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选目录 全部文选 添加文选 添加目录
黄金狮子旗传说

饮料与提督的众生像

列奥诺拉

  (排名仅仅是思路问题,不分先后。)
  
  
  
  奈特哈尔·缪拉——上品西湖龙井
  
  把缪拉放到第一个纯粹是个人偏好。这个温和谦逊,正直坦诚的人,只适合澄澈玻璃杯里清碧透明的西湖龙井。茶叶的云卷云舒,在色泽纯净的茶汤里一目了然——其实真的是一个藏不住心事的人呢。而那份藏在温和背后的坚强,奠基于稳重责任感之上的年轻朝气,则化为茶水入喉后泛起的甘甜,和齿颊间微涩的芬芳。
  
  
  
  杨威利——白兰地红茶
  
  杨元帅自然是他最爱的白兰地红茶——也许该说是红茶白兰地才对。白兰地大概算不上是小众的喜好,红茶更是拥有众多拥趸,不过把着两样东西掺在一起喝,当世估计就只有杨元帅一人了。美酒入喉带来一时的快感和陶醉的假相,事实上却不利健康;而红茶天生有发酵茶焦涩的口感,却是良药苦口利于病。开明的专制和腐朽的民主,简便易得的独裁与遥遥无期的共和……也只有这个矛盾的人会喝这种矛盾的饮料了。
  
  
  
  奥斯卡·冯·罗严塔尔——410年份的红酒
  
  80年上陈酿的酒,淡褪去新酒清甜的糖份,剩下的是浓缩后略微辛辣的醇厚液体,在红宝石的色泽掩藏下,一如那英俊脸庞上嘲讽般的冷笑。血红的颜色,恍如伴随他一生飞溅的鲜血,或是冲天的烈焰。因剑而生,因剑而亡,漫长陈酿过程中,赋予这晶莹杯中一点殷红太过沉重的枷锁,即使用“叛逆是英雄的特权”的利剑,最终斩断的,也不过是自己的生命之线罢了。
  
  
  
  渥夫根·米达麦亚——加蜂蜜的苹果汁
  
  蜂蜜色的头发自然是温暖的色调,与其说是天生行走于光明中的人,不若说他自己便是橘黄色温暖的光源。甜美中果酸微微地绽放,正是那让人看了总要会心微笑的少年时光;甘芳的口感恰如永远珍爱的燕子般轻盈的脚步。富含维生素ABCDE和蜂胶氨基酸卵磷脂,是新帝国美味营养适合长期饮用的保健佳品。
  
  
  
  华尔特·冯·先寇布——“一杯咖啡,半块糖,不加奶,冲淡一点”
  
  黑褐色的液体里没有柔和的奶油色,只是舌尖的一点甜味提示了曾经的那些笑靥如花。一个两度失去祖国的男子,即使心中有多少不为人知的苦涩,在那轻酌慢饮的从容微笑里,外人也绝对窥探不到。清咖啡是纯粹男性化的饮料,清苦的口感点燃振奋的精神,不管面对的将是怎样艰难的寒冬。
  
  
  
  齐格飞·吉尔菲艾斯——不加任何东西的新鲜纯牛奶,热的
  
  多喝牛奶有益于补充钙质和长高……呃,跑题了。红发提督春风般煦暖的笑容和亲切随和的个性,如果不是遇见莱因哈特,如果诞生于和平年代,也许会成为最好的教师吧?丝般柔滑的口感和有益身心的功效,另外,几乎是不管做什么食物,加一点牛奶味道都会变得更好呢!当然,单独喝也是独当一面的好味道……
  
  P.S. 饮用禁忌:不得与名为奥贝斯坦的酸性液体掺和同饮,否则凝结成块就不能喝了……
  
  
  
