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选目录 全部文选 添加文选 添加目录
张惠娟纪念馆

读一点《孙子兵法》或许对我们从世界全局的眼光来观察现阶段中美关系有益

朱永嘉

  读一点《孙子兵法》或许对我们从世界全局的眼光来观察现阶段中美关系有益朱永嘉 (2018-12-09 22:28:01)[编辑][删除]转载▼
  有朋友来访,问我对中美贸易战怎么看?我说,现在大家都纠缠在许多细节问题上,恐怕越是在细节问题上纠缠不清,越是无法看清全局大趋势。许多问题还是要放在世界大格局上来观察,中美关系不是世界大局的中心问题,世界矛盾的焦点不在东方,而是在西方,在美俄、欧俄、美欧之间,焦点问题仍然在中东。作为世界霸主的美国,不能也很难把全部精力集中到中美关系和贸易战问题上。这大半年来,美国在中美贸易战上并不顺手,资本主义国际贸易发展以来,贸易自由主义与关税保护主义历来是交替出现的,各国都是把二者作为谋取利益的二种手段。二次大战以来,美国称霸世界这七十多年,这两种手段都交替使用过。特朗普上台后,提出美国优先,民粹主义思潮抬头,企图通过关税保护主义解决贸易逆差,振兴和恢复美国本土的工业,希望跨国企业回迁美国本土,恢复其国内的工业生产,解决本国就业和振兴本国的经济,并非完全针对中国,调整对中国的贸易政策只是其中之一。半年多以来,特朗普的这个政策并未取得显著成效,他对中美贸易挥舞保护关税的政策,从中美之间的贸易状况看,美国的贸易逆差不减反增,而中国的贸易顺差则继续增长,所以特朗普要取消11月1日以前对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加征25%的关税,维持10%的关税水平,而要求中国增加进口美国的农产品来改变贸易逆差的情况。
  
  今年8月份中美贸易中方的顺差310亿美元,9月份上升到341亿美元,12月8日中国海关总署公布的数据,中国对美贸易顺差达到355亿美元,还在不断创造新的记录。中美之间前11个月的贸易顺差总数达到2995.9亿美元,这是今年12月1日中美首脑会晤前的数字。为什么会如此,美国从中国进口的低端廉价商品,是美国国内市场的刚需,是美国国内无法生产的东西,中国从美国进口的东西,我们可以从其他国家进口。所以特朗普反过来要求中国扩大进口美国的农产品来平衡双方的贸易关系,如果加大对中国出口美国商品的关税,只会加大美国消费者的负担,故提高关税这个大棒对美国而言反而是失策了,所以特朗普要换一个打法,回到把矛头对着如何限制中国关于2025年科学技术发展的方向上,那就是特朗普从阿根廷回国后讲的,所谓结构性改革,知识产权问题,强制性技术转让,网络黑客袭击等问题,从技术层面限制中国经济的发展,那就是今年3月23日,美国针对中国发出的301专案调查,4月16日,中兴通讯事件的爆发,目前就是对华为的种种挑衅。实际上美国中央情报局早就盯上华为了,在2010年他们便已入侵华为总部的网络,收集任正非大量的通信记录,开始进行数字技术上的冷战。美国通过加拿大扣留任正非的女儿,华为的财务总管孟晚舟,这不是一件偶发的时间,我们还是冷静地观察,等待政府处理,且有关事件发生在特朗普政府上台以前,与特朗普无涉,加拿大与美国政府完全无理,要看美国与加拿大政府如何动作,逐步寻找应对的办法。华为早就退出美国市场了,另外设了财务总管,切割与孟晚舟的工作关系。要懂得美国的霸权主义行为是难以理喻的,更犯不着动什么情绪,而是应该冷静地思考如何应对才是道理。
  
