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选目录 全部文选 添加文选 添加目录
张惠娟纪念馆

闲话历史上魏蜀吴三国之间的三角关系(上)

朱永嘉

  闲话历史上魏蜀吴三国之间的三角关系(上)朱永嘉 (2019-07-14 12:00:02)[编辑][删除]转载▼
  一、引言
  
  
  
  从网上获悉,今年初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有2019年新展宣传页,正式宣告将有一场大型中国文物展,它们将与中国文物交流中心等联合举办特别展“三国志”,并表示这场展览要呈现一个“真三国”,以曹操、刘备、孙权等三国时代人物的相关文物为线索,从考古学角度还原更加真实的三国历史,直面“三国志”的真相与核心。
  
  现在讲一下如何理解历史上魏蜀吴“真三国”的三角关系还是一个有趣的话题,然而考古文物只能说明历史上真有“三国志”的客观存在,如果要展示三国之间纠结的关键点,仅靠文物还是很困难的,然而,人们对魏蜀吴三国关系大多停留在罗贯中的《三国演义》基础上,小说这个东西毕竟有许多虚构的情节,故也许还得依靠陈寿《三国志》中的文字记载,相关记载分散在纪和传里面。引起人们对三国历史兴趣的还是两场重要战役,一场是赤壁之战,一场是夷陵之战。这两场战争分别决定了三国两种不同的历史走向。比较系统记载两场战争的历史,还是编年体的《资治通鉴》,结合陈寿《三国志》相关纪传的具体记载,大体上可以看到这两场战争如何决定三国历史的走向。所以要展示“真三国”的历史,能否把文字记载绘成一幅图文并茂的“真三国”,便更能吸引人们去比较什么是小说和戏剧舞台上的三国故事,什么是“真三国”。小说和戏剧毕竟是一种消遣和娱乐,不能太当真。既不能演义化,也不能戏剧化地呈现相关重要历史人物在当时的历史作用。故读一点历史著作,还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惟其如此,才能使人们从历史经验教训中吸取到聪明才智。
  
  魏蜀吴三国之间在这个历史时期相互都有矛盾,关键是各方能否分清矛盾的主次,能否抓住主要矛盾,如何着眼于全局,不是着眼于局部,要着眼于长远,而不是着眼于眼前的利益,便能三方共存。如果一方仅仅看到一时得失,分不清主次,以情绪化的态度去应对,必然会为自己奠定失败的结局,这个结局便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两场战争的历史经验和教训,对于我们观察当今世界局势,总结如何应对这个世界的大变局之经验教训,还是非常有益的。二次世界大战的教训,在欧洲凡是两面作战的国家必败无疑,凡是国内政策失误者,也是必败无疑。赤壁之战与夷陵之战的历史教训,也是如此。魏蜀吴三者中,蜀与吴是弱者,如果能联合应对作为强者的曹魏,自能保持三国之间的均衡关系。如果弱者吴、蜀各自为了局部利益而两面作战,那就是强者魏国得利了。不同时期的历史,往往有惊人的相似之处,执政者懂一点历史基本知识是非常有益的,毛主席晚年花那么多时间读二十四史,十九次反复地阅读《资治通鉴》,自有其深沉的思考,不仅使自己保持清醒的头脑,他在应对现实生活中内外矛盾时,随时都能借鉴历史经验以处理各种复杂的关系,而且处处都能游刃有余,这也是毛主席独特的领导艺术。
  
  
  
  二、《三国志》与《资治通鉴》记载的赤壁之战的经过
  
  
  
  赤壁之战发生在建安十三年末,那时刘备寄身于荆州刘表那儿,刘表使其屯新野。《三国志·蜀书·刘备传》有一简短的记载,是从建安十二年说起,其云:
  
