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亥革命纪念园
文选目录 全部文选 添加文选 添加目录
辛亥革命纪念园__溥仪纪念馆
辛亥革命纪念园

李玉琴生平简谱

王庆祥

  1928年7月14日(旧历五月廿七日)李玉琴出生于长春郊区东十里堡韩家沟子屯一户多子女的贫苦农民家庭。
  
  1936年至1937年李玉琴在二道河子八道街民众讲习班读书。
  
  1938年至1942年李玉琴在二道河子东盛路道德会学校读书。该校为私立,于1939年改名志义小学。
  
  1942年7月李玉琴转入公立二道河子东盛路小学读书。
  
  1943年2月李玉琴考入“新京”市南岭女子优级学校继续读书,程度相当于高小。
  
  1943年3月14日李玉琴和本校40余名女生被校长和藤井老师挑选出来,照了相片送进宫中候选,这事成了她入宫的前奏。
  
  1943年4月李玉琴在有日晕的日子入宫。
  
  1943年4月下旬至5月上旬李玉琴以“小姐”名义向二格格(即溥仪二妹)韫和等学习宫中礼节和规矩。
  
  1943年5月中旬溥仪给李玉琴制订了“21条”规矩,并让她自己抄写,在佛前焚烧,以示信守。同时,溥仪还给李玉琴的父母等亲属制订了“6条”规矩。
  
  1943年5月下旬李玉琴随溥仪一起接受日本关东军司令梅津美治郎和关东军参谋兼帝室御用挂吉冈安直的“晋见”,其实是由日本主子对傀儡皇帝的这次婚姻作最后的审定。随后,她被册封为“福贵人”,册封典礼在缉熙楼二楼南侧最西边书斋内举行。
  
  1943年6月经溥仪“恩准”,李玉琴的父母首次入宫“会亲”,在同德殿楼下见面,一个多小时时间里始终有人监视。会亲后,吉冈安直在藤井老师家约见李玉琴的大哥,把“皇上赏的”一万元伪币交给他,同时逼迫他在“6条”规矩上签字。
  
  1943年秋天李玉琴的父母“蒙皇上开恩”入宫会亲,她还留母亲在宫内同桌用膳。
  
  1943年下半年溥仪自任师职给李玉琴上课,讲解列祖列宗的“圣训”以及四书五经、唐诗宋词,还教她书法等。
  
  1944年夏天溥仪第二次也是最后一次“恩准”李玉琴的父母入宫会亲。
  
  1944年10月溥仪在日军节节败退之际,带头“献纳”白金、钻石首饰和银器,以示效忠主子,还以“福贵人”的名义“献纳”了地毯。
  
  1945年春天吉冈安直建议溥仪前往日本向天皇和皇太后宣誓效忠,李玉琴怕他在海里碰鱼雷,劝他别去,溥仪遂改派张景惠以“特使”身份携礼赴日。
  
  1945年5月李玉琴在同德殿南晒台上亲眼看见溥仪为即将出征的日本“肉弹”饯行的场面。
  
  1945年8月11日深夜溥仪携李玉琴和6名侍从人员最后撤离伪皇宫。
  
  1945年8月13日李玉琴随溥仪出逃到达通化临江县大栗子沟,下榻于当地铁矿公司原矿长的住宅楼内,婉容也同时被送到这里。
  
  1945年8月16日晚8时溥仪在大栗子沟住宅门前向临时集中起来的几十名日本卫兵宣读了《退位诏书》,李玉琴目睹了这一场面。她的“福贵人”身份,实际已随着溥仪的退位而失去。
  
  1945年8月18日夜11时溥仪挑选弟弟、妹夫等11人随行,匆匆离开大栗子沟,而把李玉琴等留在山沟里。
  
  1945年8月下旬李玉琴偶遇藤井老师,隔着篱笆说了几句话,被二格格以“不守规矩”为由加以训斥。
  
  1945年9月中旬大栗子沟发生当地山民报复性哄抢日本人家庭事件,李玉琴和婉容迁居“丁字楼”,与随溥仪溃逃而来的二格格、溥俭等大队人马住在一起,并雇佣地方武装站岗。
  