  这个世界市场很大,有中国这样大的市场,华为的回旋余地还很大,围绕互联网通讯5G的斗争,还会继续下去,华为是一家百分之百由员工持股的民营企业,经过30年的努力,华为与全球1300多家企业有广泛的合作关系,包括美欧的许多国家,故不管美国联合多少国家封锁限制华为的发展,它还是有自己生存发展的余地。中国科学技术的发展还是要立足于自身努力的基础上,才能在全球化的浪潮下,利用一切有利条件得到长足的发展,才能不受制于人。所以最近李克强总理要召开中国科学技术工作的会议,研究这个问题。然而从全局看,中美之间的摩擦还是局部问题,从世界全局看,它不占中心地位,这在美国国务卿蓬佩奥12月4日在比利时布鲁塞尔的讲话中清楚地表达出来。他对于中国虽然蛮横无理,但在全篇讲话中中国的事情不是中心主题。所以要在世界全局范围摆正美国所处的地位,弄清中美关系在这个全局中所处的位置,才能正确地谋求自己的最佳方案,不能以我为中心来思考问题。所以读一点《孙子兵法》对我们如何谋划全局还是有利的。
  
  《孙子兵法》第一篇《计篇》之末云:
  
  夫未战而庙算胜者,得算多也;未战而庙算不胜者,得算少也。多算胜,少算不胜,而况于无算乎?吾以此观之,胜负见矣。
  
  庙指庙堂,古代是国君议事的场所,这里的庙算是指最高层的决策者,要在未战之前对全局要有一个整体的策划,如果这个策划周全,胜算多,那么未战就决定了胜负。如果决策失误多,那么未战之前就决定了此仗必败无疑。那么如何来谋划中美贸易战下一个战役呢?《孙子兵法》第三篇《谋攻篇》的末尾讲:
  
  知彼知己者,百战不殆;不知彼而知己,一胜一负,不知彼,不知己,每战必殆。
  
  殆,败也。胜败的关键是谋略必须立足于知己知彼的基础上,为什么?《孙子兵法》第四篇《军形篇》说:
  
  昔之善战者,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不可胜在己,可胜在敌。故善战者,能为不可胜,不能使敌之可胜。故曰:胜可知,而不可为。不可胜者,守也;可胜者,攻也。守则不足,攻则有余。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善攻者,动于九天之上,故能自保而全胜也。
  
  这一段中今本之“守则不足,攻则有余”有误,当依《汉书·赵充国传》:“臣闻兵法‘攻不足者守有余’。”《后汉书·冯异传》:“夫攻者不足,守则有余。”竹简本亦为“守则有余,攻则不足”。从全段文字上讲,“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也应把守有余放在第一位,以待敌可胜之机,这才是万全之策。故知己知彼的目的,首先使自己立足于不可胜之地,知彼的目的,是寻找和等待可胜之机,不能冒昧发动进攻,反而使敌人取得进攻自己的机会,这是知己知彼的根本目的。建国以来,毛主席在强敌面前,始终抱定独立自主、自力更生的方针,目的就是使自己始终处于守则有余的地位,以待敌可攻之机,这一点应始终是我们立国的方针。知彼的目的,也是要分析对方的内外矛盾,及其发展的趋势,等待和寻找可乘之机,这才能达到百战不殆的结果。说实在的,目前中美这场贸易战,反映了双方矛盾由来已久,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美国强一些,中国弱一些,美国对中国是着着进攻,但从总体上讲,美国又在走着下坡路,我们能做到的万全之策,也只能“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不可胜在己,可胜在敌”,在目前状况下,我们首先要使自己能为不可胜,不能让敌人有可胜之机,然后看清形势的发展趋势,等待和寻找敌人的可胜之机,这才是万全之策。要知己,便是要看清自己目前内部经济上的矛盾和不足之处,能稳妥处理好这些问题,才能使自己立足于不可胜的境地,这是庙算之胜算的关键。知彼,那就是要看清美国霸权主义的本质,同时更要看清美国内部经济发展的状况,应对世界矛盾的全局,弄清中美关系在其中的地位。在中美关系上,特朗普的笑脸,哄人的肉麻话,都是假象,不可信,不要被他这方面的现象所迷惑,要认清他阴险的一面。尽管美国如此张牙舞爪地进攻,要清醒地看到它尽管表面上轰轰烈烈,但毕竟内囊已经上来了,大有大的难处啊!
  