  十二年,曹公北征乌丸,先主说表袭许,表不能用。曹公南征表,会表卒,子(刘)琮代立,遣使请降。先主屯樊,不知曹公卒至,至宛乃闻之,遂将其众去。过襄阳,诸葛亮说先主攻琮,荆州可有。先主曰:“吾不忍也。”乃驻马呼琮,琮惧不能起。琮左右及荆州人多归先主,比到当阳,众十余万,辎重数千辆,日行十余里(按:这是一个逃难的群体,不是战斗的部队),别遣关羽乘船数百艘,使会江陵。或谓先主曰:“宜速行保江陵,今虽拥大众,被甲者少,若曹公兵至,何以拒之?”先主曰:“夫济大事必以人为本,今人归吾,吾何忍弃去!”曹公以江陵有军实,恐先主据之,乃释辎重,轻军到襄阳。闻先主已过,曹公将精骑五千急追之,一日一夜行三百余里,及于当阳之长坂。先主弃妻子,与诸葛亮、张飞、赵云等数十骑走,曹公大获其人众辎重。先主斜趋汉津,适与羽船会,得济沔,遇表长子江夏太守(刘)琦众万余人,与俱到夏口。先主遣诸葛亮自结于孙权,权遣周瑜、程普等水军数万,与先主并力,与曹公战于赤壁,大破之,焚其舟船。先主与吴军水陆并进,追到南郡,时又疾疫,北军多死,曹公引归。先主表琦为荆州刺史,又南征四郡,……琦病死,群下推先主为荆州牧,治公安。
  
  这是《三国志·蜀书·刘备传》所记载赤壁之战的前后经过,这里出场的角色有曹操、刘备、刘琮、诸葛亮、关羽、张飞等人,虽然记述比较简单,各个人物的形象却很生动,最差劲的便是荆州之主刘琮了。从利害关系上可以看出荆州这个地盘之归属成了魏蜀吴之间矛盾的纠结焦点,它也为夷陵之战埋下了伏笔。关羽留守荆州,没有处理好与吴的关系,大意失荆州,当然,孙权在这个问题上也有失策。《三国志·吴书·孙权传》的记载也很简略,不过吴国的相关人物均已出场了,有孙权、鲁肃、周瑜、程普、黄盖,还有一个主张投降的代表人物张昭没有提及,至于赤壁之战的具体经过则非常简略。其云:
  
  (建安十三年春)荆州牧刘表死,鲁肃乞奉命吊表二子,且以观变。肃未到,而曹公已临其境,表子琮举众以降。刘备欲南济江,肃与相见,因传权旨,为陈成败。备进住夏口,使诸葛亮诣权,权遣周瑜、程普等行。是时曹公新得表众,形势甚盛。诸议者皆望风畏惧,多劝权迎之。惟瑜、肃执拒之议,意与权同。瑜、普为左右督,各领万人,与备俱近,遇于赤壁,大破曹公军。公烧其余船引退,士卒饥疫,死者大半。备、瑜等复追至南郡。曹公遂北还。
  
  这一段记述缺少赤壁之战前后的细节。再来读《资治通鉴》相关记录,那要具体细致得多,不说别的,刘表二子,刘琮与刘琦的形象要具体得多,比较起来,刘琦比他兄弟刘琮要强一些。历史的真实往往体现在细节当中,今摘录相关记载于下:
  
  (建安十三年)秋,七月,曹操南击刘表。
  
  初,刘表二子琦、琮,表为琮娶其后妻蔡氏之侄,蔡氏遂爱琮而恶琦。表妻弟蔡瑁、外甥张允并得幸于表,日相与毁琦而誉琮。琦不自宁,与诸葛亮谋自安之术,亮不对。后乃共升高楼,因令去梯,谓亮曰:“今日上不至天,下不至地,言出子口,而入吾耳,可以言未?”亮曰:“君不见申生在内而危,重耳居外而安乎?”琦意感悟,阴规出计。会黄祖死,琦求代其任,表乃以琦为江夏太守。表病甚,琦归省疾。瑁、允恐其见表而父子相感,更有托后之意,乃谓琦曰:“将军命君抚临江夏,其任至重;今释众擅来,必见谴怒。伤亲之欢,重增其疾,非孝敬之道也。”遂遏于户外,使不得见。琦流涕而去。表卒,瑁、允等遂以琮为嗣。琮以侯印授琦。琦怒,投之地,将因奔丧作难。会曹操军至,琦奔江南。
  
  章陵太守蒯越及东曹掾傅巽等劝刘琮降操,曰:“逆顺有大体,强弱有定势。以人臣而拒人主,逆道也;以新造之楚而御中国,必危也;以刘备而敌曹公,不当也。三者皆短,将何以待敌?且将军自料何如刘备?若备不足御曹公,则虽全楚不能以自存也;若足御曹公,则备不为将军下也。”琮从之。九月,操至新野,琮遂举州降,以节迎操。
  
