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选目录 全部文选 添加文选 添加目录
张惠娟纪念馆

从“利”字说起

朱永嘉

  
  //s3.pfp.sina.net/ea/ad/7/4/a21224c22f196ad8271523ef5fc3ee9c.jpg
  ×
  新浪首页杨浦阿刚个人中心8发博文消息
  杨浦阿刚的博客
  新浪个人认证复旦大学副教授
  http://blog.sina.com.cn/missyoumymother
  首页博文目录图片关于我博文发博文页面设置个人中心
  个人资料[管理]
  点击上传头像
  杨浦阿刚 新浪个人认证
  微博
  博客十周年地图
  博客等级:
  博客积分:2790积分
  博客访问:2,358,708
  关注人气:1,868
  获赠金笔:1989
  赠出金笔:2
  荣誉徽章:点亮荣誉勋章兑换图片博主服务私密博文兑换金笔
  相关博文
  自然的寻找---乌镇和我的情谊
  
  周星
  
  歌手高空拍MV坠亡高收入往往高风险
  
  张洪泉
  
  门道文化|版画:刻蚀印画
  
  门道app
  
  《大悲咒》这么殊胜你还不会背?教你快速背诵!
  
  福建佛学院女众部
  
  曾经风光无限的路虎为何现在却卖不动了?
  
  康斯坦丁
  
  2018/10/22-28占星职场周运
  
  占星骑士
  
  【泰式咖喱鸡】--汁浓味厚香气足的秋日异域风美味!
  
  海燕的厨房
  
  攻略:超全中考前准备攻略绝对有用
  
  中考资讯
  
  “你”也是阿修罗
  
  l香克斯l
  
  怀孕6个月后腰右侧突发疼痛,一查竟是婆婆“惹的祸”
  
  北京玛丽妇婴医院
  
  更多>>
  推荐博文
  兰海高速事故:“大祸车”是如何
  
  
  万圣节夜里去乔布斯家要糖,我竟
  
  
  资本关注对教育行业是祸是福?
  
  
  赤峰市下雪了
  
  
  春晚还有没有存在的必要性,如果
  
  
  泡妞、买房、诈骗,解读诺贝尔经
  
  
  医生参与盗挖遗体器官还有什么可
  
  
  洞庭湖“私人湖”,是和业主的“
  
  
  重读《共产党宣言》(五)共产党
  
  
  一颗被冷冻了5年的头颅,被它一
  
  
  海兰江辣白菜文化旅游节
  
  海兰江辣白菜文化旅游节
  
  渔家喜宴,属于大海的丰盛
  
  渔家喜宴,属于大海的丰盛
  
  毕棚沟的秋天
  
  毕棚沟的秋天
  
  青海,壮观唯美的高原秋色
  
  青海,壮观唯美的高原秋色
  
  赴一场醉美胡杨的盛宴
  
  赴一场醉美胡杨的盛宴
  
  青海,壮观唯美的高原秋色
  
  青海,壮观唯美的高原秋色
  
  查看更多>>
  谁看过这篇博文
  流传天下乐闲人流传天下…25分钟前
  左程--2015左程--201560分钟前
  6241690762416907今天00:59
  木帝回木帝回11月4日
  qsjxqsjx11月4日
  天漱之唤天漱之唤11月4日
  whsswhss11月4日
  明道而已明道而已11月4日
  飘逸的云飘逸的云11月4日
  陈明友陈明友11月4日
  一气周流一气周流11月4日
  鼓贵难叟鼓贵难叟11月4日
  正文字体大小:大 中 小
  从“利”字说起朱永嘉 (2018-11-04 19:22:24)[编辑][删除]转载▼
  《史记·货殖列传》有一句名言,其云:“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还有一句话:“千金之子,不死于市。”市场经济在中国古已有之,不是西方哪一位大思想家的创造发明,从时间上讲,中国有市场经济比西方至少要早二千年,《货殖列传》的人物传记都是那个时代大商人的传记。最早的经济思想家也出现在中国,不是西方,春秋时越国有一位计然,他讲过越国的治国之道:“农末俱利,平粜齐物,关市不乏,治国之道也。”关,实际上是管理和征税,市是指市场的交易,各得其所。他还说:
  