  美国国债是美国经济的晴雨表,根据美国财政部发表的消息,2018年9月,中国持有的国债连续四个月大幅下降,降至1.15万亿美元,在美国十大债券持有者中,日本、瑞士、巴西在9月份均大幅抛售,其中日本抛出190亿美元,在不久前美国国债的公开拍卖中,美国三年期和五年期的国债无人问津,海外持有美国国债的比例降为41%,为15年来的最低水平。如今只能向国内的企业和百姓出售国债了,其他国家很少为美国买单了。今年12月3日,美国三年期国债收益率较五年期提高1.4基点,市场上二年期的收益率也高于五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的倒挂,常被视为经济衰退的标志之一,短期收益率高于长期,意味着投资者长期信心减少,降低对未来收益的期望。最近美联储加息的计划已被推迟了,那么美联储加息之旅可能在明年之后结束。上一次这种情况出现在2007年,而2008年是美国全面金融危机爆发的一年,这一指标的出现,往往较经济衰退领先6个月到二年。从美国国债的形势看,特朗普的前景开始走下坡路了。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迄今已经十周年了,是不是下一轮经济危机又将逼近了,我们不妨再观察一段时间,看看美国的经济数据如何变化,这两年美国表面的经济繁荣是否已走到尽头了。
  
  再说美国的中期选举,共和党在众议院失守,实际上是政治上的失败,特朗普宣扬自己中期选举胜利,那是假象,美国国内两党的斗争会更加尖锐,这是美国走向衰败的另一个迹象。特朗普扩张军事开支的预算有一点搞不下去了,他在12月3日发推特称,明年那7160亿美元的军事预算太疯狂了,于是他提出原定于到2020年之7330亿美元的军费开支减少到7000亿美元,问题在于目前美国的军费开支,比世界上除美国外前十名的军费开支之总和还多,美国在海外有那么多军事基地,有那么多驻军,这也造成美国与欧洲各国在军费开支上的矛盾,造成美国与驻军所在地国家在军费开支上的矛盾,美国的财政支持不了如此庞大的军费开支,美国没有那么多钱来扩张海空军,很难有力量来打一场大规模的战争,即使局部战争,如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叙利亚战争,都很难长期维持,这是奥巴马叫着要在那些地区撤军的原因。特朗普面临的也是这个困境,同时他又面临着军方扩张军费开支的要求,军火商要发展军火工业谋利的压力,所以在这个问题上,特朗普处于两难的境地。
  
  再说,作为世界货币地位的美元,是靠石油美元来维持的,过去美国是世界最大的石油进口国,目前美国石油自给有余,中国成了世界最大的石油进口国,世界石油产量供大于求,欧佩克面临着石油价格下降的趋势,卡塔尔宣布退出欧佩克,沙特也不愿意减产限产了,美国在世界石油生产和价格的调控能力在下降。此外,美俄在废除中短程导弹条约的问题上矛盾尖锐化,在阿富汗塔利班的问题上,美国也力不从心。叙利亚的恐怖袭击在加强,关于乌克兰问题,俄乌矛盾牵涉到欧俄矛盾,美国也难以置身事外 。这些矛盾的发展,只是说明特朗普满面笑容的背后,实际上是内外交困。在中美关系上,尽管特朗普气势汹汹的样子,但从国际全局看,他的衰败趋势是难以改变了。当然,从整个美国的霸权主义历史讲,也只是衰,还谈不上垮。在美国统治者心目中,修昔底德陷阱的这个情结始终存在,故中美之间的摩擦和矛盾只能是长期的因素。我们要有这方面的认识和心理准备。当然,在贸易战上打打停停也是可能的,如果我们采取不卑不亢地拖的政策,也不要情绪化地采取对立的政策而激化矛盾,争取多一点休战的时间和机会,努力发展自己的力量,以待机而行,比较有利。同时要相信中美两国人民之间还是有友好的愿望,和平双赢的希望只能寄托在两国人民之间和两国企业之间,不能把希望建立在美国垄断集团的统治者身上。这就是知彼之大势,那么我们只能立足于“守则有余”的基础上,做好长期斗争的准备,不要对美国的霸权主义有太多不切实际的幻想,否则的话反而会吃亏上当,会受骗的。
  