  1945年9月下旬隔壁而居的婉容和李玉琴第一次见面,她此后常在生活方面照顾有病的婉容。
  
  1945年9月几名苏联军官带来溥仪的亲笔信,李玉琴这才知道溥仪在苏联。
  
  1945年11月末考虑到越冬的吃、穿、住等问题,李玉琴和婉容随同逃来大栗子的全体人员,迁往临江县城,包租一家旅馆住下,从而结束了在大栗子沟的“百日灾难”。
  
  1945年12月中旬由何长工率领的东北民主联军杨靖宇支队解放了临江县城,并派人到李玉琴等人包租的旅馆收缴军用品,这是李玉琴最早接触的革命队伍。
  
  1946年1月上旬民主联军收缴了溥仪留下的财物,李玉琴的手表、耳环、戒指、镯子和项链等首饰、物品也全部被没收。
  
  1946年1月17日李玉琴最先离开临江前往通化,敬喜、毓岷和吴少香三人随行,部队还派了一个班护送。
  
  1946年1月18日中午李玉琴等乘摩托卡压道车抵达通化,住在民主联军司令部楼内。过了两天,婉容、嵯峨浩和二嬷(溥仪的乳母王连寿)等也到了,住在司令部对面公安局楼内。
  
  1946年1月下旬李玉琴应邀出席部队杨副科长和当地一个寡妇的婚礼,经历了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许多新鲜事情。然而她还是不背叛溥仪,不愿听从部队人员希望她参军的劝告。
  
