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选目录 全部文选 添加文选 添加目录
黄金狮子旗传说

安妮罗杰、佛瑞德里希四世的感情和心态杂谈

风华

  关于安妮罗杰这个女子,某天睡觉前顺手抄起枕头边的福尔摩斯探案集之冒险经历,翻到《单身贵族》里忽然觉得大侦探拿来形容那位勋爵夫人的话其实满符合安的。
  [她是位神话式的人物。现在没有,过去将来也没有过这样一个人。]
  
  不能否认,会造成安给人这种‘神话式’的印象,这和莱与吉一遍遍在书里描绘的安的完美圣洁分不开关系。
  于是可以说,安在同人里经常被描写成仙女或者魔女,这跟这两位‘弟弟’对她的不符实际的遐想太有关系。
  莱在安身上遐想着过去的美好,似乎时光在安身上凝滞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吉在安身上则幻想着对女性至高的憧憬,至于安是否有如此完美——因为他已经将她放在一个对他来说过高的位置上,所以他根本看不清。也可以说是他不想看清,其实吉并不是一个那么愿意接受现实的人。他并不是脆弱到不能接受,只是性格中有一种追求完美的别扭因子,使他在可以容许的范围内偏向升华现实。
  但在我看来,安妮罗杰只是个女人,非常简单的只会用一个女人的思维来考虑事情的女人。
  
  说到安的感情,亲情自然是莱,而爱情,几乎只有吉可以掰一下。
  吉爱她吗?
  我想是爱的,虽然那在很大程度上掺杂有少年的憧憬加上年轻男性的骑士浪漫思想。——就如同上面说过,吉并不是看不清楚现实或者拒绝接受现实的人,但在一定程度上,他放纵自己遐想。
  这里不分析小吉,看安的方面。
  
  很多良识同人里把安的幸福寄托在了吉身上,应该也就是认可了安爱吉的事实。但正如吉对安的感情与其说是爱情,不如说是憧憬更多些;我想安对吉的感情,与其说是爱情,不如说是寄托更多些。
  如果说安对吉有什么深至n年的感情,那是打死我也不信的。
  他们见面的时候,是15与10岁的差距,这是少女和孩子两个截然不同的年龄层的差距。10岁的吉有可能把15岁的安作为女神,但安不可能把相差5岁的小男孩当作弟弟之外的任何身份。
  25岁的安对20岁的吉有男女感情是可以接受的,但如果把这岁数减掉10年那就绝对不可能了。
  设身处地,正常一个三口之家的女儿,换了是你或者我,15岁可以称为豆蔻年华的时候,我们是不会爱上一个身高还不到自己肩膀的10岁的小正太的。
  
  所以我认为,安对吉最后有的感情,那是深宫寂寞的一种寄托。
  随着年龄的不断增大,当吉和莱从男孩成长为男人的时候,安也从少女变成的女人。
  这种时候,安对于会出现在身边的一个优秀而且仰慕着自己的男性有相应的依恋感情是非常自然的。一个二十多岁年纪的女子,而且是身处寂寞宫中,我才不信有谁这么年轻就有做尼姑的觉悟——安嘛,心理上是早有这种觉悟的,但我觉得会心动也很正常。但若说是什么坚贞不虞的爱情好象就有点太过牵强了。所以本质上我比较不欣赏吉安文。
  我认为那两人所爱和憧憬的都是对方身上延伸出来的一个幻象,完美的景象。
  
  安的爱情是寂寞而虚妄的,她在一生里根本没有机会去寻找她的爱人,唯一的一点憧憬就寄托在了那个经常与弟弟一同来看望她的男子身上。
  所以说什么安为了吉的死而不原谅莱……这根本无法想象。
  
  安的一生说不上什么爱情,她的心死得太早。
  至于吉死后她的反应,与其说是对爱人的哀伤,不如说是一种赎罪欲望,她持意把那种结果归罪于自己身上——就这一点而言,这两姐弟还真是相象。
  
  再说关键部分,她对莱的心情。
  很多莱文把安放在了一个反面地位,很多说在安心中吉比莱更重要……
  不过单从原著来看的话,我从来没有觉得安把任何人放得比小莱更高过,在她的一生里,最重要的不过是父亲和弟弟这两个唯一的家人而已。
  她所做的一切其实都只是为了这两个人而已。
  那是一种身为长姐的牺牲心情。
  那也就是她和小莱的矛盾所在。
  
