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选目录 全部文选 添加文选 添加目录
合肥一中老三届逝者纪念馆

远去的背影—许嘉庆和他的同学们

叶芳

  许嘉庆是合肥一中老三届初三(2)班的学生,因为他,我和一中才有了种种关联,和他的一些同学和校友,也有了兄弟姐妹一般的感情和友谊。2016年6月23日,这是我有生以来最悲痛最黑暗的日子,嘉庆永远离我而去。失去了生命中最亲近最重要的人,我没有一天不感受着这个残酷的现实。在和嘉庆共同生活的36年中,与他及合肥一中有关的一切,都已成为刻骨铭心的记忆和怀念……
  我是1979年夏天经父母的一位老同事介绍认识嘉庆的,那时他从安师大外语系毕业不久,他的父亲早已在文革中受冲击含冤去世,他和母亲住在永红路1号(现为15号)大院的一栋宿舍楼里,就在一中南边龚大塘附近,步行到一中校园只需几分钟。我至今还清楚地记得那个傍晚,在那个叔叔家第一次和嘉庆见面的情景,记得他穿的是什么衣服!
  嘉庆1950年6月1日出生于芜湖,1952年随父母工作调动到淮南,1955年到合肥,先后就读于稻香村小学和淮河路第一小学。1963年考上合肥一中,1968年下放广德县誓节公社插队,1975年9月至1978年8月在安徽师范大学外语系英语专业就读,毕业后在合肥七中任教。1986年8月经公开招考调入合肥联合大学(现合肥学院)外文系任教,曾担任公共外语教研室主任和学校教学委员。作为一名英语教师,嘉庆多年来对教学工作认真负责,备课深入细致,讲课认真,因材施教,注重知识更新,并重视做好对青年教师的“传帮带”。他为人正直、随和,待人宽厚,心无旁骛,在同事和亲友同学中口碑都很好。
  嘉庆对教学工作的认真,对学生的热忱,也赢得了学生的尊敬和爱戴。他曾几次跟我说过,他最有风采的时候是在课堂上讲课时,声音洪亮,挥洒自如。感觉到学生对他敬重、欢迎的目光,也是他神采飞扬,最为愉快的时候!他的早届学生赵建军曾说过:“我现在专业从事翻译工作,许老师教的精读课对我影响非常大。他教我们如何用词典,如何辨析词义,如何分析一个复杂的长句,如何从众多似是而非的理解中找到真正的含义。在这些方面,受用终生,毕生难忘!许老师朴素的外表下有着种种优秀品质,懂他的人都不会忘记他!”现在上海同济大学任教的王建初老师说:许老师通常拎着旧皮包,戴着一副近视眼镜,兴致勃勃地来上课,下课后又匆匆地离开。许老师有自己的精神追求,看问题有自己的视角,教育中是润物细无声的方式。他待人大度,真诚无私,做事认真投入,一丝不苟,讲课细致入微,深入浅出,对我们都起着潜移默化的影响。他为人处事、待人接物的理念与方式一直感染着我们!”记得2004年第20个教师节,一向平平常常,默默无闻的嘉庆例外地上了合肥电视新闻头条——《把鲜花和敬意献给老师》。记得那天嘉庆下班回家告诉我说正在上课,合肥市委书记车俊到合肥学院慰问老师,由蔡敬民等校领导领着走进了他讲课的教室,车俊书记很客气地走上讲台和他握手,送给他一束鲜花。
  2010年7月,嘉庆正式退休了。此前他对退休生活充满了期待和憧憬。他说过,退休以后就不用每天赶校车或挤公交车去很远的新校区上课了,他有更多的时间下围棋和看书,还可以多出去旅游。可是万万没有想到,2012年10月,在单位的一次例行体检中,他被检查出患了肺癌,而且已是晚期!10月11日那天中午,嘉庆从安医大二院体检回来进门后,坐在靠近门边的沙发上,以有点低沉但依然还算平静的语气告诉我,X光和CT检查出肺部有问题,癌症可能性已是90%以上.....。在我痛哭的时候,他安慰我:真是这样也是天意,你要做最坏的打算,你不能先垮了!
