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亥革命纪念园
文选目录 全部文选 添加文选 添加目录
辛亥革命纪念园__溥仪纪念馆
辛亥革命纪念园

《伪满洲国的统治与内幕——伪满官员供述》

中央档案馆 编

  五十六正珠尔扎布笔供(1957年7月3日)
  
  
  姓名:正珠尔扎布。别名:韩信宝、川岛成信、韩绍宏、田中正。性别:男。年龄:四十九岁。族别:蒙。原籍辽西省彰武县大冷营子,现住址内蒙古自治区呼纳盟海拉尔市西大街七O号。
  
  一、个人经历
  
  一九O六年五月二十日生。
  一九一七年四月一日入旅顺日本小学校,用韩信宝名。
  一九二二年三月三十一日小学毕业。
  一九二二年五月留学日本、入东京府立第六中学校,用川岛成信名。
  一九二六年三月中学修业。
  一九二六年四月入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炮兵科),用韩绍宏名。
  一九二八年七月十七日陆军士官学校毕业。
  一九二八年十二月当日本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嘱托。在郑家屯满铁公所服勤务,用田中正名。
  一九三一年十二月辞满铁嘱托。
  一九三一年九·一八后组织内蒙自治军。
  一九三二年三月脱离内蒙自治军。
  一九三二年六月一日入伪满充兴安局政务处警务科属官委任二等(长春),从此以后用正珠尔扎布名。
  一九三三年五月任兴安总署事务官荐任五等,充警务科保安卫生股长(长春),于一九三五年五月二十日兴安总署改为蒙政部。
  一九三七年六月一日转任治安部警务司检阅电影股长(长春)。
  一九三七年七月转任治安部官房事务官。
  一九三七年十一月一日任陆军骑兵上校充治安部部附,在军事科服勤务。
  一九三八年一月十五日任兴安军管区参谋处长(驻郑家屯)。
  一九三八年六月任兴安军管区部附(八月参加宝清讨伐队)。
  一九三八年十月一日入奉天陆军训练处第二回专科。
  一九三九年七月十五日参加诺门汗战斗(专科中途停学)。
  一九三九年十一月奉天陆军训练处第二回专科毕业后,任兴安军管区司令部附。
  一九四O年一月十五日任兴安骑兵第四团团长(驻钱家店)。
  一九四O年三月兴安骑兵第四团改为第二师兴安步兵团,我仍任该团团长(驻钱家店)。
  一九四三年三月一日任第十军管区参谋长(驻海拉尔)。
  一九四四年三月一日升任陆军少将(仍驻海拉尔)。
  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二日在海拉尔南五十公里乌兰哈尔嘎那投降苏联红军。
  
  二、我的罪恶
  
  1.我在日本学校时期的非法活动:
  
  一九二六年四月关东军派我入了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入学手续是由川岛浪速的代理人村井修与日本陆军省十川次郎大尉办的。当时中国人入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是各军阀和地方政权派才允许入学的,我是没有军阀背景,家住关东州旅顺。我入士官学校的目的是预备将来继承亡父的意志,实行蒙古独立,因此我入了士官学校。我当时认为外蒙已被苏联侵略,内蒙古独立没有日本的援助是办不到的,所以我在日本期间尽量交际日本人,特别是日本军人。比如:畑英太郎大将、畑俊六元帅、松井石根大将、古庄平郎大将、田代皖一郎中将、小岛吉藏中将、金子定一少将、堀内一雄中佐、野田又男中佐(这些人在我认识时阶级还没到这个阶级,这是他们最后的阶级)、东久迩宫、闲院春仁宫等日本皇族,大川周明(满铁东亚经济调查局长)、盐田清一(有名小儿科医师)、佐佐木安五郎(国会议员)、阿部宗孝(东亚府立第六中学校长)、盐谷温(文学博士),其他入江种矩(黑龙会干部)、伊达顺之助(满洲浪人)、岩田爱之助(爱之王国社主)、岩田富美夫(大化会主)、西田税(日本改造论者)、笹目恒雄(蒙古浪人)、高网信次郎(西伯利亚浪人)等等。那时我见了以上的人就谈希望蒙古独立,希望日本的援助和我父亲的事等。此外我写了两个小手册子(各印二百册)送给了知己和同学。一个是:“就蒙古”,内容是外蒙独立后的政治、经济、教育各方面的发展状况——原是白云梯等写的蒙古小册翻译的。另一个是:“回顾祖国蒙古”,内容是由日本浜田某等著一九一七年出版的“蒙古地志”上、中、下三册中抄来的东部内蒙古事情。{中略}
  