  安和吉在我看来有一个相象得要命的地方,小时候过于懂事,而最后始终也没有最终成熟。(当然,如果吉没死的话,这很难说)
  我想安在面对母亲的死亡之时心中或许下过‘从今之后我要撑起这个家’这样的决心,这从她安慰莱的话里可见一斑。这是作为一家之长女的人通常会有的心态。安在面对母亲死亡的时候,潜意识里便类似牺牲心理地有了一种坚持,一定要撑起这个家,一定要让弟弟幸福。
  
   因此,我并不认为安对于她被皇帝‘霸占’这件事情有很大的反抗精神。
  说她不怨恨是假的,安想必会暗自抱怨为何有这样的命运,为何自己要承受这样的命运。但她并没有思想革命到有要推翻旧王朝那个觉悟。
  这是她和莱在思想上的根本差距。
  安跟不上她弟弟的步伐。
  她虽然憎恶那样就停滞的命运,但当莱选择反抗的时候,安选择的是承受。
  她一再要弟弟不要走得那样快,原因正在于此——安其实不理解莱的野心,莱因哈特一定要推翻旧王朝的决心,安根本不理解。所以她才一再地说着那些劝阻的话。
  
  安认定了自己的生命已经不会再有什么进展,她认为自己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帮助自己的弟弟尽量得到高的地位,让他出人头地,得到一般意义上的幸福。
  安根本不认为自己可以再有什么其他的生活,她已经有觉悟在深宫里耗尽一生了,莱是她唯一的理由和希望。
  她要的只是莱能过好就足够了,她并没有希望过莱把她救出去。
  在我看来,安的心态和思维模式就是一般的宫妃女子,并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
  而这种思考模式,她所谓的对莱的帮助,和莱所需要的根本不同。
  或者说得怎样一点,我觉得安,并没有希望看见莱建立王朝过。她觉得,莱做一个元帅,一个高官,有一个足够高的地位就够了。虽然安并不认为莱推翻旧王朝是错误的,但也不见得支持。
  她是个认命的女人,早已认定自己的人生就此停滞——我再也无法飞翔了,所以你不用再管我了——
  
  这是种……或许可以说是不思进取不思反抗的思想吧,但这或许可以说是身处那个身份最切实也唯一可以选择的路。
  与其做极有可能变成危险的反抗,她情愿莱就做个普普通通的人,有她的帮忙,可以有着平凡幸福的一生。
  安一直认为这是可以做到的,一直一相情愿地如此认为。
  所以莱问她,你是否爱着吉尔菲艾斯——这个时候,她只是悲哀的微笑。
  为何笑?
  不同人有不同的看法,谁让田中不给个官方论……(笑)
  只是因为对吉的哀伤吗?
  
  我并不认为安天真到以为自己可以和吉成为夫妇,她的悲哀是因为那问题的答案还是因为那问题本身……实在难以分明。
  安和莱都想着为对方做些什么,但都没有意识到要接受对方的什么,或许这就是矛盾的地方。
  莱想要要回从前,而安很清楚过去是回不来的,而安也不打算要回失去的东西。
  深居宫中的安,虽然没有被宫廷的糜废污染她的洁白,但这个最多可以称为贤淑的女子永远也跟不上她弟弟那巨大的翅膀。
  她首先已经没有兴趣接受弟弟要回过去的那种希望,其次并不能理解弟弟统一宇宙的野心。她想要莱就在那个迂腐的世界里如一个普通人一般好好生活,而那却是莱注定不能接受的。
  莱想要给姐姐的是离开宫殿的幸福,而安自己已经将那种幸福方式否定掉——安一再让莱不要管她的事情其实就是这个心态。
  付出的并非对方需要的,这对姐弟始终无法站在同一条地平线上。
  正如我们一直感叹的,莱总是付出着而忘记了接受,其实安也是如此。
  
  而在某种层面上,这种付出与需求的无法平衡并无法沟通直接导致了三个人的悲剧。
  安无法与弟弟沟通,但她身上拥有一些很可以和吉共鸣的因素;于是在很大程度上,安以为自己的那些担忧和对人生的见解可以通过吉来传达给莱。
  我并不清楚安是否自己很明白这种状况。其实她何时不是在照顾着自己的弟弟的呢?莱因哈特幼年时候得到许多‘后台’操作的益处,那都是出于安的手腕——安或许依然善良,但她并不是个纯洁无知没有手段的女子。
  安一再地把莱因哈特‘拜托’给吉,或许是潜意识里她自己都已经发现,她和弟弟已经是彻底地两个世界了。但她又依然觉得自己有影响莱的必要——因为相信自己出于正确;于是吉就成为了她所籍由的媒介。
  
