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亥革命纪念园
文选目录 全部文选 添加文选 添加目录
辛亥革命纪念园__溥仪纪念馆
辛亥革命纪念园

《伪满洲国的统治与内幕——伪满官员供述》

中央档案馆 编

  四十佟衡自述:伪满洲国军的沿革及组织概况(1954年7月24日)
  
  
  一九三一年“九一八”后,日寇所培植的伪满洲国,它的军队大部分是由残留的旧东北军队组成,因此“九一八”前夕东北军事情况乃对于事变,对于伪满的建军也发生一些影响。概略如下列:
  
  甲、“九一八”前东北军概略情况:
  
  一九二九年南京国民政府在东北成立政务委员会,张学良为主席。又命张学良为东北边防军司令长官,张作相为驻吉副司令,万福麟为驻黑副司令,统率东北的军队。当时还是军阀割据的形势,占地盘,养私兵,名义上隶属于东北边防司令长官之下,而军政上,用人上,是各省“各自为政”,并不是统一的。各省军事概略情况是:
  
  辽宁省:东北边防司令长官公署设在辽宁,也就是辽宁驻在的军队是东北边防军的主力。
  
  国防军有步兵旅二十个,骑兵旅四个,炮兵旅三个,兵力约二十五万;武器装备均甚充实,沈阳设有兵工厂及航空队、战车队等近代化的部队,当时为全国之冠。军队大部分由张学良率领入关作战,分驻北平附近及河南、河北一带。留在东北的有:
  
  王以哲旅驻辽宁北大营,孙德全旅驻磐石、北镇一带,张廷枢旅驻锦州,何柱国旅驻山海关。以上四旅步兵驻北宁路沿线一带。骑兵第三旅长张树森驻通辽一带。辽宁东山咀子驻东北陆军讲武堂和教导队等共有学生二千名,部队一千名。军事由东北边防司令长官公署军令厅长荣臻代理,省政由辽宁省主席臧式毅代理。
  
  南满铁道沿线,除辽宁、长春两地有中国的驻军在都市(不属于日本的附属地)驻守外,其他沿线各地并无中国驻军。日本关东军司令官本庄繁驻旅顺,以一个师团的兵力分驻旅顺、海城、辽阳、铁岭各地,铁道守备队有六个大队分驻沿线,保护铁路。
  
  辽宁省防军有两个镇守使。东边镇守使于芷山驻山城镇,隶下辽宁省步兵团三个,分驻山城镇、通化、安东一带;辽宁省骑兵团一个驻西丰、东丰一带。洮辽镇守使张海鹏驻洮南,隶下辽宁省骑兵团四个,分驻洮南、洮安、突泉、赡榆一带。这些军队担任管辖区域内的剿匪,编制比国防军缩小,武器装备均稍差。当时辽宁省境内除两镇守使管区外,各地并无何匪情。在警务处下有公安大队,每队约五百名,系武装警察,不属于军队,担任各县境内治安的维持,归各县长指挥。
  
  吉林省:驻吉边防副司令公署设在吉林省城,隶下东北边防的国防军有步兵旅三个,骑兵旅一个,炮兵独立团一个。步兵一旅驻吉林、长春,一旅驻哈长铁路沿线,一旅驻哈绥铁路沿线。骑兵旅驻农安、扶余、伏龙泉一带。炮兵团驻长春南岭。设有训练处,为国防军的节制机关。(兵力三万人)。
  
  省防军:全省划分五个地区,每地区设一个镇守使,隶下有吉林省防军的步兵(混成)旅一个。旅三团制,附骑、炮兵各一连,但编制较国防军缩小。旅长由镇守使自兼。(兵力二万五千人)。
  
  吉长镇守使李桂林,驻长春,军队配备在长春、伊通、双阳、磐石、舒兰、桦甸、濛江一带。
  
  延吉镇守使吉兴,驻延吉,军队配备在延吉、珲春、和龙、汪清、敦化、额穆一带。
  
  滨江镇守使丁超,驻哈尔滨,军队配备在哈尔滨、五常、阿城、珠河、苇河一带。
  
  依兰镇守使李杜,驻依兰,军队配备在依兰、勃利、佳木斯、富锦、饶河一带。
  
  绥宁镇守使赵芷香,驻宁安,军队配备在宁安、穆稜、东宁、密山、虎林一带。
  
  此外有吉林卫队团,驻吉林省城;吉林山林警备队三个营,驻延寿,苇河一带。
  
  地方上的武装团体:每县有地方保卫团约五百名至一千名,归县长指挥,担任剿匪及地方治安的维持。省内设有保卫团督练处,归吉林警务处长兼任。这是地方经费,不属于军队,归吉林省主席管辖(军队兵力五千人),全省兵力六万人。
  