  时刘备屯樊,琮不敢告备。备久之乃觉,遣所亲问琮,琮令其官属宋忠诣备宣旨。时曹操已在宛,备乃大惊骇,谓忠曰:“卿诸人作事如此,不早相语,今祸至方告我,不亦太剧乎!”引刀向忠曰:“今断卿头,不足以解忿,亦耻丈夫临别复杀卿辈。”遣忠去。乃呼部曲共议。或劝备攻琮,荆州可得。备曰:“刘荆州临亡托我以孤遗,背信自济,吾所不为,死何面目以见刘荆州乎!”备将其众去,过襄阳,驻马呼琮;琮惧,不能起。琮左右及荆州人多归备。备过辞表墓,涕泣而去。比到当阳,众十余万人,辎重数千两,日行十余里,别遣关羽乘船数百艘,使会江陵。或谓备曰:“宜速行保江陵,今虽拥大众,被甲者少,若曹公兵至,何以拒之!”备曰:“夫济大事必以人为本,今人归吾,吾何忍弃去!”
  
  刘琮将王威说琮曰:“曹操闻将军既降,刘备已走,必懈弛无备,轻先单进。若给威奇兵数千,徼之于险,操可获也。获操,即威震四海,非徒保守今日而已。”琮不纳。操以江陵有军实,恐刘备据之,乃释辎重,轻军到襄阳。闻备已过,操将精骑五千急追之,一日一夜行三百余里,及于当阳之长坂。备弃妻子,与诸葛亮、张飞、赵云等数十骑走,操大获其人众辎重。
  
  张飞将二十骑拒后,飞据水断桥,瞋目横矛曰:“身是张益德也,可来共决死!”操兵无敢近者。或谓备:“赵云已北走。”备以手戟擿之曰:“子龙不弃我走也。”顷之,云身抱备子禅,与关羽船会,得济沔,遇刘琦众万余人,与俱到夏口。曹操进军江陵,以刘琮为青州刺史,封列侯,并蒯越等,侯者凡十五人。释韩嵩之囚,待以交友之礼,使条品州人优劣,皆擢而用之。以嵩为大鸿胪,蒯越为光禄勋,刘先为尚书,邓羲为侍中。
  
  冬,十月。……初,鲁肃闻刘表卒,言于孙权曰:“荆州与国邻接,江山险固,沃野万里,士民殷富,若据而有之,此帝王之资也。今刘表新亡,二子不协,军中诸将,各有彼此。刘备天下枭雄,与操有隙,寄寓于表,表恶其能而不能用也。若备与彼协心,上下齐同,则宜抚安,与结盟好;如有离违,宜别图之,以济大事。肃请得奉命吊表二子,并慰劳其军中用事者,及说备使抚表众,同心一意,共治曹操,备必喜而从命。如其克谐,天下可定也。今不速往,恐为操所先。”权即遣肃行。到夏口,闻操已向荆州,晨夜兼道,比至南郡,而琮已降,备南走,肃径迎之,与备会于当阳长坂。肃宣权旨,论天下事势,致殷勤之意,且问备曰:“豫州今欲何至?”备曰:“与苍梧太守吴巨有旧,欲往投之。”肃曰:“孙讨虏聪明仁惠,敬贤礼士,江表英豪,咸归附之,已据有六郡,兵精粮多,足以立事。今为君计,莫若遣腹心自结于东,以共济世业。而欲投吴巨,巨是凡人,偏在远郡,行将为人所并,岂足托乎!”备甚悦。肃又谓诸葛亮曰:“我,子瑜友也。”即共定交。子瑜者,亮兄瑾也,避乱江东,为孙权长史。备用肃计,进驻鄂县之樊口。
  
  曹操自江陵将顺江东下。诸葛亮谓刘备曰:“事急矣,请奉命求救于孙将军。”遂与鲁肃俱诣孙权。亮见权于柴桑,说权曰:“海内大乱,将军起兵江东,刘豫州收众汉南,与曹操并争天下。今操芟夷大难,略已平矣,遂破荆州,威震四海。英雄无用武之地,故豫州遁逃至此,愿将军量力而处之。若能以吴、越之众与中国抗衡,不如早与之绝;若不能,何不按兵束甲,北面而事之!今将军外托服从之名,而内怀犹豫之计,事急而不断,祸至无日矣。”权曰:“苟如君言,刘豫州何不遂事之乎!”亮曰:“田横,齐之壮士耳,犹守义不辱;况刘豫州王室之胄,英才盖世,众士慕仰,若水之归海!若事之不济,此乃天也,安能抗此难乎!”权勃然曰:“吾不能举全吴之地,十万之众,受制于人。吾计决矣!非刘豫州莫可以当曹操者;然豫州新败之后,安能抗此难乎!”亮曰:“豫州军虽败于长坂,今战士还者及关羽水军精甲万人,刘琦合江夏战士亦不下万人。曹操之众,远来疲敝,闻追豫州,轻骑一日一夜行三百余里,此所谓‘强弩之末势不能穿鲁缟’者也。故《兵法》忌之,曰‘必蹶上将军’。且北方之人,不习水战;又,荆州之民附操者,逼近势耳,非心服也。今将军诚能命猛将统兵数万,与豫州协规同力,破操军必矣。操军破,必北还;如此,则荆、吴之势强,鼎足之形成矣。成败之机,在于今日!”权大悦,与其群下谋之。
  
