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选目录 全部文选 添加文选 添加目录
黄金狮子旗传说

“最后的英雄”后记 (一)~(五)

shshd(feifei)

  
  (一)
  
  随着普雷斯布鲁克上尉扣下手中的扳机,不曾被他人听到的枪声在秃鹰之城要塞的电脑控制室中响起,我的这部长篇处女作的最后一个章节终于也完成了。
  
  但是,长长松了一口气之后,立即陷入精力透支导致的半虚脱状态下的我,却无法就此停止。一种“还想再多说些什么”的意念驱使着我,欲罢不能。
  
  那是自两年前我的同题材中篇小说《抉择》发表之后就一直挥之不去的念头。
  
  那个时候,还是奥丁列恩大学费沙分校历史文学专业学生的我生平第一次收到无数充满热情和鼓励的读者来信,欣喜之余内心也充满惶恐——有些读者称赞我“执着于对历史之中细微真相的发掘”,虽说真正担得起这种称赞的人对此并不介意,我却委实愧不敢当,因为我在创作中所依据的丰富素材,其实大都是由我在列恩大学的校友、低我一级、目前还在列恩大学历史系攻读博士学位的研究生埃尔温•迈恩和亚明•斯列特尔两位无偿提供的。没有他们的辛勤努力,就不会有我的《抉择》,更加不会有这部《最后的英雄》。(事实上他们关于“秃鹰之城G.K.403室之谜”的调查报告也已经在相关刊物上发表过,只是一般人可能不曾留意过吧)
  
  接下来我想要讲述的,就是这部《最后的英雄》背后的故事。
  
  
  四年前的初夏,我作为文学系参加学校为纪念建国五周年举办的历史知识竞赛的代表,每天都有好几个小时泡在资料室里“备战”,就在那时,“秃鹰之城G.K.403室之谜”第一次进入我的视野。
  
  宇宙历797年,“秃鹰之城”陷落前大约一个月左右,兵临城下的讨伐军收到一项重要情报:有少数大贵族背着已然声名扫地的盟主布朗胥百克策划了一起阴谋--等讨伐军进入要塞之后,利用远程控制引爆核融炉,使讨伐军和要塞同归于尽。
  
  原本讨伐军在胜局已定的情况下并非一定要进入“秃鹰之城”不可,说得极端点,等投降士兵离开要塞之后,即便让要塞和顽抗到底的大贵族们同归于尽也未尝不可。然而考虑到“秃鹰之城”内还囤积了数千家大贵族带去的巨额财富,这笔财富对于新体制下正在和将要推行的一系列改革将有重大裨益(这也正是大贵族们想要炸毁要塞的原因之一),尽最大努力将它保存下来,使其能够取之于民、用之于民,也就成了讨伐军面临的一大挑战。
  
  由于当时还无法确定贵族们将控制终端设置在哪个房间里,讨伐军曾经制定了多种作战方案,不过最后时刻参谋部还是从参与了该项计划的被俘贵族口中获悉了那间控制室的位置并判断为可信--这就是秃鹰之城的“G.K.403室”。精确的情报消除了行动中的最大阻力,担任此项任务的别动队员顺利在不被注意到的情况下接近了G.K.403室,并在切断房间内的监视信号后的极短时间里完成了洞穿房门的作业。但是,出现在破门而入的队员们面前的却是一幅完全出乎他们意料之外的景象:
  
  一名三十来岁的年轻人坐在电脑前,比对相片可以确定他就是俘虏供称的自愿留下来确认引爆时机和完成操作的普雷斯布鲁克上尉--也是当代普雷斯布鲁克男爵的兄长,然而他的身上已经没有了生命的气息。从他太阳穴上的伤口和垂落下的手臂下方地面上的光束枪来看,似乎是自杀身亡。
  
  更重要的是,电脑上的远程控制程序已经被锁死(一种为避免程序被不当使用而设置的防御机制,例如连续三次输入错误密码就会导致程序无法再以正常途径启动、必须通过事先设定好的方式进行解锁之类),换句话说,在别动队员们进入之前,危机已经解除。
  
  死者是自杀还是为他人所杀?如果是后者,是什么人,出于什么目的杀死了他?如果说动手之人是讨伐军的同志,又为什么要将现场布置成自杀,而且不肯露面?若是自杀的话,本来自愿担任这一任务的普雷斯布鲁克上尉又为什么突然改变了主意?杀死他的人和锁定电脑程序的人是不是同一个人?……
  