  一九二八年三月,我到日本九州福冈县参加了日莲宗和尚高锅日统主办的在博多湾志贺之岛上建立“蒙古供养塔”除幕式典。在公会堂我还讲了日蒙亲善和日本武士道精神。
  
  一九二八年七月十七日于士官学校毕业后回到大连。家族生活费和我的留学费,从一九一七年到一九二八年末我入满铁为止,全是川岛浪速由肃亲王的大连露天市场的收入中来供给的(母亲和妹妹是每月壹百元,我留学时每月七十元)。
  
  有一次我同甘珠尔扎布上旅顺见了关东军司令官畑英太郎,他在官邸请我们吃饭,谈了父亲的事和家庭生活状况及将来想蒙古独立的事等。又见了板垣征四郎高级参谋、堀内一雄、花谷正参谋等,都同样谈了希望蒙古独立的事。他们都表示同情,叫我好好努力。
  
  2.我在郑家屯满铁公所期间的罪恶活动:
  
  一九二八年九月,我拿着阿部宗孝(东京府立第六中学校长)的介绍信,见了满铁理事田边敏行(他俩是大学同学),说明了我想入满铁的事。同年十二月我当了满铁的嘱托,根据我的希望指定在郑家屯满铁公所服勤务。所长是蒙古通菊竹实藏(别名稻穗)。满铁公所是满铁本社的支店,表面是管理农场搜集货源情报,但实际是搜集各种情报、资料,扩张往东部内蒙古势力为目的的间谍机关。当时我的职务是担任翻译和抄写文件的事情。我所以希望来郑家屯任事,因为我虽说是蒙古人,没有蒙古知己和不懂蒙古实情,所以在这研究蒙古事情比较方便。
  
  一九二九年秋我受命随同满铁牛疫预防注射队(奉天满铁兽疫研究所派来两名兽医编成的)到了西扎鲁特旗。因该地有满铁的预托牛。这是满铁买了牛以后放在该地令人民饲养,饲养人可以随便使用,但死了得缴皮张。我一面当翻译一面还给牛注射,并帮助了兽医和满铁职员林冒雄等的调查该地牛疫、鼻疽、炭疽、牛螉等状况,和羊、牛、马等数目的间谍工作。
  
  一九二九年五月我上洮南去了一次,目的是想见张海鹏索要先人在彰武县的房地。洮南满铁公所庶务主任真锅某陪同我见了张海鹏。张海鹏曾跟我父亲一块打过胡匪有交情,我父亲离开家乡上外蒙大库伦去后他把父亲的房地没收了。可是这次来到并没说出来要房地。
  
  一九三O年我上北京一次,目的是听说北京有些蒙古青年在国民党内活动,我想参加他们的工作,可是我到北京时候他们的组织垮台了(扩大会议时)。我见了国民党的白云梯和他的兄弟白云航等。{中略}
  
  一九三O年以来东北政权和日本当局发生了许多问题,如:万宝山事件、中村大尉事件、神原农场事件等。从这些事件看出时局是很紧迫的,我也想像到必有一场中日冲突。于是我就活动起来,搜罗帮凶,上沈阳找过郭道甫和他的学生们谈话。内容是蒙古王公的状况和东北军阀的关系,郭道甫的呼伦贝尔独立失败的原因,师范学校成立的来源等。认识了张鸿绶、哈丰阿、仁亲莫德格等二十余名蒙古学生。又经过张鸿绶的介绍,在沈阳天聚东客栈认识了东科后旗统领包善一、在茂林饭店认识了东科中旗协理韩色旺。{中略}
  
  3.我在组织内蒙自治军期间的罪行:
  
  一九三一年九·一八事变我正在郑家屯满铁公所。翌日我便起身回到大连住了三四天(在四平街站,我听说关东军司令部已转进到沈阳),即又到沈阳万国旅社见了甘珠尔扎布等人。在这里我就召集(过去已有连络)蒙族师范的学生进行研究组织蒙古独立军的事情。参加者有甘珠尔扎布、哈丰阿、仁亲莫德格、张鸿绶、张贯一等二十余名。研究内容是关于组织蒙古独立政府和组织蒙古独立军的问题。结果决定是先组织蒙古独立军(后改内蒙自治军)。还有一次是在我的朋友(日寇满铁职员)汤川敬三的家中,参加人员与前同。
  
