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选目录 全部文选 添加文选 添加目录
黄金狮子旗传说

银河英雄传说外传 动画原创对白整理 决斗者 第1集

shshd(feifei)

  
  
  整理人:shshd (feifei)
  伊谢尔伦要塞大学 空间十三舰队 www.ufort.com
  转载请保留以上信息。
  
  莱:莱因哈特
  吉:吉尔菲艾斯
  夏:夏夫豪简子爵夫人
  维:维斯特帕列男爵夫人
  赫:赫尔斯亥玛伯爵
  利:利海姆侯爵
  
  [心]:心理活动
  
  第一集
  
  1
  
  旁白:帝国历483 年1 月,在驱逐舰哈梅尔二号上立下功勋而晋升为上尉的莱因哈特和依然停留在少尉的吉尔菲艾斯被调任军务省监察局内勤工作而回到了奥丁。
  
  (办公室里)
  
  莱:(边打电脑边抱怨)真是失策呀!转任军务省内勤,每天被埋在这么一大堆无聊的文件资料里,早知道这样还不如留在驱逐舰里,那样说不定又能碰到立功的机会了!(停下看吉尔菲艾斯)你居然不会烦啊,吉尔菲艾斯?
  
  吉:怎么不会呢,我也很烦呀!
  
  莱:哼!(不得重新开始工作)在这种地方每天跟堆成山的文件为伍,会渐渐忘记战争的本质。战死者也只是统计上的数字而已,时间久了会让人忘记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
  
  吉:你说得很有道理,到过前线之后才更有一层实际的感受。
  
  莱:很多贵族都讨厌被调到前线去,都希望做后方的勤务,就因为这样才会变成不知道的人。待在这种地方,真的很能明白这一点。
  
  吉:但是莱因哈特大人你是不会忘记的吧!
  
  莱:有朝一日我能指挥大军的时候,我一定会站在最前线,我要在敌军的枪林弹雨中指挥大军!我一定要成为这样的统帅!——嗯?这是什么呀?
  
  吉:有什么问题吗?
  
  莱:你看看这上面的数字!——这是从伊谢尔伦要塞运到各前哨基地的物资统计表,出货量和消费量的数字相差太大了!(把文件递给吉尔菲艾斯)
  
  吉:(接过来看)这不只是单纯统计上的失误能解释的……
  
  吉:(看着莱因哈特)[心] 不愧是莱因哈特大人呀,一副好像没怎么专心看的样子,该看的部份却看得很仔细。
  
  莱:吉尔菲艾斯,我们要求证一下,帮我收集一下更多的资料。
  
  吉:是!
  
  2
  
  (莱因哈特和吉尔菲艾斯把调查结果报告给部门长官)
  
  长官:你们查的很好。
  
  (莱因哈特和吉尔菲艾斯精神一振。)
  
  长官:虽然我很想这样夸赞你们,但这没有任何意义。(把调查报告仍到办公桌上)
  
  吉:恕下官无礼,我们并不认为这个调查是没有意义的。
  
  莱:我也这样认为。这说明送往前线的物资有被中饱私囊的可能,应该尽速向上级呈报,派遣监察官调查才是。
  
  长官:你们都很年轻,也难怪会不知道,如今这种事情根本没有必要指责,这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事了。——也就是所谓的“必要之恶”。如果连这一点好处都没有的话,那就根本没人想上前线了。
  
  莱:但是,这样的话监察局的工作到底是什么呢?
  
  长官:就是不要让“必要之恶”过度膨胀。想中饱私囊可以,但是也要有所节度,我们监察局就是在监控这个节度。
  
  吉:可是,统计上的数字出入在正式的说明上该怎样解释呢?
  
  长官:就说物资运输中的损耗。举个例子来说吧,粮食运输没有安排好,囤积在港口造成腐烂,这样就可以了。事实上这样的例子也很多,你们所指责的数字三成左右就是实际腐烂的数字。没关系啦,反正损失的部份再从老百姓那里征收就好了,不是什么值得大作文章的事。万一事情闹大了对谁都没好处。你们两个也该好好学习一下处事之道吧!
  
  3
  
  (走出监察局)
  
  莱:(义愤填膺地)真是何等的怠惰,怠慢,退化,腐败到了极点!
  
  吉:就是呀!
  
