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选目录 全部文选 添加文选 添加目录
张惠娟纪念馆

读《容斋随笔》之《次山谢表》

朱永嘉徐连达

  读《容斋随笔》之《次山谢表》朱永嘉徐连达 (2019-09-29 12:49:21)[编辑][删除]转载▼
  次山谢表
  
  《容斋随笔》卷十四
  
  
  
  元次山为道州刺史,作《舂陵行》,其序云:“州旧四万余户,经贼以来,不满四千,大半不胜赋税。到官未五十日,承诸使征求符牒二百余封,皆曰‘失期限者罪至贬削’。於戏!若悉应其命,则州县破乱,刺史欲焉逃罪?若不应命,又即获罪戾。吾将静以安人,待罪而已。”其辞甚苦,大略云:“州小经乱亡,遗人实困疲。朝餐是草根,暮食乃木皮。出言气欲绝,意速行歩迟。追呼尚不忍,况乃鞭扑之。邮亭传急符,来往迹相追。更无宽大恩,但有迫催期。欲令鬻儿女,言发恐乱随。奈何重驱逐,不使存活为?安人天子命,符节我所持。逋缓违诏令,蒙责固所宜。”又《贼退示官吏》一篇,言贼攻永破邵,不犯此州,盖蒙其伤怜而已,诸使何为忍苦征敛。其诗云:“城小贼不屠,人贫伤可怜。是以陷邻境,此州独见全。使臣将王命,岂不如贼焉?今彼征敛者,迫之如火煎。”二诗忧民惨切如此。故杜老以为:“今盗贼未息,知民疾苦,得结辈十数公,落落参错天下为邦伯,天下少安,立可待矣。”遂有“两章对秋月,一字偕华星”之句。今《次山集》中,载其《谢上表》两通,其一云:“今日刺史若无武略以制暴乱,若无文才以救疲弊,若不清廉以身率下,若不变通以救时须,则乱将作矣。臣料今日州县堪征税者无几,已破败者实多,百姓恋坟墓者盖少,思流亡者乃众,则刺史宜精选谨择以委任之,固不可拘限官次,得之货贿出之权门者也。”其二云:“今四方兵革未宁,赋敛未息,百姓流亡转甚,官吏侵刻日多,实不合使凶庸贪猥之徒,凡弱下愚之类,以货赂权势而为州县长官。”观次山表语,但因谢上而能极论民穷吏恶,劝天子以精择长吏,有谢表以来,未之见也。世人以杜老褒激之故,或稍诵其诗,以《中兴颂》故诵其文,不闻有称其表者,予是以备录之,以风后之君子。次山临道州,岁在癸卯,唐代宗初元广德也。
  
  
  
  附元结小传:
  
  元次山,名结,次山为其字。河南(今河南洛阳)人,为人不拘于时俗,性情诞漫,无拘无束,任性而为。天宝十二载(西元七五三年)进士及第,后举制科。代宗时拜道州(今湖南道县)刺史。道州为秦置之舂陵故地。《舂陵行》是元结在道州刺史任上所作。
  
  
  
