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选目录 全部文选 添加文选 添加目录
张惠娟纪念馆

李世民与张蕴古及《大宝箴》——“一言兴邦”与“一言丧邦”案例之一

朱永嘉

  “为君难,为臣不易”,有没有这方面的案例呢?我在牢中读书时,曾读到过一个案例,唐太宗的贞观之治,在为君者中,还算一个有作为的君王吧,他即皇位以后,有一个叫张蕴古的人,是相州洹水人,任幽州总管府记室,直中书省。我们知道中书省是协助帝王作决策、起草诏令的机构,他是在那个机构当秘书吧,史称其“性聪敏,博涉书传,善缀文”,用现在的话讲,他是君王身旁的笔杆子。李世民初即位时,他上《大宝箴》以讽谏李世民。大宝是指君位,箴是规诫的意思。箴言是一种文体,如西晋张华有《女史箴》。《大宝箴》的主题是讲为君难,难在哪里,这是在告诫李世民如何做皇帝,《旧唐书·张蕴古传》载有这篇文字,但这篇文字还比较艰涩难懂,涉及的典故较多,我在句下略作注释,注文皆加括号,以与正文相区别。今录其全文于下:
  今来古往,俯察仰观,惟辟作福,(注:辟,君位,皇位。意谓只有君王才能作威作福,语见《尚书·洪范》:“惟辟作福,惟辟作威,惟辟肉食。”《正义》曰:“言惟君得专威福为美食。”)为君实难。(注:这句与上句相呼应,《老子》第五十八章说过:“福兮,祸所伏。孰知其极。”这句是全文的主旨。)主普天之下,处王公之上;任土贡其所求,具僚和其所唱。(注:此句意指帝王居王公之上,土贡指地方上贡献给帝王的土特产,任凭君王的需要,百官尽听他的意旨。具僚,指备位充数而已。)
  是故兢惧之心日弛,邪僻之情转放,岂知事起乎所忽,祸生乎无妄。(注:无妄,指没有动乱之时。)固以圣人受命,拯溺亨屯,(注:指君王受命于天,他的使命是拯救人民于水火艰难之中达于通亨顺利。亨,通亨,意谓通达顺利。屯,六十四卦名之一。《易·屯卦》:“彖曰:屯,刚柔始交而难生。”《屯》之下卦为《震》,上卦为《坎》,震,动也;坎,险也。动在险中,若雷雨,雷雨动,则震惊百里,冲击万物,这是险象。另一方面,春雷动,万物之生长,有赖乎“雷以动之,雨以润之”。毛泽东的父亲为他起名时,期许他对于国家,既是一声春雷霹雳,又以春雨润万物之生长,故字润之。)归过于己,推恩于民。(注:如果遇到险象和动乱,要归过于自己,而不是诿过于人,要把恩惠施于百姓。)
  大明无偏照,至公无私亲。故以一人治天下,不以天下奉一人。(注:为君王者要大公无私,君权集中于一人,是为治理天下国家,而不是以天下国家来贡奉一人之奢侈享受。要摆正君王与天下、国家之间的相互关系,不是家天下,而是天下为公,这一点非常重要,把位置颠倒了,最终是君失其位。用现在的话讲,靠的是路线正确,是非分明,靠大树特树,那是靠不住的,那些拍马屁的,说变就变,是最不靠谱的。)
  礼以禁其奢,乐以防其佚。(注:礼是社会风气和习俗,目前社会上的不良习俗甚盛,音乐歌舞那种追星的风气不好,要注意社会效应,不能让以吸引眼球为宗旨之市场的利益驱动支配社会风俗和人们的娱乐生活,还是应把社会效应放在第一位。)左言而右事,出警而入跸。(注:左言,指左史记言。右事,指右史记事。此言君王之言事都有记载。警、跸,指君王出宫,要出警,回宫,则要清理道路之行人。)四时同其惨舒,三光同其得失。(注:四时,指春夏秋冬,此言无论苦乐皆要守规矩。三光,指日、月、星辰,谓不论白天黑夜都要不顾得失而按规矩办事。)故身为之度,而声为之律。(注:律,《史记·律书》:“王者制事立法,物度规则,壹禀于六律,六律为万事根本焉。”此谓君王行事都要遵守物度规则。)