  莱:距离前线远一点就腐败成这样子吗?不,真正干着不法勾当的就是前线,前线也一样腐败不堪!吉尔菲艾斯,这个国家的军队从中枢到末端都彻底腐败了!
  
  吉:你说的一点也没有错,莱因哈特大人——不过声音太大了。
  
  莱:嗯……
  
  吉:莱因哈特大人,正因为有这种腐败的军队,还有这样腐败的国家,莱因哈特大人你想做的事情才有它的意义!请朝着大道继续前进吧!现在是蛰伏的时候,等有一天莱因哈特大人把权力掌握在手中的时候,再把不正跟腐败一扫而空就好了。在那之前,请多忍耐!
  
  莱:这我知道,但是,连这种细小的事都没办法照自己的意思去做,在这么庞大的组织里面,实在觉得自己很无力。
  
  吉:莱因哈特大人……
  
  莱:啊……吉尔菲艾斯,我需要力量。一个区区上尉根本什么都做不到!
  
  想帮姐姐的忙,也什么都帮不上……(痛切地)我需要力量!我一定要早些出人头地!
  
  吉:请先不要太过焦急了!幼年学校毕业半年就升为上尉,不管什么大贵族的子弟都不可能升得这么快,其实你已经登上出人头地的阶梯了呀。
  
  莱:话虽这么说,可我已经要忍受不了在这种腐败的地方做这种无聊的事情了!
  
  你没有闻到腐败的味道吗,吉尔菲艾斯?我都快要窒息了!我连呼吸奥丁这种腐败的空气都快受不了了!
  
  吉:那我们再提一次调职申请怎么样?
  
  莱:(攥其拳头)前线,我要上前线!虽然前线也有前线的腐败,至少比这种污浊的空气好得太多了!
  
  吉:但是,呆在奥丁才有机会见到安妮小姐不是吗?
  
  莱:(低头)嗯……说得也是……(突然变色)不,不行!
  
  我一定要早点把姐姐从这种腐朽的地方救出来才行!再说,谈到见姐姐的机会,想跟我姐姐见面每次还得获得皇帝的允许,一想到这个我就来气!
  
  吉:莱因哈特大人……
  
  旁白:想要拜访已经成为后宫宠妃的安妮罗姐的居所,就算是亲人的莱因哈特也不是轻易就能被允许的。
  
  4
  
  旁白:几天之后,两人终于获得拜访安妮罗杰的机会。这一天是在安妮罗杰的内廷友人夏夫豪简子爵夫人的宅邸以聚会的方式见面。
  
  莱:……我觉得还是不要过份插手,这也是为了姐姐好。
  
  维:怎么能这样呢?军务省也是公家机关啊!后来怎么样了?
  
  莱:他们原则上是受理了我的报告书……
  
  维:他们可能说过些时候处理,然后就放着不管了。这些人都不想把事情扛起来,变成自己的责任。公家机关就是这样怕事情闹大,怕被那些牵扯到利益关系上的上层或者是大贵族给盯上,影响以后的升官之路,真是的!都是群没出息的男人!——哎,别误会,你们两个可都是好男生哦,因为你们以后还是很有机会长大变成好男人的。(对莱因哈特眨了眨眼)不过,可不能变成一个无聊的男人哦!
  
  (莱因哈特现出无可奈何的笑容)
  
  吉:[心] 被当作小孩子看,莱因哈特大人可能很不高兴吧!不过,还真是败给这位男爵夫人了!但作为安妮小姐的好友,她的确值得信赖。
  
  维:不过,你们两个都还不太懂人情世故,太过出风头的话很可能成为别人的眼中钉哦!请多多小心哟!
  
  ……
  
  (整个聚会中夏夫豪简子爵夫人都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
  
  安:子爵夫人,你是怎么了?怎么一副忧心忡忡,不开心的样子呢?
  
  夏:哦——没什么……
  
  维:难道是为了那件事情?
  
  安:那件事情?
  
  维:我跟你说……
  
  夏:男爵夫人——
  
  维:有什么关系嘛!就说给她听听好了。
  
  夏:可是……
  
  维:没关系啦!安妮罗杰,你听说过赫尔斯亥玛伯爵吗?
  
  安:听是听说过,不过只知道名字而已,他好像是利海姆侯爵一门的。
  
  维:那你听过有关他的风评吗?
  