  从那天开始,嘉庆经历了三年多与疾病抗争的过程,其中的种种艰难曲折,最后一段时间的病痛折磨,至今想起来仍是那样心痛,难以自拔!当时由于肺部病灶处面积大,又紧靠动脉血管,医生说手术风险太大,只能先做放化疗。我们先后跑了合肥、北京的几个大医院,咨询了一些专家和亲友,最后嘉庆自己做出选择:暂时采取中医药保守治疗。那是一个寒冷的11月,凌晨我们便顶着寒风从临时居住的北京后圆恩寺胡同赶往宽街的北京中医院,排队挂了著名中医肿瘤专家郁仁存的号,开了一些中草药带回合肥。此后嘉庆在吃中药的同时辅以气功静坐,每天走路锻炼,按摩穴位等,希望用自己的意志力增强体质,提高免疫力。难忘那一天天过去的日子,在合肥学院大操场里,下午或晚上,经常有嘉庆疾步快走的身影,有一天晚上我去操场找他,他甚至还在小篮球场上绕着圈慢跑,棉衣挂在篮球架上,跑到出汗才停下来。现在回忆起来,那也是一段温馨平静的时光。尽管他重病在身,但没有明显疼痛,我们也还充满了幻想和希望,总觉得他心态好,坚强乐观,或许老天也会眷顾我们,让奇迹能在他身上出现!
  嘉庆一向疏于交际,平时和人交往很少,业余时间几乎都用在下围棋和看书上。在生活上他比较马虎,不讲究衣着,也不太会做家务,但经常逛书店,买书却是乐此不疲,视为一大乐事。就是生病以后,经常也是我在家里忙家务,他会说一声要到书店转转,在北边厨房的窗前,我会看到他在楼下通往金寨路小门的路上很快闪过的背影,总是那辆旧自行车和旧书包,回来时就会装上几本新书和杂志。从各大小书店到路边报亭,他无数次往返流连,在精心选购和回到家后的阅读中,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和快乐!上班的时候,晚上他会先把第二天要上的课备好,有时还会朗读他教学生的精读课文。每当夜深人静时,总是他最悠然自得的时候,他沉浸在围棋的黑白世界和各类书籍中。同班老同学方敏说,70年代初,她还在工厂当工人,嘉庆有时会去找她聊聊。那是知识匮乏的年代,能看的书不多,嘉庆去时就带些书给方敏,如普列汉诺夫的《论个人在历史上的作用》,罗曼·罗兰的《约翰·克利斯朵夫》等。
  嘉庆最早开始学下围棋是在60年代初进入一中之前,几十年来对围棋的爱好始终没有改变。80年代金寨路九州大厦对面一个小区住着一位退休老教师袁国庆,他家一楼的房子有一间腾出专门作为小棋室,这里经常聚集着一批围棋爱好者,据说当年合肥市所有的围棋高手都去过袁老师家。袁老师瘦瘦高高的,背有点驼,待人客气谦和。合肥一中初一年级校友高哲,在嘉庆走后写的《棋友许嘉庆二、三事》中说到:“从八十年代中期到九十年代末,我三天两头去下棋,有时从中午直到晚上,几乎每次都能看见许嘉庆,后来知道他在联大任外语老师,住的也不远,天时地利。嘉庆棋品甚嘉,棋风柔韧,经常后发制人。他下棋时话也不多,但赢棋大局已定时,必定会哼歌或唱出声来!许嘉庆有时也忘了回家,爱人来喊他,必定立马站起走人,哪怕棋至中盘。”据程建民同学回忆,当时经常到袁老师家下棋的有“唐老鸭(外号)、何来源、孙华标、顾金陵、高亚东、宁铂(原科大少年班学生)等”。高哲后来还说:“昨晚杨一德打电话给我后,回想和嘉庆相处的时光,忽然发现,在这个世界上,嘉庆是和我一起度过时光最长的朋友和校友!我们都是超级棋迷,如果用一个词来概括我对嘉庆的印象:可爱!”