  莱因哈特·冯·罗严克拉姆——香槟
  
  给皇帝陛下挑选一种饮料着实是件不容易的事,最后选定的是香槟。香槟是专用于庆祝胜利的酒,正如除了面对杨威利永远是举杯庆祝胜利的陛下。而且喜爱甜食的陛下应该也不讨厌这种冒着气泡的甜酒吧?(被苍冰色眼眸凌厉瞪视ing)但是,举杯欢庆之后,会有谁在意那泡沫散尽的液体?有多少人去啜饮尽泛着泡沫的甜酒?在光辉灿烂外表下掩藏的孤寂有谁来抚慰?那坚实军神外表笼罩下脆弱和孩子气的一面又有谁看得见呢?辉煌的庆功宴上,最先退场的,竟然是一开始唱主角的香槟啊……
  
  
  
  阿达尔贝尔特·冯·法伦海特——冰镇柠檬水
  
  水色是不是一种清澈透明的浅蓝色?有着这种颜色双瞳的男子是一个降将,这样说并不是一种侮辱。名字里带着“冯”字并不都意味着富贵,被命运驱动脚步的他,平静得几近淡然地前行。澄净透明的水,带着冰块冷静的锐利,常常让人忘记,他也是一个擅长攻击的将领。然而降将的身份,若有若无地,在他身边形成有别于旁人的气场,像冰水里浸泡着的柠檬清淡的酸味和微涩的香气,天生隐约疏离的、微微忧郁却淡雅的气质。
  
  
  
  巴尔·冯·奥贝斯坦——4℃白水一杯
  
  凡事讲求实效的军务尚书一定同意,如果饮料是为了解渴,清水就足够解决问题,而向里面掺任何东西都是一种“技术和劳动的浪费”。之所以不端上开水或者更符合他名号的冰块是因为端上来还要等待它冷却/解冻到可以喝的程度也是一种时间的浪费。4℃的水具有最大体积,充分满足了军务尚书阁下物尽其用的要求。
  
  
  
  奥利比·波布兰——黑麦啤酒
  
  大众化的饮料给大众情人波布兰……甘芳清冽的低度酒适合豪饮,甚至拿来玩泼水节都行(当然要避开姆莱的杀人眼光和卡介伦的碎碎念)。物美价廉(?)的平民英雄,伊谢尔伦毒舌党的骨干要员之一,民主的空气就是这样亲切不羁。
  
  
  
  亚列克斯·卡介伦——新冲麦片
  
  长期跟数字奋斗的指挥官,不住嘴地抱怨着战争是多么浪费钱的行为,却总能在需要的时候变魔术一样地拿出必须的补给。要成为杨舰队坚实的后盾,补给和后勤的总管忙碌起来的时候大概是只有麦片可喝了。这个杨舰队著名的妻管严——咳,不是,是爱妻家——享受着战争中难得的天伦之乐,如同麦片带着纤维的充实感觉,和谷物特有的清甜味道。不过喝的时候要小心……你看我不是提醒过你吗,伊谢尔伦首席毒舌的温度……烫到舌头了不是?
  
  
  
  卡特罗捷·冯·克罗歇尔——调味酸奶
  
  酸酸甜甜的青涩,女孩专爱饮品,一如她们自己酸甜可爱的年纪。年轻女孩娇蛮任性闹别扭的样子,噘起嘴来舌尖微微一点酸味。然而大多数时候还是甜美迷人的红发,即使在斯巴达尼恩机仓里轻柔的歌声,以及歌声里纷扬落下的晶莹泪水,都只是那甜里带酸,酸中又透着甜味的青春印记。
  
  
  
  弗利兹·由谢夫·毕典菲尔特——纯麦芽威士忌,加冰不兑水
  
  威士忌的感觉是麦芽、冰块、寒风凛冽的阿拉斯加……琥珀色清澄的液体很难与烈酒联想起来,正如与高大身材不相称的俊秀面庞。毕典菲尔特的可爱在于他的率真,因为率真,所以锐利,是不兑水的烈酒入喉火辣的烧灼感,伤人,也许也会伤己。然而纯刚性的用兵也有其艺术所在,即使反映在他脑中以直觉来作为表现形式。漆黑天幕上漆黑的涂装,却如尖锐虎牙一般闪着寒芒。拥有一支在忠心上几乎是私人武装的舰队,毕典菲尔特靠的决不仅仅是莽汉的勇武。然而将自己的忠诚化作温顺的小猫匍匐于黄金狮子的脚下,这份不带丝毫杂质的透明,也许是因为他的心太单纯。单纯,而不是天真;粗犷,而不是粗野。如同橡木桶里清澈而热烈的醇香。
  
