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选目录 全部文选 添加文选 添加目录
烈火红岩__杨汉秀纪念馆
烈火红岩

女英烈杨汉秀--(十六)重庆在大火中

甘犁

  
  一九四九年的九月二日,杨汉秀以一种冷眼观螃蟹的心情,在重庆市中区的大街上行走着。
  
  蒋介石是八月二十四日窜来重庆的。这儿曾是国民党的战时首都,是他苦心经营、盘踞了八年之久的老窝子。现在再度出来主持“戡乱”大计,总以为会看得到点群众的欢迎场面吧!谁知从白市驿机场到市中心的记功碑,不仅未见到一处持旗欢迎的百姓,乃至连任何一个群众团体(无论工会、农会、商会)的欢迎标语都没有。倒是有几处茶馆前拉得有几幅白布,上面写的是“欢迎蒋老拜兄重新出山!”“ 欢迎蒋大哥光荣返渝!”署名不是“青帮”,就是“袍哥”。随蒋介石来开军政会议的头目,特别是胡宗南、宋希濂这些黄埔系军官,觉得非常伤味。胡宗南拍着杨森肩头,酸不溜丢地说:“重庆现在又是新行都了,各友邦的大使馆都要迁来,就其地位和影响说,它不仅是中国的反共中心,也是国际性的反共堡垒。重庆民气如何,就全看惠公德政了啊!”杨森赶即把腰杆硬起说:“一定弹精竭虑,不负委座重托。”还说:“蒋公八年在渝,领导抗战,民众戴德”。九月三日是抗日胜利的四周年,他要在这天组织个反共示威大游行,至少动员二十万民众参加,要请蒋介石、蒋经国、盟邦大使,以及军政大员们亲临检阅。
  
  法螺是吹出去了,杨森就像俗话所说的“包整滥”的江湖医生一样,整日里提劲打靶,为这场游行把胸脯拍得锤锤作响。蒋介石专门拨付了办游行的款项,希望能在这天看到“冷
  灰里爆出个热板粟”似的奇迹。“图魂,军魂,赖以重振!”九月二日,重庆民心究竟如何,应该看得出点眉目了吧。杨汉秀沿市中心去区走了一趟,看到的都是那种无可奈何花落去
  的景象。几个懒洋洋的警察在挨家挨户散发油印口号,像放留声机似地催促说:“一定要买纸来写起。明天游行,每家至少要出一个人啊!”一些特务打开了自来水龙头,强迫一些市民洗街。威胁说,明天蒋总裁的检阅车要从这条路过,搞不干净就要查办。有几家青帮和袍哥码头的茶馆扎了牌坊,拉起过街白布,标语仍然写的是“重庆各界热烈欢迎蒋老先生莅渝!”茶馆门前摆起围鼓摊子,就像以前他们办盂盆会或凑合某大爷讨小一样,那些大哥,二哥、麻子哥们,个个冠履一新的在那儿作揖打拱,或仄着旦角喉咙,唱什么“北邙山”之类的戏文。尤为滑稽的是有处“欢迎台”在放黄色唱片,一个嗲声嗲气的女声像绞死猫一样地嚎着:“你为什么不回来呀?你为什么不回来!你为什么要回来呀?你为什么要回来!……”
  
  国之将亡,必有妖孽。杨汉秀一路看着市景,心中冷笑。她早就风闻了,不仅市府中官员在吁冷气,认为搞这次反共游行有点冒失,是一败着;就是警备司令刘雨卿都啧有烦言,
  抱怨弄几十万人上街,事先没与他通气,到时这治安怎么维持呢?现在闹台锣鼓已打到这个地步,行将落气的政治僵尸蒋介石,正一心等着这碗“洋参汤”呢!杨汉秀心想,这次可
  有好戏看了,她在街头观察一阵后,信步走进一家影院看电影去了。电影还未放映完,听到人声嘈杂,说有什么地方失火。出了电影院后,看到朝天门方向,已经是火头四起,浓烟冲天了。
  
  这就是在国民党反动派总崩溃前夕,发生于重庆的惨绝人寰、震惊中外的“九二”大火灾。几处火头几乎是同时发生的。全又点燃于国民党为保证所谓“游行无虞”预为戒严的朝天门地区。这个三角地带是两江汇合的港口,物资吞吐的咽喉,沿着两江码头,密密匝匝停着货轮,层层叠叠修着仓库。入城的大街上,一家接一家的商号、货栈、银行、钱庄。大街两旁,又分出了许多迷宫一样的小巷。江中桅杆林立,艇舫肆列。这里人烟辐辏,万瓦连云,好一个繁忙的交易中心和金融区呀!这场罪恶的大火就是从这儿四处引燃,迅即蔓延开来,成为毁尽一切吞噬一切的炽烈火网了!
  