  很早我就听嘉庆讲过一些同学的名字,说他们班同学聪明能干,有才华的多。陈用芝和方敏下放前去过嘉庆家多次,陈用芝回忆说:“我依稀记得他家在二楼,木地板房子。记得九十年代初,有一次我请几个老同学在华侨饭店小聚,有嘉庆、程建民、吕新生、方敏、谢展、梁炜、方芜生等,我爱人和女儿那次也在场,听说嘉庆看易经会测字,就叫我小学三年级的女儿写了字,他看后大加赞赏说了一通,只记得前途无量这个词。蔡晓鹏同学说:“嘉庆父母我也熟。文革时,常和老人们聊天,聊他们的经历。嘉庆寡言,他母亲对我很亲,无话不谈。亲自下厨留我吃饭,饭菜俱香。我和老太聊天时,嘉庆笑眯眯地听,偶尔插话,此情此景,回味无穷。嘉庆母亲极坚韧乐观,嘉庆亦如此!”
  嘉庆和老同学接触多一点是快退休的时候,2009年9月有一天嘉庆在曙光商厦附近菜市场买菜遇到黄怀远,不久,黄怀远来电话说他乔迁新居,邀请一些同学去创景花园的新家聚了一次。2014年9月,我们去黄山太平湖度夏回来不久,黄怀远和程建民夫妇即来合肥学院家里看望,那次嘉庆详细谈了他的治病过程,说到他近期一直在研究中医中药,经常根据病情自己配制药方加减。10月2号程建民又陪方敏、谢展来家里看望了嘉庆。随后还有几次同学聚会也是印象深刻的。一次是2015年3月8日,朱桂英请在肥部分同学去幸福里小区住所欢聚。嘉庆回来后说桂英同学做的家常菜很丰盛,并说已邀请在场的同学明年三八节到我们家新房子做客。一年之后,我们请在肥的部分同学在黄山路的俏江南酒店相聚了,那天大家都很愉快,参加的有十几个同学。朱华新同学后来在班群里回忆说:“在桂英家聚会,嘉庆是抱病前来,因身体原因,他提前离席,走前笑咪咪地留下一句话:明年三八,如果我身体还好,一定请同学们再聚!我想,今年三八,嘉庆感知病情,兑现承诺,足见嘉庆做人的诚实、可信!”
  2016年3月25日,这又是一个特殊难忘的日子,一中老三届初三年级在望江路同庆楼举行毕业50周年聚会,此时嘉庆身体感觉已很差,两腿浮肿、沉重,平时已不能下楼散步。聚会前几天他有点犹豫,但到了那天他还是想见见同学,还是跟着程建民的车去了。可能是见到很多老同学高兴,他那天显得精神还好,回来时带了一本史啸虎校友当场签名送他的《我在伊朗下围棋》。史啸虎是一中老三届同学中的佼佼者之一,知识渊博,才华横溢,著述丰厚,诗画俱佳。尤其可贵的是他长期以来关注社会民生,对“三农”问题有深入系统的研究,同学们夸他是“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那天嘉庆在聚会中相见,互致问候后交谈得很愉快。说到他的病,也谈了围棋,互相谦虚。啸虎同学说很长时间没下棋,棋力衰退了,肯定下不过嘉庆了。嘉庆说,哪里哪里,你围棋都得过中日韩业余赛冠军,我不是对手。于是便约了有时间下上一盘。可惜这个约定已兑现不了了。
  由于嘉庆看班群校群时间有限,一般都是我看的多,有什么重要一点的信息,包括群里组织的聚会活动和通知我都及时转告他,有时也按照他的口述意思回复同学。嘉庆有时调侃笑话我说:你对一中同学比我都了解的多了!一中有陈同方、邓石如等一批很有组织力号召力的热心学长,聚集起几百名老三届校友,几年来举行了几次大的纪念活动,先后成立了合唱团、舞蹈队,组织了各种形式的同学聚会和旅游,集体观看初一校友方义华(在影视界奋斗多年,著作颇丰,曾经编导《月亮湾的笑声》和《焦裕禄》等获奖电影)编导的电影新作的首映式,张占英等同学和孙辈还在他编剧导演的电影里充当了群众演员。成立了以邓石如为主编,薛全胜、黄长明为副主编的《合肥一中老三届回忆录》编委会,收集多篇回忆文章结集成书。初二校友牛蓁不辞劳苦,在网上建立了一中逝去校友纪念馆,为一百多名先走一步的同学记下生平简历,寄托哀思和怀念之情,等等。一中同学的凝聚力和热情都让人感慨和感动,正如初三(2)班数学老师邓念陶老师女儿王大林所说:一中老三届人才济济,青春的精神从来没有离开过他们!