  那么我们如何才能做到“守则有余”呢?关键是如何做好我们自己的经济工作,也要采取分析的态度,既要看到这些年经济工作成绩和有利的一面,也要看到困难的一面。最近李克强总理在南京调查南方各省经济工作状况时说:“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加大,把困难和矛盾要充分估计,地区走势分化。”所谓地区走势分化,是指沿海、内地、西部地区经济走势之分化,这次会议主要讨论中部地区的发展状况,目前的困难在于市场需求不足,问题是市场的需求从哪儿来,最近我读到《文化纵横》微信公众号发表的高柏的一篇文章中,讲到通过需求来拉动经济发展,无非是四种方式,第一是出口驱动,第二是通过公共财政驱动,第三是私人投资拉动,第四是信用扩张支撑下的消费驱动。回顾这四十年来中国经济增长的模式,在全球化进展过程中,前三种模式都经历过,从80年代起,到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这二十多年时间,中国经济增长一直以出口驱动为主,中国那时的优势是在农民工的廉价劳动力,建立在低端产业的基础上。农民工的廉价劳动力也是有代价和有条件的,建国以来工农产品的剪刀差,城乡收入差距扩大,农村劳动力再生产的成本低,农民进城打工比农业劳动的收入高一点,但是在农村留下了老人与儿童,留守儿童的问题便是这样产生的。城市化发展以后,农民进城后开支增大,80后、90后的农民工缺少农村劳动的历练,进城后要再回乡重拾农业生产也有他们的难处,依靠廉价劳动力的优势也有它的极限,晚婚少子,势必带来人口结构的老龄化问题,任何一个时期的优势,都要在今后付出相应的代价。
  
  以投资驱动中国经济发展,主要的标志是房地产业迅速发展,伴随着房地产业的发展,地方的土地财政也迅速膨胀。2008年以后驱动中国经济发展的是两架马车,那就是以房地产发展为特征的投资驱动和以基础设施为特征的财政驱动模式,高铁和高速公路的迅速发展,这十多年来这两项动能也达到了顶点,特别是房地产业的发展,推高了房价和房租,从某种意义上讲是寅吃卯粮,压缩了人们其他方面的消费。而高房价的泡沫,背后是银行信贷的问题,房产商的地价靠信贷,建房靠信贷,购房靠信贷,如果高房价的泡沫破裂,便牵涉到银行金融信贷的困局。大家都只能过紧日子,如手机、汽车,甚至烟草销售这几年的下行都与此有关,这就是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表现。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要以国内市场的兴旺和发展为条件,这就是李克强总理讲的“国内外形势错综复杂”,不确定因素很多,大量进口要有充足的外汇储备,我们现有的外汇储备能折腾多少时间呢?央行的负责人已经讲了不再去杠杆了,换一句话说是扩大信贷来刺激经济,民营经济在叫苦,老百姓也在叫苦,扩大货币的发行,如果通货膨胀的话,物价上涨,那么日子便更困难了。所以从经济下行的趋势看,我们也有一本难念的经,如何促进国内需求来发展国内经济是做好“守则有余”的根本条件。
  
  《文化纵横》今年第10期,署名修远研究中心,题为《新时代中国社会结构的演变及未来可能的走向》一文中,对中国社会结构提出三老三新的观点,三老是国家干部、国有企事业的干部、职工,三新是民营企业家、农民工和城市中产阶级,这是以职业化分。其实,这样的划分并不科学,即使国家干部与国有企事业干部,也有等级的区分,中高级干部与基层干部差异很大,企业职工也有八级工资的区别。三新中,民营企业家也要有区分,亿万富翁是极少数,大多数是中小企业家,农民工是底层,而所谓城市中产阶级,在青年中主要是从事第三产业的白领阶层。而李强则提出依经济收入来划分,可以划分为高收入层,中等收入层(包括其家庭成员),中低收入层迅速扩大,包括广大农民工,当然农村还有贫困群体,高收入层历来很小,中等收入层约有三亿左右,那么社会结构应是壬字型。从产业机构上讲,第一产业、第二产业、第三产业结构发生了变化,第三产业的比例到2017年上升到51.6%,就业的比例上升到44.9%,而第一产业与第二产业则处于萎缩状态,而实体经济则主要在前二个产业,目前青年就业也处于很困难的状况,扩大就业,要依靠经济的发展和需求的上升。
  