  内蒙自治军的行动计划,是以包善一(东科后旗)和韩色旺(东科中旗)及西科中旗(该旗的王是业喜海顺。这人与甘珠尔扎布的老婆川岛芳子是亲戚,一九三O年时甘珠尔扎布和川岛芳子曾在这住过半年多。可是这次业喜海顺并没有参加我们的行动。)为根据<地>往北发展,同时在北面由郭道甫带领军队从海拉尔向南发展,在兴安岭索要吉山汇合。(郭道甫是在我到沈阳以前就已和甘珠尔扎布商量妥当,他带着海拉尔方面的学生回到海拉尔进行活动去了。郭道甫系旧东北时代闹呼伦贝尔独立的主动者,失败后被张学良软禁在沈阳,给他设立了一个蒙旗师范学校,他任校长。)
  
  在沈阳,甘珠尔扎布向包善一和韩色旺商量妥后(当时他两人表示同意),甘珠尔扎布即向关东军高级参谋板垣征四郎说明蒙古独立计划,并索取步枪(奉天兵工厂制造的七九大盖枪)三千支、子弹三十万发,同时板垣派了顾问一名叫和田劲(日寇退伍中尉)。我自己也到关东军向板垣要了四支自来德枪和他的一张名片(名片上写了板垣许可的字样做为我们的证明),并报告了我们要往现地出发的事。在板垣答应给枪弹之后,还派了宋福山到彰武县附近连络胡匪天红来参加内蒙自治军。
  
  在万国旅社商量时就已组织了内蒙自治军的八大处。甘珠尔扎布为司令,萨嘎拉扎布为参谋长,哈丰阿为秘书长,韩凤麟为副官处长,耐勒特为宣传处长,我担任后方与关东军连络和军械处长。当时买了宣传活动用的誊写板,准备了标语,内容是宣传蒙古独立,叫蒙古人团结起来。还编制了青旗歌,又制定了军旗,是天兰色,正中有红色“蒙古”的蒙古字。
  
  于是,在十月初我们即由沈阳出发经郑家屯到了包善一家大藁子。枪弹是随火车运到一棵树站,由甘珠尔扎布带领着包善一的部队车辆搬运到大藁子。这时韩色旺也派人来领枪。这时内蒙自治军正式成立。包善一为总司令兼第一军司令,韩色旺为第二军司令,甘珠尔扎布为第三军司令兼总参谋长(第三军的骨干部队是学生队及天红部队,以后发展到八个团)。
  
  在我带着学生二三十名由郑家屯经大藁子到大林站。到了大林站与韩色旺等协议攻击通辽县城,并先派博彦满都等十名便衣队潜入通辽县城,与通辽当局谈判许可内蒙自治军入县城,结果未成。于是在十月十二日早开始攻击通辽县城,目的就是想夺通辽县城做为扩充力量的根据地。攻击时我同第三军的一部带着手提式枪、手榴弹(手榴弹是和田劲由关东军要来的),由东方攻进了县城一角,我亲手向连盛长(买卖家)投掷了数枚手榴弹。包善一自己并没参加,派了铁官以下二百余人攻进了通辽县城中心地带后,被第三旅反击全部歼灭了。韩色旺是在通辽县城东小街集抽大烟,自己未参加,派了一部分人。甘珠尔扎布是带着学生队由通辽车站攻击。和田劲带领了七八名日本浪人由大林站坐火车头到通辽车站。战斗是由早八时到下午二时许,因遭受第三旅的反击撤退到大林站。战后听说死伤约三百人。这次失败的主要原因是内蒙自治军的团结不好和没有正确领导人,各人都是想维持个人的势力。包善一得到了多数枪弹,但却不肯动窝,表现骑墙的态度。他曾说:张学良回来怎么办?日本军撤退怎么办?我走后我的家族怎么办等等。以后听说张学良派来了一个叫高专员,他也跟他保持连络,一面也应付我们。韩色旺也不积极。军队是很短期间搜罗的乌合之众。
  