  是时,曹操遗权书曰:“近者奉辞伐罪,旄麾南指,刘琮束手。今治水军八十万众,方与将军会猎于吴。”权以示群下,莫不响震失色。长史张昭等曰:“曹公,豺虎也,挟天子以征四方,动以朝廷为辞;今日拒之,事更不顺。且将军大势可以拒操者,长江也。今操得荆州,奄有其地,刘表治水军,蒙冲斗舰乃以千数,操悉浮以沿江,兼有步兵,水陆俱下,此为长江之险已与我共之矣,而势力众寡又不可论。愚谓大计不如迎之。”鲁肃独不言。权起更衣,肃追于宇下。权知其意,执肃手曰:“卿欲何言?”肃曰:“向察众人之议,专欲误将军,不足与图大事。今肃可迎操耳,如将军不可也。何以言之?今肃迎操,操当以肃还付乡党,品其名位,犹不失下曹从事,乘犊车,从吏卒,交游士林,累官故不失州郡也。将军迎操,欲安所归乎?愿早定大计,莫用众人之议也!”权叹息曰:“诸人持议,甚失孤望。今卿廓开大计,正与孤同。”
  
  时周瑜受使至番阳,肃劝权召瑜还。瑜至,谓权曰:“操虽托名汉相,其实汉贼也。将军以神武雄才,兼仗父兄之烈,割据江东,地方数千里,兵精足用,英雄乐业,当横行天下,为汉家除残去秽;况操自送死,而可迎之邪?请为将军筹之:今北土未平、马超、韩遂尚在关西,为操后患;而操舍鞍马,仗舟楫,与吴、越争衡;今又盛寒,马无藁草,驱中国士众远涉江湖之间,不习水土,必生疾病。此数者用兵之患也,而操皆冒行之。将军禽操,宜在今日。瑜请得精兵数万人,进住夏口,保为将军破之!”权曰:“老贼欲废汉自立久矣,徒忌二袁、吕布、刘表与孤耳;今数雄已灭,惟孤尚存。孤与老贼势不两立,君言当击,甚与孤合,此天以君授孤也。”因拔刀斫前奏案曰:“诸将吏敢复有言当迎操者,与此案同!”乃罢会。
  
  是夜,瑜复见权曰:“诸人徒见操书言水步八十万而各恐慑,不复料其虚实,便开此议,甚无谓也。今以实校之:彼所将中国人不过十五六万,且已久疲;所得表众亦极七八万耳,尚怀狐疑。夫以疲病之卒御狐疑之众,众数虽多,甚未足畏。瑜得精兵五万,自足制之,愿将军勿虑!”权抚其背曰:“公瑾,卿言至此,甚合孤心。子布、元表诸人,各顾妻子,挟持私虑,深失所望;独卿与子敬与孤同耳,此天以卿二人赞孤也。五万兵难卒合,已选三万人,船粮战具俱办。卿与子敬、程公便在前发,孤当续发人众,多载资粮,为卿后援。卿能办之者诚决,邂逅不如意,便还就孤,孤当与孟德决之。”遂以周瑜、程普为左右督,将兵与备并力逆操;以鲁肃为赞军校尉,助画方略。
  
  刘备在樊口,日遣逻吏于水次候望权军。吏望见瑜船,驰往白备,备遣人慰劳之。瑜曰:“有军任,不可得委署;傥能屈威,诚副其所望。”备乃乘单舸往见瑜问曰:“今拒曹公,深为得计。战卒有几?”瑜曰:“三万人。”备曰:“恨少。”瑜曰:“此自足用,豫州但观瑜破之。”备欲呼鲁肃等共会语,瑜曰:“受命不得妄委署。若欲见子敬,可别过之。”备深愧喜。
  