  问题虽仍未有答案,事件却已嘎然而止。或许是那一段历史实在精彩得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又或是一个旧贵族上尉的死在人们眼中并不比一位风云人物甚或当红明星的轶事琐闻更有关注价值,尽管当年也有媒体对此事进行过报道,它终究没能引起任何值得一提的反响便被淹没在了史海之中。
  
  而我之所以会对这个谜题产生异乎寻常的兴趣,其实也不是出于什么特别的责任感或使命感,而是因为资料中的那张照片--那是别动队在第一时间拍摄于现场,传回作战参谋部以报告情况的照片,上面刻画着死者的遗容,后来出现在军部对外公开的庞大报道资料群中。
  
  我曾见过许多死于利普休达特战役时期的大贵族的遗容,印象之中,无论是自杀或被杀者,但凡能辨别得出的表情,大抵无非是绝望、惊恐、怨恨、不甘……然而普雷斯布鲁克上尉最后的表情却与这些截然不同,他的面容是那样的安详,就像思念亲人的游子终于回到母亲怀抱中时露出的安心、甚至是满足的神态。那表情既让我震动,又让我不解。
  
  为什么,一个本应是在绝望中死去的人的脸上,竟会有这种视死如归的表情?他不是自愿留下来,要和讨伐军、和“秃鹰之城”要塞同归于尽的吗?为什么没能完成任务,却还去得如此安心?如果说他原本就无意与讨伐军为敌,甚至是为了不让其他人的阴谋得逞才假意承担起这个任务的,那又为何要走上绝路?
  
  我的直觉告诉我,在这张安详遗容的背后,可能隐藏着许多曲折的故事和情感,而我的好奇心则驱使着我,非得试一试探知那背后的真实不可。
  
  
  (二)
  
  应该说我是幸运的吧!正当我担心自己没有足够时间去进行充分调查而盘算着怎样拉人下水时,有两个家伙自己跳了下来。这两个自投罗网的家伙,当然就是我在前面提到的两位学弟,历史系研究生埃尔温•迈恩和亚明•斯列特尔了。专攻高登巴姆王朝末期政治史的他们那时正在为一门实践课程寻找课题,由于列恩大学历史系是参与学艺省主持的高登巴姆王朝历史编篡工作的民间学术机构之一,而这门课的授课教师扬森教授正是本系编篡组的负责人,这门课的抢手程度不问可知,所以扬森教授要求选课者必须在前一学期暑假之前提交一项调研计划,只有计划得到他的认可的学生才能上他的课。当我从斯列特尔口中得知这一情况之后,便竭力劝诱他们将“秃鹰之城G.K.403室之谜”作为其调研的对象。
  
  话虽如此,迈恩和斯列特尔最终满足我的愿望也不尽是因为被我的三寸不烂之舌打动。事实上,我不得不承认,文学系出身、半途兼修历史的自己在思考的方式与视角方面和迈恩、斯列特尔这样的正统历史系出身的学生是有很大差别的。
  
  举例而言,当我最初向斯列特尔介绍普雷斯布鲁克上尉的简单情况时,他只听了几句便打断了我,问道:
  
  “据你所说,普雷斯布鲁克上尉是前代普雷斯布鲁克男爵的嫡系长子,那为什么继承爵位的人不是他的而是他的弟弟?”
  
  这是一个我在之前从未留意过的问题,我想了想才猜测着回答:“资料上说普雷斯布鲁克上尉曾被自由行星同盟俘虏过,可能因为前代男爵过世的时候他还陷落在敌境,所以才由他的弟弟袭爵吧!”
  
  “即使这样,他在回到帝国之后也有权向典礼省提出申诉,要求得回本应属于他的爵位啊!”
  
  “嗯……可能他确实申请过,只是没有通过也说不定……毕竟刚刚回国的他无权无势,如果那时他的弟弟已为男爵之身,势力不是他能抗衡的吧!”
  
  “我可不这么看!在法律上,雷斯布鲁克上尉明显占有优势,只要他投靠一位势力更大的门阀贵族,向对方做出足以令其心动的条件——像是袭爵后把一半财产分给对方、在政治斗争中和对方结盟之类的许诺,请那位门阀贵族出面贿赂和游说典礼省,夺回爵位的机会还是相当大的!”
  