  勿谓无知,居高听卑;勿谓何害,积小成大。(注:此言自己所行之事无人知晓,上天居高都听着。《易·系辞》上言:“子曰:君子居其室,出其言善,则千里之外应之,况其迩者乎!居其室,出其言不善,则千里之外违之,况其迩者乎!言出乎身,加乎民,行发乎迩,见乎远。言行,君子之枢机,枢机之发,荣辱之主也。”换一句话说,君主之一言一行,冥冥之中自有苍天在俯视着你,不得随心所欲。后一句是君子毋作小人,《易·系辞》下:“小人以小善为无益而勿为也,以小恶为无伤而弗去也。故恶积而不可揜,罪大而不可解。”故勿以恶小而为之,它会积小成大。)
  乐不可极,极乐生哀;欲不可纵,纵欲成灾。壮九重于内,所居不过容膝;彼昏不知,瑶其台而琼其室。(注:九重,本指天,天有九重,这里是指帝王的居处。古代帝王,居室巍峨深远,故借此以称帝王之宫殿。瑶其台而琼其室,指帝王之华丽宫室系用美玉装饰而成,瑶、琼皆是美玉的名称。张衡《东京赋》:“固不如夏癸之瑶台,殷辛之琼室也。”夏癸是夏王桀;殷辛,指殷纣王。两人皆是古代荒淫奢侈的君主。)罗八品于前,所食不过适口;唯狂罔念,丘其糟而池其酒。(注:八品,一作八珍,古代食物的八种烹饪方法,后世通常以八珍泛指珍贵的食物。《三国志·魏书·卫凯传》:“饮食之肴,珍用八物。”实际所吃只要可口便行了,只有那些狂妄没有头脑的人,把糟制的食品堆得如同山丘,让池子盛满酒。王充《论衡·语增》:“纣为长夜之饮,糟丘,酒池。沉湎于酒,不舍昼夜。”《史记·殷本纪》:“(纣王)大聚乐戏于沙丘,以酒为池,悬肉为林,使男女倮相逐其间,为长夜之饮。”)
  勿内荒于色,勿外荒于禽,勿贵难得之货,勿听亡国之音。(注:色,美色。禽,禽兽。《书·五子之歌》:“训有之,内色作荒,外作禽荒。”二句意谓不能内荒于女色,外荒于狩猎。亡国之音,《礼记·乐记》:“郑卫之音,乱世之音也。”)内荒伐人性,外荒荡人心,难得之货侈,亡国之声淫。勿谓我尊而傲贤侮士,勿谓我智而拒谏矜己。(注:矜己,谓自尊自大,听不进群臣的谏议。)闻之夏王,据馈频起;(注:夏王指夏禹,据馈频起,指吃一顿饭要中断好多次。《鬻子》卷下《上禹政第六》:“是以禹尝据一馈而七十起,日中而不暇饱食。”)亦有魏帝,牵裾不止。(注:魏帝指曹丕,曾计划迁徙冀州士家十万户至河南,大臣辛毗谏阻,曹丕怒而入内,《三国志·魏书·辛毗传》载:“毗随而引其裾,帝遂奋衣不还,良久乃出,曰:‘佐治,卿持我何太急邪?’毗曰:‘今徙,既失民心,又无以食也。’帝遂徙其半。”以上二句言古代帝王体恤民情。)
  安彼反侧,如春阳秋露,巍巍荡荡,恢汉高大度;抚兹庶事,如履薄临深,战战栗栗,用周文小心。(注:反侧,指反复无常,也就是对怀有二心的人,要心怀宽广,加以抚慰,使之心悦诚服,能效命于君主。要如春阳秋露那样及时地处理和安抚各种反对势力和不利因素,既要像汉高祖那样恢宏大度包容各势力集团,把问题处理于萌芽状态。巍巍荡荡,威武雄壮的样子,意谓君主要如尧舜禹汤诸圣君那样,犹如巍巍高山、荡荡流水那样胸怀高远,如汉高祖那样豁达大度,善于用人。而在处理日常政务时,要如周文王那样处处小心,怀着战战栗栗恐惧的心理谨慎行事,才能保存自己。履薄临深,即如履薄冰、如临深渊,指行走在薄冰之上,面临深渊,意喻处于危地,要随时警惕,小心谨慎。《诗·小雅·小旻》:“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战战栗栗,战战,恐也;栗,亦作慄。《论语·八佾》:“哀公问社于宰我,宰我对曰:‘夏后氏以松,殷人以柏,周人以栗,曰使民战栗。’”《韩非子·初见秦》:“战战栗栗,日慎一日。”周文,指周文王,小心谨慎,以服事殷。)
