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选目录 全部文选 添加文选 添加目录
黄金狮子旗传说

八月 网友回复

shshd(feifei)

  作者: 天华幽草
  
  梅克林格篇
  
  “无法超越的作品,我已经见过了。”
  开始还凝思了一下,梅克林格意中所指的,是那个人,还是他所开创的时代?随即就微笑,完全不必猜疑追究,因为那本来就是一体的。
  
  
  毕典菲尔特篇
  
  部下们在暗自松了口气的同时,也不禁有些隐隐的不安,不知道司令官身上发生的这些变化,对黑色枪骑兵舰队而言究竟是凶是吉。
  -----------------------------——————————————
  莱因哈特的表情和声音中都微微带着笑意,这更让黑色枪骑兵舰队司令官觉得恐惧。另一方面,毕典菲尔特也觉得很不可思议。说起来,他是帝国中最常被莱因哈特责备的人,也就是说,他已经习惯被责备了。以前,莱因哈特的怒气总像火龙一样朝着毕典菲尔特袭来,紧紧揪住他的心脏。而现在,毕典菲尔特觉得皇帝整个人感觉都变了,而这个变化对皇帝对帝国而言到底是凶是吉?实在是很难判断的。
  ----------------------------------------
  如果长大成熟的代价,必需要有一部分是蜕变时的痛苦不可,那么莱实在比毕典菲尔特更幸福。他在终于转过身面对自己错过的数年的情与恩的时候,也同样正视了那些继续珍爱着他的人们,就算只有瞬间,已经够令人欣慰。
  (敲,换个词都不行?)
  而毕尔菲典特,因为是他这样的人,读来才会这样为这份沉重揪心。只有把目光放向未来,他会找到自己的豁然开朗。
  和莱不同,他自己亲手打开了第一扇门。
  
  
  瓦列篇
  
  瓦列做了一个梦。
  
  很久以来第一次做梦,他以为会梦见金发的军神,没想到却梦见了几年前离世的妻子。
  ----------------------------------
  也许划在心上的伤口,深到一定程度,就会通到同一个地方去。让类质完全不同的情感,同流合归。否则,一颗灵魂能有多深,经得住几次创伤?
  
  
  缪拉篇
  
  在还来不及被任何人注意到的时间的微屑里,缪拉的神情已经改变。
  
  变得就像出征时一样。
  
  仿佛王座的主人正以信赖和期待的目光透向他们。
  
  仿佛正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战斗。
  ------------------------------------
  
  铁壁缪拉,还是必须如此坚强啊......其实看到缪拉对御医那样反常的失态,甚至宁可米达麦亚不要拦住他,因为太清楚他不会容许自己有第二个发泄的机会。
  你不可摧毁的坚毅,用来迎着敌人的攻击,越是强大的压力只有打炼的你更加坚强;可是铁壁被用来封御自己内心几欲爆发的情感,这种无与伦比的坚毅都份量太重了...但这才是你。
  
  
  克斯拉篇
  
  群像之美,有一部分在于整体的协调,另一部分在于各自迥异有明亮特色的对比美,这样才值得欣赏。每一篇各自写出了每一位提督的独特性,他们此刻面临诀别时“一部分心思是共同的,另一部分则是在各自迥异的情况下的产物,”(各位不要打)但是,也因为共同性,他们感情重独特的一部分也同时被另外的人所透彻了解着。
  这样写出来的克斯拉,凝重,但有以一种随着伯伦希尔的升空一起升起的明亮感,就像在反复确认着自己为了拥护这面旗帜一路走来绝无悔意,前面的庄重沉静感变成乘风飞扬。
  遗憾吗?心中知道,就算路上真的还有着遗落下的憾恨,自己也绝不会转头,再走回去把它们一一拾起。并且,随着那位女性从容不迫的诚挚微笑,再一次的确认这一点。
  
  
  米达麦亚篇
  
  “该回去了,皇太后和亚历克陛下还在等我们。”
  --------------------------
  以前还道帝国首席元帅的头衔就是个荣誉,看了这句只觉得守业时期的领袖风范就该是这样子,在战友面前无需多言,简简单单一句直射人心田。厚重可靠,稳如国之基石,带着长者的气质,完全不同于莱那种光芒,却是令人油然起敬,心悦诚服,凭此列于七元帅之首位,。
  