  我想这就是三个人必定悲剧的缘由。
  如果能在发现‘所给非所需’的时候便能罢手,那么很多分歧便不会成为矛盾;但此三人的关系过于紧密——安与莱的,两人都希望紧密而实际正在疏远的关系把吉也紧紧缠绕其中。
  
   我们都知道,孩子长大就必然有了自己的见解,将要离开父母按自己的想法去度过一生。父母依然疼爱孩子,孩子依然孝敬父母,但思想已经各自独立。
  而安、吉、莱三人,越长大,思想越各朝一方,但却人为地刻意想要统一。莱想要回报和‘拯救’安,并坚持认为这就是安所最希望的;安想要用自己的人生态度影响莱,通过吉来影响莱——而屡次这样的行为无疑使吉肯定了自己对莱的‘监护人’的自命立场。
  吉真的比莱强很多,更了解世事,更明白人情吗?而莱真的那么无知到需要被保护吗?
  前者或许吉确有优秀之处,但后者,我们从吉死后莱的表现可以很轻易地发现,黄金狮子并非那么无能。
  莱是否习惯于吉的照料不得而知,但让吉习惯了‘莱需要他的照顾’这样并不符合其对待同龄同性朋友的思想,安难辞其咎。
  
  可以说,安对于莱的保护欲望在某种程度上很不良地影响了吉对莱的自我定位,她对于吉的一再托付在激发了吉的骑士精神的同时也使吉从本质上忽略了他和莱的平等朋友关系。
  而对莱而言,最悲哀的地方我想莫过于他习惯了这种扭曲的定位,这甚至使他在失去吉以后无法完整自己的灵魂。
  
  吉对于自己定位的扭曲导致了他对莱的心态,与莱本身的心态都受到不良影响;而这种影响,在两个朋友的友谊破碎上,以及之后莱痛苦至死之年的悲剧上,都无法逃避其责任。
  安并不是一个高高在上无可挑剔的圣女,她的思想她的行为乃至一切都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她用一种世俗而珍惜的感情爱着对她来说是这世界上最后可以珍惜的人,而吉与莱对这种感情的下意识升华造就了三人互相间定位的一种过度亲密的扭曲,这可以说是无奈而无法避免的悲剧。
  
  
  
  关于佛瑞德里希四世。
  如果没有四世修剪着蔷薇花的那一段独白,那他与安妮罗杰和莱因哈特的关系基本也就是勇者斗恶龙的那个说法——老皇帝是板上钉钉的反派,剩下来只要我们小莱顺应历史潮流打倒万恶旧势力……完美结局。
  但问题就出在四世拿着花剪抛出个足够吓人的号头,那意思简直就有点象——你想要不是吗?想要我就送给你好了。
  原本是我们小莱一直努力奋发艰苦奋斗的创业史,给他那段独白这么一搅和,倒象是他在暗地里培养了……
  
  我象四世对于安,说是宠爱的确比较确实,这两人之间如果说爱情……总之我还是觉得很牵强。
  安对四世就不用说了。而四世对安,最早的时候,也就是由于他喜欢年少的女子而导致了安的入宫,然后相貌性格等诸多原因使得安在众多女子里更被他喜欢。
  ——比较象拥有和赏玩一种漂亮的东西,那种心态。
  
  再说四世对莱的野心吧,的确在某种程度上有稍微的纵容,但绝对说不上什么扶植支持。
  我觉得他对莱的心态比较象顺其自然,观看的那种心态——你有野心是吧,那你就跳去吧,我就看看你最后能做到什么程度。
  