  斯列特尔的口气几乎不容人置辩。
  
  “对于一个出身门阀的贵族来说,能否袭爵可是关系到他一辈子的地位,甚至子孙前途的大事,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拱手于人呢?”
  
  “我……我也不知道……谁知道他有没有提出过申请……”招架不住斯列特尔咄咄攻势的深知自己在这方面的知识是远不足以和他辩论的,于是很有自知之明地选择了放弃,而斯列特尔则决定先就雷斯布鲁克家的爵位继承一事进行一些调查。
  
  两天以后,斯列特尔的调查——确切说是他和闻知此事的迈恩的共同调查有了结果。
  
  一如我的猜测,雷斯布鲁克上尉的父亲、前代雷斯布鲁克男爵死于宇宙历794年,而雷斯布鲁克上尉被俘于宇宙历787年,直到宇宙历797年才通过俘虏交换返回帝国,因此前代男爵过世后由雷斯布鲁克上尉的弟弟菲利普•雷斯布鲁克承袭爵位。不过,不管斯列特尔感到如何困惑,典礼省的纪录中的确没有雷斯布鲁克上尉申请取回爵位的任何记载。
  
  “会不会是因为在自由行星同盟生活了十年,受到了共和主义思想的影响,所以对承袭爵位一事不像一般贵族那么热心呢?”
  
  我又提出了另一种假设,但是斯列特尔再一次否定了我的意见。
  
  “既然思想这么开明,连自身爵位的得失都视为无关紧要,那门阀贵族体制的存亡就更无关紧要了吧?这样的人为什么还要和大贵族军为伍,为保卫旧体制而战?雷斯布鲁克上尉是在“利普休达特盟约”缔结前一星期主动申请恢复现役的,雷斯布鲁克家族是缔约方之一,再怎么说也是当代男爵兄长的雷斯布鲁克上尉在那种时候回到军队,只能视为有意站在门阀贵族一方与罗严克拉姆元帅为敌吧?”
  
  “也不能说完全没有其他可能,比如说,雷斯布鲁克上尉有某种我们不知道的身不由己的苦衷……”
  
  站出来为被斯列特尔反驳得哑口无言的我解围的是个性不像斯列特尔那么活泼直爽的迈恩。跟斯列特尔给人的雄辩家的印象不同,迈恩在外表看来更像一个温和派的学者,但这绝不代表他的主张没有份量。
  
  “不管怎么说,光是坐在这里空想,真相也不会从天而降砸到我们身上”,迈恩以下结论语气说,“我看我们就争取去一趟奥丁吧!”
  
  迈恩的想法是,要捕捉雷斯布鲁克上尉的思想轨迹,就要从他出身之地的奥丁调查起。资料显示,出生于宇宙历768年的雷斯布鲁克上尉从小学、幼校、士官学校,直到宇宙历786年第一次上战场之前的生涯都是在奥丁渡过的,因此尝试从他昔日的邻居、朋友、老师那里搜集资料应当会有收获。
  
  另一个原因是,当初在最后关头为求免罪向讨伐军供出全盘密谋的昔日门阀贵族——前伯爵克雷齐勒辛目前正居住于奥丁,因其立功自赎之举而免于被处死或流放的克雷齐勒辛在内战结束后一直处于行动管制之下,他在奥丁的住址是对公众公开的,从他那里或许可以了解到更多关于由雷斯布鲁克上尉来担负引爆任务这一决定的内幕。
  
  对迈恩的提议,斯列特尔欣然同意了。虽然在感兴趣的方向上和我有着些许差异,迈恩和斯列特尔决定展开这一事件的调查对我来说无疑是求之不得的。不久之后,两人便在扬森教授的首肯之下以学术调研的名义踏上了的奥丁之旅。
  
  他们的第一个访问地是克雷齐勒辛的住所。最初他们还担心受访对象会因对平民的怨愤和蔑视而拒人于千里之外,然而事实却刚好相反,让他们促不及防以至有些手足无措的反而是克雷齐勒辛过度的热情。“可能是脱离公众关注多年的缘故吧”,事后迈恩如是推测个中情由,“就像一个过去风光无限的明星,在被世人抛进遗忘的深渊中多年以后突然有了重见天日的机会,所以拼命想有所表现,以求重新引起人们的注意。”
  
  ——或许这个曾经不可一世大贵族终于发现了,一旦离开他眼中的那些“低贱的平民”,自己的存在其实是那么微不足道!
  