  被称为火炉城市的重庆,九月又是连晴高温、无比干燥的月份,两江汇合处河风又大,火势一起,首先是两江的棚户和鳞次栉比的吊脚楼房子卷入火海。在那些撑开一把雨伞,
  可以承接两边屋檐水的小巷子里,一起火就封路,人们逃生都不易,哪还顾得抢财物啊!好容易逃在大街上,小什字,道门口等重要路口,又被名为警戒实为起火打劫的军、警、宪、特截断了。扶老携幼的灾民们只好往朝天门前那一坪小坝子上退。大火引起了激烈的气流,狂风反过来又助长火势,浓烟的窒息,烈火的炙烤,又逼得人们往河岸逃。当在沙渍上都存
  身不住时,又一步步退到水里。火蛇四处窜,—幢一幢大楼忽忽喇喇地燃烧着,哗哗啦啦地爆裂了,带着成团的火球,烧坍下岩体来。沿江停靠的木船首先被火引燃,像火龙一样地满河乱跑,紧接着,储放在囤船上的汽油桶爆炸了。燃烧着的汽油满江而流,那火红的舌头向哪里,哪里就腾起烈焰!灾民们真是上天入水都没有生路,只好三个五个的搂成一团,不少人眼睁睁被淹死,被烧死!
  
  大火越燃超宽,越烧越猛。消防队在哪儿呢?消防车是有的,却成队地开到杨森公馆去了,因为“渝舍”有电话,说那儿有火警,开去后才知是扯假风。
  
  叮当,叮当,消防车终于掉了头,摇着铃铛来了,可是把消防皮带接上了水龙头,水管打开却放不出水来。因为给蒋介石冲洗街道,水早被放干了。
  
  杨汉秀是这场大火的目击者,她挤在哭娘唤子的人群中,一会被人流冲到这儿,一会被警察赶到那儿。心情是极度的惊悸和紧张,但她头脑中对这场大火呈现出一系列问题:这是
  一场天灾,还是特务蓄意纵火?为什么这场火发生在杨森苦心经营的“九三大游行”的前夕?为什么这场火发生在杨森向市商会勒索几千条金子不遂的时候?为什么这场火发生在解放军大举向西南进军,重庆已传出中国共产党的《约法八章》的时候?
  
  这是纵火?这是希特勒“国会纵火案”在山城的重演!这是反动派溃逃前对重庆市的大破坏!!大暴行!!
  
  她是太熟悉杨森和他手下那些匪徒了!她知道龙台乡的“杨氏泽庐”是怎么修起来的。她多次听说过,每当杨森部队吃了败仗,要撤离一个城镇时,往往要摆上机枪,请商会等
  多方面人士的“客”,如不立缴多少万元的“开拔费”,那就扬言要“一把火把地方熛了。”现在有蒋介石的支持,他们更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啊!试看蒋介石来重庆后提的口号:“毁家保家!破产保产!舍命保命!”“九二”这场大火,不正是毁千千万万重庆市民的家,以保四大家族的家;破工农群众和民族资本家的产,以保大地主大官僚的产,舍无辜百姓的命,以保他独夫民贼的命吗?
  