  攻通辽县失败后,和田劲嫌内蒙自治军无能,于是回到沈阳报告关东军说:内蒙自治军造反了,非消灭他不可。他借词不当顾问了。但以后我们在大林站的时候,一天晚上松井清助(退伍大佐、日本浪人,曾在内蒙古搞过间谍活动)来到大林站,听了我们的情况后,便回沈阳跟关东军连络,他当了顾问,并要来了四门重迫击炮和四挺轻机枪。该批武器分配第一军各二,第二军各一,第三军各一。并雇来了两个白俄人炮手。于是派白云航为炮队长,因为他懂得俄语。十月下旬第三军攻击了“瓜毛特”一个窑,并使用了迫击炮,打死了一个大人和小孩,破坏了两间房子。十一月又攻击了“二十八户”屯。同年冬,我又亲自参加了攻击舍伯吐(辽北,该地共一百余户,这时人民都逃走了),打了几枪部队就进驻了。在这驻了小一个月,并祸害了人民的食粮和财物。
  
  一九三一年十月底和十一月,我曾两次到沈阳连络买被服的事,共买大氅五百件(系旧东北军用),这些被服的购买手续完全是由松井顾问的哥哥松井常三郎给办理的。同年冬关东军又派来了盘井文雄和小泽一六八两个退伍少佐当顾问,这时有日寇顾问连松井在内三个人。一九三二年春关东军片仓衷参谋曾来到内蒙自治军驻地。
  
  一九三二年春内蒙自治军第三军由舍伯吐经仁发合到了莫里庙,驻在莫里庙活佛阿旺图巴丹处。活佛阿旺图巴丹自称救国大师,搜罗了他的信徒和地户等一百多人,他的目的是想勾通内蒙自治军,保护自己的财产。
  
  我由莫里庙同松井到卓里克图王府,见了李守信部下胡宝山营长。我去见他的目的是劝他协助内蒙自治军,并要求不要妨碍我们的行动。当时我给了他一个望远镜,他也给了我狐狸皮一张。我送他礼物的目的就是想不以血的代价占领开鲁,结果未逞。以后我到通辽县城(十一月初已被日军羽山支队占领)设立了内蒙自治军办事处(驻天惠地局)任务是与日军守备队连络。这时我抢夺了人民粮食四十石,充自治军人员来往之用。
  
  一九三二年春,我和甘珠尔扎布、萨嘎拉扎布、天红等同谋杀害了小喇嘛等以下四人。谋杀他们的原因是因小喇嘛(他是第二军韩色旺部下的一个团长)行为非常野蛮,他不仅随便的杀人,还随便缴他部队的械,韩色旺管制不住。于是就骗他说是去见关东军司令官,但把他带到四平街后日本警察星原等把他杀了。具体计划是萨嘎拉扎布和关东军的军属茂木(?)某二人主谋的。
  
  一九三二年春我在通辽时,驻舍伯吐的第三军第二团(团长那钦双和尔)被驻开鲁的李守信军队袭击,溃不成军,重迫击炮也被李守信部队抢去。
  
  是年三月我离开了内蒙自治军,原因是因为日本顾问盘井等不满意内蒙古自治军的成绩,没搞好,同时我也感到达不成我的蒙古独立的企图。后来这支乌合之众就是由关东军派来的顾问带领(如松井冒充内蒙自治军司令,进攻开鲁被打死),内蒙自治军最后于伪满成立后改编成兴安军。{中略}
  
  4.我在任伪满官吏期间的罪行:
  
  一九三二年六月一日我当了伪满兴安局警务科保安卫生股股员属官(长春),该科当时主要办理的是兴安四省警察局成立的事务,我在这里担任一般事务连络和翻译。这是我参加强化伪政权的罪行:
  
  一九三二年九月我随兴安局政务处长寿明阿和属官田口义男到索伦下木局子,担任翻译工作。这时日军三宅支队侵入了索伦。
  
  同年十月我又随警务科长坂水梧郎到葛根庙给西科中旗、西科后旗、西科前旗、扎赉特旗分发所谓维持治安用的步枪四百支,子弹四万发。这是我协助日寇强化镇压人民的工具的罪行。
  