  向一个处在这种心态下的人了解情况可谓利弊搀半:急于自我表现的受访者基本上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然而添油加醋、夸大其词也再所难免。不过不管怎样,迈恩和斯列特尔的这趟访问收获颇丰。
  
  继克雷齐勒辛之后,两人又走访了普雷斯布鲁克上尉青少年时代的成长地,了解认识他的当地人对他的印象,而后又访问了数名普雷斯布鲁克昔日的老师,甚至还通过他们联络到了几位普雷斯布鲁克过去的同学。
  
  所有这一切,后来都成了《最后的英雄》这本小说创作素材的来源。
  
  
  (三)
  
  综合各方的说法来看,青少年时代的普雷斯布鲁克在对自己的出身拥有强烈优越感这一点上和一般门阀贵族并无二致,然而他的荣誉心和自律精神却是多数大贵族子弟望尘莫及的。学生时代的他从不倚仗身份要求特殊化待遇,也绝无仗势凌人的行径,甚至还有过扶助弱者的善举——但是所有受访者都否认那是源于对平民或下层贵族的尊重意识,而认为普雷斯布鲁克身上之所以没有许多大贵族子弟常见的陋习,只不过是因为他觉得那些行为有辱自己高贵的身份罢了。
  
  普雷斯布鲁克身上另一个众口一词的突出特点是“无可救药的的英雄主义情结”。本来,大多数人在成长过程中都难免或多或少地有过成为英雄的渴望,对军人,特别是少年时代便已穿上军装的幼校学生而言这种心理尤为普遍。不过,即使是在幼年军校和士官学校的学生中, 普雷斯布鲁克的这一倾向仍然显得十分突出以致给人们留下了深刻印象,甚至就连他最后留在“秃鹰之城G.K.403室”,似乎也是被人利用了这种心理的结果。
  
  根据克雷齐勒辛的说法,参与密谋的贵族们虽然做好了一切准备,却苦于找不到一个值得信赖又愿意自我牺牲的执行者,最终解决这个问题的是普雷斯布鲁克上尉的弟弟,也就是当时的普雷斯布鲁克男爵。
  
  男爵竭力推荐由并未参与密谋的自己的兄长来担负这一任务,理由是,以他对普雷斯布鲁克上尉的了解,这种轰轰烈烈、足以名垂千古的行为正是其梦寐以求的壮举,如果再加上洗雪被俘之耻、捍卫家族最后荣誉一类的大义名份,一定可以说服其死心塌地地担任这个计划的执行者。
  
  为了打动普雷斯布鲁克上尉,密谋者们在男爵的提议下合演了一出戏,他们假意信赖普雷斯布鲁克上尉,邀请他参加秘密会议,一面对过去因为他的被俘经历而表现的轻蔑表示歉疚、追悔,一面暗示对他的看重、欣赏,再装出好像第一次讨论人选问题的样子,想尽办法引普雷斯布鲁克上尉自告奋勇。
  
  他们的目的看似达到了,虽然普雷斯布鲁克上尉并不十分赞同这个计划,但在诸人“争相请命”的悲壮气氛感染之下,终究如其他人所愿地主动提出了担任执行者的请求,接着普雷斯布鲁克男爵欲擒故纵,假称要代替兄长去死,如此一来反而更坚定了普雷斯布鲁克上尉的意志。
  
  至于为什么最后会出现那样一个结果,对参与其事的克雷齐勒辛而言,同样是一个百思不得其解的谜题。
  
  在克雷齐勒辛的介绍中,除了和“秃鹰之城G.K.403室之谜”直接相关的部份之外,还有两点特别引人注意。
  
  一是普雷斯布鲁克上尉曾经试图逃避出征的事。据克雷齐勒辛说,普雷斯布鲁克上尉虽是主动要求恢复现役的,却在“利普休达特战役”前夕接到出征命令后企图流亡到费沙以回避参战。注定他的逃亡失败的是他把这个决定告诉了自己的弟弟、普雷斯布鲁克男爵,结果男爵派人暗中告密,致使普雷斯布鲁克上尉被捕。本来逃避兵役是重罪,不过这时普雷斯布鲁克男爵却又出面为自己的兄长说情,甚至行贿使其免于受罚。
  
  由于此事并不光彩,普雷斯布鲁克男爵一直设法不让其被声张,克雷齐勒辛也是后来才辗转听说了这件事。对普雷斯布鲁克上尉,他了解不多,但也充满了疑惑——既然不想参战,又为什么要主动恢复现役身份?而且既然普雷斯布鲁克上尉是一个重视荣誉、又有强烈英雄主义情结的人,本该趁此机会建功立业,洗雪污名,乃至实现成为英雄的梦想才对,又何以会临战而逃呢?
  