  黑龙江省:驻黑边防军副司令驻齐齐哈尔,直接统辖东北国防军步兵两个旅,骑兵一个旅,炮兵一个团。步兵和炮兵随万福麟入关作战,骑兵旅由旅长程志远率领在克山、海伦一带剿匪。(兵力二万人)。
  
  省防军:黑河警备司令马占山,驻黑河,部下黑龙江混成一旅驻黑河、瑷珲一带。海拉尔警备司令兼东铁护路军哈满司令苏炳文,部下一个混成旅驻海拉尔至安达一带。哈满副司令张殿九,部下一个旅驻扎兰屯至满洲里铁路沿线一带。此外有吴松林的黑龙江步兵一旅驻望奎、拜泉一带,担任地方治安的维持。黑龙江卫队团驻齐齐哈尔附近。(兵力二万五千人)。
  
  此外,又由军队改编七个骑兵保安大队,每个大队约等骑兵一团的兵力,由保甲总办公署统辖,归黑龙江警务处长兼任。各县有保卫团,是地方武装团体,也归警务处长管辖,均不属于军队,而隶于省主席之下。(保安大队五千人),全省兵力五万人。
  
  热河省:国防军只辽、吉、黑三省编制完成,用中央的队号。热河省没有国防军部队,只有热河省防军的部队,约步兵四个旅,骑兵三个旅,一九三三年热河作战由汤玉麟率领,撤退至关内遣散。
  
  兴安屯垦军:由东北行政委员会成立兴安屯恳督办公署,派邹作华为兴安屯垦督办,在兴安岭、索伦一带屯垦。屯垦军旅长苑崇谷部下步兵两个团,炮兵一个团,驻洮安、王爷庙、索伦一带。(兵力五千人)。
  
  东铁特别区:由中东铁路的关系,划铁路沿线为特别行政区,在哈尔滨设特别区行政长官公署。为保护铁路又设东铁护路军总司令部,和特别区行政长官公署均隶属于东北政务委员会,是平行的机关。当时的特别区行政长官是张景惠,护路军总司令是张作相兼任。其下设长绥司令(长春、绥芬河间),由丁超兼任,哈满司令(哈尔滨、满洲里间),由苏炳文兼任。护路的军队不另设,由吉、黑两省军队担任。
  
  东北境内的蒙古地区:满清时代划分蒙古为内外蒙,内蒙又分为东西蒙,东蒙在东三省境内,西蒙在热、察、绥三个特区境内。一九O二年东三省改为行省后,各蒙旗仍是各蒙古王公的领地,又如海拉尔一带不属于王公的领地,设有蒙古副都统管辖。中华民国成立后,仍沿旧制,但逐渐在蒙旗内设置县公署,各王公开放自己
  的领地租给汉人,于是扩大了各县的行政区域。但蒙古人聚居的区域,仍有蒙旗存在,归蒙古王公治理自己的领地,各旗设有保卫团,由二三百名至五六百名。
  
  以上情形,东北的军事政治名为统一,实际仍保持军阀割据的形势,由军阀掌握了军政实权,军费都是由本省供出,担负力的大小定出军队的多寡,并且用人权都把持在自己的手中,不受政府的节制。还有一种特殊情形是因人设职,因人设事,所以造成不统一,无计划,盲目的各种现象。
  
  东北的海军:在一九一九年西伯利亚出兵时,中国海军的舰艇四艘,由苏联领内的黑龙江溯航到了松花江,一九二O年成立吉黑江防舰队。一九二五年沈鸿烈到东北,在葫芦岛设立航警学校,训练海军学生,并由商船改造舰艇五艘,扩充了江防舰队。一九二七年渤海舰队投归东北,张作霖派沈鸿烈为海军司令,司令部设在奉
  天,统率海防舰队和江防舰队。一九三O年的江防舰队长是尹祚乾,舰队计有舰艇六艘(一九二九年中苏在国境冲突,被苏军击沉三艘)。
  
  乙、“九一八”事变后东北各地的情况概要:
  
  一九三一年九月十八日夜,日寇开始侵略的军事行动,当时东北各地的情况,分述在下面:
  