  如果换一个视角,分析一下中国高收入层的情况,今年10月26日,瑞银集团联合普华永道发布最新一期《亿万富翁洞察力报告》,题目为《新的愿景和中国世纪》,强调中国富豪的崛起在全球处于领跑地位,全中国包括香港、台湾、澳门共有475名亿万富豪,其中大陆有373名亿万富豪,美国有631名,2006年中国只有16位亿万富豪,而2017年中国创造了106位富豪,从全球看产生149名新亿万富豪,全球的上升率为19%,中国则为39%。再说中国97%的亿万富翁是白手起家,其中大多数从事科技和零售业。中国的亿万富豪平均年龄为55.75岁,是全球最年轻的。说实在的,这几年暴富的大都与互联网发展有关,其中大多数又属于民营企业家。在民营企业家中,大多数中小企业,搞一般加工企业,还处于困境中,暴发户只是其中的极少数。这些亿万富翁的存在,说明了另一个问题,中国目前确实存在着贫富两极分化的状态,那么我们依靠这些亿万富翁来拉动消费需求能行吗?我看不行,他们人口比例占比太少,他们的消费需求在国内消费总量很有限,而且这些暴发户的奢侈挥霍不都在国内,反而是在境外,如京东的刘强东去美国留学,一次往返的消费就极其奢靡,此风不可长,他在美国那个性侵案被美国敲了一笔。他们的消费不可能拉动国内的消费市场。那么高官的贪腐能作为拉动消费的力量吗?显然不行,西安秦岭被拆掉的那么多高档住宅便是一个重要的案例。
  
  目前中国要坚持对外开放的政策,继续扩大进出口贸易,那就必须不断扩大国内的消费市场,才可能有在国际贸易中进行利益交换的筹码,那么我们的居民收入结构,不能是贫富两极分化的倒丁字型,应向土字型转变,因为扩大基本群众消费的能力及其需求扩大才是推动经济发展的强大动力。这许多年,以房地产为特征的投资驱动虽然为大部分城镇居民提供了住房,也促进了经济增长,但长年累月的房贷也压缩了居民扩大消费的能力,几乎吸干了城镇居民的可支配收入,居民存款的增幅早已在不断下降了。目前我国的最低工资水平太低,只能供给本人的基本生活,很难成家养育下一代。西方经济学家亚当·斯密就说过,工人的最低工资要满足劳动力再生产的要求,他在“论劳动工资”那一章中说:“在大多数场合,工资还得稍稍超过足够维持生活的程度,否则劳动者不能赡养家室和传宗接代了。”“很明显,上述工资是符合一般人道标准的最低工资。”马克思在好几篇著作中,反复陈述了上述的观点,我们现在法定的最低工资,只能维持工人个人最低的生活需求,谈不上结婚、养孩子,农民工在城市打工的收入,很难在城市维持家庭生活,只能把家庭留在农村,年轻农民工受到户口和住房的限制,很难结婚成家、养儿育女。在这种情况下,就谈不上如何在市场上产生扩大需求的能力。换一句话说,这四十年的经济发展,我们对工农基本群众是欠了债的,故适当增加农民工工资和职工的工资,不仅仅是解决过去四十年来发展欠债的问题,也是促使经济向消费驱动转型必须付出的代价。当然,如果劳动生产率不变的情况下,工资与利润的关系是对立的,工资增加会促使利润率下降。反之,利润增加只能在工资下降的基础上,如果通过技术的发展,提高劳动生产率,那就不是这个情况了,工资的增长会扩大社会的总需求,会提高投资的水平,促使工资与利润都得到增长,从而扩大社会的总需求,这才是良性的社会循环。故经济增长,不能只顾一头,要兼顾各方面,关键是依靠科学技术的发展,提高劳动率基础上,做到劳资两利,扩大社会总需求,把国内市场做大,才能达到扩大对外开放的目的。所以抓紧自身科学技术的发展,不断提高劳动生产率,促使产业升级,提高工人工资,增加农民的收入,才能扩大社会总需求,才能适应全球化的大趋势。唯有如此,才能做到“守则有余”,待机以胜。既然是待机以胜,那么仍然应该坚持韬光养晦的方针,不出头,不称霸,待机而行,才是万全取胜之策。所以学一点《孙子兵法》,在谋划全局上以多算求胜。
  