  一九三三年三月我升为事务官,任保安卫生股长,八月我受命与兴安总署调查科五十岚浩五郎参加满铁西乌珠穆沁调查队(满铁调查队十余名,有科学专家,兽医等,关东军小川泰三郎大尉也参加了)。调查了盐池的大小、深度、浓度、埋藏量,牛、马、羊概数,道路的状况,气象、人情风俗等,并参观了“鄂保”祭,还拍了电影,参观了乌兰呼热庙。这是我帮助日寇进行间谍活动的罪行。
  
  一九三三年十月一日我随兴安总署长官齐默特色木丕勒到了日本,参加者兴安北省长凌升、东省长额勒春。参加了东京、横须贺、日光、千叶、名古屋、京都、大阪、奈良、别府、伊势、山田等地。在东京见到了陆军省次官阿部信行、海军大将永野修身、外务省次官重光癸。于十一月二日回长春。这是我协助汉奸谄媚日寇,增加日满亲善的罪行。
  
  一九三四年春兴安总署召开省长会议,长官齐为主席。参加者兴安南省长、兴东省长额勒春、兴安西省长扎噶尔、兴安北省长凌升、其他各科长、各部有关者约五十名。我也曾以翻译的身份参加会议。主要内容是关于春耕贷款、公文用的言语、关于治安维持、成立学校问题和互相事务连络,这些都是我翻译。这是我协助日寇推行奴役政策的罪行。{中略}
  
  一九三四年八月我任随员参加了满蒙会议(划定国境问题)。代表是:兴安北省长凌升、兴安北警备军司令官乌尔金、海拉尔日本特务机关长斋藤正锐、外交部政务司长神吉正一等。我是担任翻译和事务连络。我还颠倒黑白的在大阪每日新闻上谈了会议的状况,主要诬蔑苏联和蒙古共和国代表对会议没有诚意,受苏联的监视。这是我协助日寇欺骗人民和诬蔑苏联的罪行。
  
  一九三五年五月二十日兴安总署改为蒙政部,我升了荐任四等,职务是保安卫生股长。五月初我当了语学检定试验委员,到辽源、王爷庙执行了语学检定试验。这是我帮助日寇奴化同胞的罪行。
  
  一九三七年六月一日转任治安部警务司检阅股长(电影),同年七月牛旬转任治安部官房服勤务,八月我随治安部次长薄田美朝视察了锦州、承德、山海关、古北口等警察。这是我帮助日寇督励巩固伪警察特务的罪行。
  
  5.我在任伪满军官期间罪行:
  
  一九三七年十一月一日我任陆军骑兵上校。我在日本士官学校时认识的野田又男大尉来到伪满当军事顾问,他说:要扩充兴安军,你们(指我和甘珠尔扎布)毕业于士官学校,为什么不当军人?你们愿意的话我给你们办。于是我从此就当了军人。起初在治安部军事科见习,曾上沈阳奉天陆军训练处和王爷庙兴安陆军学校学习。
  
  一九三八年一月十五日任兴安军管区参谋处长(郑家屯),任务是担任教育、训练、检阅、出动、讨伐、情报、演习等。同年二月底我随司令官巴特玛拉布坦、顾问野田又男巡视和检阅了博克图和海拉尔、满洲里(有一连任国境监视)等部队,鼓励了他们。
  
  一九三八年五月一日任兴安军管区司令部部附,同年七月初到七月底在王爷庙兴安陆军学校见学。
  
  一九三八年八月初被派到三江省宝清讨伐队。该队是从一月就在该地讨伐(司令官绰罗巴特尔两个骑兵团)。
  
  一九三八年十月一日入奉天陆军训练处专科第二回学生(专学战术)。
  
  一九三九年诺门汗事件勃发,我受命令由七月十五日至七月三十一日参加了这个战斗,曾经因为顽强抵抗最后受命才撤回战线,因此我受了三级武功章还有赏金五十元。这是我帮助日寇侵略蒙古共和国的罪行。
  
  一九四O年一月十五日任兴安骑兵第四团团长。四月改为第二师兴安步兵团,我仍任团长(驻钱家店)。{中略}
  
  一九四O、四一、四二、四四年四回我参加了通辽蒙古忠魂塔慰灵祭,并有一次我率领部队参加的。
  
  一九四一年十二月我受司令官郭文林的命令当了征兵官,在东科后旗、东科前旗、库伦旗、通辽县强征了一千多名人民子弟。{中略}
  
  在我由一九四O年一月十五日到一九四三年二月末当团长三年多的期间里,我主要是给一千多名子弟实行了奴化教育、训练,这是给日寇训练准备炮灰,巩固日寇的奴役统治,危害人民的罪行。
  