  安:没有。
  
  莱:这位伯爵怎么了?
  
  维:他这个人真是太过份了!
  
  旁白:夏夫豪简子爵家从他们投资事业的地方的矿山里发掘到珍贵的天然金属矿脉,大贵族的赫尔斯亥玛伯爵硬要抢夺那里的采矿权,强说那里的采矿权是他的,以致争论不休。
  
  维:这个赫尔斯亥玛呀,他在门阀贵族里原本就是一个让人非常厌恶的家伙,不要脸,阴险,而且还好色!(发现莱因哈特和吉尔菲艾斯的神情略显异样)哦……
  
  ……总之是个很令人讨厌的家伙就对了,一般妇道人家应该这么说才对吧:厚脸皮,卖弄权力,不择手段!
  
  (安妮罗杰轻轻地笑了)
  
  维:哦……跟你们两个说这种话好像太早了点,呵呵……
  
  莱:这个倒没关系……不过,采矿权的事告上法庭不就能解决了吗?
  
  维:这就是最可恶的地方!他知道告上正式的民事法庭根本不可能打赢官司,所以就硬要用决斗的方法来解决这件事!
  
  莱:决斗?
  
  维:不只是伯爵,这是一般大贵族常用的手段:故意找碴然后说要用决斗来处理以达到他们的目的。当然了,那个贵族本身是不会弄脏自己的手的,他会去找那种专门帮人打斗的职业打手当他的代理人出去打。
  
  莱:这么说的话,子爵本身就没必要亲自出战了?
  
  维:但是问题就在没有人愿意成为夏夫豪简子爵家的决斗代理人啊!(对夏夫豪简子爵夫人)是不是这样?
  
  夏夫豪简子爵夫人低头不语。
  
  莱:为什么会这样?
  
  维:因为赫尔斯亥玛跟他的后盾利海姆伯爵家在背后搞鬼,要所有的人都不准去当夏夫豪简子爵家的代理人,真是肮脏卑鄙到了极点!
  
  莱:他是想有必胜把握呀!
  
  安:那么,你们打算怎么办呢?
  
  夏:这个嘛……找不到代理人的话,不是我先生亲自上场,就是放弃,接受对方的要求了。但是,你也知道的,我先生是个只知道研究药用植物跟旅行读书的忠厚老实人,对于打斗的事一窍不通……
  
  莱:这么说是要答应对方的无理要求囉?
  
  夏:嗯……
  
  安:莱因哈特!(示意他不要这样追问)
  
  莱:(意识到自己的语气不妥,面带歉意地低下头)抱歉……
  
  夏:请别这么说,该抱歉的是我才对。你们姐弟难得见一次面,却为了我的私事害你们都担起心来了。来,你们姐弟俩一定有很多话要说吧!(对男爵夫人)我们两个就暂时离开一下吧!
  
  (子爵夫人与男爵夫人起身准备离席)
  
  莱:(眼中射出坚决的目光)子爵夫人,请等一下!
  
  两人一怔,再次坐下
  
  莱:这位决斗代理人,是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担任呢?
  
  夏:哦?是啊……
  
  莱:既然这样,我来当你们的代理人!
  
  在场每个人都是一惊。
  
  维:(鼓掌)真是好帅呀!
  
  安:莱因哈特!
  
  吉:莱因哈特大人!
  
  夏:什……什么?……这怎么行呢!
  
  莱:不,姐姐的好朋友有困难的时候,我怎么可能就这样袖手旁观呢?更何况您平常对姐姐那么照顾,这次的事就让我为您效一点力吧。
  
  莱因哈特像一个骑士般面带微笑地向着子爵夫人微微倾了倾上身。
  
  夏:可是,这样……
  
  莱:请不用担心,毕竟我也是个军人,武器已经用得非常习惯了。虽然对方的决斗者是个专家,我也是个战斗的专家,绝对不会让他占到任何便宜的。还是说,子爵夫人您怀疑我的实力呢?
  