  
  过去他也曾经多次搭乘过伯伦希尔,但从地面上出入这艘熟悉的旗舰的经历却只有过一次。
  -------------------------
  应该是自己理性之外的感伤吧!我看到这一句没有丝毫停顿直直地联想到米和莱在那几年间的那种疏远。是啊,米达麦亚曾无数次在星海战场间踏进总旗舰内来到莱的身边,他们一直是彼此信赖的战友和君臣。可是回到地面上,米达麦亚可何时走近过莱茵哈特,在战场、国务之后的那个人,米不是一直是敬而远之的么?
  现在他站在这里,可以看见宇宙港的广博和静寂,可以看见无数道凝聚在他身上的目光,甚至这五年来的风云变幻。可是他在这个位置上能否看得清当年莱茵哈特眼中所见到的自己,莱自己心目中的疾风之狼么?莱那时的目光,和他心中所想的是什么,现在站在这里的米达麦亚可否完全懂得?
  
  
  今天,他忽然想仔细看看,站在这里望见的风景。
  
  若大的宇宙港,万籁俱寂,鸦雀无声。
  
  在这一片无边的静寂中,米达麦亚却听见了山呼海啸,雷鸣电闪。
  
  也望见了沧海桑田。
  ----------------
  有一种庄重道别的感觉,也必须是这样的完成可以配的上这数年岁月,来为它做结尾。一本书总是在最后完成之后才会为它提笔写序言,回顾中才看得见这种完整。如果没有,就无法开启新章。可以感受的到,米对一个人的承诺在那无形片刻中变成了对整个刚刚开幕的和平时代的承诺。
  
  
  艾齐纳哈篇
  
  想起赤橙黄绿青兰紫,一路渐渐清冷下去的色彩到最后一格突然变回温和的暖色,但不是凝暗的紫而是飞扬清明的浅色,就如渐渐沉重的情感走到终结突然回转赫然开朗海阔天空,终能在明朗的微笑中品尝回味。
  真是简洁踏实非常符合本人性格的文啊!只是我无论如何在心里反复念着“简洁是褒义词是褒义词”和“Brevity is the soul of wit,”还是忍不住要想这个撬不开壳的人说了有史来最长的一句话居然还是写的如此的简洁........
  
  但是,本来的“三句话”数了一遍是五句,既然几乎翻倍,我就不再贪心了。
  
  何况“于是一个陌生的声音在他前方和后方的人们耳旁响起: ”
  我已经为这个描写方式软趴下了。不行了,肚子痛啊~~~~经典啊~~
  
  
  作者: shshd 2007-3-15 01:50   回复此发言删除
  
  --------------------------------------------------------------------------------
  
  14 回复:【原创】八月(for 狮子之泉七元帅)完成稿
  作者 列奥诺拉
  
  颇意外的不像feifei文的feifei文。怎么说呢,这系列的短文,相对之前典型性feifei的原著补完,要显得更加……有感情?
  当然不是说原著补完就没有感情了,笑,若不是真的有爱又怎么会有同人这种文类的产生?但是原著补完的东西,因为目的和文风靠近原著,就显得更加含蓄,平直的叙述里很少能有什么明确地表达出作者热爱的东西那……(后记不算= =)
  然而这一个系列蕴涵着的东西不同——或者说那是让我看了再看来确定“这是feifei的作品”的东西,我在字里行间看到的,是一种淡淡表露深深回响的感情。想要表现的是一份感情,而不是相对客观的一个事件又或是一段心路历程,这大概也是让这个系列不同的原因吧?
  
  简单说来,就是这几篇短文把我震住了。以前也会说喜欢feifei的文啊喜欢得不得了捶桌子拍板共鸣得热血沸腾——啊对,feifei的文一直以来大多是让人热血沸腾的,但是我在这里看见的是不一样的feifei,虽然选材是八月,某个不可言言则痛断肠的日期,但当我阅读的时候,不可思议地感觉到安静的力量。
  并不是那种暴风雨前的宁静,或者是无限悲哀造成的真空,只是,安宁、平和,哪怕会在某一个句子的转角里偶然弥漫开淡淡的忧伤。
  