  因为嘉庆,我接近并且熟悉了合肥一中老三届这个团结友爱,聚集了很多优秀人才的群体,尤其是初三(2)班这个优秀的班级,有着良好的班风,同学之间相互关心、帮助,对老师尊敬感恩。无论老师还是同学都可圈可点,亮点很多。当年的班主任袁首乐老师,听说曾是老一中的“金牌班主任”之一。邓念陶老师是我国著名的两弹元勋邓稼先的堂妹,她女儿王大林的爱人黎群,也是一中老三届初二学生,是著名画家徐悲鸿的外孙。不久前才知道,黎群的父亲黎洪模,解放初期曾和嘉庆四爷爷许杰(安徽大学建国后首任校长,后调任国家地质部副部长)在安徽大学一起工作过。
  说起来,我和初三(2)班也是很有缘分。很早因为一位六安朋友的关系认识了钟春晓,那时她在省军区当兵还没转业,直到有一天她和六安朋友到家里找我,才认出嘉庆原来是一中多年未见的同班老同学!我和嘉庆认识时,程建民还没有对象,嘉庆和我商量,把我实验中学的同班同学沈斐介绍给他,使他们结合成为一家人。住在三孝口老房子时谢展也来过我们家,印象里稳重大方,待人诚恳热情。谢展是1980年参加了省外貿对社会公开招考外語人员的考试后,被录取到外貿单位工作的,当时的录取率不到百分之十。她们公司后来要招几个英语单证人员,需准备两套英语考试卷,具体负责此事的谢展来找嘉庆,嘉庆很快帮忙出了试卷,之后的考试也很顺利。
  嘉庆过去和我说过方敏、陈用芝、吕新生、蔡晓鹏等同学当年在校成绩都很好,品学兼优,聪明能干。说江建中父亲是老红军,母亲是中医附院的书记。1987年,嘉庆母亲生病在中医附院干部病房住院,和江建中母亲高妈妈同一间病房,记得我带孩子去探视,婆婆给我作了介绍。有一次我下班回家,在单位的班车上巧遇在我单位挂职的戴同庆,聊起来知道是嘉庆一中同班同学,回家后告诉嘉庆,他说戴同庆的父亲戴戟很有名,是原安徽省副省长,省政协副主席,曾是十九路军爱国将领,参与领导了一二八淞沪抗战。嘉庆说过方芜生同学,是唯一的从小学、中学同班到大学同校的难得的“老同学”。
  虽然老三届同学在那个特殊的年代受正规高等教育的比较少,但初三(2)班却有不少同学上了大学,有梁炜、方芜生、马世骏、朱华新和嘉庆这样被工厂、单位推荐上大学的“工农兵学员”,也有一些在恢复高考后凭自己努力和当初在学校打下的扎实基础,考上了省内外高等院校,如方敏、陈用芝、吕新生、蔡晓鹏、唐人卫、严世农、程建民、柯锦华、贺笃实等。他们聪明睿智,能力很强,在不同的岗位上尽心尽力,承担重任,工作出色。方敏90年代初期曾到丹麦做过访问学者,担任过合工大电气与自动化工程学院副院长,教授。嘉庆一直很钦佩方敏,说她各方面都很优秀。前不久班里同学才联系上加入微信群的史先恩、朱英平、毛诗兰、柯锦华、马世骏、何有斌等同学,可能嘉庆离开学校后几十年都没见过了。说起来又是巧事,马世骏长期在北京新华社工作,先后派驻过美国华盛顿,瑞典斯德哥尔摩和波兰华沙。5年前他在波兰工作居住处恰巧是我现在随孩子居住的同一个院子,而且是同一栋楼的同一层宿舍。2010年我们看波兰总统卡钦斯基遇难的相关消息就是他在央视作主要报道的。