  夏:不,我没有这个意思……(为难地看着安妮罗杰)
  
  吉:(看着安妮罗杰)[心] 安妮小姐的心情想必很复杂吧!当然她不希望莱因哈特大人去做危险的事情的心情是比什么都强烈的,但是对宫廷内外敌人众多的安妮小姐而言,夏夫豪简子爵夫人和维斯特帕列男爵夫人她极少数的好友,她本身也很想把子爵夫人从困境中解救出来吧!所以要阻止莱因哈特大人,想必她也很难开口……
  
  吉:(一下子站起来)莱因哈特大人,还是由我来吧!
  
  (安妮罗杰再次一惊)
  
  莱:真是遗憾呐,吉尔菲艾斯!这种事情是先举手的人拥有优先权,我不会把代理人的荣誉让给你的!
  
  吉:但是,莱因哈特大人,你又何必亲自去冒这种危险呢?我去就行了!
  
  莱:(笑)吉尔菲艾斯,你是认为自己的本事比我高,所以在向我夸耀对不对?
  
  吉:不,绝对不是。
  
  莱:既然不是,这次就交给我吧!
  
  吉:可是,如果有什么万一的事情发生的话……
  
  维:哎——吉克,这个你不用担心!虽然说是决斗,但是这是仪式性质的,很少会打到出人命那么严重的状况。
  
  吉:(无可奈何地)[心] 叫我吉克的应该只有安妮小姐一个人才对吧……
  
  维:让对方不受什么伤就投降,这样才是高明的决斗。如果不小心把对方杀死了,那是一种非常低级的赢法,在贵族社会里会沦为笑柄的。(对莱)你也千万不要把对方杀死哦!不过,万一这种事发生了,因为是决斗的关系,所以不会被问罪的。但是风评一定会下跌。
  
  莱:包在我身上吧!
  
  吉:莱因哈特大人!
  
  莱:你很烦耶,吉尔菲艾斯!偶尔也把机会让我给嘛!
  
  吉:[心] 什么“偶尔”呀!每次一碰上事都是你抢去的。
  
  莱:没有问题吧?子爵夫人!
  
  夏:不,不太好……
  
  维:不要紧啦,你就拜托他帮忙嘛!
  
  夏:可是……
  
  安妮罗杰的脸上清楚地写着她的担心和为难。
  
  维:(对安妮罗杰)不会有事的!我会把一切都打点好,绝对不会有任何的危险。这样就行吧?安妮罗杰!(起身)既然决定了就要开始准备囉!服装也要准备一下才行呢!这个就交我来办吧!
  
  维斯特帕列男爵夫人说完就走了出去,莱因哈特看着她的背景忍不住笑了。吉尔菲艾斯深深叹了口气,安妮罗杰则一语不发地担忧着。
  
  旁白:结果安妮罗杰并没有积极地表示反对,于是莱因哈特成为决斗代理人的事也就敲定了。
  
  5
  
  (回程的车上)
  
  莱:(看着窗外,一副思索的神情)姐姐……她好像生气了……
  
  吉尔菲艾斯没有象平常那样立即回应莱应哈特的话,相反,他抱着双臂,看也看不看莱因哈特一眼地缄默着。好友毫无反应,莱因哈特只好转过头来看着他。
  
  莱:你觉得呢?
  
  吉:与其说她有没有生气,不如数她看起来的确很担心。
  
  吉尔菲艾斯还是那副看都不看莱因哈特的姿势,声音也是硬梆梆。
  
  莱:(扭头看着好友)你说得好冷漠哦!你在生气是不是?
  
  吉:我是无所谓啦!不过我劝你不要让安妮小姐太过担心才好!
  
  吉尔菲艾斯终于转过头来面对着莱因哈特,可是声音还是气鼓鼓的。
  
  莱:(低下头)别这么说嘛……你也知道,我又不是因为厌倦了内勤或受不了屈辱才找人打架。现在的我实在什么都没办法为姐姐做,所以就算是这种事也好,间接性的也好,我真的想为姐姐做点什么……
  
  莱因哈特的眼神委屈又无助,吉尔菲艾斯看在眼里,原本的不悦顿时消失了。
  
  吉:莱因哈特大人……[心] 其实莱因哈特大人也很痛苦呀……
  
  吉:我知道了!为了不让莱因哈特受到任何伤害,我一定会尽全力帮忙的!为了不让安妮小姐伤心难过,我会尽我最大的力量去做好的!
  
  莱:那就拜托你了!对了,就先帮我查查有关决斗的规则吧!
  