  克雷齐勒辛的疑惑也是我们感到困惑不解之处,而除此之外,普雷斯布鲁克上尉的弟弟普雷斯布鲁克男爵也是一个令人无法不在意的人物。用克雷齐勒辛的话说,“还真是个厉害角色”——他继承了本该由兄长继承的爵位,却不但能让兄长甘心放弃,还与之保持了看似亲密无间的兄弟情谊。凭借这种表面的亲密关系,他骗取了普雷斯布鲁克上尉的信任,又在背后出卖他,却还装出一副维护兄长的脸孔而不使之起疑。至于后来看准普雷斯布鲁克上尉的性格诱其入蛊,一边算计敌人一边自谋脱身的手段,更是令人叹为观止。
  
  只可惜这位男爵机关算尽,却没料到自己会被部下的叛乱士兵击中坐舰,落得葬身炮火的下场。到底该说他聪明呢,还是愚蠢呢?
  
  通过迈恩和斯列特尔的这一趟奥丁之行,我们有两个最大的收获。
  
  一是雷斯布鲁克上尉没有向典礼省申请赐还爵位的原因已昭然若揭——雷斯布鲁克上尉既然十分看重自己的家族出身,又有过人的荣誉心,那么出于“由曾为战俘的自己承袭爵位会辱没门第”这样的想法放弃爵位就不是难以理解的事,何况他还有一个那么有心计的弟弟,就算他一开始不那样想,在他弟弟的旁敲侧击下也一定会产生那种念头吧!
  
  二是雷斯布鲁克上尉确实是自愿留在“秃鹰之城G.K.403室”内担任引爆任务的,克雷齐勒辛的证词不但是第一手的情报,而且对其动机的解释也完全合理,非常有说服力。
  
  然而,深受英雄主义情结影响、本该亟欲在战场上建功以洗刷被俘之耻的雷斯布鲁克上尉为什么在主动恢复现役后又做出逃避服役的事情来?他又为什么在决意通过轰轰烈烈的死亡来名垂千古之后,事到临头改变了主意?(虽然理论上不能排除他杀可能性,但是我们都认为自杀的可能性占主导地位,尤其是在在听过克雷齐勒辛的详细说明之后)
  
  了解更多真相之后,谜团非但没有散去,反而更加深了。
  
  看起来,雷斯布鲁克上尉期间的经历,还是不能绕过去啊!
  
  迈恩和斯列特尔并不是对雷斯布鲁克上尉被关押在自由行星同盟的十年中的遭遇没有兴趣,但是想要调查四年前才刚刚成为帝国领土的遥远的旧同盟土地上发生过的往事,对于目前还是学生身份的他们来说实在有点勉为其难了。所以他们原本的设想是,尽可能充分地从帝国本土获取资料,如果可以就此得出结论,便可以避开对雷斯布鲁克上尉在同盟的那段经历了。只可惜事与愿违。
  
  已经进展到这个地步,即使明知困难,连试都不试一下就这样半途而废是无论如何不能让人心甘的。好在列恩大学是官方组织的高登巴姆王朝历史编篡工作的加盟学术机构,这使迈恩和斯列特尔可以通过扬森教授向雷斯布鲁克上尉当年被关押的达纳多斯星系耶柯尼亚行星地方政府要求官方协助,于是他们得以索取到雷斯布鲁克上尉在押期间的个人记录。
  
  记录的内容相当简单,几乎看不出有什么值得一提之处,除了一个例外——记录显示,雷斯布鲁克上尉曾在宇宙历788年年底参加过一次监狱叛乱,并在事后被处以禁闭一周的处分。
  
  
  (四)
  
  老实说,根据我们经由调查形成的对雷斯布鲁克上尉其人的粗略印象,他会被俘不到一年就因急于返回帝国而参与叛乱,这一点也不令人惊诧。我们好奇的倒是帝国大贵族出身的他在这场叛乱中究竟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乃至他是以什么样的心态去看待其他被俘官兵和敌人的。所以我们再次向数千光年之外发出我们的请求,希望获取更多有关这次叛乱的资料。
  