  这种说法虽不是很准确,但在一定程度还是可以得到证明。
  这个老人对帝国的心态已经属于一种‘没什么大不了’的情况了,他是纯属意外地坐上皇帝的位置的,而当他已是一个老人的时候,这个旧帝国对他而言,是一个存在或不存在也没什么关系的东西。
  他没有兴趣兴盛这个帝国,倒也没有刻意诅咒这个帝国消失。
  现阶段是存在的,但下一阶段毁灭掉也不奇怪。
  ——如果那个年轻人想毁掉它,如果那个年轻人可以毁得掉它,那也没什么不可以。如果做得到,就毁来看看吧。
  在我看来,四世就是以一种‘看’的态度来对待莱的野心的。
  所以他不压制莱的地位,只要莱建立的武功,他就给予相应的地位;不管是莱得势了,又或是莱被别的势力压制了,那在老皇帝眼中并没有什么天差地别的。
  如果莱就此给别人整死了——那不过说明他的能力到此了。
  总之对于莱的野心,我觉得老皇帝就是带着一种放纵的心态在‘观看’的:看这个年轻人的野心可以到达什么地步,看这个老旧的帝国如何灭亡。
  
  而对莱因哈特这个人,我想四世应该是从莱身上看到了某些耀眼的东西,并为之……说是被吸引,觉得有趣,或者羡慕都有一定的道理。正象在《千亿星辰》另一位老人对吉所说过的话一样,每一个人都有年轻的时候,而他们年轻的时候是荒糜的,可以说是没有燃烧过的。而当他已经年暮的时候,对于象莱这样一个耀眼的,充满野心的,生机勃勃年轻人,或许会有一些感慨?
  或许他会因此而对这个年轻人有所关注也不足为奇。
  但总之感觉还是更象无关紧要的旁观。
  
  四世可以说是享受了一生的荣华富贵,但其一生都没有找到什么想做的事情,可以说一生都很平淡,这也就造成了其那种无谓得消极到近乎腐坏的心态。
  在他生命最后遇到那对精致的姐弟,可以说给他的生活带来的比较不同的色彩,我想他对其的关注,很大程度上算是一种无聊生活中的消遣,象一个别致的小玩意或者小实验。正如我说安并没有思想先进到想过推翻旧王朝;四世也没有打算过要结束这个帝国,他只是无所谓,存在或消亡,哪一个都可以。
  
  相比莱,他们都是凡人。
  但相比其他皇帝,四世却更多了一种看破的心态,因此他不成为莱的阻力。
  而在他的地位上,只要他不成为莱的阻力,其实就是助力。
  
  
  ------------------
  ibrun
  这句话让人感触最深。而吉尔菲埃斯,有意无意地承担了这对姐弟之间这种相互付出的一个桥梁,或者说是载体。然而到最后,某种程度上他也恰恰成了这对姐弟认识上的差距的一个牺牲品。吉尔菲埃斯是否意识到了自己的这种角色,或者说是什么时候意识到自己的这种角色是我一直很感兴趣的地方。因为某种程度上,他在被这对姐弟进行着双重的利用,如果不把利用这个词当成一个纯粹的贬义词来看的话。
  
  以前写过一两篇短短的同人,对这种微妙的心态进行过一些探讨,而当我试图把自己放到吉尔菲埃斯所处的那个情境的时候,我发觉自己没办法不去对一些东西做出别的解释乃至颠覆。也许因为安妮罗杰对我而言,始终不是那么让人迷恋的女子,而吉尔菲埃斯却是帝国中我最喜爱也最让我惋惜的一个角色。因此某种程度上我甚至是渴望看到吉尔菲埃斯内心深处的反叛的。我非常地不希望一个象他那样善良正直而又才华横溢的人的一生这样完全地被他人占据,更痛惜他最后以那样的方式告别世界,给自己,给所有珍视他的人留下无尽的遗憾,甚至还不得不庆幸他的早逝以避免更伤害他的结局。这是怎样的一种残酷啊!
  
  与其说是安妮罗杰孕育了日后的银河,倒不如说是吉尔菲埃斯一手呵护起了日后光耀银河的那颗巨星。我同意本文作者的观点,即安跟不上她弟弟的步伐。比较而言,安妮对莱茵哈特的抚育更多的是属于亲情的部分,是一个长姐对幼弟无尽的关怀挂念和一个宫廷妃子对自己的弟弟最大的提携辅助,然而仅此而已。安妮的智慧或许能让她很清晰地理解宫廷中甚至宫廷之外的种种斗争变化但却始终缺乏莱茵哈特那种奋起改变现状的动力。她对现状的不满,更多的是属于一种女性的逆来顺受式的不满,她对莱茵哈特的扶持,也是出于一份浓厚的亲情,只是单纯地希望他平安快乐不再因为被人歧视甚至是鄙视而愤怒痛苦。同为女人,她与希尔德有着本质的不同,反倒跟杨的夫人非常的接近。即她们虽然同样才华出众甚至拥有敏锐的洞察力和眼光,但是对她们来说,亲人和丈夫始终在摆在天下之上的,并且一切的作为都以这些为出发点和最后的终点,而在希尔德心中,这两者,不说谁压倒谁,至少也是并重而共存的。也许这就是所谓大女人与小女人的区别。
  