  感谢蔡晓鹏和张本好同学,他们保存了中学时代和嘉庆合影的老照片,这两张第一次看到的照片弥足珍贵。想到嘉庆的这些同学们,我从心里有一种亲近感,他们认识嘉庆要比我早十几年啊!回想50多年前,一群风华正茂的青少年学子正在龚大塘边的一中校园里,他们那段最宝贵的生命轨迹重合在一起,在同一幢教学楼读书,在同一片草地玩耍。操场上跑步、跨栏,足球场上踢球,稻香河里游泳,嘉庆也是他们其中的一个!程建民记得1964年初一下学期,他与嘉庆同桌。一天数学课邓老师出了一道思考题,同学们都在沉思,一会嘉庆举手站立解答。事后究其原因,嘉庆说他有一套数理化自学丛书很好。不久他们一起去了三孝口新华书店,买到了程建民想要的书,嘉庆也买了英语语法手册和他父亲要的新华活页文选。那时在学校附近一个粮店边上的书店门面窄小,主要买书对象就是合肥一中的学生。
  嘉庆和严世农、杨庆生同学在校时接触也比较多,因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对数学感兴趣。严世农曾回忆文革期间他们在教室里聊天、调侃,经常笑得前仰后合。聊到天黑了,就去嘉庆家里蹭饭吃。严世农有个聪明可爱的女儿,2006年去美国读研后已在美国工作安家,2002年高考前,严世农曾带孩子到我家来过,嘉庆给她讲了英语考试要点和临考注意事项,孩子至今记忆深刻。现在上海昆山的史先恩同学,听说过去在班里言语不多,较晚和班里同学们联系上之后,在班群里表现出非凡的能力,多才多艺,诙谐幽默,经常给群里带来欢乐和喜庆。他在班群里回忆嘉庆时说:“当年在学校嘉庆年轻时代阳光灿烂的笑容至今记忆犹新!”朱桂英说:“初中三年,班里男同学長跑冠军是蔡晓鹏,短跑冠军是许嘉庆,女同学短跑最快就是我啦!我们都代表学校参加过合肥市中学生运动会。”蔡晓鹏也在班群里说到:“嘉庆有三个从不——从不说别人不是,从不出卖朋友,从不说大话。踏踏实实,稳稳当当,但也不怕事。他的奔放一面,体现在运动场上。他是我们班短跑最快的,爆发力好。和他有一比的,只有束海明……文革后期办学习班。有外班同学向军工宣传队揭发我有不敬林副统帅的反革命言行。调查时,当时在场的嘉庆、何有斌作证说没听到。定不下来,故不了了之。”
  特别要感谢的是黄长明同学和薛全胜同学。黄长明是合肥市知名度很高的已故老红军黄锦思的儿子,曾经在单位听过黄老做革命传统教育报告。由于黄长明多年前患过癌症,经历了和嘉庆同样的艰难和生死考验,在嘉庆加入班群和校群以后,他一直很关心嘉庆的身体,在网上对话也多一些。黄长明多思好学,勤于动笔,每次校群重要活动之后,他都牺牲自己的休息时间,奋笔疾书,第一时间发出报道稿,在校群和班群中得到大家的赞扬,常常是好评如潮!薛全胜和黄长明积极协助陈同方群主,在一中老三届校群的组织建设中发挥了重要的不可替代的作用。在《合肥一中老三届回忆录》的组稿编发、信息通报、汇总排版和初校,以及印出后的储运分发(发行)等方面也作了大量默默无闻的工作。为同学为校友服务尽心尽力,功不可没!
