船上所有的人,有无携带武器,再检查船舱,有无掩藏武器,然后检查旅客,有无旅行证,如无旅行证或发现有武器者,均认为有嫌疑;对于检查网房、窝棚时,派军官一名士兵数名登岸检查,先令渔人集合,检查有无携带武器和渔人证,一方检查网房或窝棚,有无窝藏奸细或武器,如有武器者,虽有证明,也认为是有嫌疑,均带到军舰上,详细询问,确有可疑时,送交当地宪兵队或警察局处理。
  
  出同江口入黑龙江时,两舰均着盖炮衣,士兵学习船艺,表示与苏联没有敌意,这是欺骗人的手段。沿黑龙江北岸,筑紫等四人窥视苏联的军事设备,时时记录,有时摄影,终日在甲板上工作。八日到黑河港,他四人离舰去了。此行可说是专舰为日寇服务,窥视苏联边境设备,这是我的罪行。
  
  顺天养民停泊黑河四日,主要是召集各学校学生各机关职员和商人来舰见学。各舰每日均有五六十人来见学的。十二日出黑河港,沿黑龙江瑷珲、奇克特、乌云等地,召集各小学校学生、各机关职员和商人见学,各舰每日多则四五十人,少则二三十人见学的。在回航中,时时有苏联海军汽艇轮换随行侦察。入松花江于同江、富锦、佳木斯、依兰、通河、木兰等地,召集各中小学校学生,各机关职员和商人等见学,各舰每日均有五六十人来见学的,并演枪炮教练、夜演照空。这就是我召集人民见学和训练演习,夸耀伪满新舰的威力。{中略}
  
  十月末回哈尔滨入坞。十一月中旬,奉派赴日本见学。海军见学团,有上校参谋长严昌泰、中校军需官邢伟周、少校军医官任鸿志和我四人,由治安部海军顾问龙崎大佐率领。到东京的翌日,先临二重桥签名参拜。所到各处都是先参拜神宫,如橿原神宫、明治神宫、桃山御陵等。见学各处,如士官学校,商船学校(中国海军
  留学生的基校),横须贺海军港,海军飞行学校,海军飞机制造厂,吴海军港,金城战舰(舰长伊藤是一九三二——三三两年在伪满当海军首席顾问,伪满海军一切改编,都是他计划的),海军石炭工作,海军兵学校,播磨造船所,及其他炼钢厂、制铁厂等重工业企业。见学历时一个月,回来司令部召集见学团会谈感想。我说,这次见学,看到了日本海军的宏大,使我景仰赞美不置,现在日满亲善,共存共荣的时机,满洲国也要建设海军,更盼日本的指导提携。回到兵营,我积极对士兵宣传。{中略}
  
  四、在海军补充队服务期间(一九三六年一月——十一月)的罪行。
  
  一九三六年一月由顺天舰长转任海军补充队队长。任务是教练新兵的学术,一年毕业后补充到各舰服务。
  
  补充队的编成:队长一、轮机少校、上尉中尉各一、甲板少尉一、甲板准尉四、军医准尉一、日寇副长一、日寇教员五、军士训练班二十名、新兵四十名、旧兵二十五名,共计一O一名。
  
  补充队教育训练:训练的对象是新兵、旧兵和军士。教育分为:新兵教育、军士教育和旧兵教育三种。{中略}
  
  五、在长春宫内府侍从武官处服务期间(一九三六年十二月——四一年二月)罪行。
  
  一九三六年十二月由哈尔滨海军补充队长转任长春宫内府侍从武官处海军侍从武官。同时晋级海军上校。
  
  武官处的编制:侍从武官长一(伪满将军陆军上将张海鹏)。主任侍从武官一(空缺),于一九三八年三月以伪满陆军少将曹秉森充之。侍从武官四,内有蒙古武官一人,海军武官一人(步兵上校于宗谦、骑兵上校连组、骑兵上校郭文林、海军上校是我)和其他职员共十人。
  
  由一九三八年六月至四O年二月,陆军武官三人先后转出,补充了炮兵上校满丰昌、骑兵上校那钦双和尔、炮兵中校孙家铎。一九四一年二月武官长张海鹏退职,由伪满将军陆军上将吉兴补充。
  
  对于武官人选,要思想纯正忠诚可靠的人,又须经过军事部、宫内府和关东军三处同意才能决定。我自背叛祖国,投降日寇,忠诚伪满,所以派我充当武官。
  
  武官在府内任务是:四个武官,每日一人轮流值夜,在平日武官二人轮流在内廷楼下伺候溥仪,每班两点钟。这个任务于一九三八年停止了。有事时,如张景惠、臧式毅上奏溥仪各项法令、议案,呈候批示时,由武官长率领武官二人随从溥仪临勤民楼,此时武官不侍班。又如张景惠和武部六藏率领的大臣亲任式、各部大臣政务奏上、各司令官军情奏上;张景惠率领的出国、回国的大使公使、差遣出国的团体;军事部大臣率领的司令官特派式;建国节、万寿节、年始朝贺、接见外宾和日本军部队长等,皆由武官长率领武官二人随从溥仪临勤民楼,站班侍立。日寇关东军司令官每月来会溥仪一次,关东军参谋长每十日来给溥仪晋讲一次,由武官长率领武官二人随从溥仪临勤民楼,此时不侍班。
  