  以物相贸易,腐败而食之货勿留,无敢居贵。论其有余不足,则知贵贱。贵上极则反贱,贱下极则反贵。贵出如粪土,贱取如珠玉。财币欲其行如流水。
  
  这里讲了商品流通,因供需之间的矛盾,其价格由上下波动,贵则出之,贱则取之,而货币则是流通的工具,货币要如行云流水那样流畅,才能促进市场的贸易和生产的发展。这些思想产生在二千多年前,比西方的亚当·斯密和李嘉图早许多年,而且更加精辟。在越国困难时期,史称:
  
  修之十年,国富,厚赂战士,士赴矢石,如渴得饮,遂报强吴,观兵中国,称号“五霸”。
  
  越国的强大,是依靠市场经济发展起来,然后再强兵,这样国家才能强盛起来,才能报当年被误国困辱之耻。计然的经济思想:“知斗则修备,时用则知物,二者形则万货之情可得而观已。”我讲这段中国二千多年以前的往事,再与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七十年的历史对比,多少应能给我们一些启发。现在大家都崇拜西方的经济思想,在我的感觉中,西方的经济学家确实有不少精辟的见解,关键在于你如何取舍。如亚当·斯密的《国富论》,尽管篇幅很长,我是认真读过的,里面有许多观点非常精辟,当然也有其不足的地方。亚当·斯密极力主张自由贸易,反对关税保护主义,与我国目前的经济指导思想很合拍,不少地方简直就是在批判当前特朗普的绝佳言论。最近有朋友提出要注意亚当·斯密的分工论,我就顺着分工论的思路讲下去。亚当·斯密《国富论》的第一篇便是论分工,第一句话就说:
  
  劳动生产率上最大的增进,以及运用劳动时间时所表现更大的熟练、技巧和判断力,似乎是分工的结果。
  
  他强调分工使劳动者在单位时间内完成比过去多得多的工作量,其原因有三:第一,劳动者的技巧因专业而日进。第二,由一个工种转到另一个工种,通常需要损失不少时间,有了分工,就能免除这种损失。第三,许多减化劳动和缩减劳动的机械的发明,使一个人能做许多工人的工作。这里作者强调的分工是劳动者在生产劳动过程中的创造发明,从而提高劳动生产率,而资本在这个问题上是获利者,当然也需要资本的投入,分工产生的巨大效益最终还是为资本所获取,这一点我们要有清醒的认识。分工的真正创造者是劳动,不是资本,成果的收益者却是资本。他在第五章说:“劳动是衡量一切商品交换价值的真实尺度。”劳动也像商品一样,可以有真实价格与名义价格。所谓真实价格,就是报酬劳动的一定数量的生活必需品和便利品。所谓名义的价格,就是报酬劳动的一定数量的货币。在第六章,论商品价格的组成部分,作者讲到资本一旦从个别手中积聚起来,那么劳动者对原材料增加的价值,在这种情况下就分为两部分,其中一部分支付劳动者的工资,另一部分支付雇主的利润,来报酬它填付原材料和工资的那全部资本。利润完全受所投资本的价值的支配,利润多少,与资本的大小恰成比例,资本所有者,虽几乎没有劳动,却希冀其利润与其资本保持一定的比例。雇主分享劳动者生产物,分享劳动对原材料所增加的价值,而这一分享的份额便是他的利润,结果是劳动者盼望多得,雇主盼望少给,劳动者为提高工资而结合,雇主却想为减少工资而联合。其实这就是工人与资本之间的阶级斗争。
  
  亚当·斯密也讲了最低工资的问题,他说:
  
  需要靠劳动过活的人,其工资最少需够多维持其生活,在大多数场合,工资还得稍稍超过足够维持生活的程度,否则劳动者就不能赡养家室而传宗接代了。
  
  马克思在最低工资的标准问题上,是沿袭亚当·斯密的观点。他在《雇佣劳动与资本》的小册子中讲:
  
  简单劳动的生产费用就是维持工人生存和延续工人后代的费用,这种维持生存和延续后代的费用的价格,就是工资,这样的工资就叫作最低工资。这种最低工资也和商品价格一般由生产费用决定一样,不是就单个人来说的,而是就整个种族来说的。
  
  也就是说要有一个当地社会生活水平下,一个工人维持其本人和家庭及其子女成长的必须条件下的最低工资水平。在这个问题上,不说外敌,上海的最低工资实际上只能维持工人生活,他们不能结婚,养儿育女,这样下去,时间久了,会绝子绝孙,劳动力不可能再生产的,这是比资本主义还残酷的剥削。
  