  以前喜欢feifei文的时候,只是喜欢文本身而已,若是让我找出若干印象深刻的句子,被猛然问起时倒是一个也记不得。然而在看这个系列时,每每被一个句子擦过眼帘,然后心上突如其来地一软,像是一下子被刀柄轻轻戳了一下,柔软弥散开来,微笑着的轻柔痛楚。
  好像是最喜欢的模样,淡淡的暖意,或者说,微明。
  
  -----------------------
  “……谢谢您为我所做的一切。”
  “无法超越的作品,我已经见过了。”
  
  “差不多到了该停止的时候了吧?……”
  从今天起……
  
  一言既出,却如念出了古代魔法中的禁语,猛然惊悟到这已是不可更改的事实,接着便从梦中醒来。
  “亚斯加特,是个很美的地方。”
  
  那个金发年轻人一直都放心地把自己的身后交给他。
  而在今天,他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登上他的旗舰,也将在他的身后目送他远行……
  -----------------------
  
  啊啊,都是些一进眼睛,就直接点中我死穴的句子那……虽然不是想流泪,只是想要柔和地叹息。如果眼睛会湿润的话,也绝对绝对,不是这些句子惹的祸啊……
  真的都只是些糅进了温柔的句子,那怕是不被feifei待见的某梅姓提督也一样。要是说典型的feifei type是端肃稳健的提督化文风,那么八月就更接近柔和细致的皇妃风格了。
  啊啊,我就是对这种绕着轻浅寂寞却在骨子里无比坚强和倔强的文字氛围,彻底的没有抵抗力啊!
  
  
  若大的宇宙港,万籁俱寂,鸦雀无声。
  
  在这一片无边的静寂中,米达麦亚却听见了山呼海啸,雷鸣电闪。
  
  也望见了沧海桑田。
  -----------------------
  随着大米的站住心顿了一下,随后那个万籁俱寂的瞬间里,脑海里好像捉住了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有想起的一片空明。
  好像我们和他一起,望见了那沧海桑田。
  
  顺便最后……要说的是某fei你要是不加注解,或者注解放在下一楼,显然那种余韵悠长请自由想象的感觉会好些啊……
  
  
  惟一的怨念是某缪。或者不如说因为是某缪从而更加怨念。
  某缪那篇感觉明显没有其它几篇来得有感觉……或者说,这里头大概只有某缪那篇是比较倾向于原先feifei type,从而显得有点不是很搭调。
  从军服的切入点很好,我也觉得很喜欢,但是写到后来,总觉得稍微流于泛化的故作(对不起,我知道不是故作,但是总觉得和其他文字的搭配比较起来太突兀了|||)坚强,“黄金和鲜红染成的金光灿烂的日子”,“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战斗”,总觉得这样的句子在之前的feifei文里也都有体现过,所以(作为缪扇),没有在这个体现了提督们另一面的系列里看到缪拉的另一面,多少有点失望。“被武装得十分坚固的壁垒像被什么狠狠洞穿”这类句子则是,咳,那个,有点没有特色(虽说可以Y到“铁壁”上去然则……好吧碰到缪拉我就吹毛求疵地想要更多更好更精确><)。
  
  总之从整体上来讲,这个系列是极爱的呐(星星眼)。
  
  
  shshd:
  
  “黄金和鲜红染成的金光灿烂的日子”,“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战斗”,总觉得这样的句子在之前的feifei文里也都有体现过,所以(作为缪扇),没有在这个体现了提督们另一面的系列里看到缪拉的另一面,多少有点失望
  ------------------------------------------
  因为不管怎么说这个主题还是一定要表达的,不然的话会有种重心缺失的感觉(这篇文章本质上是从那首<行星组曲>中演绎出来的,所以"光明"和"踏上新征途的仪式"两个主题肯定会以情节的方式加以强调),而适合直接表现这个主题的人只有米达麦亚和缪拉,米这个人物在原著中已经写得非常的"满",如果以他来表现的话,会直接变成"中心思想",而缪拉这个人物的弹性比较大,作者写他的时候总是点到即止,所以写同人收放的余地也掌握在自己手中,跟整体的融合效果应该比米好......
  
  PS “黄金和鲜红染成的金光灿烂的日子"不是我的句子,是田中的句子,最多是我引用的田中的句子.
  
