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选目录 全部文选 添加文选 添加目录
千秋家国梦__翼王坪 - 石达开纪念堂
千秋家国梦
9837号馆文选__本馆石达开文章总目和链接__事迹、考证、讨论、感评

天国志之彭大顺童容海吉庆元朱衣点列传

陶短房

  
  
  彭大顺,不知何处人,翼王部将也。初为殿前指挥,丁巳七年从翼王远征,任殿右虎贲军前队将,数年间转战赣、闽、湘、桂诸省,积功升翼殿右一旗大军略,复升旷天豫。
  大顺等之从翼王远征也,虽出乎仰慕,激乎义愤,然中心未始无从龙攀附之望。不意翼王虽憾天王之猜忌,素以忠义自矢,国号、正朔、印衔,一无所更,惟酌设元宰、宰辅、柱国、军略、宰制诸职衔,以略塞诸将之觊觎。大顺等颇不满望,嗟怨盈腹。
  己未九年夏,翼王攻宝庆府不下,南入桂,据庆远府,诸将既积怨于前,复不堪广西之贫瘠,多有归朝之志,花旗诸将及傅忠信、谭体元、蔡次贤等先发,或归或降不一,大顺及童容海、吉庆元、朱衣点等以翼王知遇厚,不忍遽发,潜劝翼王同归,翼王拒之。
  庚申十年六月,诸人自迁江南塘离翼王而东,趋柳州,皆改白衣白巾,众号廿万,翼王数载教战,麾下精锐,自此十去七、八矣。容海、庆元、衣点及黄五馥、黄祥胜等以大顺年高望尊,推为首,大顺自号旷天燕提掌军民加二秩。
  十月初四日,自融县入于湘,克绥宁,斩清知县吴熊。或曰,此英王陈玉成将自六安、英山攻湖北,遣使约大顺等攻湖南,以遥为呼应也;初七日,克城步,斩知县安和,进围武岗州,不能克,十三日,弃城步东,十九日,克东安,斩知县赵荣祺,旋弃城,东南趋道州、永明。
  十一月初三日,攻江华县,为清道员江忠义、刘岳昭,同知魏喻义所败,东走蓝山、临武、桂阳、宜章诸州县。
  十八日,入于赣,克崇义;廿一日,弃城东,走南安、遵义;十二月初四日,入福建,克汀州府,清署汀州镇总兵袁艮仓猝自武平回救,不及,为所败。
  大顺等留屯汀州度岁,辛酉十一年,春,正月,廿五日,克连城。三月,清人集兵来争,大顺亲将兵御诸城外姑田乡,于阵中伤,廿九日,伤发不治,卒于连城县中。
  其子交得,袭爵旷天燕,从容海等还朝,容海封主将、封王,皆在麾下。壬戌十二年六月初三日,容海献皖南广德州降清,交得不知所终。
  