  然而正所谓好事多磨吧,我的期望值与所得的回应严重不成比例——倒不是耶柯尼亚行星上的工作人员对我们的请求漫不经心,而是官方电脑资料中对那次叛乱经过的记载本身就少得可怜,而且语焉不详,我们甚至看不出这场叛乱是因何而起、由何人发起的,只知道雷斯布鲁克上尉在叛乱中曾经主导过不法拘束同盟军军官的行为,至于如此严重的行为所得的处份何以只是禁闭一周,也完全摸不着头脑。
  
  如果耶柯尼亚行星俘虏收容所现在还存在的话,或许我们还可以拜托相关负责人帮忙了解一下现在仍在那里工作的干部当中是否还有当年此事的亲历者,可惜这座只有十来万居民的偏辟行星在“巴拉特合约”签定后实在没有再保留一座足以容纳八万人的巨大监狱的必要,所以收容所的主要干部在那之后早就各奔东西了。而我们毕竟不能像差遣自己的部下一般提出“查一查当地十万居民中有没有参与过此事的士兵”这种过度的要求。
  
  尽管如此,我们——至少是我本人,在收到这份记录时心情却是相当兴奋的,因为记录中出现了意想不到的人物的名字。
  
  “杨威利”,“姆莱”"派特里契夫”——十年之后宇宙之中无人不知的杨舰队的司令官、副参谋长,参谋长、事发当时竟齐聚在这座小行星上,前两者分别以参事官和参事官助理的身份被卷入叛乱,后者则是受命于官方调查和处理此事的负责人——这竟使我在一瞬间联想起了帝国脍炙人口的“培尼明迪夫人事件”!
  
  本以为我们调查的是倍受冷落的边缘课题,却无意之间撞上了传说中的名将,当时的感觉就跟小水沟里钓上一条大鱼一样兴奋莫名,我甚至当场乐观地估计,以杨威利在同盟的名气,他的这段历史恐怕早就被很多人发掘过了,说不定随便找几本传记就能查到,那样我们就不用对着偏僻闭塞的耶柯尼亚行星发愁了!
  
  这一次朝我猛泼冷水的不是别人,又是斯列特尔。
  
  “没错,要找杨威利的传记或者报道是比查耶柯尼亚行星的资料容易多了,可是,你敢保证那些东西说的都是真话吗?”
  
  斯列特尔当头棒喝道。
  
  “我们都不是为了哗众取宠才开始这项调查的吧?那些什么传记、报道的作者亲自采访过杨威利吗?我们怎么知道,他们笔下所写的哪些是有根据的,哪些是想象杜撰出来的?虽然不清楚官方记录对这次叛乱的记载这么粗略的具体原因,不过通常情况下这种情况的理由只有一个——就是其中包含有不愿意让太多人知道的隐情。这种情况下,身为现役军人的杨威利和姆莱可能随便对记者或传记作者们发表什么内情吗?至于后来,同盟政府虽然灭亡了,可是这两个人早在那之前就已经流亡在外了,你觉得他们那时又会不会有闲情逸致去做这种事呢?”
  
  我不得不认同斯列特尔说的有道理,的确,以历史学者的眼光看,来历不明的道听途说是不能随意采信的,可是就眼前这件事来说,能够确定的亲历者中雷斯布鲁克上尉、杨威利、派特里契夫三人都已不在人世了,只有姆莱还生活在海尼森,但他也退出了军政届,不再是公众人物,他和身为帝国政府管制对象的克雷齐勒辛不同,我们不能以学术研究为名要求官方提供他的私人联系方式——何况即使能够联络到他,他也没有义务非得协助我们不可。至于寻找和雷斯布鲁克上尉一起参加过叛乱的帝国军士兵,就更如大海捞针,超出我们的能力范畴以外了,难道真的查不下去了吗……
  
  “没关系,我有办法——”
  
  从刚才起就没有说话,一直在默默思索的迈恩这时终开了口。
  
  “——只要找一个熟悉姆莱的人帮我们去问他的就可以了”。
  
  听了前半句话几乎惊喜得跳起来的我在听完后半句之后顿时又无力地跌坐下来。
  
  “这也算是办法?难道你有个亲戚在杨舰队里不成?”
  
  无视于我的讥讽,迈恩露出的是胸有成竹的笑容。
  
  “我虽然没有个亲戚在杨舰队,可杨威利有啊!”
  