  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中,无论孔子的儒家还是老子的道家,都有精华所在。其实,毛泽东早就讲过,《老子》是一部兵书,而《孙子兵法》不过是把《老子》中讲兵法的一部分加以具体化、形象化、生动化、系统化而已。时机到了的时候,胜利之势将不可阻挡,《孙子兵法》第五篇《势篇》之末云:
  
  故善战人之势,如转圆石于千仞之山者,势也。
  
  其中还形象地说:
  
  激水之疾,至于漂石者,势也;鸷鸟之疾,至于毁折者,节也。故善战者,其势险,其节短。势如扩弩,节如发机。
  
  世界全局的变化,中美关系的变化,这一天总会到来的。中国还有一句古话:“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掌握中国传统文化的精华,不在于表面的文采,而在于它的贯通,更在于运用之妙!
 浏览:57
设置 修改 撤销 录入时间:2018/12/10 9:09:08

新增文选
最新文选Top 20
朱永嘉概述中国历史上帝王制度与宗法制度及其相互关系——廿四史读书笔记(四)(收藏于2019/1/21 8:59:15
朱永嘉尺蠖之曲,以求信也(收藏于2019/1/13 21:30:40
朱永嘉指责毛泽东不参加周恩来追悼会的人该扪心有愧了(收藏于2019/1/9 11:40:49
朱永嘉概述中国历史上帝王制度与宗法制度及其相互关系——廿四史读书笔记(三)(收藏于2019/1/6 19:00:00
朱永嘉也来说说当前关于文化重建的问题(收藏于2019/1/2 19:17:35
朱永嘉关于郎咸平说中美贸易战的一点意见(收藏于2018/12/23 20:48:13
朱永嘉读一点《孙子兵法》或许对我们从世界全局的眼光来观察现阶段中美关系有益(收藏于2018/12/10 9:09:08
朱永嘉概述中国历史上帝王制度与宗法制度及其相互关系——廿四史读书笔记(二)(收藏于2018/12/3 12:05:53
朱永嘉概述中国历史上帝王制度与宗法制度及其相互关系——廿四史读书笔记(一)(收藏于2018/11/25 20:14:41
朱永嘉10月25日观郑重“百里溪翰墨展”留影(收藏于2018/11/19 8:29:51
1/2页 1 2 向后>>


访问排行Top 20
朱永嘉从毛泽东三读《晋书?刘牢之传》说一下为人的操守问题(访问12532次)
朱永嘉关于宇文泰与苏绰的对话(访问11452次)
朱永嘉青年是祖国的未来、民族的希望(访问7683次)
朱永嘉金山卫与乍浦一日游(访问7567次)
朱永嘉在求真中求是——纪念谭其骧诞辰一百周年(下)(访问7051次)
朱永嘉读王安石诗《元日》(访问6173次)
朱永嘉当年毛泽东向全党推荐枚乘的《七发》今天仍值得我们好好品味(访问5691次)
朱永嘉释辛弃疾《南乡子·登京口北固亭有怀》(访问5613次)
朱永嘉祭亡妻张惠娟文(访问5222次)
朱永嘉评《国庆六十周年前夕一位老同志的谈话》(访问4627次)
1/2页 1 2 向后>>
文选评论
访客文选评论(评论于2017/8/6 23:30:17
访客文选评论(评论于2017/7/16 2:25:38
ch001558文选评论(评论于2017/5/15 12:10:50
ch001558文选评论(评论于2017/5/15 12:08:24
ch001558文选评论(评论于2017/5/15 12:06:43

注册|登录|帮助|快捷
Powered by Netor网同纪念,2000-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