  以上这些站班侍立,是日本帝国主义者给殖民地政权规定的制度,这种仪式是表示傀儡皇帝的威严。我忠心耿耿按步就班的遵照仪式执行可耻的职务,我积极保护危害人民的大汉奸头子溥仪,这就是我的罪行。
  
  溥仪出府的行动:溥仪每年于三月二日赴关东军司令部答谢关东军司令官代表裕仁祝贺伪满建国节,又每年于五月三日赴关东军司令部答谢祝贺溥仪访日。这时武官长随行。溥仪“行幸”地方,武官长率领武官二人侍从保护。
  
  武官的差遣行动:差遣侍从武官,慰问全伪满各军区的军队、病院和学校的开学式、毕业式,传达溥仪关心军人的辛劳、疾苦,并奖励军官学生忠满服务。
  
  一九三七年十二月,我被差遣慰问到哈尔滨伪满海军病院,宣读溥仪对海军伤病兵的慰问文,并赐金和纸烟。一九三八年八月,又被差遣慰劳海军江防舰队,由黑河乘舰,沿黑龙江、松花江各防区慰劳各舰官兵,宣读溥仪的慰劳文,对日满军官及士兵的辛劳勉励有加,并赐烟酒各品。一九三九年十二月,日寇关东军司令官植田谦吉回国,我奉差遣到车站欢送,宣读溥仪的感谢文。又数日后,后任日寇梅津美治郎接充关东军司令官,也是我被差遣到车站欢迎,宣读溥仪的欢迎文。同月我奉差遣慰问旅顺日本海军病院,宣读溥仪的慰问文,并赐金和纸烟。回长春后,又奉差遣慰问长春日本驻满海军部海军病院,宣读溥仪的慰问文,赐金和纸烟。一九四O年七月溥仪由哈尔滨乘定边军舰“行幸”佳木斯,我在另一个舰随行,是保管“皇帝旗”的任务。十一月一日上午三时,我侍从溥仪举行奉安“天照大神”仪式于宫廷院内元神庙。{中略}
  
  六、在富锦江上军第一地区队队长期间(一九四一年三月——四四年八月)罪行。
  
  一九四一年一月伪满海军正式改编为陆军江上军。三月伪陆军中将李文龙转任为江上军司令官。同时我由侍从武官转任富锦江上军第一地区队队长。
  
  第一地区队队部的组织:队长一、参谋二、副官二、军需官二、军医官二、无线电官一、连长一、排长一、士兵八十名,共计九十二人。
  
  第一地区队所管辖舰队:计有三百吨的舰二只、六十吨的舰四只、四十吨的艇二只、三十吨的艇二只、十五吨的艇四只,共十四只。约共官兵四百五十人。
  
  第一地区队的任务:主要是为巩固伪满国防,派遣舰艇巡防松黑两江各段防区,协助日寇镇压人民。
  
  各舰任务:主要警备是巡弋防区、检查民船、保护沿江治安,镇压人民。
  
  四月,划分松黑两江为六个防区:黑龙江由黑河——抚远为第一防区;松江由同江——佳木斯为第二防区;由佳木斯——依兰为第三防区;由依兰——通河为第四防区;由通河——巴彦为第五防区;由巴彦——哈尔滨为第六防区。{中略}
  
  一九四二年二月,任我为陆军少将。五月照例派遣舰艇巡防。六月,江上军司令部参谋(名忘记)来富锦队部连络,他说是奉命到兴凯湖国境侦察苏联国境情况,要求派舰前往。因他是司令部参谋,负有特别任务,于是我派晋江、晓江二艇前往兴凯湖,商同该参谋便宜行事。入湖第一日,沿湖的北侧航行,次日向南航行,约二百余里,忽转向东南,驶出国境线。该参谋妄自尊大,一意孤行,不听艇长的阻拦,竟深入苏联境内,该参谋正向湖的南侧侦察中(约在下午三时),苏联飞机驶来,向晋江舵楼扫射,枪弹由舵楼直贯而入,一弹正中晋江艇长日寇林上尉的头顶,两艇乃仓皇逃回,苏联并未追击。{中略}
  
  九月伪满陆军中将宪原转任江上军司令官。
  
  十二月奉司令部命令,我率富锦江上军伪满军官,参加学习在牡丹江全江上军伪满军官现地战术。伪司令官宪原临场,由陆军顾问日寇小川伊之助中佐统裁,矛头指向苏联,经过三天教育,伪满军官得到许多知识,将来对苏作战是有相当利益的,这是我遵命奉行,预防苏联的罪行。
  