  
  顺便最后……要说的是某fei你要是不加注解,或者注解放在下一楼,显然那种余韵悠长请自由想象的感觉会好些啊……
  --------------------------------
  已经接受提议(其实本来就是打算写进后记的说 XD)
  
  
  作者: shshd 2007-3-15 01:57   回复此发言删除
  
  --------------------------------------------------------------------------------
  
  15 回复:【原创】八月(for 狮子之泉七元帅)完成稿
  作者: parcivale
  
  完全没有情节的艾齐纳哈篇放在最后,感觉非常合适。
  
  全篇顺着时间的顺序,步步递进,感情也如炉上的水,越烧越开,到了米达麦亚这一篇,仿佛已经历过千回百转,也感受到了沧海桑田,如果艾齐纳哈篇写长了,反而会破坏那一股荡涤天地之“气”,成为蛇足,象现在这样,仅仅作为收梢,却字有限而意无穷,好像一部轰轰烈烈的大戏演到最后,情节已告结束,导演又加了一个特写,即干净利落地结束全剧,又给人留下无限回味。
  
  
  作者: shshd 2007-3-15 01:58   回复此发言删除
  
  --------------------------------------------------------------------------------
  
  16 回复:【原创】八月(for 狮子之泉七元帅)完成稿
  作者: 初熏
  
  从地上爬起来正题怨……抛软绵绵的面粉砖……(上头各位大大都在抒情,于是决定坚持捍卫一下无营养的八卦花痴路线- -|||
  
  我居然觉得还不够含蓄(自拍啊自拍~shshd你当作什么都没看到就好了……
  
  第一篇分外喜欢……到“结束了谈话,梅克林格走到窗前。”之前的内容。后面的,个人觉得已经无须再写得那么清楚了,都写完了,感觉就缺少了回想的余地啊OTZ
  
  第二篇的那段“在那个暴风雨的夜晚过后,黑色枪骑兵舰队的司令官并没有如幕僚们预料的一般,和得知杨威利死讯时一样,变成一个随时可能引爆的火药桶。
  
  和大多数人的预期刚好相反,他身上唯一的明显变化是比从前沉默了些,安静了些,甚至偶尔会独自坐在办公桌前发呆。”实在是萌啊-v-这完全就是某只最爱的读完有欲泣笑容感觉的句子(为什么我就只能写出这种形容词啊= =
  
  瓦列篇,虽然构思精巧到我很想切开shshd你的大脑来研究一下里面的沟壑分布(这个是夸赞……
  但,真的不喜欢最后一句- -是要表示让瓦列安心呢,还是说逝者已逝,无须多念呢,觉得硬生生。
  
  缪拉篇中的细节描写大赞(我不想变成真·长期缪扇- -
  于是小砖……“作为帝国军的军事机密,伯伦希尔上的一切过去是严禁对外泄露的。 换句话说,后世之人也许会凭今天这一幕去胂笤 谡饫锓⑸ 睦 钒桑?nbsp;”这句跟前后文有什么联系的必要么。
  
  因为个人原因,跳过第五篇
  
  大米篇继续爱(某只都招了自己是花痴了呀~
  对着最后第二句微微思考了一下,我之前想到的是仿若听到往昔的欢呼,于是有一些微微的伤感和怀念。
  
  终篇,不愧是终篇^^心底堵着的那块在那一句“——真是个好天呐!” 中,虽还不能完全释怀,但我也可以跟着艾齐纳哈的动作,深深的吸一口气,感受到平和希望。
  
  
  膜拜越发勤奋的shshd给带来的好文,某只顶着锅盖怕死的说……先君!
  
  
  
  shshd
  咳,关于楼上的问题,我先不回答^^
  
  望四周,读者里有没有能回答的?(满怀希望地……)有的话请举手~!
  
  
  天华幽草
  望四周,读者里有没有能回答的?(满怀希望地……)有的话请举手~!
  -----------------------
  挑眉.
  自己的理解——这个瞬间,整个银河在凝视.
  这一刻,这个敬礼,不仅仅属于在场的人们和已逝的人们,更是第一次,伯伦希尔舰桥上的录像化为光波穿过星际,现在的景象正在播放给整个帝国来目睹.这一个瞬间对别人来说,就是他们能看到的全部,伯伦希尔上其余的一切故事,都会在人们的想象中从这个种子片段里,从他们七人此刻的神情和目光中,滋生出来.
  于是.......
  