  1946年2月1日(除夕)晚何长工司令员夫妇接见了李玉琴和嵯峨浩。
  
  1946年2月3日凌晨蒋、日、伪通化“二三”武装叛乱爆发,二嬷中流弹而死,李玉琴负伤。她在养伤期间接待过新闻记者。
  
  1946年2月4日为了安全并便于管理,部队把婉容、李玉琴等一同安置在一栋小二楼上,还派了岗哨。
  
  1946年4月14日解放军攻克长春,李玉琴等很快便随部队返回长春。
  
  1946年5月在部队干部一再劝说下,李玉琴违心地写了一张《离婚声明》。她没有能力把婉容接到自己的娘家,两人挥泪告别,她回到父母身边。
  
  1946年6月中旬国民党占领长春后,李玉琴接待了两名《中央日报》记者,表示“要等康德回来”。她还当着溥俭之妻叶乃勤等人的面割破手指写血书,表示永远忠诚于皇帝。
  
  1946年6月26日李玉琴随严桐江、霍福泰、叶乃勤等人离开长春,投奔北京醇王府,但载沣不肯收留,遂留住在天津溥修家里。
  
  1946年夏溥修开始给李玉琴“进讲”《小学集注》、《大学》、《论语》、《诗经》、《列女传》,还有佛学以及写诗填词等课程。
  
  1946年冬李玉琴不愿意看见女佣敬喜陪自己在溥修家里受罪,劝她离去。
  
  1948年马静兰收到毓嵒从苏联寄回的明信片,但却没有溥仪的片言只字,李玉琴很难过。
  
  1949年1月15日天津解放。不久,马静兰病故,临终向李玉琴托孤。
  
  1949年至1950年李玉琴在溥修家里做饭,为了打发忍饥挨饿的日子,开始给外人织毛线手工,并照顾缘缘和荔荔,教他们认字块、做算术。
  
  1951年5月李玉琴随溥修全家迁居北京南官房口,暂住溥修大女儿毓灵筠家。
  
  1951年8月李玉琴开始迈出封建家庭的大门,参加居民会议,并参加了什刹海前河沿的缝纫学习班学习技术。
  
  1951年10月李玉琴越来越多地参加街道开会、游行和宣传等活动,并开始给辅仁大学教职员织毛衣做手工。
  
  1952年春节溥修家无米断炊,李玉琴和缘缘、荔荔幸能得到邻居帮助。
  
  1952年5月1日李玉琴参加劳动节游行,经过天安门前因激动而晕倒。
  
  1952年上半年李玉琴被区妇联选送学习挑花,还听取蔡畅同志关于努力生产出口产品、换取外汇,支援新中国建设的报告。
  
  1952年6月1日李玉琴领缘缘和荔荔同女友一起游故宫,“宫”字让她想起历史,她讨厌这个字。
  
  1952年9月李玉琴参加了革命工作,在北京皇城根夜校任教。
  
  1952年下半年李玉琴曾通过妇联打听溥仪下落,又先后给宋庆龄、周恩来、毛泽东写信询问,均无结果。苦闷之际一度轻生,在什刹海湖边被巡逻战士截回。
  
  1953年1月李玉琴用居民委员会发给的救济金,在《长春日报》刊登寻人启事与娘家取得联系。
  
  1953年2月12日(旧历腊月廿九日)李玉琴由毓嵂伴送,离开溥修那个封建家庭,回到长春娘家。
  
  1953年2月至1956年7月李玉琴失业在家。其间经劳动局调配做过几次临时工,如到食品厂拣花生、包糖果、刷瓶子,还当过保育员、清洁员以及印刷工人。
  
  1954年初夏李玉琴赴京,在新华门前向接待人员表示要见毛主席、周总理,寻找溥仪下落。虽然递了书面材料,却未见回信。
  
  1954年夏至1955年夏先后有人给李玉琴介绍对象,其中有现役军人,也有转业干部,均被拒绝,这时她还深深地眷恋着没有音信的溥仪。
  
  1954年李玉琴交出三张溥仪等人的历史照片。
  
  1955年春李玉琴再度进京,一为寻找溥仪下落,二为把在溥修家受苦的两个孩子接到长春,但溥修不同意,两件事均无下文。
  
  1955年初夏李玉琴收到溥仪寄自抚顺战犯管理所的第一封信,她立即回信说:“朝思暮盼的人来信了!”
  
  1955年盛夏李玉琴前往抚顺探亲,在抚顺战犯管理所内见到了分别10年的丈夫溥仪。
  
  1955年7月24日李玉琴给溥仪的信中写道:“在我们夫妻感情方面来说,始终是互相惦念的。”
  
  1955年8月初溥仪给李玉琴写信,介绍管理所紧张的学习生活。
  
  1955年8月11日李玉琴写信告诉溥仪,说她当时正忙着搞副业,给工厂缝毛衣,盼望着与溥仪“重新建立新社会的幸福家庭”。
  
  1955年秋初李玉琴第2次赴抚顺探亲,向溥仪谈起对封建礼教的看法。
  
  1955年10月为了解决工作问题而再度赴京,但没有找到可以长期落脚的地方,不久返长。
  
  1956年1月1日李玉琴第3次到抚顺探亲,已开始和溥仪在思想上拉开了距离。
  
  1956年春天李玉琴第4次到抚顺探亲,这时她已深深感到,难以承担与溥仪维持婚姻关系的巨大政治压力。
  
  1956年初夏李玉琴用毛笔写出申请参加工作的“告示”,经区劳动科郭科长劝说才未贴出。
  
  1956年6月15日当时李玉琴在某高等学校托儿所当保育员,她给溥仪写长信介绍“六一”儿童节与小朋友欢度节日的情景,从而联想起自己悲惨的童年。
  
  1956年8月长春市委统战部门为李玉琴安排了工作,分配到市图书馆当图书管理员。不久,吉林省委书记吴德和省长周光到图书馆亲切接见李玉琴。
  
  1956年10月8日李玉琴给溥仪写信,介绍了在图书馆的工作和生活情形。
  
  1956年下半年中共中央统战部部长李维汉来长春视察时,对李玉琴表示关心,浦熙修还接见了她。她决定加入民革,但因整风反右运动开始而搁置。
  
  1956年年末,李玉琴第5次到抚顺,在战犯管理所和溥仪分别商谈了离婚问题,她返回长春后继续与溥仪通信。是年,李玉琴一度被提名为单位先进工作者,后因“历史问题”撤掉。
  
  1957年春节李玉琴应溥仪要求第6次前往抚顺,作为犯人家属破例留宿一夜,最后还是决定就此解除婚姻关系。
  
  1957年2月4日李玉琴走进抚顺市河北区人民法院,以“不能与溥仪生活在一起,年龄相差也很大,当年的结合又不出于自愿”为由,提出要同溥仪离婚,并希望此案“不要公开审理”。该院院长李国章接待了她。
  
  1957年3月16日李玉琴把要求离婚的正式诉状寄至抚顺市河北区人民法院。
  
  1957年4月29日抚顺市河北区人民法院审判员王殿贵等人到抚顺战犯管理所向溥仪转交李玉琴的离婚诉状,并了解溥仪的改造情况。5月4日溥仪向法院递交了答辩状,表示“绝不能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别人的痛苦基础上”,因此“完全同意李玉琴提出离婚的要求”。
  