  吉:莱因哈特大人,你了解到什么程度呢?
  
  莱:详细的情形是不大清楚,我只模模糊糊记得好像有什么规则的样子。
  
  吉:你凭这点模糊的知识就接下来决斗的事吗?
  
  莱:嗯……
  
  吉:???……
  
  莱:不要一脸受不了的表情嘛!总之就是要选择剑或枪,然后把对方打倒不就行了吗?这是很简单的事情呀!只不过应该有什么规矩或规定之类的东西,我需要你帮忙把它给查出来就是了。
  
  吉尔菲艾斯再次无奈地叹了口气。
  
  吉:[心] 我看这场决斗是前途多难呀……
  
  旁白:吉尔菲艾斯接受了莱因哈特的委托,决心全力帮助他。就如维斯特帕列男爵夫人所说的,决斗是游戏的性质比较强,并不是打得你死我活出人命的恶斗。尤其是大贵族举行的决斗,赌上了利益和面子,由代理人上场作战,所以类似赌博的性质也变得很强。当事人以外的贵族很多也会去观看,然而他们多是去下赌注的,所以表演成份比较多,而实际上,决斗者既然是职业级的人,所以极少会作出置对方于死地的事,就这点来说应该不会有什么危及莱因哈特生命的事——至少当时他们是那么想的。
  
  
  片尾旁白:应该守护的是自尊,梦想,还是爱呢?
  
  备注:文中提到“内廷友人”,“内廷”在这里的含义不同于中国古代的“后宫”,所谓“内廷命妇”,指的是贵族社会中拥有爵位并且地位比较崇高的少数被特许在宫廷内活动的女性,与不能在宫廷内活动的“外廷命妇”相区别。
  
  
  
 浏览:1184
设置 修改 撤销 录入时间:2005/1/31 3:37:41

新增文选
最新文选Top 20
shshd(feifei)读书音乐:献给黄金狮子旗的乐与歌 下篇(II)希尔德章(收藏于2007/7/25 4:35:18
测试(收藏于2007/5/9 13:05:50
天华幽草“最后的英雄”后记 阅读杂感(收藏于2007/5/9 10:37:53
幽浮二号“最后的英雄”后记 读感(收藏于2007/5/9 10:10:16
天华幽草“最后的英雄”后记 读感(收藏于2007/5/9 10:03:58
shshd(feifei)“最后的英雄”后记 (六)~(十)(收藏于2007/5/9 9:50:36
shshd(feifei)“最后的英雄”后记 (一)~(五)(收藏于2007/5/9 9:49:00
shshd(feifei)八月 番外(for毕典菲尔特)(收藏于2007/5/9 9:28:55
shshd(feifei)八月 网友回复(收藏于2007/5/9 9:15:45
shshd(feifei)八月(for莱因哈特/狮子之泉七元帅)(收藏于2007/5/9 9:13:42
1/2页 1 2 向后>>


访问排行Top 20
shshd(feifei)等关于莱因哈特与希尔德爱情的一些看法(访问4894次)
风华安妮罗杰、佛瑞德里希四世的感情和心态杂谈(访问4049次)
如意爱是一种信仰(访问3438次)
落英玉坠(访问3390次)
冰蓝的凝视凝视银英人物之 再写罗严塔尔(访问3376次)
卡通空间伊谢尔伦要塞集体讨论:是否莱茵哈特在战场上就一定会输给杨威利(访问3303次)
shshd(feifei)八月(for莱因哈特/狮子之泉七元帅)(访问3278次)
shshd(feifei)关于莱因哈特,齐格飞,杨威利的几个话题(访问2911次)
shshd(feifei)读书音乐:献给黄金狮子旗的乐与歌 上篇(VI)无休止的安魂曲(访问2747次)
shshd(feifei)读书音乐:献给黄金狮子旗的乐与歌 上篇(II)黄金狮子旗下(访问2583次)
1/2页 1 2 向后>>
文选评论
熊仔文选评论(评论于2017/7/28 1:04:50
西瓜不甜文选评论(评论于2016/7/1 14:32:01
访客文选评论(评论于2013/10/30 22:44:22
mintcat文选评论(评论于2010/10/9 21:55:18
访客文选评论(评论于2009/4/9 19:05:57

注册|登录|帮助|快捷
Powered by Netor网同纪念,2000-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