  
  风清
  望四周,读者里有没有能回答的?(满怀希望地……)有的话请举手~!
  -----------------------
  也来答
  
  
  第一篇分外喜欢……到“结束了谈话,梅克林格走到窗前。”之前的内容。后面的,个人觉得已经无须再写得那么清楚了,都写完了,感觉就缺少了回想的余地啊OTZ
  -------------------------
  个人意见,这是画龙点睛,不可缺少的一句,因为如果缺了这一句,全篇的主旨都没了着落,关于梅克林格为什么谢绝男爵夫人的提议,甚至是为什么感谢男爵夫人,都失去了推断的依据,如果说留有余地的话,这个余地似乎太大了,读者梢一走神,可能就只记得这是一场男爵夫人和梅克林格的私人交谈,忽略了主题了.
  
  对梅克林格来说,因为已经见过了无以伦比的作品——莱因哈特和他创造的时代,所以身为艺术家他已经得到了最大的满足,甚至因此而失去了创作的欲望和热情,他之所以感谢男爵夫,归根到底是谢谢她把他引见给了莱因哈特。(杨威利就一直都为他没有机会亲眼见证这一切而遗憾)这两点是梅克林格篇和全篇主题的连接点,而它们正是通过最后一句话点明的。
  
  
  是要表示让瓦列安心呢,还是说逝者已逝,无须多念呢,觉得硬生生。
  ----------------------------------------------
  我可为这句话感动得无以复加呢。对瓦列来说,他两次经历了自己生命中最珍视的、原本以为会与之共同走过几十年岁月的人年纪轻轻就意想不到地逝去的打击,正如草所说的,“一颗灵魂能有多深,经得住几次创伤?” 尤其是在第一次伤害还没有完全愈合的时候——瓦列直到现在还没有再娶,又经历了第二次。这样的失去银英中大多数人失去一次就够沉重的了,瓦列就算再坚毅,背负着两次这样沉重的失去,也难免不堪重荷吧?
  
  但是,如果总背着过于沉重的过去,是无法朝前看的,瓦列的内心,也会期待让自己能放下吧?哪怕是一种能安慰人的幻想也可以。所以在这里,瓦列梦见妻子对他说,亚斯加特是个很美的地方——我生活在一个很美的地方,莱因哈特陛下也会生活在这个很美的世界里,所以你可以放心了,放下归于沉重的不甘,去迎向未来吧……
  
  
  作者: shshd 2007-3-15 02:00   回复此发言删除
  
  --------------------------------------------------------------------------------
  
  17 回复:【原创】八月(for 狮子之泉七元帅)完成稿
  天华幽草:
  
  关于初熏问的,我还是不完全满意啊,我总觉得伯伦希尔上所发生的一切,应该更早得向世界盘托而出——那些随着皇帝和他的将领们征战千亿光年的军士们,该有资格在有生之年亲眼见证他们所追随的总旗舰上发生过什么。罗严克拉姆王朝,应该不会象黄金树王朝一样,等到灭亡后再公开一切,何况他们值得存入人类永恒之库的宝贵记忆实在太多了。
  私心希望,虽然要公布资料须的等到新领土的积怨化解,但也有那个时间。也许再过五六十年吧,‘活到了现在就有继续活下去的资格’的那些士兵们当年都那么年轻,会在八九十会的时候看到也不晚……
  
  无论是帝王、将领、还是普通士兵,都需要这种自己一直不曾被死者遗弃的感觉——是至爱之人托来的梦还是尘封多年的录像,都有能做到这一点的力量吧。
  
  
  shshd:
  
  抓头,我明明只说了"过去"伯伦希尔上的一切是严禁对外泄露的吧? 既然把这一幕拍下来,当然就没打算放到仓库里去被灰尘埋了。不过“亲眼见证他们所追随的总旗舰上发生过什么”恐怕不可能吧,伯伦希尔又不是电影工厂,会把每一幕都录下来等着将来给人看的。
  
  
  天华幽草:
  
  不过“亲眼见证他们所追随的总旗舰上发生过什么”恐怕不可能吧,伯伦希尔又不是电影工厂,会把每一幕都录下来等着将来给人看的。
  ------------
  何必每一幕,一直念念不忘的也只有关键的那几个场景而已,再加上你写的.....
  