  1957年5月20日抚顺市河北区人民法院在不公开审理的情况下依法裁定,准许原告李玉琴与被告溥仪离婚,从而结束了两人延续了14年的婚姻关系。
  
  1957年6月9日至12日战犯管理所组织溥仪等战犯到长春参观,住在吉林省人民委员会招待所。李玉琴两次前往看望,溥仪拒而不见。
  
  1957年夏天经老同学小许介绍,李玉琴与省广播电台技术干部黄毓庚相识。
  
  1958年5月李玉琴与黄毓庚结婚,婚后第二天,黄被下放农村。
  
  1958年内我国军事代表团访朝归来,在长春南湖宾馆接见李玉琴,贺龙、罗瑞卿等人还在宴会上听李玉琴讲述了宫中生活。
  
  1958年至1961年黄毓庚一期接一期在农村劳动,李玉琴独身住在市内,生活艰苦。
  
  1961年5、6月间李玉琴被临时抽调离开单位,由市民革组织撰写文史资料。
  
  1961年8月李玉琴带着《宫中生活》草稿,到北京向知情人核实并修改。
  
  1961年9月初在全国政协的招待宴会上,李玉琴与溥仪重逢,一两天后溥仪请她和族侄毓嵒、毓嶦一起吃饭。
  
  1961年9月中旬李玉琴和毓嵒等随溥仪游览了香山公园和北京植物园,她还同植物园主任田裕民谈话。
  
  1961年9月住在北京前门附近吉林省驻京办事处的李玉琴,由毓嵒和毓嶦协助改定《宫中生活》。
  
  1961年9月29日李玉琴前往溥仪住处告别并于次日登车返回长春。
  
  1961年10月至1962年4月李玉琴继续和溥仪通信,互寄纪念品。溥仪再婚前写信把李淑贤的情况告诉了李玉琴,李玉琴回信向溥仪表示真诚的祝贺。
  
  1961年12月李玉琴连续两次被派往市文化局饲养场劳动,每次一个月。劳动强度大,而口粮标准仅14公斤,长期吃不饱,患肝炎。
  
  1962年7月李玉琴的儿子焕新出生,她高兴地写信告诉溥仪,终于迎来了做母亲的幸福。
  
  1962年10月李玉琴被调到市儿童电影院工作11个月,后经中央领导同志批准重新回到市图书馆工作。
  
  1965年9月李玉琴一家三口前往上海探亲,在北京停留期间见到缘缘和荔荔,也曾写信通知溥仪,但没有见面。
  
  1965年10月6日李玉琴探亲归来,从长春寄信给溥仪,指责他“又神气起来了”。
  
  1966年6月至9月李玉琴和丈夫一起在“文革”中受到批判和大字报围攻,抄家前自己烧了溥仪的信件以及从宫中带出的佛经、书籍等等。
  
  1966年10月李玉琴的兄嫂等亲属都因“皇娘”株连而在运动中受到冲击,希望她出面解决历史遗留问题。
  
  1966年11月初李玉琴等向省委申述亲属们被迫害的情况,接待人向她提出派代表上访的建议。同时,市政工程处职工、原宫廷勤务班孤儿孙博盛,也建议她去北京批斗溥仪,肃清《我的前半生》一书的“流毒”,并提议没收稿费。
  