  《诗》云:“不识不知。”(注:《诗》指诗经。此言不能自作聪明,要顺应上天法则。《诗经·大雅·皇矣》:“帝谓文王:予怀明德,不大声以色,不长夏以革。不识不知,顺帝之则。”)《书》曰:“无偏无党。”(《书》指《尚书》。“无偏无党”见《尚书·洪范》:“无偏无党,王道荡荡;无党无偏,王道平平。”荡荡指王道宽广,平平指王道正直。没有偏向,才能辨别是非曲直,执政者没有偏私,才能公正不阿。)
  一彼此于胸臆,捐好恶于心想。众弃而后加刑,众悦而后命赏。(注:此谓王者对人与事,没有个人的好恶,在胸中一律公平对待。在刑赏的事上,要听取众人的意见,大家都认为该处罚的,然后才加刑其身。众人皆喜悦肯定的,才下命令加以赏赐。)
  弱其强而治其乱,申其屈而直其枉。(注:指在处理人与事时,对强梁者要削弱其势,有乱者则治而使其恢复秩序,对于蒙冤枉者,则必须申其屈,直其枉。惟其如此,才能治理好社会生活。)
  故曰:“如衡如石,不定物以数,物之悬者,轻重自具;如水如镜,不示物以情,物之鉴者,妍媸自生。”(注:衡,度量之平也。石,指容量单位,一石十斗。谓物之数有重量与体积上的区别,它不能单一地确定物之数量。所体量之物,如悬在空中,自具其量之轻重。意谓要客观地观察事物的轻重。水与镜能映照事物本来的面目,然其映照事物时,没有丝毫感情上的好恶,它的美好与丑恶自然会显现清楚。)
  勿浑浑而浊,勿皎皎而清,勿没没而闇,勿察察而明。(注:此言君主对事物的观察,一是自己不能昏昏然,那对事物的观察必浊而不清。姣,美好,谓对人与事不能要求过于理想化,要懂得水至清则无鱼,美好是相对的,水的清浊也是相对的。没没,意谓沉默。闇通暗,指暗于事理。察察,意谓过分的仔细察辨。《老子》第二十章:“俗人昭昭,我独昏昏。俗人察察,我独闷闷。”王弼注:“察察,分别别析也。”此句意谓不要事事过于苛求,大小巨细都要明察,那样的话,反而办不成大事。中国有一句俗话,捡了芝麻,丢了西瓜,这一点与水至清则无鱼是一致的,凡事过分苛细,反而不能团结大多数,这一点也是值得今人注意提高领导艺术的地方。)虽冕旒蔽目而视于未形,虽黈纩塞耳而听于无声。(注:冕旒,帝王冠冕前悬垂的玉串,用以蔽明。黈纩,古代冕制用黄色锦球悬挂在冕的两旁耳际,以示不听无益之言。这一段话出处见于《汉书·东方朔传》:“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冕而前旒,所以蔽明;黈纩充耳,所以塞聪。”此言为君者既不能浑浑没没,那就暗于事理。也不能皎皎察察,对官僚的要求不可过高过细,那样的话就很难用人。有一句俗话:“金无足赤,人无完人。”人都有不足之处,还是要注意人之大节、气节、能耐这些方面,谨小慎微的人,也难以成大事。这个度要想掌握好的话难度很大,就要看领导的艺术和水平了。从人讲是如此,从事讲也是如此,要抓大局、全局,小事要能放一点手,事事都亲力亲为,谁也忙不过来啊。张蕴古在这儿讲的领导艺术,还是源于老子的基本思想,其中道理与利害关系不难理解,在实际工作中要做到这一点并为大家所理解,那就难矣哉!)
  纵心乎湛然之域,游神于至道之精。(注:湛然之域,指事物精深之领域,此谓君王心思要集中于事物深层次因果关系,对事物的决断则不能偏离道义之精粹。)
  扣之者应洪纤而效响,酌之者随深浅而皆盈。(注:扣,指扣钟,比喻为处理事情,谓君王处事,无论轻重皆能得到响应的效果,犹如扣钟所得到的回响。酌,指饮水或酒,无论水酒之深浅,小酌便能满知其味。喻指君王处事能拿捏其轻重以恰到好处。)
  故曰:天之清,地之宁,王之贞。四时不言而代序,万物无为而受成。岂知帝有其力,而天下和平。(注:此言王者与天地合其德,与四时合其序,万物受其成,天下和平,靠的是有你君王之一分力呵!)