  
  
  维伯利尔·由希姆·冯·梅尔卡兹——伏特加
  
  醇厚的饮料,凝聚着那个苦难的俄罗斯民族的精魂。不是俄罗斯人,也许永远都不可能对这其实并不见到好喝的烈酒如此钟情,正如无人能体会,一生为之奋战的银与黑一夜之间成为炮口对准的方向时,那种浓厚在骨子里的辛酸和悲凉。就像伏尔加河上纤夫苍茫而顽强的号子,即使沾染上侠气和狂醉的气氛,也有着风霜蚀刻下的痕迹。
  
  
  
  达斯提·亚典波罗——绍兴花雕,新酿
  
  一样是侠气与狂醉,也算是牙尖嘴利得理不饶人的亚典波罗,在不得理照样不饶人的伊谢尔伦毒舌党里却似乎只能敬陪末座。也许年龄不是最小但怎么看都是被在他之上的几条毒舌极尽欺压之能事的对象,也许是记者气质的敏锐之中也包含了无冕之王的职业道德观?好像新酿花雕,质地醇厚,但也许还是需要时间温酿。
  
  
  
  2006.1.18
  
  
 浏览:1277
设置 修改 撤销 录入时间:2006/8/27 18:33:09

新增文选
最新文选Top 20
shshd(feifei)读书音乐:献给黄金狮子旗的乐与歌 下篇(II)希尔德章(收藏于2007/7/25 4:35:18
测试(收藏于2007/5/9 13:05:50
天华幽草“最后的英雄”后记 阅读杂感(收藏于2007/5/9 10:37:53
幽浮二号“最后的英雄”后记 读感(收藏于2007/5/9 10:10:16
天华幽草“最后的英雄”后记 读感(收藏于2007/5/9 10:03:58
shshd(feifei)“最后的英雄”后记 (六)~(十)(收藏于2007/5/9 9:50:36
shshd(feifei)“最后的英雄”后记 (一)~(五)(收藏于2007/5/9 9:49:00
shshd(feifei)八月 番外(for毕典菲尔特)(收藏于2007/5/9 9:28:55
shshd(feifei)八月 网友回复(收藏于2007/5/9 9:15:45
shshd(feifei)八月(for莱因哈特/狮子之泉七元帅)(收藏于2007/5/9 9:13:42
1/2页 1 2 向后>>


访问排行Top 20
shshd(feifei)等关于莱因哈特与希尔德爱情的一些看法(访问4791次)
风华安妮罗杰、佛瑞德里希四世的感情和心态杂谈(访问3992次)
如意爱是一种信仰(访问3402次)
落英玉坠(访问3364次)
冰蓝的凝视凝视银英人物之 再写罗严塔尔(访问3324次)
卡通空间伊谢尔伦要塞集体讨论:是否莱茵哈特在战场上就一定会输给杨威利(访问3256次)
shshd(feifei)八月(for莱因哈特/狮子之泉七元帅)(访问3249次)
shshd(feifei)关于莱因哈特,齐格飞,杨威利的几个话题(访问2851次)
shshd(feifei)读书音乐:献给黄金狮子旗的乐与歌 上篇(VI)无休止的安魂曲(访问2715次)
shshd(feifei)读书音乐:献给黄金狮子旗的乐与歌 上篇(II)黄金狮子旗下(访问2551次)
1/2页 1 2 向后>>
文选评论
熊仔文选评论(评论于2017/7/28 1:04:50
西瓜不甜文选评论(评论于2016/7/1 14:32:01
访客文选评论(评论于2013/10/30 22:44:22
mintcat文选评论(评论于2010/10/9 21:55:18
访客文选评论(评论于2009/4/9 19:05:57

注册|登录|帮助|快捷
Powered by Netor网同纪念,2000-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