  1966年11月下旬李玉琴和兄、嫂前往北京解决“皇亲”问题。到中央“文革”接待站申述情况后,等候领导接见。
  
  1966年11月至12月李玉琴先后到全国政协机关、五格格(溥仪的五妹)韫馨和溥杰家,要求溥仪本人对“皇亲”问题给证实一下。
  
  1967年1月30日李玉琴和大嫂杜晓娟前往协和医院住院部,当面向溥仪核实“皇亲”问题,李淑贤出面干预,谈话中断。
  
  1967年2月6日李玉琴、杜晓娟,还有一个红卫兵观察员和一位同住的女军人,一块前往北京人民医院,在病房里批判溥仪,提出14个问题,要求溥仪写出书面证实材料。
  
  1967年2月13日溥仪写出证实材料并经全国政协当时掌权的群众组织签字后交给李玉琴带回长春。
  
  1968年8月李玉琴在“文革清队”开始后,被送入在省图书馆集中管理的“学习班”,成为“专政对象”。前不久,丈夫黄毓庚也被关进本单位的“牛棚”。
  
  1968年10月李玉琴虽已从“牛棚”中放出,仍是“靠边站”的对象,每天除劳动就是写交代材料。黄毓庚则因“特嫌”而被关押整整一年。
  
  1969年12月李玉琴一家三口,前往吉林省敦化县大娇公社兴发大队插队落户。
  
  1969年12月至1972年12月李玉琴以“五七战土”的身份,在农村劳动并参与斗批改运动的基层组织、宣传工作。
  
  1972年年底李玉琴找长春市长陈钟和吉林省长周光,要求得到公正对待。由于领导的干预,她和黄毓庚先后调回原单位。
  
  1975年11月李玉琴的母亲去世,享年84岁。
  
  1980年11月应中国新闻社的邀请,参加纪录片《末代皇帝溥仪》的拍摄工作。
  
  1982年李玉琴正式加入“民革”。她撰写的第二篇回忆录《坎坷三十年》开始在《长春文史资料》上刊出。
  
  1983年在长春市政协六届一次会议上,李玉琴被推选为市政协委员。
  
  1983年夏天李玉琴赴京。公出之余,和溥仪的二妹、四妹、五妹以及毓嵒、毓嶦、毓嵂等见面,还见到了溥仪的随侍李国雄夫妇,畅谈今昔,气氛一新。
  
  1984年5月由政协和侨办安排,李玉琴前往锦州,香港知名导演李翰祥,为其拍摄《火龙》提供了有关素材。
  
  1985年夏天李玉琴在北京与荔荔全家团聚。
  
  1985年6月10日李玉琴应邀到李淑贤家作客,消除历史误会,两人成为朋友。
  
  1985年8月李玉琴办理内退手续,离开了她所热爱的图书馆工作岗位。市政协与市文化局考虑到她的特殊情况,工资及其他待遇均按在编人员对待。
  
  1986年3月中旬在新疆当电影放映员的缘缘前来长春看望李玉琴,久别重逢,感慨万千。
  
  1986年3月20日李玉琴应中国电视剧国际合作公司邀请赴京观看《火龙》样片。
  
  1986年3月22日李玉琴和李淑贤一起乘飞机抵广州。
  
  1986年3月24日李玉琴、李淑贤在深圳新园大酒店与《火龙》导演李翰祥见面。并接待了30余人的香港新闻记者团。
  
  1986年3月25日李玉琴、李淑贤一起游览深圳沙头角十字街。李玉琴还曾前往蛇口游乐场。
  
  1986年3月26日至28日李玉琴和李淑贤一起在广州市观光。
  
  1986年3月29日李玉琴飞沪,探望了20年没有见面的公公婆婆。
  
  1986年4月1日至3日李玉琴乘旅游车前往杭州观光,并在灵隐寺佛菩萨前上香叩拜。
  
  1986年4月10日李玉琴结束这次南行,经北京飞返长春。
  
  1986年4月李玉琴开始与王庆祥合作撰写回忆录。
  
  1989年7月《中国最后一个“皇妃”——李玉琴自述》(李玉琴记述、王庆祥整理)由北方妇女儿童出版社出版。与此同时,由长春电影制片厂拍摄的同名影片也在国内外公映,李玉琴担任该片顾问。
  
  1989年冬李玉琴出任由“民革”长春市委组建的长春市职工物价监督检查站第53站物价检查员,每天早晨都在人民广场一带拿着糖度仪认真检查街头摊点出售牛奶的质量。
  
  1992年7月李玉琴被吉林省交通职工大学聘为名誉教授,被吉林省交通学校华樱阁书画店聘为名誉董事长。
  
  1992年11月《中国最后一个“皇妃”——李玉琴自述》(李玉琴记述、王庆祥整理)中文繁体字版由台湾跃升文化事业有限公司出版。
  
  1993年8月20日香港《壹周刊》刊出屈颖妍撰写的《中国最后一个皇妃“出卖”历史度余生》一文,说她“为来自中外各地的记者、电影工作者、历史学家提供有关溥仪时代的资料,收取报酬,费用惊人”。
  