  童容海本姓洪,诨名洪大锣,安徽无为州人,癸好三年春,偕族人潮海、钜海、清海、四海、隆海等入营,旋讳天王国姓,改姓童氏,后隶翼王麾下。
  初不甚知名,戊午八年十一月廿六日,从翼王克江西南安府,功最多,始著闻。累封至观天豫。
  庚申十年六月,与彭大顺、吉庆元、朱衣点等离翼王东还。辛酉十一年三月廿九日,大顺伤卒于福建连城,容海等十余人爵、望相若,本无统属,容海素矜高,自恃其众盛,行至江西泸溪,诈杀豫爵李如胜、杜大祥,自署观天燕,令诸同侪皆从号令,庆元等不敢争,勉从之。
  八月初六日,合忠王李秀成于江西铅山湖口,时容海将前队已入浙江昌化境,庆元、衣点等犹在铅山,各具禀忠王诉委曲,忠王两调和之,奏加容海主将,庆元等亦各升爵职有差,使分队而行。
  九月初十日,从忠王克余杭县,进围杭州,十一月十九日克之。
  杭州之克,容海尝亲遣使招降城外、城中清兵,功颇著,意甚得,以为忠王必以杭州专委之也,而忠王乃令与邓光明、钱桂仁等诸主将划城同首,颇泱泱。天王及王次兄洪仁达、干王洪仁玕等素患忠王之众盛,思有以分之,乃潜布谣言,曰朝廷本已加封容海职爵,忠王讳而不发,容海闻之颇怒,浸与忠王离心。
  十二月,天王令幼主下诏,封容海保王安千岁,统辖扶朝天军事务,庆元、衣点等皆补扶朝天军职,令转戍皖南。庆元等希忠王意,婉词奏辞,后虽受爵职,仍从忠王攻上海,容海惟将本部离杭,壬戌十二年春,次宁郭郡,旋改号殿前东方统率天军顶天扶朝纲保王安千岁。
  四月,清浙江提督鲍超攻宁郭,辅王杨辅清节制皖南诸军,部分四路迎拒,令保王守城东夏家渡、孙家埠,卅日,战鲍超于城西,不利,保王弃夏家渡垒,专守孙家埠。
  保王既至皖南,复与辅王不睦,自猜嫌,擅杀统将,有告于辅王,言其叵测者,辅王疑之,保王不自安,潜通款鲍超。五月卅日,鲍超偪郡城,辅王大集部众,背城死战,保王拥众六万,闭垒不救,城遂陷。
  保王惧辅王奏其罪,五月四日,自孙家埠潜袭广德州,戕侍王部将阀天义马桂功,举城降于鲍超,复姓洪氏。
  容海麾下多天国宿将,一旦降清,颇挟愤懑,七月,部将张得胜、陶子高将二万人出城投辅王,未几,部将殿前东方扶朝天军破忾主将茎天义朱大椒、征讨主将蒙天义黄三元将二万人誓众反正,复夺广德州归天国,容海惟将心腹万人狼狈走宁国府投鲍超,国藩以其反覆,颇疑之,裁其部众,留三千人为五营,癸开十三年,尝与降将、前太平天国奉王古隆贤合队,转战皖南诸邑,天国亡,乃泯无所闻云。
  
  吉庆元不知籍贯,或曰广西人,从翼王远征至广西,庚申十年六月,与彭大顺、童容海、朱衣点等离翼王东走,次岁八月初六日,会忠王于江西铅山湖口。
  时彭大顺已伤卒,童容海自擢燕爵,为诸人唱首,诸人口不言而心不顺,既与忠王合,容海复已先将本部入浙,乃相率诉委曲于忠王,忠王两调和之,保升诸将官爵有差,以庆元为南破忾军大佐将,同归诸将中,位亚容海一人而已。
  旋从忠王入浙,围杭州,十月,奉令往援南破忾军主将陆顺德、忠二殿下李容发、王相李荣椿于绍兴,至则绍兴已为顺德所克,遂留屯,从忠二殿下节制。
  十一月,忠王克杭州,跨据江、浙,众号百万,军威大振。诸洪忌而謲诸天王,天王亦恐忠王之尾大难制,十二月,诏封童容海保王,统辖扶朝天军事务,封庆元扶朝天军主将,朱衣点、黄五馥、黄祥胜等皆为扶朝天军安爵,随保王往戍皖南。庆元等恐保王衔宿怨,不欲往,谋诸忠王,忠王亦不欲分己之兵势,乃讽诸人自为奏。
  庆元等旋从忠二殿下及主将谭绍光攻上海,为诸军前驱,迭克华亭、金山、奉贤、南汇、川沙,十一日营于高桥,扼浦江之吭。清人大恐,乃纠合英吉利、法兰西水陆师及华尔洋枪队来犯,庆元等猝与西洋炮船战,酣斗四日,不利,引去,丧亡百五十人。土人怜而收葬之,号曰“长毛坟”,至今宛然。
  壬戌十二年春,庆元偕衣点、五馥、祥胜等凡六十七人奏,以保王残暴,惧为所害,请辞封爵而免与合队。奏上,天王以诸人辞直,重伤其意,乃止令受爵职,而使仍奉忠王节度。然诸人从翼王远征,数载乃反,恐天王见责,奏中颇饰词诿过于翼王,后人治史者不察,往往信以为实也。
  四月,从忠二殿下守金山卫,旋升朝将。忠二殿下年少刚勇,而颇不能抚循部众,与部将什天安吴建瀛、琳天安刘玉林等睚眦,建瀛等怨,十六日,献南汇厅降清,忠二殿下闻变,亟令庆元往攻之,十八日,庆元至南汇城下,射书入城,谕建瀛等降,不应,挥兵攻城,不能克而去。时忠王屡奉严诏,令回师救天京,上海遂终不能得。
  五月,从忠王返苏州,谋解天京之围。九月,至天京城下,攻湘军曾国荃大营,不能克,忠王奉诏进北攻南,庆元或于此时已奉命入天京城中助守矣。未几,封养王。
  甲子十四年四月廿一日晨,天王崩,幼主洪天贵福嗣,号幼天王,从道士歙县沈桂议,封六主帅以主军务,以养王为御赐统领东方主帅。六月初六日,天京陷,养王从忠王扈幼天王自龙脖子垅口奔出,十八日,至广德州,与干王及堵王黄文金、佑王李远继等议,将走抚、建,合侍王李世贤、康王汪海洋,徐图恢复。
  七月十六、十七日,弃湖州、广德州,部分三路西走,养王引数万人为前驱开路,未几,堵王病卒,军心渐涣,八月初八日,至开化,三路军复合为一路,此后养王事迹,泯无所纪。
  养王有子连旺,从养王自天京扈幼天王溃围,中途遇河方渡,清兵炮船奄至,连旺舍死拒战阵亡,而炮船亦为所败,幼天王以此得济,至广德。越二月,幼天王被俘,书供囚笼,犹念念不忘云。
  