  吾王拨乱,戡以智力,民惧其威,未怀其德。(注:此二句意谓皇上以智力平定天下,使之拨乱反正,然而百姓只惧其威严,尚未怀其恩德。《春秋公羊传·哀公十四年》:“拨乱世,反诸正。”)
  我皇抚运,扇以淳风,民怀其始,未保其终。(注:此二句意谓,我皇陛下执掌国家命运,使天下安定,教育人民以淳厚朴实的风气,百姓看到了良好的开端,但不知道能否保其有始有终。抚运,指安定天下。淳风,指敦厚朴实的风气。)
  爰述金镜,穷神尽圣;使人以心,应言以行。(注:意谓把自己的承诺作为诰誓书写在金属的镜柜上以告世人,而这些诰誓都是圣上竭尽心思以达到神圣的境界,并借以打动民众之人心,然后以践行来验证自己所言,包括引用和书写自己发表过的诰誓。)
  包括治体,抑扬词令,天下为公,一人有庆。(注:意谓诰誓书写的内容,包括国家治理的体制,在辞令上能抑扬顿挫,说的是“天下为公,一人有庆”的道理。一人有庆,见《尚书·吕刑》:“一人有庆,兆民赖之,其宁惟永。”庆,善也。意谓圣上若能以天下为公作宗旨,你个人为善,万民皆能受你之福荫,国家的安宁就会长久了。)
  开罗起祝,援琴命诗,一日二日,念兹在兹。(注:开罗,即敲锣或鸣锣。起视,指开始告神之词。援琴命诗,指一面弹琴一面咏诗。一日二日,谓一天又一天。念兹在兹,指在神灵面前,念念皆在于兹。)
  唯人所召,自天祐之。(注:意谓人们天天在如此召唤,苍天亦自为保佑之。)争臣司直,敢告前疑!(注:争臣,作者自喻。司直,指其在中书省记室司直,即值日,敢于报告自己疑似之见。)
  以上是张蕴古所上《大宝箴》之全文,其上《大宝箴》的时间当在贞观元年(627年)十二月。李世民对这篇《大宝箴》是赞赏的,“赐以束帛”,张蕴古因而“除大理丞”。宋人洪迈《容斋随笔》有一短文,题为《张蕴古<大宝箴>》,据《资治通鉴》摘引了《大宝箴》,洪迈称:
  其文大抵不凡,既不为史所书,故学者亦罕传诵。蕴古为丞四年,以无罪受戮,太宗寻悔之,乃有覆奏之旨,传亦不书,而以为坐事诛,皆失之矣。《旧唐书》全载此箴,仍专立传,不知宋景文何为削之也?
  宋景文即宋祁,《新唐书》署名为欧阳修奉敕撰,而该书之列传乃是当时史官修撰宋祁所作,如今看来,《大宝箴》仍是一篇好文章,在那个时代,为臣者张蕴古能对君主李世民提那么一些要求,也不容易。如“以一人治天下,不以天下奉一人”,这是要摆正自己与天下国家的关系。在治身上,要李世民“勿内荒于色,勿外荒于禽,勿贵难得之货,勿听亡国之音”。在处事上,要“勿皎皎而清,勿没没而闇,勿察察而明”。如何分清轻重缓急,做到“扣之者应洪纤而效响,酌之者随深浅而皆盈”,那在技巧上要具备相应的艺术水准。指出民众对李世民还是“民惧其威,未怀其德”,百姓还是抱着观望的态度,看李世民为政,能否真正做到有始有终,而且必须做到言行一致,真正致心于“天下为公”。这些话对君王而言,还是相当刺耳的。李世民刚坐上君王的位置,而且是通过玄武门之变,杀了太子建成和兄弟元吉而夺取的皇位,唐高祖李渊也被迫让位。在这种情况下,李世民对张蕴古抱认可的态度,赐以束帛,并任命为大理丞,但能不能真正做到《大宝箴》所言,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关于李世民处死张蕴古的问题,在偏听偏信的情况下,对案子的处理也没有做到“轻重自具”。在张蕴古被斩于东市的决定上,《旧唐书·张蕴古传》称:“太宗大怒,曰:‘小子乃敢乱吾法耶?’令斩于东市。”说明李世民在做决定时,是有情绪化的表现,是一种非理性的表现,没有做到《大宝箴》中所言“如水如镜,不示物以情”。作为国家领导人,情绪化是非常有害的,在重大事件上,情绪化的结果往往误事,而且会产生严重后果。魏徵去世后,李世民派人至其家抄其遗文:
  天下之事,有善有恶,任善人则国安,用恶人则国乱。公卿之内,情有爱憎,憎者唯见其恶,爱者唯见其善。爱憎之间,所宜详慎,若爱而知其恶,憎而知其善,去邪勿疑,任贤勿贰,可以兴矣。(《旧唐书·魏徵传》)
  这一段话有道理,爱憎是个人情感上的表现,不一定是理性,情绪化的状态下处事,容易偏激,有失平稳,弄不好会有不良后果。故张蕴古在《大宝箴》讲的“不示物以情”很重要,要始终保持理性的状态。文化革命初期,毛泽东在处理许多问题上,在我印象中,他有情绪化的一面,那就很容易为别有用心的人所利用,把事情引向极端,这是导致事后大批干部情绪反弹的一个重要原因。故张蕴古这篇《大宝箴》在有唐一代还是相当有针对性的,唐玄宗李隆基就没有做到善始善终,起初取得开元之治,但是终点不好,那就是安史之乱。在天宝时期,他宠爱杨贵妃,那不就是张蕴古《大宝箴》讲的“内荒于色”嘛,没有逃脱美人关吧,白居易《长恨歌》开头第一句,便是“汉皇重色思倾国”,这个汉皇指的就是唐玄宗李隆基。有了杨贵妃,从此“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宠爱在一身”。君王荒于政事,为安史之乱准备了条件。唐玄宗晚年的结局不好,肃宗在位,他从四川回到长安,过的是被软禁的生活。李世民与李隆基在唐代诸帝中,算是有为之主,他们尚且如此,何况其他君主呢?更多的是被其他人任意玩弄于股掌之上。唐代中后期的唐文宗时,有一个宦官名叫仇士良,他年老退休时,向其他宦官传授如何侍奉君王的经验,《新唐书?宦者?仇士良传》称:
  士良之老,中人举送还第,谢曰:“诸君善事天子,能听老夫语乎?”众唯唯。士良曰:“天子不可令闲暇,暇必观书,见儒臣,则又纳谏,智深虑远,减玩好,省游幸,吾属恩且薄而权轻矣。为诸君计,莫若殖财货,盛鹰马,日以球猎声色蛊其心,极奢靡,使悦不知息,则必斥经术,暗外事,万机在我,恩泽权力欲焉往哉?”众再拜。士良杀二王、一妃、四宰相,贪酷二十余年,亦有术自将、恩礼不衰云。
  把仇士良这一大段经验之谈,与张蕴古《大宝箴》所言“勿内荒于色,勿外荒于禽,勿贵难得之货,勿听亡国之音”相对照,二者一正一反,对比极为鲜明,恰恰证明了《大宝箴》所言之可贵。如仇士良这一类人物在君王身边,那也衬托了为君之难。就在仇士良的传记之后,还有那么一个故事:
  始士良、弘志愤文宗与李训谋,屡欲废帝。崔慎由为翰林学士,直夜未半,有中使召入,至秘殿,见士良等坐堂上,帷帐周密,谓慎由曰:“上不豫已久,自即位,政令多荒阙,皇太后有制更立嗣君,学士当作诏。”慎由惊曰:“上高明之德在天下,安可轻议,慎由亲族中表千人,兄弟群从且三百,何可与覆族事?虽死,不承命。”士良等默然,久乃启后户,引至小殿,帝在焉。士良等历阶数帝过失,帝俛首。既而士良指帝曰:“不为学士,不得更坐此。”乃送慎由出。
  从这一大段文字,可以想象作为君王的唐文宗,心中是什么滋味啊!有一些问题积久了,唐文宗清楚地感觉到自己受制于身边的奴才和小人,那时作为君王的处境便非常困难了,并不是有了君位,王者便能任意地作威作福。
  再把事情换一个视角,从张蕴古被杀这个案例,即使在李世民那样的明君手下,为臣也很难。《资治通鉴·唐纪》贞观五年八月条载:
  河内人李好德得心疾,妄为妖言,诏按其事。大理丞张蕴古奏:“好德被疾有征,法不当坐。”治书侍御史权万纪劾奏:“蕴古贯在相州,好德之兄厚德为其刺史,情在阿纵,按事不实。”上怒,命斩之于市,既而悔之,因诏:“自今有死罪,虽令即决,仍三覆奏乃行刑。”
  《贞观政要·刑法》记载张蕴古被杀的事由:
  相州人李好德素有风疾,言涉妖妄,诏令鞫其狱。蕴古言:“好德癫病有征,法不当坐。”太宗许将宽宥。蕴古密报其旨,仍引与博戏。侍书侍御史权万纪劾奏之。太宗大怒,令斩于东市。