  一九四三年六月,奉司令部令:“为保护日寇商船由大连往来南洋等处掠夺物资,召集本队伪军官兵志愿者。”通知所属舰艇照办。舰上有日寇少年军官一名报名(名忘记),各舰士兵报名者很少,数目忘记了。嗣后传闻,全军共召集了士兵一百二三十名,由冬季开始,分班去大连办事处听候派遣。士兵去日本商船服务的,除头几次外,其余去者都没有回来。{中略}
  
  三月,伪陆军中将曹秉森转任江上军司令官。{中略}
  
  七、在哈尔滨江上军江防艇队司令期间(一九四四年九月——四五年八月)的罪行。
  
  一九四四年九月由富锦江上军第一地区队长转任哈尔滨江上军江防艇队司令。江防艇队部的编成:司令一(赵竞昌)、参谋一(道正)、副官三、轮机官一、军需官二、军医准尉一。
  
  江防艇队部所属舰艇:六十吨的舰六只、四吨的艇四只、三十吨的艇二只、十五吨的艇十只,共二十二只。其余三百吨的舰五只,四只归司令部直辖,一支归训练处作练习使用。
  
  江防艇队部主要任务:监督隶下各艇教育训练,划分防区,派遣舰艇担任松、黑、乌三江的任务,协助日寇镇压人民,巩固伪满国防。
  
  九月,我着任后,巡视所属舰艇,了解全般情况。十月,派遣小型各艇八只、在松花江上下游各防区巡防,其余各舰艇在哈尔滨训练,十月末,令巡防各艇回港准备入坞。
  
  一九四五年四月,计划划分松、黑、乌三江为七个防区和巡防每区的舰艇数:黑龙江由黑河——抚远为第一防区,拟派舰艇三只;由抚远入乌苏里江——饶河为第二防区,拟派舰艇二只;由饶河——虎头为第三防区,拟派舰艇三只;松花江由同江——佳木斯为第四防区,拟派艇三只;由佳木斯——通河为第五防区,拟派艇
  四只;由通河——哈尔滨为第六防区,拟派艇二只;由哈尔滨——肇州为第七防区,拟派艇二只。{下略}
  
  
  119—2—1177,1,5
  
  
  【本馆所有资料(包括文章、图片、网友留言)任何网站、论坛不得转载。如需转载,请事先与本馆联系,并请注明转载于“溥仪纪念馆 www.puyi.netor.com”】
 浏览:4828
设置 修改 撤销 录入时间:2005/8/22 19:51:55

新增文选
最新文选Top 20
网友讨论2(收藏于2006/7/6 15:36:33
网友讨论1(收藏于2006/7/6 15:35:31
中央档案馆 编《伪满洲国的统治与内幕——伪满官员供述》(收藏于2005/8/25 12:40:22
中央档案馆 编《伪满洲国的统治与内幕——伪满官员供述》(收藏于2005/8/25 12:39:50
中央档案馆 编《伪满洲国的统治与内幕——伪满官员供述》(收藏于2005/8/25 12:39:21
中央档案馆 编《伪满洲国的统治与内幕——伪满官员供述》(收藏于2005/8/22 19:53:42
中央档案馆 编《伪满洲国的统治与内幕——伪满官员供述》(收藏于2005/8/22 19:53:07
中央档案馆 编《伪满洲国的统治与内幕——伪满官员供述》(收藏于2005/8/22 19:51:55
中央档案馆 编《伪满洲国的统治与内幕——伪满官员供述》(收藏于2005/8/18 15:53:07
中央档案馆 编《伪满洲国的统治与内幕——伪满官员供述》(收藏于2005/8/18 15:52:35
1/2页 1 2 向后>>


访问排行Top 20
唐海炘我的两位姑母——珍妃、瑾妃(访问42349次)
中央档案馆 编《伪满洲国的统治与内幕——伪满官员供述》(访问20534次)
王庆祥是是非非李淑贤——末代皇帝最后一次婚姻再解“密”(访问20133次)
中央档案馆 编《伪满洲国的统治与内幕——伪满官员供述》(访问15434次)
李玉琴(忆述)王庆祥(撰写)《中国最后一个“皇妃”:“福贵人”李玉琴自述》(访问15225次)
中央档案馆 编《伪满洲国的统治与内幕——伪满官员供述》(访问14525次)
叶祖孚(执笔)《溥杰自传》(访问11815次)
中央档案馆 编《伪满洲国的统治与内幕——伪满官员供述》(访问10541次)
王庆祥李玉琴生平简谱(访问9795次)
中央档案馆 编《伪满洲国的统治与内幕——伪满官员供述》(访问9667次)
1/2页 1 2 向后>>
文选评论
访客文选评论(评论于2015/10/30 22:42:05
访客文选评论(评论于2015/8/18 16:43:45
水星文选评论(评论于2015/7/29 2:04:36
水星文选评论(评论于2015/7/29 2:04:33
水星文选评论(评论于2015/7/29 2:04:26

注册|登录|帮助|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