  亚当·斯密还把劳动区分为生产性劳动与非生产性劳动,这个背景便是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的关系,他的第二篇的第三章“论资本积叠并论生产性劳动和非生产性劳动”,作者说:
  
  有些社会上等阶级人士的劳动和家仆的劳动一样,不生产价值,既不固定或实现在耐久物品或可卖商品上,亦不能爆仓起来供日后雇佣等量劳动之用。他们是公仆(实际上是官员),其生计由他人劳动年产物的一部分来维持。他们的职务无论是怎样高贵,怎样有用,怎样必要,但终究是随生随灭,不能保留起来供日后取得同量职务之用。他们治理国事,捍卫国家,功劳当然不小,但今年的治绩,买不到明年的治绩;今年的安全,买不到明年的安全。在这一类中当然包含着各种职业,有些是很尊贵很重要的,有些却可说最不重要的。前者如牧师、律师、医师、文人,后者如演员、歌手、舞蹈家……但这一类劳动中,就是最尊贵的,亦不能生产什么东西,供日后购买等量东西之用,像演员的对白,雄辩家的演说,音乐家的歌唱,他们这一般人的工作都是随生随灭的。
  
  生产性劳动者,非生产性劳动者以及不劳动者,同样仰食于土地和劳动的生产物,这种生产物的数量无论怎么大,决不是无穷的,而是有限的,因此用以维持非生产性的人手的部分愈大,用以维持生产性人手的部分必愈小,从而次年生产物亦必愈少。反之,用以维持非生产性人手的费用愈小,用以维持生产性人手的部分愈大,而次年的生产物亦必愈多。
  
  
  
  亚当·斯密的这些论断极其精妙,从分工开始,他关注的是工人的劳动创造了一切,他划分生产性劳动与非生产性劳动,实际上也就区分了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某种意义上,也是第一、第二产业与第三产业之区分。第三产业的相当一部分是虚拟经济,它的存在,如运输、邮寄、仓储、银行、金融,都依靠实体经济的发展而生存。盲目地发展虚拟经济,亚当·斯密是不赞成的,对实体经济,对劳动者的生存条件是不利的。工人工资之所以那么低,是因为非生产性劳动的比例太高,如他看不起的演员、歌手、舞蹈家获取那么高的报仇,而且偷税漏税,如冯小刚之类导演那么低俗的作品的人物获取了巨额的财富,范冰冰一次性因偷税漏税罚款便高达8亿元,他们拥有那么多财富,扰乱了社会风气,色情东西泛滥,明星成了青年们崇拜的对象,这一切与生产性劳动者所取得的报酬相比,合理吗?这样的非生产性劳动该清理一下。过去北京天桥卖艺的人,他们的艺术水平不低,他们的辛苦劳动能收入多少?比起范冰冰这些明星,历史不是倒退了吗?再说官员队伍极其庞大,各个等级大大小小的官员有多少,要多少个工人的劳动才能养活一个官员及其家属的生活,还不赶快精兵简政,这样下去,在民不聊生基础上,也会出现官不聊生的。
  
  亚当·斯密对官员们的认识,说他们的职业无论是怎样高贵,怎样有用,怎样必要,他们毕竟是公仆,他们的价值毕竟是随生随灭,今年的治绩,买不到明年的治绩,今年的安全,买不到明年的安全,不管吹得如何伟大,毕竟还是非生产性劳动。我想目前工人的工资那么低,低到无法维持工人自身的再生产的原因,就是我们非生产性的人口占比过高,其中有些人的收入太高,造成了目前的困境,此外我们的官僚队伍过于庞大,人浮于事,官僚主义泛滥。1942年9月7日毛泽东发表了《一个极其重要的政策》一文,这个极其重要的政策便是精兵简政,而且是由一个党外民主人士提出来的,这是保障我们抗日战争取得胜利的一个重要政策,这个政策的目的就是充实第一线劳动者和生产者,在各个岗位都要参加一点劳动。最近看到朱镕基总理在其总理工作最后一天的讲话,和他在十九大的发言,说得多么好啊!他批评房地产过热,批评了盲目的城镇化,批评了各地的主题公园,批评了搞汽车成风,认为这不是方向,应以发展公共交通为主。他批评目前工作中的浮夸风,吹捧风,报喜不报忧,要眼见为实,要反对那些盲目的自满,莫名其妙的折腾,盲目无知的决策。我想,亚当·斯密把官僚队伍划入非生产性劳动,还是对的,不要自我膨胀,还是精兵简政,好好为实体经济服务。故亚当·斯密这方面的观点,对我们还是非常有益的。
  