  进,与操遇于赤壁。时操军众已有疾疫,初一交战,操军不利,引次江北。瑜等在南岸,瑜部将黄盖曰:“今寇众我寡,难与持久。操军方连船舰,首尾相接,可烧而走也。”乃取蒙冲斗舰十艘,载燥荻、枯柴、灌油其中,裹以帷幕,上建旌旗,预备走舸,系于其尾。先以书遗操,诈云欲降。时东南风急,盖以十舰最著前,中江举帆,余船以次俱进。操军吏士皆出营立观,指言盖降。去北军二里余,同时发火,火烈风猛,船往如箭,烧尽北船,延及岸上营落。顷之,烟炎张天,人马烧溺死者甚众。瑜等率轻锐继其后,雷鼓大进,北军大坏。操引军从华容道步走,遇泥泞,道不通,天又大风,悉使羸兵负草填之,骑乃得过。羸兵为人马所蹈藉,陷泥中,死者甚众。刘备、周瑜水陆并进,追操至南郡。时操军兼以饥疫,死者太半。操乃留征南将军曹仁、横野将军徐晃守江陵,折冲将军乐进守襄阳,引军北还。
  
  赤壁之战的经过大体如此,如果仔细品味,那么相关人物传记的精彩内容则都集中在一起了,若鲁肃与孙权的对话,诸葛亮与孙权的对话都很精彩,张昭之投降派的形象亦在对话中栩栩如生。周瑜对两边形势的分析非常透彻,火攻曹营的描述非常生动,曹操过华容道的狼狈相表现得细致而具体,浙西都是《资治通鉴》的长处。至于什么诸葛亮借东风,草船借箭,周瑜打黄盖,都是《三国演义》增加的细节,子虚乌有,但能引起众人的兴趣,并演绎为戏剧,若《群英会》之类,历史与小说和戏剧毕竟有区别。
  
  
  
  三、吴蜀之间矛盾尖锐化与关羽大意失荆州
  
  
  
  赤壁之战孙刘联军之所以得胜,根本还在于二者能一致对曹,三国若能二对一,强者若曹操也只能败走,这一仗吴国起主要作用。孙刘之间不是没有矛盾,胜利以后便有一个荆州归属的问题,关键是如何处理,处理不好就会使曹魏有机可乘,夷陵之战的结果就是如此。下面说说荆州归属的矛盾何以引发夷陵之战及其后果。
  
  吴蜀之间在荆州归属上的矛盾,在建安二十年(215年)双方已经剑拔弩张了,《资治通鉴》载:
  
  及备已得益州,权令中司马诸葛瑾以备求荆州诸郡。备不许,曰:“吾方图凉州,凉州定,乃尽以荆州相与耳。”权曰:“此假而不反,乃欲以虚辞引岁也。”遂置长沙、零陵、桂阳三郡长吏。关羽尽逐之。权大怒,遣吕蒙督兵二万以取三郡。蒙移书长沙、桂阳,皆望风归服,惟零陵太守郝普城守不降。刘备闻之,自蜀亲至公安,遣关羽争三郡。孙权进住陆口,为诸军节度;使鲁肃将万人屯曾阳以拒羽;飞书召吕蒙,使舍零陵急还助肃。
  
  鲁肃欲与关羽会语,诸将疑恐有变,议不可往。肃曰:“今日之事,宜相开譬。刘备负国,是非未决,羽亦何敢重欲干命!”乃邀羽相见,各驻兵马百步上,但诸将军单刀俱会。肃因责数羽以不返三郡,羽曰:“乌林之役,左将军身在行间,戮力破敌,岂得徒劳,无一塊土,而足下来欲收地邪!”肃曰:“不然。始与豫州觐于长阪,豫州之众不当一校,计穷虑极,志势摧弱,图欲远窜,望不及此。主上矜愍豫州之身无有处所,不爱土地士民之力,使有所庇荫以济其患;而豫州私独饰情,愆德堕好。今已藉手于西州矣,又欲翦并荆州之土,斯盖凡夫所不忍行,而况整领人物之主乎!”羽无以答。会闻魏公操将攻汉中,刘备惧失益州,使使求和于权。权令诸葛瑾报命,更寻盟好。遂分荆州,以湘水为界;长沙、江夏、桂阳以东属权,南郡、零陵、武陵以西属备。诸葛瑾每奉使至蜀,与其弟亮但公会相见,退无私面。
  