  大火还在蔓延,反动派栽赃陷害的丑剧,就已迫不及待地在这罪恶的火光中排演出来了。只是他们太过于慌乱,连任何一点像样的证据都没有捞到。他们抓了重庆劳工福利医院的药剂师和一个小孩,插上“共党纵火犯”的标子,不加审讯就在闹市上杀了。罪状仅仅是因为劳工福利医院是由左倾分子朱学范办的,而这个药剂师家中又有引火柴;小孩则诬称为“受共党收买”去割水龙带子,因为他口袋中有把小刀。杨汉秀亲眼看到,那个药剂师在被五花大绑游街时,满脸赤红。特务人员还不断向他口内塞东西,显然是被药物毒醉了;至于那个小孩,不过十三四岁,特务把他捆绑在人力车上,被拉着上刑场的。(转者按:一九四九年重庆“九二”大火的起因在解放后查明,系普通的用火不当而非故意纵火所致。)
  
  大火继续燃烧着,直到当天深夜,还在烛天照地地逞威!江面如一口煎锅,朝天门沿岸就像火山爆发一样在爆裂。卷动着的烟柱,简直像是一条喷火毒龙!在那冲天的烈焰中,杨汉秀越来越清楚地看到了一个形象:那个长着耗子眼,蓄着日本胡,有着凹凸的颅骨,呲开暴突要噬人的牙齿,这个恶魔就是杨森!不借把重庆付之一炬,把千千万万人的生命作为陪葬蒋介石王朝牺牲品的也是杨森。
  
  大火燃烧了将近二十个小时,最后才在那些有着钢筋水泥墙面的大银行建筑前被遏止下来。杨汉秀这几天从报上看到了些什么消息呢?“在杨森市长陪同之下,蒋经国亲赴小什字等处观看火情”;“九三”游行在一些地区如期举行,增加了声讨‘奸匪放火’的口号”;“蒋介石、蒋经国在长官公署举行茶会,杨市长就九二火灾发表谈话,表示追随蒋公,戡乱到底”;“张明选因维持火场秩序有功,着即提升为重庆市警察局刑警处处长”;“唐家沱等处捞获尸体,日前已掩埋五千余具”;“杨市长决定在火灾地区扩建朝天公园,所需款项,已向本市工商各界摊派”。特别在读到“为了体恤灾民,杨市长特捐廉一天”的大字新闻之后,杨汉秀按捺不住大声哗笑了。当着杨森的家人,她咬牙切齿地咒骂:“真是手狠心毒,军阀本性!”听到杨汉秀的话,有的姨太太吓得魂不附体,嘶声地警告她说:“你这样招凶!市长听到了,要活剐你的!”“哼!”杨汉秀冷冷一笑:“究竟谁剐谁,到了杀场上才晓得。”还有的姨娘赶快摊开骨牌,强行拉她打所谓的“卫生麻将”,试图把她绊留在“杨公馆”里,她却利用这个高处、俯视着坎下的“渝舍”,放声高歌——
  
  “杀人放火的享尽荣华,
  吃素念经的活活饿煞,
  老天爷,你不会做天,
  你坍了吧!
  你坍了吧!!”
  
  杨汉秀这石破天惊之声,把那些姨太太们吓得四肢发颤,肉跳心惊。要是传入杨森的耳鼓里,这个魔鬼心肠的军阀,恐怕也会忐忑不安的。
  
  是的,杨森在“九二”火灾之后,也颇有些坐立不住,因为这场火超出了他的控制,实在烧得太宽,破坏太大。胡乱抓个小孩和药剂师来杀,是欺骗不了舆论,也糊弄不住百姓的。张明选一气抓了三十多个“纵火嫌疑犯”,把刑警队的来龙巷监狱都塞满了。可是对这样的乱抓平民,不但重庆地方上的一些头面人物有非议,就是特务头子毛人凤都说:“这些审不出名堂的人,杀了不起作用,关起浪费囚粮,还是放掉算喽!这么大一场火,得弄到个硬牌子的共产党,不借颗影响大的人头是不行的吧!”
  
  这个话使杨森和张明选都心中发凉。他们想起了火烧长沙的事,这场大火本是蒋介石叫放的,到头来却杀了长沙警备司令酆悌。酆悌是特务头子,著名的复兴社十三太保之一。蒋
  介石为了平民忿可以借他的头,又何惜地方上的杂牌呢?看来是得捞上一把草,把可能溃堤处的漏洞先行堵住啊!
  