  亚当·斯密在第二篇第三章,还讲到奢侈和节俭的问题,他说:
  
  一个人所以奢侈、浪费,当因为他有现在享乐的欲望,这种欲望的热烈,有时简直难以抑制,但一般说来,那总是暂时的,偶然的。再讲节俭,一个人所以会节俭,当然因为他有改良自身状况的愿望。这愿望,虽然是冷静的、沉着的,但我们从胎里出来一直到死,从没一刻放弃过这愿望。……所以,虽然每个人都不免有时有浪费的欲望,并且有一种人,是无时不有这欲望,但一般平均来说,在我们人类生命的过程中,节俭的心理,不仅常占优势,而且大占优势。
  
  亚当·斯密这段话也非常深刻,中国历史上有这样的人,如明朝的万历帝是这样的人,清朝的慈禧太后是这样的人。但是中国的传统,从来都是艰苦奋斗,勤俭持家,崇尚节约,反对浪费,毛泽东留给我们的也是这个传统,不是什么好大喜功,以豪华浪费为荣,这一点东西方是一致的。
  
  亚当·斯密有一个理性经济人的假设,特朗普就是这样一个理性经济人,不过他追求的是美国优先,美国第一。从理论上讲,理性经济人并不理性,从行为经济学的角度讲,他都有情绪化也就是非理性的一面,有时他失去理智的时候会表现出一种疯狂。亚当·斯密在第四篇之第二章“论限制从国外输入国内能生产的货物”有这样的论述:“他只是盘算他自己的安全。”“他所盘算的也只是他自己的利益。”还说:“我从来没有听说过,那些假装为公众幸福而经营贸易的人做了多少好事。”又说:
  
  如果政治家企图指导私人应如何运用他们的资本,那不仅是自寻烦恼地去注意不该注意的问题,而且僭取一种不能放心地委托给任何个人、也不能放心地委之于任何委员会或参议院的权力。把这种权力交给一个大言不惭、荒唐地认为有资格行使的人,再危险也没有了。
  
  特朗普不就是这样一个疯子吗?还是在这一章,亚当·斯密有这样一段话:
  
  依据这样的原则,各国都认为他们的利益在于使一切邻国变得穷困。各国都嫉妒与他们通商的国家的繁荣,并把这些国家的利得,看作是他们的损失。(特朗普正是这样看待中美贸易的)国际通商,像个人通商一样,原来应该是团结与友谊的保证,现在,却成为不和与仇恨的最大源泉。
  
  
  
  孔子讲过:“放利而行,则多怨。”特朗普如此搞美国优先,还不就是放利而行,目前一些国家还不敢与之对抗,迟早有一天,他会成为各国共同之敌,如此发展下去,对世界和平是一个很大的威胁,与这样的疯子相处,我们随时都要留神啊!
  
  现在再回到《史记·货殖列传》,这篇文章是商人传记的集合,在中国历史上有许多著名的大商人,如孔子的弟子子贡也是一个大商人,“七十子之徒,赐最为饶益,原宪不厌糟糠,匿于穷巷。”“夫使孔子名扬于天下者,子贡先后之也。此所谓得势而益彰者乎?”商人也有讲道义的,孔子死,子贡为其守三年之丧,孔子学术的发扬光大,子贡的功劳很大,有许多时候,要有钱才能办事。
  
  《货殖列传》中我最佩服的另一个商人是范蠡,其文云:
  
  范蠡既雪会稽之耻,乃喟然而叹曰:“计然之策七,越用其五而得意。既已施于国,吾欲用之家。”乃乘扁舟浮于江湖,变名易姓,適齐为鸱夷子皮,之陶为朱公。朱公以为陶天下之中,诸侯四通,货物所交易也。乃治产积居。与时逐而不责于人。故善治生者,能择人而任时。十九年之中三致千金,再分散与贫交疏昆弟。此所谓富好行其德者也。后年衰老而听子孙,子孙脩业而息之,遂至巨万。故言富者皆称陶朱公。
  
  
  