  朱衣点江西万载人,或曰,其先祖前明靖江王朱守谦,太祖从侄孙也。幼读书,通经史,乙荣五年十一月廿日,翼王命将军杨如松、总制陈绰克万载,张榜访贤,衣点与焉,或曰,曾为万载监军;十二月初九日,奉护天豫胡以晄命,自袁州将兵克萍乡;次岁二月初一日,中翼试进士,职同总制,旋升将军,八月初十日,自上高至分宜,十一月十四日,清道员刘长佑自袁州来犯,衣点弃城退新喻,扼宝山要隘为固守计。
  长佑长驱迫临江,守将殿左五十五检点程瀛约衣点与战新喻罗坊,不利,程瀛退临江郡城,衣点仍回新喻固守。二月,国宗韦俊至,合衣点再援临江,初四日,战长佑于太坪墟,至初七日,大破之,长佑裹创溃走;六月初七日,战清江西绿营于新淦,斩其都司伍联奎;
  戊午八年二月,湘军萧启江、刘于浔、刘坤一等犯新淦,初四日,新淦陷,衣点与检点赖裕新退崇仁,整兵反攻,廿一日,战萧启江于麻岭,不利,走抚州。时翼王惧祸出京,已自安庆入赣,谋趋浙江、福建,衣点趋往汇之,自此入翼王大队。
  翼王雅重衣点之才,未几,擢军略,己未九年春,自闽、赣入湘南,即令与诸宿将赖裕新、傅忠信合将右一、二、三旗,三月廿三日,与赖裕新自湖南东安入广西全州,招合当地会党,声威大振。四月初十日,合天地会首黄金亮、满金科等再入湘南,围武冈州,五日而罢,时翼王已围宝庆府矣。
  七月初五日,翼王撤宝庆围,南走入桂,衣点从焉,九月初六日,克庆远府,立翼王府城中,翼王酬庸,升封衣点精忠大柱国,赐爵孝天豫。
  庚申十年四月廿九日,翼王弃庆远南走,命衣点独将一军,攻环山村,六月廿一日,衣点从彭大顺、童容海、吉庆元等将所部廿余万离翼王东走,辛酉十一年八月初六日,合忠王李秀成于江西铅山湖口。
  忠王旋保升衣点孝天福,使从征浙江。是岁冬,与吉庆元等从忠二殿下攻上海,壬戌十二年六十七人之奏,领衔者四人,而衣点与焉,旋仍留忠王军中,未从童容海赴皖南。积功,升孝天义,或曰复升朝将,受忠王命戍昆山,暗伺降将李文炳动静,旋洞悉其奸而使忠王得执而戮之,公私载记,皆曰朱朝将而失其名,史事幽谬,不可详考也。
  十二月初五日,忆天安骆国忠据常熟叛,时忠王受命进北攻南,放在江北,慕王谭绍光主苏福省军务,闻变亟将衣点等往讨之,虽屡挫国忠等,而终不能克,清淮军及戈登常胜军络绎来援,癸开十三年二月廿四日,衣点战清副将刘铭传、参将张树珊及骆国忠等于常熟城外,兵败被俘杀,慕王闻衣点殒,乃撤军。
  衣点好诗文,每于军次遍邀所在名士,与联句吟诗以为乐。当其从翼王在广西时,闻名士方俊贤之才而悦,赋七律一章劝其出仕:
  一识荆州似列侯,谪仙契合羡名流;阳春缥缈吟高阁,时雨丁东听小楼。
  万里风云腾骥足,两间气化属龙头;逼人富贵君知否?奚必林泉老唱酬。
  俊贤亦酬一律,辞以疏懒多故而未就,俊贤号宝卿,广西忻城人也。
  庚申十年季春,翼王偕诸属员游庆远白龙洞,步古人楚南刘青云五律原韵赋诗,令属员皆和之,而衣点与焉。天国覆,文物典籍,荡灭殆尽,白龙洞题壁以偏僻幸存至今,衣点之名亦因得与石壁不朽云。
  