  吉尔菲埃斯死的时候以及他死了以后,安妮罗杰的反应既有失去爱人的痛苦,更有着深沉的内疚。她不能原谅的人,除了莱茵哈特,更多的是她自己。也许她是在吉尔菲埃斯死后,才首次得以从对莱茵哈特强烈而浓厚的亲情上移开视线,来发现这个一直默默地守护在他们姐弟身边的这个红发年轻人对他们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又付出了多少!
  
  这是决定我在最深的层面上无法喜爱安妮罗杰甚至是莱茵哈特的真正原因。如果说莱茵哈特还可以因为他天生或者无意间在情感的某些方面上的迟钝而得到谅解,那比他和吉尔菲埃斯大了5岁的安妮罗杰对这种牺牲的某种程度上是刻意的忽视,让人很难再对她抱有那样纯粹的好感。
  
  的确,她是一个美人,是一个贤良淑德充满爱心命运多蹇的美人,然而恰恰是这个柔弱温柔善良的美人,把一副或许是宇宙中最沉重的担子放到了吉尔菲埃斯的肩上,而后者由于他固有的善良正直以及对前者的恋慕而义不容辞地步上了一条不归路。这是一个女人的智慧,也许是她那样的处境中的女人唯一能采取和依靠的智慧,但却又是一种多么悲哀的智慧!
  
  一直都很想,为吉尔菲埃斯写点什么,但每次仅是写下短短的文字,已经让我不能自已。那里面是太多的痛惜和遗憾乃至愤怒的情绪的混杂,给予我的是不同于杨的另一种强烈而真实的体验。而我知道我笔下的吉尔菲埃斯,必定会难以抑制地开始反叛以至狂野,那不是吉尔菲埃斯,或者说不是得到大众意义上认同的那个吉尔菲埃斯,但却会是我所希望的那个吉尔菲埃斯。也许,只有等到心情真正平静的那一天,才可以为这银河中最让人怀念的一抹红色写些什么吧。。。。。。
  
  
  shshd
  偶倒觉得莱因哈特不是感觉迟钝,而是因为在心里并没有和吉尔菲艾斯划出一道界限来----我们常常说,真正相爱的人是不会计算付出多少的,因为彼此越是相爱,付出与回收度也就越接近,也就是说,付出本身就是一种收获,在理想的爱情境界中,给对方的幸福同时也是自己得到的幸福。而如果到了双方需要清楚地计算谁为谁做得多谁为谁做得少的时候,这种“爱情”也就贬知为感情交易了。爱情尚且如此,何况在莱因哈特的认知里,吉尔菲艾斯是他的“半身”?说是迟钝,不如说是不成熟,或者说对人情的缺乏了解,莱因哈特长期以来都认为他和吉尔菲艾斯的心意是完全一致的,他们之间只存在作风上的差异,但不存在目标上的差异,不存在谁为谁做什么,谁为谁付出的问题,他们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为了两个人共有的梦想。关于这一点,不只莱因哈特,吉尔菲艾斯自己也是这样认为的。(《千亿星辰》曾写到,吉尔菲艾斯一直觉得莱因哈特的存在是可以为他减轻苦劳的,却从来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苦劳多半是因为莱因哈特才有着)
  
  一直到奥贝斯坦的出现,才使两个人意识到他们的追求并不是百分之百契和的,吉尔菲艾斯对奥贝斯坦有警觉和心理上的排斥意识,而莱因哈特也开始区分哪些是该让吉尔菲艾斯做的,哪些是该让奥贝斯坦做的,只不过两个人都不愿意或者说不敢正面去面对而已。但是从这个时候,莱因哈特已经开始有条件接受吉尔菲艾斯的付出了。他不再每件机密的事情都和吉尔菲艾斯商量,都让吉尔菲艾斯去执行,而是有些只让奥贝斯坦去做,甚至只和奥贝斯坦商量,那当然不是因为不信任吉尔菲艾斯,也不是吉尔菲艾斯不肯帮他,而是明知道吉尔菲艾斯会不高兴,所以把这些交给奥贝斯坦----即使其实不喜欢和奥贝斯坦相互利用的感觉。这种分工说明莱因哈特对吉尔菲艾斯付出并非迟钝到意识不到,只不过过去并不把那看成是付出,而一但有了这种意识,也就不再无条件地去要求和接受了。
  