  “你的意思是——”
  
  “这个人不但和姆莱非常熟悉,而且还是我们的同行。如果我们告诉他,我们目前正在追查一个历史谜题的真相,这个真相有可能和发生在旧同盟领土上的一段历史有关,而这段历史呢,刚好杨威利也参与其中,你猜他会有什么反应?”
  
  “——对呀!”
  
  “——尤里安•敏兹!”
  
  我跟斯列特尔几乎同时叫出声来。
  
  这可真是峰回路转——怎么忘了还有这么一号人物呢?据报道在两年前进入海尼森纪念大学历史系就读的杨威利的养子尤里安•敏兹,正如迈恩所说是我们的同行,对我们来说万分困难的事——向姆莱询问当年叛乱的经过,对他来说只需一个电话就能解决,而且说不定他还曾经从杨或派特里契夫的口中了解过什么就连姆莱也不知道的事情呢!
  
  “海尼森纪念大学的话,应该可以接收超光速电文吧?”
  
  我迫不及待地说,
  
  “只要写上“历史系/尤里安•敏兹收”,就没问题了吧!名人就是方便啊!”
  
  “先等一下,不能就这么发过去!”
  
  显然跟我一样兴奋异常的斯列特尔拍案而起:“我们和尤里安•敏兹交换情报,没必要在还没有结果之前先让不相干的同行知道一切吧!”
  
  “可是,目前只有这个方式最快捷,写信的话,一来一回要两三个月吧!”
  
  迈恩和我一时都不太明白斯特列尔的意思。
  
  “我没说不用这个方式啊!我是说,我们的电文,只需要让尤里安一个人看懂就够了,至少在那所大学里是如此!”
  
  斯列特尔神采飞扬地说。
  
  “再说,对方可是前伊谢尔伦的代理司令官,跟先皇陛下谈判过的人物呢,随随便便发一封电文过去,不是太失礼了吗?”
  
  
  “最后的英雄”后记 (五)~(六)2007-03-13 05:52
  (五)
  
  就这样,一封来自银河帝国首都费沙的超光速电文出现在前伊谢尔伦共和军代理司令官、现为海尼森纪念大学历史系学生的尤里安•敏兹面前。
  
  把打印出的电文交给他的人脸上露出抑制不住的好奇,尤里安开始还以为那只是因为电文来自费沙之故,但是当他看到电文的内容时,才明白了真正的缘。
  
  原来,这封电文除了“海尼森纪念大学历史系 尤里安•敏兹收”这一行字之外,其他内容都是用密码编写的——有着数年军旅生涯经历的尤里安几乎立刻就断定,那是以军用密码程式编写出来的!
  
  究竟是什么人寄了这样一封电文给自己呢?不,首先应该问的或许是,究竟对方凭什么认定,自己能够破解这封电文呢?
  
  尤里安不禁想到,如果自己的判断正确,这确实是一封以军用密码写成的电文,那么来源既然是帝都费沙,多半是用帝国军的通讯密码写成的吧!但是,对方希望自己如何解读帝国军的军用密码呢?
  
  ——等一下!
  
  这么说来,确实有一份帝国军的通讯密码,而且就是过去五年中帝国军使用过的密码,自己应该能够找到办法破译的!如果是那套密码的话……
  
  五年前那次夺还伊谢尔伦要塞的行动中,杨曾经假冒皇帝莱因哈特的名义下命令给要塞驻留司令官鲁兹,籍此成功地干扰其判断,使得整个夺还计划得以顺利进行。事后帝国军肯定知道密码了通讯密码泄露的事,从常识判断,那次军事行动结束后帝国军的密码恐怕会有一次重大调整,而已经泄露的密码肯定会废止不用……
  
  
  以上这些情节虽然是臆想出来的,并未得到过当事人的证实,但是它应当和事实相去不甚遥远吧。在我们系战史研究室特别资料室的电脑里,存储有已经废止使用的军用密码的编译、破译程序,本系学生经过特别申请后可以使用——当然,为了避免这些重要资料被不当使用,电脑上的所有操作都会受到同步监控并留下记录。斯特列尔想到的“只让尤里安•敏兹一个人看得懂电文”办法,就是使用杨舰队曾经在伊谢尔伦要塞攻略战中破译、使用过的那份密码来加密电文,用斯特列尔的话来说,如果对方连这么简单的事情都想不到,“那我们就有必要重新考虑与其进行情报交换的可行性了”。事实上,他甚至还想过直接把电文以“挑战书”的形式寄给海尼森的新闻媒体,不过这种惟恐天下不乱的无谋之举被我和迈恩立场坚定地制止了。
  