  1995年李玉琴给国家希望工程捐款1000元。听说长春市要建体育馆,她又捐了1000元。
  
  1995年李玉琴被确诊患了肝硬化,且已有腹水症状,先后10余次住院。
  
  1998年长江、松花江、嫩江发生水灾,李玉琴又捐款500元和衣物。
  
  1998年6月21日李玉琴之子黄焕新为母亲举办70岁寿辰贺宴,同时也是父母结婚40周年的纪念宴会,省市一些党政领导及著名人士出席。
  
  1999年1月李玉琴在政协长春市九届二次会议第一期“政协委员论坛”上发言说:“我身体不好,但我还要尽委员职责,小车不倒只管推。”
  
  2001年2月8日吉林省伪皇宫陈列馆正式更名挂牌为伪满皇宫博物院,同时皇宫内部的历史复原建设和周边环境整治工作就此展开。早在1988年李玉琴就曾向记者表示过她希望伪皇宫内部能恢复旧日模样,作为历史的遗迹。供后人以史为鉴,旅游观光,她的这一愿望终于实现了。
  
  2001年4月24日李玉琴因肝硬化病逝,结束了坎坷而传奇的一生。
  
  2001年4月26日,李玉琴女士遗体告别仪式在吉林大学第二临床医院告别室举行。一副挽联“经年砥砺芳百世,一生沧桑琴断音”概括了她的生平经历。吉林省和长春市政协以及统战部领导同志,长春市文化局、图书馆和伪满皇宫博物院的同志,还有李玉琴女士的亲友百余人为之送行。
  
  2001年5月25日改定
  
  
  【本馆所有资料(包括文章、图片、网友留言)任何网站、论坛不得转载。如需转载,请事先与本馆联系,并请注明转载于“溥仪纪念馆 www.puyi.netor.com”】
原文 发表于《中国最后一个“皇妃”:“福贵人”李玉琴自述》  浏览:9795
设置 修改 撤销 录入时间:2004/6/11 16:11:43

新增文选
最新文选Top 20
网友讨论2(收藏于2006/7/6 15:36:33
网友讨论1(收藏于2006/7/6 15:35:31
中央档案馆 编《伪满洲国的统治与内幕——伪满官员供述》(收藏于2005/8/25 12:40:22
中央档案馆 编《伪满洲国的统治与内幕——伪满官员供述》(收藏于2005/8/25 12:39:50
中央档案馆 编《伪满洲国的统治与内幕——伪满官员供述》(收藏于2005/8/25 12:39:21
中央档案馆 编《伪满洲国的统治与内幕——伪满官员供述》(收藏于2005/8/22 19:53:42
中央档案馆 编《伪满洲国的统治与内幕——伪满官员供述》(收藏于2005/8/22 19:53:07
中央档案馆 编《伪满洲国的统治与内幕——伪满官员供述》(收藏于2005/8/22 19:51:55
中央档案馆 编《伪满洲国的统治与内幕——伪满官员供述》(收藏于2005/8/18 15:53:07
中央档案馆 编《伪满洲国的统治与内幕——伪满官员供述》(收藏于2005/8/18 15:52:35
1/2页 1 2 向后>>


访问排行Top 20
唐海炘我的两位姑母——珍妃、瑾妃(访问42349次)
中央档案馆 编《伪满洲国的统治与内幕——伪满官员供述》(访问20534次)
王庆祥是是非非李淑贤——末代皇帝最后一次婚姻再解“密”(访问20133次)
中央档案馆 编《伪满洲国的统治与内幕——伪满官员供述》(访问15434次)
李玉琴(忆述)王庆祥(撰写)《中国最后一个“皇妃”:“福贵人”李玉琴自述》(访问15225次)
中央档案馆 编《伪满洲国的统治与内幕——伪满官员供述》(访问14525次)
叶祖孚(执笔)《溥杰自传》(访问11816次)
中央档案馆 编《伪满洲国的统治与内幕——伪满官员供述》(访问10541次)
王庆祥李玉琴生平简谱(访问9796次)
中央档案馆 编《伪满洲国的统治与内幕——伪满官员供述》(访问9667次)
1/2页 1 2 向后>>
文选评论
访客文选评论(评论于2015/10/30 22:42:05
访客文选评论(评论于2015/8/18 16:43:45
水星文选评论(评论于2015/7/29 2:04:36
水星文选评论(评论于2015/7/29 2:04:33
水星文选评论(评论于2015/7/29 2:04:26

注册|登录|帮助|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