  但是,这种意识的明朗化,对两人而言很难说是祸是福,也许在旁观者看来,莱因哈特如果能够完全意识到吉尔菲艾斯的付出,他们之间也许可以避免悲剧,但当事人显然认为那是祸不是福,所以彼此都在逃避。两个人的争执,一向被视为是可悲的,但是,当时那种情况下,即使把莱因哈特换成其他年轻人,也极有可能有相似的反应,而如果他们在那样的情形连争执都没有,或许更可悲----莱因哈特再怎样也不会去和奥贝斯坦他赌气的。(银英中能让莱因哈特赌气的人,除了吉尔菲艾斯外似乎只有克斯拉,而后者恰恰是莱麾下诸提督中唯一在向莱因哈特效忠之前就与之建立了友谊的人)
  
  当莱因哈特把吉尔菲艾斯的所为明确定位为“付出”的时候,也就是他们宛如彼此半身的亲密关系终结的时候。---- 银英的世界观基本上是唯心的 (故田中在使用唯物观时往往都会特别说明),在这种“世界观”中,“付出”并不是客观存在的,而是由人的意识来决定的。也就是说,如果行为双方都没有意识到那是“付出”,它就不算付出,但是如果双方之中有一方认为那是付出,则它即为付出。
  
  这两天整理文章,认真看了很多要塞的旧文,包括元帅的《时间的故事》和《原谅》,其中后一篇让我联想到一个问题----很多人讨论过如果吉尔菲艾斯不死,以后和莱因哈特会变成怎样怎样,不过这些讨论大都是以没有发生“秃鹰之城”惨剧为前提的。但是,假如发生了“秃鹰之城”行刺之事,而吉尔菲艾斯没有死,则两个人之间会变成什么样子呢?“裂痕迟早会扩大”,但所谓裂痕的扩大不一定有固定的形式,不一定只有因为争执而疏远这一种方式,而假如吉尔菲艾斯没有死在秃鹰之城,那么这一次因为“威斯塔朗特”和“佩枪”问题引发出来的事件,也可以成为一种“裂痕扩大”的方式。即使莱因哈特不把吉尔菲艾斯看成是一般部下,也不意味着他们的友谊就可以修复如初了。
  
  在莱因哈特,曾经几乎失去吉尔菲艾斯,是可以使他今后异常小心的去“抓住”,小心地避免另一次的伤害。但是,吉尔菲艾斯所期望于莱因哈特的,有些是一个王者所给不起的----不管莱因哈特多么珍惜吉尔菲艾斯。所以说,两个人之间的问题,不是莱因哈特单方面的成熟能避开的,即使发生了“秃鹰之城”行刺而吉尔菲艾斯又没有死,也不意味着两个人的隔阂就可以从此化解了。那么,当莱因哈特给不起吉尔菲艾斯想要的,又不愿意再亏欠吉尔菲艾斯的时候,他会如何选择?如意在一篇同人里的曾有过这样的设想
  
  以下摘自如意《红尘之暗伤》
  
  “ 只要他肯开口,我就会原谅他,不管他做过什么错事。
    他是莱因哈特而我是吉尔菲艾斯啊,我们是不可分离的光与影,不是吗?
  
    但是他不肯。
    倔强地闭着嘴,眼里全是桀傲不逊的锐芒。
    他说,“够了!吉尔菲艾斯!你是我的什么人?!”
  
    空气中传来的寒气迅速在体内盘旋,一圈,又一圈。
    几乎要冻僵我。
    “我是你忠实的属下,罗严克拉姆阁下。”我轻轻地答。
  
    他愣住。
    分明看到他眼里瞬间掠过的不能置信。
    我们是两个倔强的孩子,在惊慌失措时寻找一切可以保护自己不受伤害的道具。
  
    这样还是不能让他开口吗?只要开口,只要轻轻一声对不起就好……
    可他太倔强。
    或者,我找到的武器,对他来说毫无伤害能力?
  