  这一次吴蜀之间因荆州地盘的矛盾,由于曹操进攻汉中而使吴蜀之间的矛盾缓解,但这一矛盾依然存在。《资治通鉴》记载,建安二十四年(219年)秋,七月,关羽率军北上进攻曹魏,其云:
  
  已而关羽果使南郡太守糜芳守江陵,将军傅士仁守公安,羽自率众攻曹仁于樊。仁使左将军于禁、立义将军庞德等屯樊北。八月,大霖雨,汉水溢,平地数丈,于禁等七军皆没。禁与诸将登高避水,羽乘大船就攻之,禁等穷迫,遂降。庞德在堤上,被甲持弓,箭不虚发,自平旦力战,至日过中,羽攻益急;矢尽,短兵接,德战益怒,气愈壮,而水浸盛,吏士尽降。德乘小船欲还仁营,水盛船覆,失弓矢,独抱船覆水中,为羽所得,立而不跪。羽谓曰:“卿兄在汉中,我欲以卿为将,不早降何为!”德骂羽曰:“竖子,何谓降也!魏王带甲百万,威振天下。汝刘备庸才耳,岂能敌邪!我宁为国家鬼,不为贼将也!”羽杀之。
  
  羽急攻樊城,城得水,往往崩坏,众皆恟惧。或谓曹仁曰:“今日之危,非力所支,可及羽围未合,乘轻船夜走。”汝南太守满宠曰:“山水速疾,冀其不久。闻羽遣别将已在郏下,自许以南,百姓扰扰,羽所以不敢遂进者,恐吾军掎其后耳。今若遁去,洪河以南,非复国家有也,君宜待之。”仁曰:“善!”乃沉白马与军人盟誓,同心固守。城中人马才数千人,城不没者数板。羽乘船临城,立围数重,外内断绝。羽又遣别将围将军吕常于襄阳。荆州刺史胡修、南乡太守傅方皆降于羽。
  
  这一年冬天,东吴准备袭取荆州,《资治通鉴》云:
  
  初,鲁肃尝劝孙权以曹操尚存,宜且抚辑关羽,与之同仇,不可失也。及吕蒙代肃屯陆口,以为羽素骁雄,有兼并之心,且居国上流,其势难久,密言于权曰:“今令征虏守南郡,潘璋住白帝,蒋钦将游兵万人循江上下,应敌所在,蒙为国家前据襄阳,如此,何忧于操,何赖于羽!且羽君臣矜其诈力,所在反覆,不可以腹心待也。今羽所以未便东向者,以至尊圣明,蒙等尚存也。今不于强壮时图之,一旦僵仆,欲复陈力,其可得邪!”权曰:“今欲先取徐州,然后取羽,何如?”对曰:“今操远在河北,抚集幽、冀,未暇东顾,徐土守兵,闻不足言,往自可克。然地势陆通,骁骑所骋,至尊今日取徐州,操后旬必来争,虽以七八万人守之,犹当怀忧。不如取羽,全据长江,形势益张,易为守也。”权善之。
  
  吕蒙毕竟没有大局意识和政治意识,无法与鲁肃相比,若夺取荆州,吴蜀矛盾尖锐,使曹魏从中得利,为逐个消灭吴蜀创造条件。吴蜀协力,三国鼎立的局面可以维持得长久一点。吴蜀之间火并,那么曹魏便能渔翁得利。从这一点讲,当时吕蒙与孙权都只注重眼前利益,犯了短视的错误。《资治通鉴》记载:
  