  赞曰:
  
  彭、童、吉、朱诸辈,类皆功名士,大顺之提掌军民,容海之自遂燕爵,皆明证也,纵温文如衣点,观其富贵逼人句,色动之态,犹在目前。功名勋业,人之所慕,夫亦焉足厚非。万里还朝,一奏面君,要不能无以为辞,诿过饰功,人情之常,又何足深怪。而后人挟彼一面辞,以责翼王之用心,过矣。自广西出江者数十万辈,于途叛降逃散者十四、五,留翼王麾下者不过万余,自此虽征途多舛,叛降生异者百不闻一、二,“精忠若金石,历久见真诚”,信矣。
  容海新进,衣点文生,归翼王不数载,皆擢方面而荷大任。天国之倾,患不能用士,非循资历,即重姻亲,至于敦儒重学之辈则犹忌之,纵勉强收纳,要不过任书手,理文牍,拱手供驱策而已。衣点娴于经纶而暗于戎机,及其归也,好士如忠王,虽能用之,顾亦用违其长。噫,当其常熟蹉跌际,得无有念翼王之能知遇者欤?
  
  
 浏览:2623
设置 修改 撤销 录入时间:2006/12/10 11:42:19

新增文选
最新文选Top 20
镝非抉择之九江篇(收藏于2008/9/4 23:13:46
云天仇安顺场,思翼王(收藏于2007/12/28 13:59:54
珠砾生命中不能忘怀的感动(收藏于2007/6/22 7:51:51
苍耳英王府内外(收藏于2007/6/22 7:50:44
寒山仿《宋江等三十六人赞》写天国人物(收藏于2007/6/22 7:17:19
远芳端午祭--暗水芷兰(收藏于2007/6/22 4:55:44
蜀志 numzero hkf515等讨论:石达开的军事指挥才能表现在哪里?(收藏于2007/6/22 4:49:52
镝非关于余秋雨先生对石达开远征和太平天国的评论(收藏于2007/6/22 4:41:00
常毅南京欲复建曾国藩纪念牌坊 受缚于历史评价(收藏于2007/6/22 4:32:09
史文谁放的火(收藏于2007/6/22 4:27:39
1/2页 1 2 向后>>


访问排行Top 20
资料太平天国建都天京后历次重大战役(访问15513次)
网友几本有关太平天国的小说(访问14589次)
资料天国诸王后裔(访问13855次)
史式石达开未死传说考(访问13265次)
网友关于曾国藩和骆秉章对“凌迟”的“改革”(访问13254次)
资料香港无线电视(TVB)1988年《太平天国》演员表歌曲及花絮(访问12815次)
资料四川彝族历史调查资料档案选编:太平军经过四川彝区(访问12725次)
镝非TVB(香港无线)45集电视连续剧《太平天国》观看笔记:第1-6集(访问12604次)
资料晚清割地赔款录(访问11389次)
镝非石达开对曾国藩的评价(访问11150次)
1/2页 1 2 向后>>
文选评论
李伯维文选评论(评论于2019/6/1 11:34:08
访客文选评论(评论于2017/5/4 21:16:12
罗大纲文选评论(评论于2017/4/22 21:02:00
稗史漫传曾羽化文选评论(评论于2017/4/8 6:25:22
访客文选评论(评论于2017/4/7 17:43:31

注册|登录|帮助|快捷
千秋家国梦
Powered by Netor网同纪念,2000-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