  
  shshd:
  
  何必每一幕,一直念念不忘的也只有关键的那几个场景而已,再加上你写的.....
  -------------------------------------
  这你只好去问军务尚书商量了,问问伯伦希尔上的录像资料是不是可以存在电脑资料里,等将来我们仔细选过了再把没用的删了,问问他是不是认为那个比军务省电脑里为了保存航路资料图而删掉的东西更值得保存......然后我相信军务尚书会这么告诉你:王朝的续存应该由体制化的忠诚心来保证,而不是感情,罗严塔尔并不是因为对皇帝没有感情才叛变的……
  
  
  作者: 海龟F
  
  很喜欢这样的短篇,仿佛撩开窗帘后,因雨季结束而落下的第一缕温柔的阳光,沉默温柔的斩断和过去湿润的记忆。那些回忆被掩埋。而我们要重新开始,重新出发。
  
  这一系列的各个提督的主题大约都是表达这个感觉。
  
  在追思里离开,出发,开始新的旅程,在七月雨季后的八月。并不是要忘记陛下,只是我们要出发,在他注视下,如同过去,我们同在星空下,踩碎星辰,征服宇宙。
  
  其实也不需要多,打动人的只有一个举手,一个投足,一个想法,一句话而已。几篇中点睛之笔,真正是可喜,仿佛看到最后幡然而悟。很喜欢这样的感觉,真的。
  
  我是说不好回帖的人,只能说有些感觉只能是感觉,我无法用文字合理的构解,合掌
  
  谢谢FEI给我们的好文。
  
  说起来,虽然耽美很多,不过感觉这种贴合原著的粮食才真是到了心底里去。一点一点的渗透到肺腑里去的感动。
  
  
  
  有关墓葬形式的一些想法——Re: feifei《八月(for 狮子之泉七元帅)》
  
  作者:苍鸟群飞
  转自 http://hi.baidu.com/asuraou/blog
  
  其实是回帖的回帖。看正文时的想法不小心被回帖冲掉了,汗
  
  原贴地址:http://club.yule.sohu.com/r-yinheyingxiong-25399-0-20-0.html
  
  先不考虑莱本人的想法,这种火化了以后再洒干净骨灰的方式其实很符合苍鸟的审美。
  
  首先,想要将敬爱的人的遗体完整保存下来,供人瞻仰之类的想法,的的确确是人之常情。但是保存一块毫无思想的肉块又有什么现实意义呢?又一定要有陵寝这种象征性的物事来寄托他人的哀思景仰么?高高耸起的坟墓总有一天会坍塌;大理石镌刻的墓碑也会风化至完全辨认不出上面的文字图画;精心保存的遗体也不可避免的一点点腐烂成泥消失殆尽。在时间面前,没有任何一样物质性的东西是永恒的,终归都会被时间磨灭。真的想铭记一个人,把他放在心里便足够。总理的骨灰撒遍山川河流,一点也不妨碍他继续被人们尊敬着怀念着;古时很多英雄人物,比如蜀地治水的李冰父子,他们的坟墓早已找不到了,但他们的事迹却由民众口耳相传流传了下来,这不是比现实的陵墓更加永久么;而建立起金字塔渴望永恒的法老们,如果不是考古学家的重新发掘,他们恐怕连名字都不会为今人所知——正如秋日的忧郁大人所说,人心是最神圣的陵墓。
  其次,就算建立了坚固耐久的陵寝,用最先进的防腐方式处理尸体,将事迹铭刻在大理石金属板乃至一切经久的材质上,可是说不定过了几年几十年,人心就变了,对当事人的评价也变了。昔日的英雄可能变成现在的仇敌,那立起的雕像墓碑水晶棺里的遗体正好给了人们发泄的目标,被推倒被摧毁被侮辱——与当初期望永恒的念头对比,不是讽刺的紧么?现实的例子前苏联就有一大堆,某几位领袖的墓地可是被迁了不止一次。阿弥托佛,早知道死了以后还要被人那么折腾,还不如当初让自己人把骨灰撒了干净舒服一点。
  直接被遗忘的例子就是古埃及的木乃伊了。在考古学家发现它们的历史意义之前,它们曾被欧洲人当成神秘的药材磨成粉末或冲水服下或装进袋子里当护身符。而那时的埃及人则把这种遍地都是跟枯柴类似的东西直接拿去当柴烧^^,或者洇了填地里做肥料,据说效果很不错,呵呵。千古一帝拉美西斯二世的木乃伊幸免于难,不过现在正躺在开罗博物馆的玻璃墙后供游人观赏。不知道这位骄傲的法老陛下冥府有知,又是怎样一副表情。不要说莱因哈特的矜持了,就是苍鸟自己想想也觉得这种“不朽”极其可笑。
  要说墓葬最大的用处,苍鸟觉得,应该就是给后世的考古学家保留了珍贵的研究材料。而对考古学家而言,很多时候,一大片保存良好平民的坟墓群比一座贵族王族的坟墓要有价值得多,因为前者更多方位地反映了当时的社会状态和生活环境。
  至于中国人传统观念中的入土为安……爬,以我国现在那么紧缺的耕地资源,还是继续宣传火化树葬比较符合可持续发展吧。而且苍鸟一向觉得,构成人体的那些有机物无机物也是自然循环的一部分,死了以后还是早些回归自然比较好,地球上有60多亿人口哪。当然,到银英那个时代,人类能够能动性参与的自然循环范围要比现在大多了。也许小莱的骨灰宇宙葬之后还能参与某颗新恒星的演化进程呢——想想就觉得很浪漫^^比禁锢在一颗行星上要大气多了。反正辛辛苦苦地防腐建坟墓之后也不可避免地要被时间摧毁,还不如自己主动加入循环进程好。而且莱因哈特明显热爱宇宙空间要超过单颗行星的多^^
 浏览:1734
设置 修改 撤销 录入时间:2007/5/9 9:15:45