  嘉庆一生平常低调,不张扬,不凑热闹,独居一偶,安安静静地工作、生活。他是从来不讲究形式的人,也是特别不愿麻烦别人的人。小学同班又是初中同年级的老同学杨新元听说他情况不好,5月下旬打电话说要来看他(3月份来家里看望过一次),他让我发微信告知,打电话就行,不必来了。在我的手机里还保留着方敏去年端午节发来的短信,当时嘉庆躺在床上,我按他口述意思回复了方敏。端午节当天女儿带外孙回合肥,傍晚时我在烧饭,女儿看他一个人静静地躺在黑暗中,感到一阵心酸,便问他:“爸爸你觉得孤单吗?”他微笑说:“不孤单,你还不知道我吗!”
  嘉庆走了,我始终难以接受这个事实,总觉得像是做了一场恶梦。36年的岁月早已融为难以割舍的亲情,无论在三孝口老房子还是在合肥学院的宿舍,他的书桌都是靠着窗口,一盏台灯下他埋头看书或下棋的背影一直定格在我的脑海里。我有时睡眠不好,半夜会喊他帮我倒点开水吃片安定,他会安慰我:别急,慢慢睡,有我这个夜猫子没睡还陪着你呢!有时他正在下棋,匆匆倒杯水,又赶快回到电脑桌继续下棋。如果是在看书就不那么急,有时还会和我聊上一会。
  嘉庆走后,方敏第一时间在班群和校群里发布了消息。随后,很多认识和不认识的同学校友都在校群里表示了悼念和怀念。有位校友魏建国说的话给我留下印象最深:“许嘉庆是个了不起的人,我们怀念他,不仅是为他的才能,更是为了他的人品,特别是他敢于直面死亡的勇气!这是一般人做不到的。许嘉庆的勇敢来源于他内心深处的坚强和平静,来源于他对人生彻底而成熟的思考。他是一个值得敬佩的铁血男儿!”的确,每个人的生命只有一次,嘉庆活得坚强,活得精神,活得从容,活得大气!我经历了嘉庆患病几年的过程,也最了解他是一个多么坚强无畏甚至可以说是临危不惧的人(去年写过一篇《桐汭河畔的离别》有较详细叙述)。最近,我反复回想着嘉庆生病几年尤其是最后一段生活的时间表,什么时候去黄山太平湖,什么时候去北京,什么时候返回合肥,往事历历在目......。
  2014年夏天我们在太平湖的平湖假日小区住了两个月,这时嘉庆身体从相对平稳开始逐步走向衰弱,但他还是每天坚持走路锻炼,白天在湖边,晚上在附近的山边公路上。9月上旬,他急着赶回合肥参加了合肥市老干部系统第三届运动会围棋比赛。这是他带病参加的最后一次比赛,获得了离退休组个人赛第一名的好成绩,可以说是多年业余围棋爱好划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2015年端午节之后我们去北京孩子家,直到11月23日返回合肥。嘉庆以前说过,我到现在连黄山和长城都没去过。为了满足他的心愿,11月初我们全家去了一趟慕田峪长城。那天天气晴朗,在山脚下乘缆车上去,四周景色清晰秀美,嘉庆心情也十分舒畅,还坚持爬了一段长城。之后,嘉庆叫我发几张照片到班群给同学们分享,大家都觉得他精神很好,为他高兴。其实在之前的9月,他已感觉胸部有疼痛感,影响到夜间睡眠,到北京医院做了CT检查,发现腹部有转移(4月份在合肥检查时已有骨转移)。北京冬天雾霾重,不宜常住,我们买了回合肥的高铁票,但因那天大雪高铁延误,我们又改签车票在北京南站附近旅馆住了一晚。我清楚地记得那天晚上的那个小旅馆,在漫天飞雪中,我俩踏着厚厚的积雪去附近小饭店吃面条的情景。
  去年清明节前4月3日下午嘉庆带病和我乘火车回了广德老家。嘉庆父亲去世于1969年那个极其寒冷的冬天,是戴着“叛徒”和“走资派”的双重枷锁,在合肥西边的一个干校接受劳动改造时突发脑溢血,没有得到及时抢救而离开人世的。那是许家最黑暗的日子,不久年逾九旬的爷爷许济之也因悲伤过度随长子许道珍而去,二叔许道琦、三叔彭海涛(许道琛)那时也都在文革中饱受磨难摧残。好在历史是人民写的,家乡人民没有忘记他们,从拨乱反正之后就开始把他们艰苦卓绝的革命生涯和光辉业迹写进了历史,写进了党史和文史资料,为家乡人民所敬仰和缅怀。4月4日清明节当天,在嘉庆堂叔许道敏、堂弟许嘉华主持组织下,来自武汉、上海、常州等地的许家后代在誓节渡共同祭拜先祖,悼念已逝亲人。嘉庆此时身体已非常衰弱,在肠梗阻的病痛折磨中,在两天不能进食的情况下,以极大的毅力,坚持参加了祭祖活动,最后一次告别了故乡,告别了亲人。