  权尝为其子求昏于羽,羽骂其使,不许昏;权由是怒。及羽攻樊,吕蒙上疏曰:“羽讨樊而多留备兵,必恐蒙图其后故也。蒙常有病,乞分士众还建业,以治疾为名,羽闻之,必撤备兵,尽赴襄阳。大军浮江昼夜驰上,袭其空虚,则南郡可下而羽可禽也。”遂称病笃。权乃露檄召蒙还,阴与图计。蒙下至芜湖,定威校尉陆逊谓蒙曰:“关羽接境,如何远下,后不当可忧也?”蒙曰:“诚如来言,然我病笃。”逊曰:“羽矜其骁气,陵轹于人,始有大功,意骄志逸,但务北进,未嫌于我;有相闻病,必益无备。今出其不意,自可禽制。下见至尊,宜好为计。”蒙曰:“羽素勇猛,既难为敌,且已据荆州,恩信大行,兼始有功,胆势益盛,未易图也。”蒙至都,权问:“谁可代卿者?”蒙对曰:“陆逊意思深长,才堪负重,观其规虑,终可大任;而未有远名,非羽所忌,无复是过也。若用之,当令外自韬隐,内察形便,然后可克。”权乃召逊,拜偏将军、右部督,以代蒙。逊至陆口,为书与羽,称其功美,深自谦抑,为尽忠自托之意。羽意大安,无复所嫌,稍撤兵以赴樊。逊具启形状,陈其可禽之要。羽得于禁等人马数万,粮食乏绝,擅取权湘关米;权闻之,遂发兵袭羽。权欲令征虏将军孙皎与吕蒙为左右部大督,蒙曰:“若至尊以征虏能,宜用之;以蒙能,宜用蒙。昔周瑜、程普为左右部督,督兵攻江陵,虽事决于瑜,普自恃久将,且俱是督,遂共不睦,几败国事,此目前之戒也。”权寤,谢蒙曰:“以卿为大督,命皎为后继可也。”
  
  孙权为笺与魏王操,请以讨羽自效,及乞不漏,令羽有备。操问群臣,群臣咸言宜密之。董昭曰:“军事尚权,期于合宜。宜应权以密,而内露之。羽闻权上,若还自护,围则速解,便获其利。可使两贼相对衔持,坐待其敝。秘而不露,使权得志,非计之上。又,围中将吏不知有救,计粮怖惧。傥有他意,为难不小。露之为便。且羽为人强梁,自恃二城守固,必不速退。”操曰:“善!”即敕徐晃以权书射著围里及羽屯中,围里闻之,志气百倍;羽果犹豫不能去。
  
  孙权与曹操书,请以讨羽自晓之事不知是否真实,如果事情属实,从这件事看,曹操与孙权皆为小人,这与声东击西的兵不厌诈不同,为了夺取荆州而向敌人曹魏屈膝投降,实在令人不齿。关羽如果得知,应思考如何避免自己受到两面夹攻,要认识到曹操是主要对立面,在与曹军作战时必须改善与东吴孙权的关系,否则势必让自己处于非常被动的局面。在这样容易被两面夹攻的情况下,千万不能一味逞强好胜,对吴要有软,对曹要有硬,这样方能改变力量对比的状况。关羽没有对自己的后方设防,只顾与曹仁对垒,但吕蒙已经偷袭其后方,最终导致关羽败走麦城的悲惨结局。《资治通鉴》记载:
  
  吕蒙至寻阳,尽伏其精兵中,使白衣摇橹,作商贾人服,昼夜兼行。羽所置江边屯候,尽收缚之,是故羽不闻知。糜芳、傅士仁素皆嫌羽轻己,羽之出军,芳、仁供给军资不悉相及,羽言:“还,当治之!”芳、仁咸惧。于是蒙令故骑都尉虞翻为书说仁,为陈成败,仁得书即降。翻谓蒙曰:“此谲兵也,当将仁行,留兵备城。”遂将仁至南郡。麋芳城守,蒙以仁示之,芳遂开门出降。蒙入江陵,释于禁之囚,得关羽及将士家属,皆抚慰之,约令军中:“不得干历人家,有所求取。”蒙麾下士,与蒙同郡人,取民家一笠以覆官铠;官铠虽公,蒙犹以为犯军令,不可以乡里故而废法,遂垂涕斩之。于是军中震栗,道不拾遗。蒙旦暮使亲近存恤耆老,问所不足,疾病者给医药,饥寒者赐衣粮。羽府藏财宝,皆封闭以待权至。
  
  关羽闻南郡破,即走南还。曹仁会诸将议,咸曰:“今因羽危惧,可追禽也。”赵俨曰:“权遨羽连兵之难,欲掩制其后,顾羽还救,恐我承其两疲,故顺辞求效,乘衅因变以观利钝耳。今羽已孤迸,更宜存之以为权害。若深入追北,权则改虞于彼,将生患于我矣,王必以此为深虑。”仁乃解严。魏王操闻羽走,恐诸将追之,果疾敕仁如俨所策。
  