  张蕴古身为法官,泄露禁中密语,又与囚犯博戏,从而引起太宗发怒,遂加以极刑。张蕴古任大理丞四年,而受此大难,在这个问题上,唐太宗的处置不符合“明德慎刑”的要求,张蕴古罪不至死,对其处分过重。事后李世民很懊悔,但人已经被杀了,追悔莫及,于是下了一道诏令:
  在京诸司,比来奏决死囚,虽云三覆,一日即了,都未暇审思,三奏何益?纵有追悔,又无所及。自今后,在京诸司奏决死囚,宜二日中五覆奏,天下诸州三覆奏。(《旧唐书·刑法志》)
  毛主席当年定下的规矩,在路线问题上的错误,采取“一个不杀,大部不抓”的原则,也是吸取了十年内战时期的教训而来的,“慎刑明德”的道理还是对的。为什么?思想路线上的分歧,是靠弄清事实,分清是非,提高认识来解决的,是靠说服,不是压服,更不是靠司法手段,甚至乱杀一气所能解决的。在世界各国共产主义运动中,这方面的教训实在太惨痛了,我不主张追究任何人的责任,而是应该总结经验教训,使这方面在认识上的分歧和矛盾走上正确的轨道,否则的话,会伤害很多不应伤害的同志,是党的损失。从这一点上讲、读一下张蕴古的《大宝箴》和其个人的悲剧结局还是有益的,如今刊载这篇文章的价值也在于此。
 浏览:10
设置 修改 撤销 录入时间:2017/11/26 21:59:04

新增文选
最新文选Top 20
朱永嘉李贽《遗言》中的生死观(收藏于2017/12/10 21:03:55
朱永嘉“为臣不易”究竟难在哪里?——以谢安晚年之困境为例(收藏于2017/12/4 9:11:55
朱永嘉李世民与张蕴古及《大宝箴》——“一言兴邦”与“一言丧邦”案例之一(收藏于2017/11/26 21:59:04
朱永嘉读文有感:从双11购物狂欢节所引发的一些联想(收藏于2017/11/19 19:58:18
朱永嘉点评转载:对话老板<大批店铺倒闭开始了,不要以为和你没关系>(收藏于2017/11/13 8:11:35
朱永嘉大数据之外的苏轼:诗与政治的人生(收藏于2017/11/6 21:14:13
萧 木白 云 辞(收藏于2017/11/3 9:46:10
央行转载央行:包括“现金贷”在内的所有金融业务都要纳入监管 朱永嘉点评(收藏于2017/10/29 10:44:41
朱永嘉朱永嘉:苏轼为何反对王安石变法?(收藏于2017/10/23 7:59:53
牙齿晒太阳转发牙齿晒太阳原创:从我做支付宝的经历观察它可能产生的社会影响朱永嘉点评(收藏于2017/10/16 11:18:48
1/2页 1 2 向后>>


访问排行Top 20
朱永嘉从毛泽东三读《晋书?刘牢之传》说一下为人的操守问题(访问11925次)
朱永嘉关于宇文泰与苏绰的对话(访问10977次)
朱永嘉青年是祖国的未来、民族的希望(访问7317次)
朱永嘉金山卫与乍浦一日游(访问7138次)
朱永嘉在求真中求是——纪念谭其骧诞辰一百周年(下)(访问6791次)
朱永嘉读王安石诗《元日》(访问5836次)
朱永嘉当年毛泽东向全党推荐枚乘的《七发》今天仍值得我们好好品味(访问5303次)
朱永嘉释辛弃疾《南乡子·登京口北固亭有怀》(访问5132次)
朱永嘉祭亡妻张惠娟文(访问4816次)
王绍玺与景贤相处的日日夜夜(下)(访问4413次)
1/2页 1 2 向后>>
文选评论
访客文选评论(评论于2017/8/6 23:30:17
访客文选评论(评论于2017/7/16 2:25:38
ch001558文选评论(评论于2017/5/15 12:10:50
ch001558文选评论(评论于2017/5/15 12:08:24
ch001558文选评论(评论于2017/5/15 12:06:43

注册|登录|帮助|快捷
Powered by Netor网同纪念,2000-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