  4月6日,嘉庆住进安医急诊外科,4天后病情缓解出院。5月23日下午,因第二次肠梗阻不能进食喝水住进中医附院普外一科,治疗中间出现尿血。5月28日那天,嘉庆躺在病床上等待医生前来会诊,对我说:“现在我出血这么多,看来是不行了,你要坚强,要注意自己身体。我不怕死,只是最后要拖累你一段时间了。”6月1日他66岁生日那天,在中医附院介入中心做了一个动脉栓塞手术。手术前我很紧张,看他出血多害怕,又怕他手术中出问题,他安慰我说:“我得了这个病也认命了,你不要慌张,不要乱了方寸......”
  嘉庆走了,他带着对这个世界的眷念,对家人和亲友同学的挚爱与不舍,平静安详地离开了。嘉庆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学老师,在人群中丝毫不起眼,但对于我和孩子来说,他是我们此生此世最最重要的亲人!失去了他,我的悲伤之情难以言表,心里的隐痛难以释怀。多少次触景生情而不能自禁,泪水潸然而下,心早已被悲伤浸透!多么想再看到他的笑容,多么想再听到他叫我的声音,可是往日的一切再也回不来了,只能在回忆和想象中看着他远去的背影......
  在想着嘉庆的日日夜夜,也忘不了合肥一中老三届初三(2)班同学及其他校友们对他的深厚情谊及对我的关心,在嘉庆离开整整一年的时候,谨以此文寄托哀思,同时也衷心感谢合肥一中的同学和朋友们!
   (2017年6月23日于波兰华沙)
  
 浏览:58
设置 修改 撤销 录入时间:2018/12/25 12:02:09

新增文选
最新文选Top 20
刘友杰天上有灵。地下应知(收藏于2018/12/30 21:58:52
李国光沉痛悼念郑平同学!(收藏于2018/12/30 20:37:40
叶芳远去的背影—许嘉庆和他的同学们(收藏于2018/12/25 12:02:09
沈小兰安息 ——悼徐大元学长(收藏于2018/4/12 8:57:12
项贤志悼大元(收藏于2018/4/11 21:05:22
高三(3)班张祖海悼大元同学(收藏于2018/4/11 20:59:19
杨基宏悼念朱抱洁(收藏于2018/4/2 21:22:26
戴珍贵怀念锡华(收藏于2017/12/18 18:35:15
杨基宏回忆宋晓兰(收藏于2017/10/25 17:21:51
莫欣怀念宋晓兰(收藏于2017/10/22 16:52:18
1/2页 1 2 向后>>


访问排行Top 20
沉痛悼念方平同学(访问2202次)
一中老三届qq群追思靳长发(访问1082次)
王池崎怀念哥哥王海崎(访问928次)
张祖海悼念我的同桌学友——方平(访问814次)
史守森忆崇俭二三事(访问814次)
参加方平告别仪式名单(访问765次)
李庭明大个子的教训(访问746次)
杨大垓追忆王昌盛(访问720次)
悼念靳长发同学(访问684次)
范雁秋祭奠张晓群(访问639次)
1/2页 1 2 向后>>
文选评论
安师院物理86级学生文选评论(评论于2017/4/16 1:06:32
访客文选评论(评论于2016/12/28 8:33:33
薛全胜文选评论(评论于2015/12/18 9:40:57
好诗文选评论(评论于2015/7/14 18:52:54
方义华文选评论(评论于2015/7/12 7:48:43

注册|登录|帮助|快捷

Powered by Netor网同纪念,2000-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