  关羽数使人与吕蒙相闻,蒙辄厚遇其使,周游城中,家家致问,或手书示信。羽人还,私相参讯,咸知家门无恙,见待过于平时,故羽吏士无斗心。
  
  会权至江陵,荆州将吏悉皆归附。……关羽自知孤穷,乃西保麦城。孙权使诱之,羽伪降,立幡旗为象人于城上,因遁走,兵皆解散,才十馀骑。权先使硃然、潘璋断其径路。十二月,璋司马马忠获羽及其子平于章乡,斩之,遂定荆州。
  
  吕蒙未及受封而疾发……已而竟卒,年四十二。
  
  吕蒙为孙权取荆州,用心颇勤。他取荆州之技巧,无非是收揽人心,以孤立关羽。反之,亦可见关羽在荆州过于骄横,导致众叛亲离,治军不能如此待人。连曹操也懂得利用吴蜀之间的矛盾,不能让曹仁追杀关羽,从而使吴蜀为了荆州去火拼。蜀失荆州,关羽被杀,前后不过二个月时间,这对刘备自然是一个重大打击,带有情绪化的反应,为夷陵之战的失败埋下伏笔。在这个关键时刻,小不忍则乱大谋,结果只能是一失再失,打破了三国之间的力量平衡关系。从孙权讲,即使取了荆州,杀了关羽,但在大局上甚为失策,打破魏蜀吴三角平衡关系,为以后魏先后灭蜀吴创造了条件。孙权杀了关羽以后,即称藩于曹操,曹操表孙权为骠骑将军,假节领荆州牧,但这能改变魏吴之间的根本矛盾吗?孙权上书曹操,称说天命,曹操却说:“是儿欲踞吾著炉火上邪!”马屁拍在马脚上,悲哉!为上将者,要懂得军事上局部的胜负不是主要的,政治大局上的得失起决定作用,这一点正是鲁肃比吴下阿蒙高明之处。作为王者若孙权,后来在吴蜀关系上没有大的器度,单纯军事观念,虽然取得小的胜利,反而输了大局,那样是得不偿失。
 浏览:382
设置 修改 撤销 录入时间:2019/7/14 20:41:15

新增文选
最新文选Top 20
朱永嘉从老龄化问题说起(下)(收藏于2019/10/21 8:53:02
朱永嘉毛泽东谈中美关系和香港问题(收藏于2019/10/14 8:28:44
朱永嘉从老龄化问题说起(上)(收藏于2019/10/14 8:26:33
朱永嘉徐连达读《容斋随笔》之《伾文用事》(收藏于2019/10/7 8:20:38
朱永嘉徐连达读《容斋随笔》之《次山谢表》(收藏于2019/9/29 16:30:18
朱永嘉徐连达读《容斋随笔》之《白公夜闻歌者》(收藏于2019/9/8 19:50:27
朱永嘉徐连达读《容斋随笔》之《曹操用人》(收藏于2019/9/2 8:30:00
朱永嘉 徐连达读《容斋随笔》之《敕勒歌》(收藏于2019/8/26 9:45:39
朱永嘉己达达人——怀念徐连达兄(收藏于2019/8/19 8:04:08
朱永嘉祭徐连达文(收藏于2019/8/13 8:28:27
1/2页 1 2 向后>>


访问排行Top 20
朱永嘉从毛泽东三读《晋书?刘牢之传》说一下为人的操守问题(访问12906次)
朱永嘉关于宇文泰与苏绰的对话(访问11702次)
朱永嘉青年是祖国的未来、民族的希望(访问7895次)
朱永嘉金山卫与乍浦一日游(访问7875次)
朱永嘉在求真中求是——纪念谭其骧诞辰一百周年(下)(访问7282次)
朱永嘉读王安石诗《元日》(访问6403次)
朱永嘉当年毛泽东向全党推荐枚乘的《七发》今天仍值得我们好好品味(访问5899次)
朱永嘉释辛弃疾《南乡子·登京口北固亭有怀》(访问5873次)
朱永嘉祭亡妻张惠娟文(访问5451次)
朱永嘉评《国庆六十周年前夕一位老同志的谈话》(访问4923次)
1/2页 1 2 向后>>
文选评论
访客文选评论(评论于2017/8/6 23:30:17
访客文选评论(评论于2017/7/16 2:25:38
ch001558文选评论(评论于2017/5/15 12:10:50
ch001558文选评论(评论于2017/5/15 12:08:24
ch001558文选评论(评论于2017/5/15 12:06:43

注册|登录|帮助|快捷
Powered by Netor网同纪念,2000-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