  语译
  
  元次山任道州刺史时,作《舂陵行》,他在诗的序文中说:“道州的户口,过去有四万多户,在战乱之后,留下的户口不满四千,大部分户口再没有力量负担赋税了。我到官还没有满五十天,就收到上级衙门催征赋税的公文有二百多封,先后都警告说:如不能按期限缴纳,地方官便要削官贬职。啊呀!假使完全依照上级的命令去征收赋税,那么州县的社会生活将遭受破坏,刺史又怎能因此而逃避他的罪责呢?如果不执行上级的指令,那又要立即被贬责罚。我只能不应上级的命令,好好安抚百姓,等待上级的处罚而已。”他的言辞是那么苦涩。诗句的大体是讲:“州小经乱亡,遗人实困疲。朝餐是草根,暮食乃木皮。出言气欲绝,意速行步迟。追呼尚不忍,况乃鞭扑之。邮亭传急符,来往迹相近。更无宽大恩,但有迫催期。欲令鬻儿女,言发恐乱随。奈何重驱逐,不使存活为?安人天子命,符节我所持。逋缓违诏令,蒙责固所宜。”另一篇题目叫《贼退示官吏》诗,讲到山民进攻永州,攻破邵州,而没有进犯道州,那仅仅是因为可怜道州的贫弱。上级官府怎么还能忍心苦苦地去征敛这里的百姓呢?他的诗句说:“城小贼不屠,人贫伤可怜。是以陷邻境,此州独见全。使臣将王命,岂不如贼焉?今彼征敛者,迫之如火煎。”从这二首诗可以看到作者是如此恳切悲悯百姓的苦难。所以杜甫在《同元使君<舂陵行>》一诗的序文中说:“如今盗贼还未熄灭,能够知道百姓苦难如元结那样有十多人,能陆续参差地分散到各地去担任地方长官,那么天下多少有一些安宁的日子也许很快就能到来。”所以杜甫在诗中赞扬这二首诗“两章对秋月,一字偕华星”的名句。如今《次山集》中,还收录有他的二篇《谢上表》。他在第一封《谢上表》中称:“现今在地方上任刺史的,如果没有武略来制止暴乱,没有文才来挽救百姓的困疲和治理好各种弊端;如果刺史没有以身作则清廉为政来约束下属;如果没有变通的办法,以救济一时的急难,那么祸乱立即就会发生和蔓延开来。臣估计如今州县没有多少人能再忍受苛捐杂税的负担了,户口已经破败得差不多了。百姓中间留恋祖先坟墓的已很少了,想流亡逃生的人很多。这个时候对于刺史的委任,必须精细和谨慎地选择,并委以重任。那就不能再固守原来选官的次序,以及让那些通过贿赂买官,或者出于向势要权门求官的人来担任这个职务了。”他在《再谢上表》中,再次重申这些原则,他说:“现在四方兵革尚未安宁,赋敛还没有减轻,百姓离土逃亡越来越厉害,官吏对百姓的侵蚀盘剥一天比一天多,实在不能再任使那些凶残、平庸、低能、贪婪、懦弱无知、办事愚蠢或通过贿赂权贵势要来谋取官职的人以充当州县的地方长官。”读元次山这二封《谢上表》的话,在感谢朝廷敕授官职的表文中,能如此透彻地论述百姓穷困吏治恶劣的现实状况,并劝天子要精心选任地方长吏。这种写法,自有谢表以来从未见到过。人们因为杜甫在《同元使君<舂陵行>》一诗中激烈地褒扬他的缘故,或者稍稍注意并传诵他的诗句,或者因皇甫湜写《中兴颂》的原因,传诵他的文章。但没有听说过有人称赞他这二篇《谢上表》的,因此我把他的表文记录于此,用来讽喻后来的正人君子们,不要忘记这个榜样。元次山任道州刺史的时间在癸卯年,那年正是唐代宗初元的广德年间。
  
  
  
  研析
  
  杜甫的《同元使君<舂陵行>》对元结的诗品、人品都作了极高的评价,元结的这二首诗确实抓住了当时社会矛盾的症结和为官者所应具备的品德。这也正是杜甫切身感受最深的地方。安史之乱以后,肃宗虽然收复了京城,但战争并未结束,地方的乱局反而有所加剧,处处都是危机丛生。矛盾的焦点便是《舂陵行》一诗开头的几句话,“军国多所需,切责在有司。有司临郡县,刑法兢欲施。供给岂不忧?征敛又可悲。”一面是由战争带来的军需无穷无尽的扩大,另一面是百姓不堪赋敛的重负。道州更是大乱之后,他叙述百姓的境遇是:“大乡无十家,大族命单羸。朝餐是草根,暮食仍木皮。出言气欲绝,意速行步迟。”在这个背景下,地方官员处于两难的境地,一方面是上司对赋敛的催逼,“邮亭传急符,来往急相追。更无宽大恩,但有迫催期。”如果硬逼百姓,那就是“欲令鬻儿女,言发恐乱随”。他还在诗中反映了老百姓的怨声,“听彼道路言,怨伤谁复知。去冬山贼来,杀夺几无遗。所愿见天官,抚养以惠慈。奈何重驱逐,不使存活为。”作为道州的地方官,他如何权衡利害得失呢?他说:“安人天子命,符节我所持。州县忽乱亡,得罪复是谁?逋缓违诏令,蒙责固其宜。”那么他自己又是怎么思考这个问题的呢?“顾惟孱弱者,正直当不亏。”那就是为官者必须站在弱势群体一边,才是为人正直而不亏自己的良知。全诗以情胜,用古朴淡泊的言词,不用典、不雕琢、不尚辞藻的白描手法倾诉作者以道州刺史的身份,把自己内心深处的真情实感,表达得那么委婉而又曲折细腻。这也正是这首诗最能打动人的地方。《贼退示官吏》是讲为官准则的问题,他在诗中把官与贼对比。对于山贼,他说:“城小贼不屠,人贫伤可怜。是以陷邻境,此州独见全。”对于官府,他说:“使臣将王命,岂不如贼焉?今彼征敛者,迫之如火煎。”那岂不是官不如贼吗!对于为官之人,他说:“谁能绝人命,以作时世贤?思欲委符节,引竿自刺船。”表示自己如果为了让上级称自己贤能而绝人之命,那宁可弃官而去。为官决不能坑害百姓。元结不仅在诗中这样说,而且认认真真地去做。所以他二次上疏朝廷要求宽缓对道州百姓的赋敛。他的两篇《谢上表》说的主题也就是对州县的长官,必须精选谨择,决不能如过去那样或拘限于官次,或得之于货贿和权门,再不能让那些凶庸贪猥之徒通过“走后门”、“捅路子”来窃据刺史、县令的职务以欺压百姓了。对地方长吏的选择历代有为的统治者都有清醒的认识。汉宣帝便说过:“与我共治者,唯良二千石乎?”唐太宗李世民说:“治人之本,莫如刺史最重也。朕故屏风上录其姓名,坐卧常看,在官如有善恶事迹,具列于名下,拟凭黜陟。”(《唐会要》卷六八)唐太宗是否真为常思百姓之事而夜不成寐姑且勿论,至少表示了他对刺史的人选和治绩是关心的。实际上从唐初起,州县地方长官的选任始终是一个问题。贞观十一年(西元六二八年)马周便上疏讲到:“今朝廷独重内官,刺史县令颇轻其选。刺史多是武夫勳人,或京官不称职,方始外出,边远之用人更轻。所以百姓未安,殆由于此。”从唐太宗以后,高宗、武则天、玄宗时期都有人议论过这个问题,可见这已是唐代吏治的一个痼疾了。所以元结的这二首诗与他的二封《谢上表》具有很大的针对性。他动人的地方,不仅在于诗歌,而且在于他的人品,言行是一致的。在《元次山集》卷六载其《自箴》云:“有时士教元子显身之道,曰:‘于时不争,无以显荣。与世不佞,终身自病。君欲求权,须曲须圆。君欲求位,须奸须媚。不能为此,穷贱勿辞。’元子对曰:‘不能此为,乃吾之心。反君此言,我自作箴。与时仁让,人不汝上。处世清介,人不汝害。汝若全德,必忠必直。汝若全行,必方必正。终身如此,可谓君子。”这恐怕不仅是古人为人的准则,也是今人为人的准则。在现实生活中,我们看到更多的人所奉行的是时士教元子的显身之道,讲究的是如何争以显荣,佞以安身,曲圆以固权,奸媚以求位,以达到升官发财之罪恶目的。若官皆如此,而不加整治,则民何以堪。
 浏览:24
设置 修改 撤销 录入时间:2019/9/29 16:30:18