    等我倒在血泊里看到他几乎崩溃绝望的眼神,才知道,其实我找到了最适当的武器。
    在我不自知的时候。
  
    孩子的本能,他有,我也有。
    我们都是没有长大的孩子。
    怎么能长大呢?只有半个自己,怎么能长大呢?
  
    他终于来对我说,“对不起,吉尔菲艾斯,都是我的错。”
    声音颤抖着,不敢看我的眼睛。
    我想说,没关系,没关系的莱因哈特大人。
    声音哽在喉中无法发出。
  
    很想问,你是在向我说对不起,还是在向威斯塔朗特的亡灵说对不起。
    可是无法问出。
    进退两难。
    前进一步,怕再看到他受伤的神情,后退一步,怕没有了我。
  
    他终于肯开口,而我已经失去了原谅的资格。
    只能微笑,永恒的温柔微笑。
  
    他还是我的莱因哈特大人,他已不是我的莱因哈特大人。
    不再无拘无束地与我谈笑,用刻薄不屑的语气指责那些大贵族与无能的民主主义者,也不再用轻快的声音唤我,用细长的手指扯动我的红发抱怨,“什么嘛,满头红毛家伙。”
  
    看我时,眼里永远有内疚与自责。
    不敢再对我意气风发的笑,不肯在我面前提起任何誓言。
    他在怕我。
  
    我要的第一个对不起,几乎付出生命为代价。
    如果我问他要第二个对不起,又会有什么代价?
    太昂贵,他害怕付不起。
    怕我要的,他给不了。
  
    他不明白,我不是想问他要,我是想给他,把我知道一切最好的都给他。
    可他不肯要了,我的温暖也好,我的呵护也好,我的微笑也好,他不敢再毫无顾忌漫不在乎的收起,他怕有朝一日,还不了也还不起。
    那么我还能为他做的,是什么?”
  
  
  
 浏览:4185
设置 修改 撤销 录入时间:2004/12/9 23:38:44

新增文选
最新文选Top 20
shshd(feifei)读书音乐:献给黄金狮子旗的乐与歌 下篇(II)希尔德章(收藏于2007/7/25 4:35:18
测试(收藏于2007/5/9 13:05:50
天华幽草“最后的英雄”后记 阅读杂感(收藏于2007/5/9 10:37:53
幽浮二号“最后的英雄”后记 读感(收藏于2007/5/9 10:10:16
天华幽草“最后的英雄”后记 读感(收藏于2007/5/9 10:03:58
shshd(feifei)“最后的英雄”后记 (六)~(十)(收藏于2007/5/9 9:50:36
shshd(feifei)“最后的英雄”后记 (一)~(五)(收藏于2007/5/9 9:49:00
shshd(feifei)八月 番外(for毕典菲尔特)(收藏于2007/5/9 9:28:55
shshd(feifei)八月 网友回复(收藏于2007/5/9 9:15:45
shshd(feifei)八月(for莱因哈特/狮子之泉七元帅)(收藏于2007/5/9 9:13:42
1/2页 1 2 向后>>


访问排行Top 20
shshd(feifei)等关于莱因哈特与希尔德爱情的一些看法(访问5013次)
风华安妮罗杰、佛瑞德里希四世的感情和心态杂谈(访问4186次)
如意爱是一种信仰(访问3489次)
落英玉坠(访问3434次)
冰蓝的凝视凝视银英人物之 再写罗严塔尔(访问3425次)
卡通空间伊谢尔伦要塞集体讨论:是否莱茵哈特在战场上就一定会输给杨威利(访问3365次)
shshd(feifei)八月(for莱因哈特/狮子之泉七元帅)(访问3351次)
shshd(feifei)关于莱因哈特,齐格飞,杨威利的几个话题(访问3004次)
shshd(feifei)读书音乐:献给黄金狮子旗的乐与歌 上篇(VI)无休止的安魂曲(访问2792次)
shshd(feifei)读书音乐:献给黄金狮子旗的乐与歌 上篇(II)黄金狮子旗下(访问2639次)
1/2页 1 2 向后>>
文选评论
熊仔文选评论(评论于2017/7/28 1:04:50
西瓜不甜文选评论(评论于2016/7/1 14:32:01
访客文选评论(评论于2013/10/30 22:44:22
mintcat文选评论(评论于2010/10/9 21:55:18
访客文选评论(评论于2009/4/9 19:05:57

注册|登录|帮助|快捷
Powered by Netor网同纪念,2000-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