  一九四三年三月一日转伪第十军管区任参谋长(驻海拉尔)。
  
  一九四三年秋天我参加了在扎兰屯召开的日军防卫司令官某大佐的防卫会议。出席的有兴安东省长额勒春、同次长高冈信次郎、各旗长、参事官、伪第十军管区顾问田古里直中佐等五十余名。主要内容是防空防谍,强化搜集情报等。
  
  一九四四年三月一日任陆军少将,仍任伪第十军管区参谋长。
  
  一九四四年春我出席了军事部召开的各军管区参谋长会议。参加会议的第一军官区参谋长女屋岩、第二军管区参谋长任广福以下各军管区参谋长、学校干事、各司长、各科长、顾问等七、八十名。我报告了管内状况和军队教育的各项进度、准备接受新兵入队状况等。{中略}
  
  一九四五年六月我参加了在齐齐哈尔日军司令官上村干男中将召开的阵地构筑会议。参加的有伪第三军管区司令官赵秋航、顾问、参谋长任广福、伪第八军管区司令官周大鲁、参谋长赵伟、伪第十军管区司令官郭文林、顾问萩原某等。我军管区担任了兴安峠和哈克附近构筑阵地。回海拉尔后即派了四十七团团长率领一个连在哈克,四十八团团长率领一个连在兴安岭给日寇构筑阵地到八一五。
  
  {下略}
  
  
  119—2—1128,1,5
  
  
  【本馆所有资料(包括文章、图片、网友留言)任何网站、论坛不得转载。如需转载,请事先与本馆联系,并请注明转载于“溥仪纪念馆 www.puyi.netor.com”】
 浏览:14524
设置 修改 撤销 录入时间:2005/8/18 15:53:07

新增文选
最新文选Top 20
网友讨论2(收藏于2006/7/6 15:36:33
网友讨论1(收藏于2006/7/6 15:35:31
中央档案馆 编《伪满洲国的统治与内幕——伪满官员供述》(收藏于2005/8/25 12:40:22
中央档案馆 编《伪满洲国的统治与内幕——伪满官员供述》(收藏于2005/8/25 12:39:50
中央档案馆 编《伪满洲国的统治与内幕——伪满官员供述》(收藏于2005/8/25 12:39:21
中央档案馆 编《伪满洲国的统治与内幕——伪满官员供述》(收藏于2005/8/22 19:53:42
中央档案馆 编《伪满洲国的统治与内幕——伪满官员供述》(收藏于2005/8/22 19:53:07
中央档案馆 编《伪满洲国的统治与内幕——伪满官员供述》(收藏于2005/8/22 19:51:55
中央档案馆 编《伪满洲国的统治与内幕——伪满官员供述》(收藏于2005/8/18 15:53:07
中央档案馆 编《伪满洲国的统治与内幕——伪满官员供述》(收藏于2005/8/18 15:52:35
1/2页 1 2 向后>>


访问排行Top 20
唐海炘我的两位姑母——珍妃、瑾妃(访问42349次)
中央档案馆 编《伪满洲国的统治与内幕——伪满官员供述》(访问20534次)
王庆祥是是非非李淑贤——末代皇帝最后一次婚姻再解“密”(访问20133次)
中央档案馆 编《伪满洲国的统治与内幕——伪满官员供述》(访问15434次)
李玉琴(忆述)王庆祥(撰写)《中国最后一个“皇妃”:“福贵人”李玉琴自述》(访问15225次)
中央档案馆 编《伪满洲国的统治与内幕——伪满官员供述》(访问14525次)
叶祖孚(执笔)《溥杰自传》(访问11815次)
中央档案馆 编《伪满洲国的统治与内幕——伪满官员供述》(访问10541次)
王庆祥李玉琴生平简谱(访问9795次)
中央档案馆 编《伪满洲国的统治与内幕——伪满官员供述》(访问9667次)
1/2页 1 2 向后>>
文选评论
访客文选评论(评论于2015/10/30 22:42:05
访客文选评论(评论于2015/8/18 16:43:45
水星文选评论(评论于2015/7/29 2:04:36
水星文选评论(评论于2015/7/29 2:04:33
水星文选评论(评论于2015/7/29 2:04:26

注册|登录|帮助|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