  总之,从结果来看,尤里安•敏兹还是“值得我们与之进行情报交换”的吧!收到回电的那天,我们三个人一起坐在资料室的电脑前,怀着既兴奋又有点紧张的心情等待电脑破译的结果——不知道是不是出于和我们相似的考虑,尤里安也没有直接发出电文,而是同样使用了密码电文。(在现实中使用军用密码传递情报这种事,对尤里安来说肯定已经是司通见惯了,可是对于没有亲身经历过战争的我们来说即使用充满刺激性来形容也毫不为过,所以尤里安的做法正是我们求只不得的)当电脑屏幕上显示出破译结果之后,我们三个人因为阅读和翻屏速度的差异而发生了一点小小不快,不过很快就把它抛诸脑后了,这固然是因为电脑上的文字远比和绊嘴有吸引力——虽然其中并没有提供多少我们最想了解的关于雷斯布鲁克中尉的思想情况,至多证实了被俘一年后的他和我们从调查中所了解的从前的他没有多大分别而已,但是叛乱的经过本身已经够有戏剧性了,我们一度几乎忘记了自己身为历史探究者的身份,变成了沉浸在阅读乐趣中的读者(各位读者在我的小说中想必已经充分体验到了这种乐趣),但更主要的原因还是接下来的那个意想不到的发现。
  
  最先留意到问题的是看得最快的斯特列尔,“喂,你们注意到了没有?这里好像不太对啊……就是杨威利拜托议员这里……”
  
  我和列恩很快也发现问题了。
  
  “怎么会这样呢?
  
  
 浏览:1753
设置 修改 撤销 录入时间:2007/5/9 9:49:00

新增文选
最新文选Top 20
shshd(feifei)读书音乐:献给黄金狮子旗的乐与歌 下篇(II)希尔德章(收藏于2007/7/25 4:35:18
测试(收藏于2007/5/9 13:05:50
天华幽草“最后的英雄”后记 阅读杂感(收藏于2007/5/9 10:37:53
幽浮二号“最后的英雄”后记 读感(收藏于2007/5/9 10:10:16
天华幽草“最后的英雄”后记 读感(收藏于2007/5/9 10:03:58
shshd(feifei)“最后的英雄”后记 (六)~(十)(收藏于2007/5/9 9:50:36
shshd(feifei)“最后的英雄”后记 (一)~(五)(收藏于2007/5/9 9:49:00
shshd(feifei)八月 番外(for毕典菲尔特)(收藏于2007/5/9 9:28:55
shshd(feifei)八月 网友回复(收藏于2007/5/9 9:15:45
shshd(feifei)八月(for莱因哈特/狮子之泉七元帅)(收藏于2007/5/9 9:13:42
1/2页 1 2 向后>>


访问排行Top 20
shshd(feifei)等关于莱因哈特与希尔德爱情的一些看法(访问4791次)
风华安妮罗杰、佛瑞德里希四世的感情和心态杂谈(访问3992次)
如意爱是一种信仰(访问3402次)
落英玉坠(访问3364次)
冰蓝的凝视凝视银英人物之 再写罗严塔尔(访问3323次)
卡通空间伊谢尔伦要塞集体讨论:是否莱茵哈特在战场上就一定会输给杨威利(访问3255次)
shshd(feifei)八月(for莱因哈特/狮子之泉七元帅)(访问3249次)
shshd(feifei)关于莱因哈特,齐格飞,杨威利的几个话题(访问2851次)
shshd(feifei)读书音乐:献给黄金狮子旗的乐与歌 上篇(VI)无休止的安魂曲(访问2714次)
shshd(feifei)读书音乐:献给黄金狮子旗的乐与歌 上篇(II)黄金狮子旗下(访问2550次)
1/2页 1 2 向后>>
文选评论
熊仔文选评论(评论于2017/7/28 1:04:50
西瓜不甜文选评论(评论于2016/7/1 14:32:01
访客文选评论(评论于2013/10/30 22:44:22
mintcat文选评论(评论于2010/10/9 21:55:18
访客文选评论(评论于2009/4/9 19:05:57

注册|登录|帮助|快捷
Powered by Netor网同纪念,2000-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