  一、辽宁方面是:
  
  1.“九一八”夜,日寇在沈阳柳条湖使日本军破坏了南满铁道,借此挑衅,向北大营的王以哲部队进攻。王以哲旅和驻东山咀子的讲武堂等部队均向山城镇及海沦方面撤退,日本军占领了沈阳城,拘禁了省主席臧式毅,军令厅长荣臻撤退到锦州。王以哲的军队到山城镇后,即奉北平张学良命令撤到北平,十月王以哲率部入关。
  
  2.东边镇守使于芷山,在山城镇集结兵力,请命撤退,后奉张学良命令暂缓。这时驻安东的团长姜全峨和日寇有勾结,被团附唐聚五驱走,把军队带到通化,纠合义勇军起来抗日,有王凤阁、邓铁梅等响应。本年东边一带就有数万义勇军。于芷山被日寇策动,接受了武器弹药金钱等的供给,就扩编了军队,讨伐唐聚五等的义勇军。日寇把辽西地区交付了于芷山。
  
  3.“九一八”后,辽东各地也起了多数的义勇军,因缺乏组织和临近南满线,同年即渐消灭。日寇又利用张宗昌旧部王殿忠、李寿山等人纠合失意军人及残匪组织军队,并使日本浪人和田劲招募靖安游击队,利用中国人作背叛祖国的行动。
  
  4.十月,荣臻奉张学良命令在锦州成立辽宁临时政府。十二月日本军进攻北宁线的东北军,孙德全、张廷枢、何柱国等军队向北平方面撤退,锦州临时政府取消。
  
  二、吉林方面是:
  
   1.一九三一年七月,驻吉边防副司令到锦州为父治丧,参谋长熙洽代理军政事务。一九三一年九月十九日天尚未明,日本军袭击长春南岭和二道沟的兵营,二十二日日本军多门师团向吉林前进,熙洽投降,日本军遂占领了吉林。二十三日熙洽宣告脱离东北政府,吉林独立政府成立,熙洽就任军政长官。
  
  2.驻吉林的部队张作舟旅,冯占海的卫队团,向榆树、阿城方面撤退。
  
  3.吉长镇守使李桂林,延吉镇守使吉兴均附和熙洽,十月吉兴部下营长王德林在额穆、敦化一带起义,组织救国军,号召人民抗日。十二月受日寇、熙洽、吉兴各方面讨伐,遂转向宁安方向活动。吉林、长春附近的义勇军,因熙洽得日本军的援助不能积极行动,一九三二年渐归消灭。
  
  4.日寇关东军司令官本庄繁,使熙洽援助于琛澄编制军队准备进攻哈尔滨,十二月熙洽派遣于琛澄为剿匪军总司令,旅长马锡麟为副司令,攻下榆树后,再进攻哈尔滨。
  
  5.十二月滨江镇守使丁超,依兰镇守使李杜,在哈尔滨组织吉林自卫军,声讨熙洽,阻止日本军入哈尔滨,集结了部队。一九三二年一月,在哈尔滨香坊击破了于琛澄的军队,日本军为援助吉林政府,派多门师团攻击哈尔滨。一月下旬丁、李的军队和日寇接触,因战斗不利,向珠河、方正方向撤退。三月吉林自卫军前敌总指挥王之佑投降熙洽,丁、李等军队向依兰撤退。
  
  6.绥宁地区的军队由团长张治邦起义,一九三一年十二月加入了自卫军,与王德林的救国军联合共同抗日。
  
  7.日本军进入哈尔滨后,特别区行政长官张景惠表明与日本和熙洽合作。
  
  三、洮辽方面是:
  
  1.洮辽镇守使张海鹏,在“九一八”后受日本方面的策动,于十月中旬接受日本军供给的步枪三千枝,扩编了自己的军队,共编成了八个支队。十月下旬宣布脱离东北政府,攻取黑龙江省,军队向齐齐哈尔进发。这时黑龙江的军队已有准备,并且屯垦军苑崇谷的部队也加入作战,张海鹏的军队不能前进,黑龙江的军队已在桥附近构成了阵地。日本军为援助张海鹏,派多门师团加入作战,十一月日本军攻入齐齐哈尔,马占山的军队向海伦撤退。张海鹏军队撤回洮南。
  
  2.一九三二年二月,张海鹏曾率两个支队在新民、法库、康平一带和义勇军长江好、天缘好等作战,消灭了这些义勇军后,派一个支队到铁岭游击,三月回到洮南。
  
  四、黑龙江方面是:
  