新增文选
最新文选Top 20
shshd(feifei)读书音乐:献给黄金狮子旗的乐与歌 下篇(II)希尔德章(收藏于2007/7/25 4:35:18
测试(收藏于2007/5/9 13:05:50
天华幽草“最后的英雄”后记 阅读杂感(收藏于2007/5/9 10:37:53
幽浮二号“最后的英雄”后记 读感(收藏于2007/5/9 10:10:16
天华幽草“最后的英雄”后记 读感(收藏于2007/5/9 10:03:58
shshd(feifei)“最后的英雄”后记 (六)~(十)(收藏于2007/5/9 9:50:36
shshd(feifei)“最后的英雄”后记 (一)~(五)(收藏于2007/5/9 9:49:00
shshd(feifei)八月 番外(for毕典菲尔特)(收藏于2007/5/9 9:28:55
shshd(feifei)八月 网友回复(收藏于2007/5/9 9:15:45
shshd(feifei)八月(for莱因哈特/狮子之泉七元帅)(收藏于2007/5/9 9:13:42
1/2页 1 2 向后>>


访问排行Top 20
shshd(feifei)等关于莱因哈特与希尔德爱情的一些看法(访问5013次)
风华安妮罗杰、佛瑞德里希四世的感情和心态杂谈(访问4186次)
如意爱是一种信仰(访问3490次)
落英玉坠(访问3434次)
冰蓝的凝视凝视银英人物之 再写罗严塔尔(访问3425次)
卡通空间伊谢尔伦要塞集体讨论:是否莱茵哈特在战场上就一定会输给杨威利(访问3365次)
shshd(feifei)八月(for莱因哈特/狮子之泉七元帅)(访问3352次)
shshd(feifei)关于莱因哈特,齐格飞,杨威利的几个话题(访问3005次)
shshd(feifei)读书音乐:献给黄金狮子旗的乐与歌 上篇(VI)无休止的安魂曲(访问2792次)
shshd(feifei)读书音乐:献给黄金狮子旗的乐与歌 上篇(II)黄金狮子旗下(访问2639次)
1/2页 1 2 向后>>
文选评论
熊仔文选评论(评论于2017/7/28 1:04:50
西瓜不甜文选评论(评论于2016/7/1 14:32:01
访客文选评论(评论于2013/10/30 22:44:22
mintcat文选评论(评论于2010/10/9 21:55:18
访客文选评论(评论于2009/4/9 19:05:57

注册|登录|帮助|快捷
Powered by Netor网同纪念,2000-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