新增文选
最新文选Top 20
朱永嘉从老龄化问题说起(下)(收藏于2019/10/21 8:53:02
朱永嘉毛泽东谈中美关系和香港问题(收藏于2019/10/14 8:28:44
朱永嘉从老龄化问题说起(上)(收藏于2019/10/14 8:26:33
朱永嘉徐连达读《容斋随笔》之《伾文用事》(收藏于2019/10/7 8:20:38
朱永嘉徐连达读《容斋随笔》之《次山谢表》(收藏于2019/9/29 16:30:18
朱永嘉徐连达读《容斋随笔》之《白公夜闻歌者》(收藏于2019/9/8 19:50:27
朱永嘉徐连达读《容斋随笔》之《曹操用人》(收藏于2019/9/2 8:30:00
朱永嘉 徐连达读《容斋随笔》之《敕勒歌》(收藏于2019/8/26 9:45:39
朱永嘉己达达人——怀念徐连达兄(收藏于2019/8/19 8:04:08
朱永嘉祭徐连达文(收藏于2019/8/13 8:28:27
1/2页 1 2 向后>>


访问排行Top 20
朱永嘉从毛泽东三读《晋书?刘牢之传》说一下为人的操守问题(访问12906次)
朱永嘉关于宇文泰与苏绰的对话(访问11702次)
朱永嘉青年是祖国的未来、民族的希望(访问7895次)
朱永嘉金山卫与乍浦一日游(访问7875次)
朱永嘉在求真中求是——纪念谭其骧诞辰一百周年(下)(访问7282次)
朱永嘉读王安石诗《元日》(访问6404次)
朱永嘉当年毛泽东向全党推荐枚乘的《七发》今天仍值得我们好好品味(访问5899次)
朱永嘉释辛弃疾《南乡子·登京口北固亭有怀》(访问5873次)
朱永嘉祭亡妻张惠娟文(访问5451次)
朱永嘉评《国庆六十周年前夕一位老同志的谈话》(访问4923次)
1/2页 1 2 向后>>
文选评论
访客文选评论(评论于2017/8/6 23:30:17
访客文选评论(评论于2017/7/16 2:25:38
ch001558文选评论(评论于2017/5/15 12:10:50
ch001558文选评论(评论于2017/5/15 12:08:24
ch001558文选评论(评论于2017/5/15 12:06:43

注册|登录|帮助|快捷
Powered by Netor网同纪念,2000-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