  重庆市民的民忿也一天天在增大起来,以至参议会的议员部敢对杨森打拗卦,迟迟不肯通过巨额的赈灾派款和兴建“朝天公园”的捐税附加。在一次“九二火灾善后会”上,一
  向同他合作的议长范众渠,竟然还借议员的话说,有人对“九二”火灾要问个所以“燃”,对市府杀那个小孩和药剂师颇不理解,“想不出他们放火的理由”。杨森不禁作色:“枪毙纵火的奸党,市府不是贴出告示的吗?”对方却又说:“标语上倒是说是‘奸匪纵火’,内文却只说‘该犯供词故意虚构无稽,当场拿获,无待深解”。就这么两句话把他们杀了。只怕师爷拟稿之时,还是该笔下生点花啊!”
  
  这个“善后会”上,还有个清末民初的老军阀胡文澜在座,他本是作为政治摆设请来的耆宿,说话是从来无人听的。但他毕竟老于官场,见杨森尴尬难堪,面有愠色,就故作一种煞有介事的样子,转圜地说:“喂,你们晓得不?有个年轻女子,提着两口箱子,内装被煤油浸泡了的棉絮,九月二号那天,在朝天门栈房去开了房间哩!”当即有人问他:“请问胡老先生,你是亲眼所见,还是道路传闻?”胡说:“听到人家说的。”又问:“哪个说的?”胡文澜从从容容地拈了块蛋糕,塞进胡子嘴里,嘟囔着说:“嘿嘿,那几天闹麻麻的,道听途说的人多得很,哪个记得着啊!”大家对这老朽的昏话,都付之一笑,不以为意。谁知杨森却心中一动,若有所悟,小眼睛闪着凶光,立即接过了话头:“渝市奸宄潜伏,伺隙候间,无时不在狡焉思逞。胡老先生所谈情况,兹事重大,是只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啊!”
  
  这次会后,新任的刑警处长张明选,就被杨森专门留下来了……
  
  
 浏览:39873
设置 修改 撤销 录入时间:2004/10/4 22:11:45

新增文选
最新文选Top 20
李继业我的妈妈杨汉秀烈士(收藏于2005/4/21 11:36:09
甘犁女英烈杨汉秀--尾声:善恶到头都有报(收藏于2004/10/6 11:26:48
甘犁女英烈杨汉秀--(十八)血溅杜鹃红(收藏于2004/10/5 13:13:13
甘犁女英烈杨汉秀--(十七)杨森要借人头(收藏于2004/10/4 22:15:27
甘犁女英烈杨汉秀--(十六)重庆在大火中(收藏于2004/10/4 22:11:45
甘犁女英烈杨汉秀--(十五)出龙潭、入虎穴(收藏于2004/10/4 22:10:25
甘犁女英烈杨汉秀--(十四)在台风眼里(收藏于2004/10/1 7:18:41
甘犁女英烈杨汉秀--(十三)狱中迎春(收藏于2004/9/29 9:13:17
甘犁女英烈杨汉秀--(十二)华蓥风云(收藏于2004/9/29 9:11:18
甘犁女英烈杨汉秀--(十一)同魔掌交手(收藏于2004/9/29 9:07:23
1/2页 1 2 向后>>


访问排行Top 20
甘犁女英烈杨汉秀--(十六)重庆在大火中(访问39874次)
李继业我的妈妈杨汉秀烈士(访问13874次)
甘犁女英烈杨汉秀--尾声:善恶到头都有报(访问12321次)
甘犁女英烈杨汉秀--(一)带手铐的女尸(访问6769次)
甘犁女英烈杨汉秀--(二)青山说话了(访问6542次)
甘犁女英烈杨汉秀--(十七)杨森要借人头(访问6068次)
甘犁女英烈杨汉秀--(十三)狱中迎春(访问5979次)
甘犁女英烈杨汉秀--(十八)血溅杜鹃红(访问5482次)
甘犁女英烈杨汉秀--(三)在狰狞的城堡之中(访问4286次)
甘犁女英烈杨汉秀--(五)婚变(访问4142次)
1/2页 1 2 向后>>
文选评论
朱恩文选评论(评论于2019/12/5 14:04:35
访客文选评论(评论于2017/3/12 16:22:04
幸福之人文选评论(评论于2017/3/10 12:56:41
文选评论(评论于2015/12/15 19:26:40
文选评论(评论于2015/12/15 19:26:32

注册|登录|帮助|快捷
烈火红岩
Powered by Netor网同纪念,2000-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