  1.一九三一年驻黑边防副司令万福麟入关作战,由参谋长谢珂代理。“九一八”后张海鹏脱离东北政府进攻黑龙江时,万福麟电令黑龙江警备司令马占山代理军政的职务。当十月中旬黑龙江省探知张海鹏有进窥的情势,就派省城的卫队团开到江桥防堵,同时调集望奎一带的吴松林旅,克山一带的程志远旅及各地的保安大队到江桥附近集结。
  
  2.驻洮安、索伦一带的屯垦军苑崇谷旅,“九一八”后就集结了军队,十月中旬张海鹏叛变后,把军队向黑龙江省撤退,行达江桥知黑龙江的军队已有准备,就地停止协同作战。
  
  3.十一月中旬马占山军队由江桥撤退,日本军追击,占领了齐齐哈尔。马占山军队撤至海伦,日寇就进行停战劝降的谋略,派汉奸赵仲仁、韩云阶等和马占山接洽。一九三二年二月哈尔滨作战后,东铁特区长官张景惠,携关东军的参谋坂垣征四郎到海伦见马占山,由张保证投降条件。马占山即随张景惠到沈阳参加熙洽、臧
  式毅、马占山、张景惠四人的建国会议,决定成立伪满洲国,迎溥仪到东北就位执政。这时黑龙江军队除各人去职外,大半投降。
  
  4.在海拉尔苏炳文,扎兰屯的张殿九,军队护路的任务,对投降不作表示,军队仍在原地。
  
  五、蒙旗方面是:
  
  1.“九一八”后,日本军派甘珠尔扎布在通辽、郑家屯、博王旗一带,纠合蒙古人包善一、韩索旺、小喇麻等素惯为匪的人约一千五百名,称为蒙古自治军,攻取通辽。于一九三一年十月进入通辽后,被东北军骑兵第三旅长张树森击溃,逃散不能成军。甘珠尔札布逃回大连,包善一等逃回博王旗潜伏,同年十二月骑兵第三旅撤到山海关转至北平。
  
  2.北满方面,一九三一年十一月日寇进入齐齐哈尔后,蒙人绰尔巴图尔得广濑师团的援助(绰尔巴图尔又名郭兴元),在布特哈旗及卜施一带,收集蒙旗的保卫团和惯匪约八百名编成军队,作日寇的帮凶。
  
  3.蒙旗除以上日寇培养的武装力量外,海拉尔都统公署有蒙兵三百名。
  
  丙、伪满洲国政府成立后的军事概况:
  
  一九三二年三月九日伪满洲国政府成立,为建立伪满洲国军,设立军政部,并由关东军派出多田骏等现役将校为军事顾问,指导满军,规划军事。伪满制度草创,当时沿用东北旧制的很多。军政部长马占山仍兼黑龙江省警备司令官及省长,行政区域也同旧制,东三省各设一警备司令官为军队最高长官。在这期间,伪满洲国
  还没有巩固,经过几次变革,军事还没能统一。概略情况是:
  
  一、马占山自发表为军政部长兼黑龙江省警备司令及省长后,即派他的部下王静修、张益三等组织军政部,并以王静修以次长代理部务。马占山回到齐齐哈尔后,三月下旬即行反正,脱出齐齐哈尔回到黑河,通电宣告日寇成立伪满洲国的阴谋,五月又进至海伦、绥化一带。这时黑龙江军除省城附近的军队外,在江北和东大
  荒(明水、泰来等县地方)的部队均响应了马占山,于是日本军对黑军又加大讨伐。伪满派程志远为警备军司令官兼省长,参谋长张文铸兼第一支队长随日本军讨伐马占山并收抚各地的军队。七月马占山失败,退至苏联境内,经欧洲返国。十一月日本军又进攻海拉尔,这时苏炳文、张殿九的部队均向苏联境内由满洲里撤退。九月伪满任命了张文铸为黑龙江警备军司令官,韩云阶为省长。这时黑龙江全境才沦陷于伪满手中。(程志远免职)
  
  二、吉林省仍沿旧行政区域,伪满政府任吉兴为警备军司令官,熙洽为省长,于琛澄为护路军总司令,张景惠为特别区行政长官。这时也主要的是对在依兰及绥宁地区的丁超、李杜的军队作战,并行特务工作对这些部队的收抚。所以伪满军的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