  我们现在有一个新兴的企业家阶层,能不能发扬陶朱公三致千金而再分散给贫穷者,压缩一下贫富两极分化的差距。我也碰到过一位女性企业家,她在极其困难的情况下把企业支撑和发展起来,她也想捐钱给慈善基金会,但那些慈善基金会把募捐作为生财有道的手段,她向我诉苦,一些官办的慈善机构账目不公开,经不起查询,自然引起捐款人的怀疑,那些福利彩票机构,也贪污腐败成风。在那位女性企业家的疑问面前,我无言以对,国家也要为乐善好施的企业家开辟一条济贫的道路。陶朱公那样对待财富有聚又有散的精神值得我们倡导,如果财富有聚而不知如何散,那么财富多了,会坑子害孙的,身后会在养尊处优的生活中出现一批又一批的败家子啊!这是中国商人历史已经反复验证的真理。
  
  我记得孟子见梁惠王时,有那么一段文字:
  
  王曰:“叟不远千里而来,亦将有以利吾国乎?”孟子对曰:“王何必欲利,亦有仁义而已矣。王曰何以礼吾国,大夫曰何以利吾家,士庶人曰何以利吾身,上下交征利,而国危矣。”
  
  
  
  这也是孔子说的“放利而行,多怨”的道理,义与利的关系,还是应该把义放在第一位,整个孟子的议论之主题,就在仁义二字之上,仁者爱人,义者责己,我想这不仅是经商,也应该是为人的基本原则。故在利的问题上,应以义为上。
  
  在利的问题上,无论是西方,还是东方,在基本道理方面,还是有相通的地方。尽管“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但在利的问题上,还不能完全“放利而行”,如果那样的话,人与人之间多怨恨,国与国之间也是如此。如果放利而行,全都推行如特朗普那样美国优先的霸权思想,那么留下的只能是怨恨和对抗,对世界和平将是最大的威胁,希望大家都能认识到这一点风险。
 浏览:12
设置 修改 撤销 录入时间:2018/11/5 9:34:27

新增文选
最新文选Top 20
朱永嘉读柳宗元《咏荆轲》(收藏于2018/11/11 20:31:01
朱永嘉从“利”字说起(收藏于2018/11/5 9:34:27
朱永嘉读《礼记》之《曲礼》与《王制》二篇及《周易》之《序卦》有感(收藏于2018/10/29 13:40:16
朱永嘉祭吴浩坤文——读《中国甲骨学史》兼论商周之间(五)(收藏于2018/10/21 13:56:26
朱永嘉说重阳(收藏于2018/10/15 7:42:35
朱永嘉苏东坡的六个梦(收藏于2018/10/7 16:01:18
朱永嘉释白居易、苏轼赋钱塘潮——观央视转播海宁潮有感(收藏于2018/10/1 8:06:30
朱永嘉说一点苏轼与苏辙的兄弟之情——读吴瑞武《中秋明月人尽望》有感(收藏于2018/9/24 21:23:02
吴瑞武中秋明月人尽望——中秋祝愿(收藏于2018/9/24 21:14:59
吴瑞武唐宋咏燕诗词略钞(收藏于2018/9/16 19:33:42
1/2页 1 2 向后>>


访问排行Top 20
朱永嘉从毛泽东三读《晋书?刘牢之传》说一下为人的操守问题(访问12371次)
朱永嘉关于宇文泰与苏绰的对话(访问11339次)
朱永嘉青年是祖国的未来、民族的希望(访问7600次)
朱永嘉金山卫与乍浦一日游(访问7445次)
朱永嘉在求真中求是——纪念谭其骧诞辰一百周年(下)(访问6954次)
朱永嘉读王安石诗《元日》(访问6068次)
朱永嘉当年毛泽东向全党推荐枚乘的《七发》今天仍值得我们好好品味(访问5573次)
朱永嘉释辛弃疾《南乡子·登京口北固亭有怀》(访问5494次)
朱永嘉祭亡妻张惠娟文(访问5138次)
朱永嘉评《国庆六十周年前夕一位老同志的谈话》(访问4551次)
1/2页 1 2 向后>>
文选评论
访客文选评论(评论于2017/8/6 23:30:17
访客文选评论(评论于2017/7/16 2:25:38
ch001558文选评论(评论于2017/5/15 12:10:50
ch001558文选评论(评论于2017/5/15 12:08:24
ch001558文选评论(评论于2017/5/15 12:06:43

注册|登录|帮助|快捷
Powered by Netor网同纪念,2000-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