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选目录 全部文选 添加文选 添加目录
合肥一中老三届逝者纪念馆

回忆宋晓兰

杨基宏

  学姐宋晓兰
  大约在两三个月前,我从莫欣学长那儿寻得宋晓兰的联系方式,便拨通了她的手机号。第一遍可能是因陌生号未接,紧接着又拨通了第二遍,那头终于有了声音,相隔50年的声音。我没象联络其他一些老同学时,常常是说“想想、猜猜我是谁“之类的话,而是直奔主题说:“我是高二<4>班的杨基宏。“电话那头也回应道:”啊,是杨基宏呀。”听上去似乎有些惊呀的感觉。那次我们通了约有十多分钟的话,除些问候叙旧之外,邀她来合肥,被“我哪抽出时间啊”婉拒。即约定择机去蚌埠看望她。记得她在电话里说:“蚌埠你不熟,你来时告诉我你在哪儿,我去接你。“话里有一种还是当年那种自己被爱护的感觉,依然是那么地亲切。只是从她的言语中已带有的蚌埠方言腔,觉得相别50年太久了,蚌埠离合肥相隔太远了,不由得心中一阵酸楚。
  事后我在校群网上向莫欣学长表示感谢,也谈了些感受。远在美国的吴经芳学姐见后,即给我发了回帖说:她”约十月底回合肥后,带我一起去蚌埠约见宋晓兰。“我便盼着”十月底”的到来。未曾想,10月13日经芳姐就在第一时间发来信息,转告晓兰学姐病故的噩耗。並说“我(经芳学姐)因母亲重病,去蚌埠看她一拖再拖……”,悔于错失那个“十月底”。看到这条信息,我楞住了傻了。怎么会这样,说好的是那“十月底”呀,50年的想念,瞬间变成了永远的怀念。
  宋晓兰是高三(4)班学姐,高我一届。我们两个班的教室同在“H“形教学楼中间横腰的西头,同一楼梯上下,久了自然也会面熟些,但大部分是些学哥,如刘金荣、宣家宝、朱德怀、杨青……,学姐是几乎都不知。我知道晓兰学姐是始于文革初期,学校来了市委工作组领导文化大革命,起初是开展了批判资产阶级意识形态的运动。好象是1966年6月中旬的某日,在教师小食堂里办了一个展览,其中有批判宋晓兰的内容,记得还展示了她带有“资产阶级思想”的日记。我觉得很惊呀,只知道个人的信件、日记是个人隐私,未经本人允许,任何人是禁止偷阅的,否则就是侵犯人权。当时给我的映象是,这场革命运动真的是好“彻底”噢。自此我知道了高三<4>班有位叫宋晓兰的学姐。
  又过了几天,有人传来高三(4)班在开批判会,我也凑热闹地上楼围观。那时班级的批判会一般都是将书桌围成一圈,被批对象站在中间挨批,情绪激动时还会有动手动脚的体罚。高三(4)班教室的书桌还是和往常一样排列着,只是在黑板边另置一位供受批人就坐。批判发言的同学或上讲台,或在座位站立,振振有声,慷慨陈词,並无体罚现象,显得要文明理智些。宋晓兰齐耳短发,干净利索地端坐在那个位子上,沉默无语。她似乎是在听,别人批判的是什么;似乎又是在想,是我错了吗,用得着这样对我。但从她那双深邃的双眼里发出的眼神,可以知道她是一个意志坚定的人。打那时起我也就认识了晓兰学姐(她却不会认识我)。
  那个年头的运动象场风,是一阵紧接一阵地刮个不停。开展批判资产阶级意识形态之风,刮了一阵子,也就不了了之,被后来的革命大串联而淡忘了。风过后,许多人並不觉得有什么,但对放在风口浪尖上的人,却被刺伤了心,留下了不能愈合的伤痕,不管何时提及,都会如同在这伤痕上撤把盐,疼痛不已,刻骨铭心。那场革命真的是触及人的灵魂了,至死不忘。
  转眼已是1967年的3、4月份,课是很早就不上了,运动也不知如何参与,闲在一边也没啥劲。一些同学自愿组成了一个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我们班我和宋子均有幸参加了。宋晓兰也在宣传队,晓兰学姐天生丽质,活泼开朗,处事干练,与我原先认识的判若两人,一个真实的学姐。宋晓兰与陈锡裕、孔令威、蒋葆青一起是宣传队的负责人,且是兼策划编导于一身的多面手。正如前不久经芳学姐在同我忆谈宋晓兰时说的,“她(指宋晓兰)又聪明又漂亮,又善良又直爽,多才多艺,教会我很多东西。”晓兰学姐长我三岁,在宣传队相处的日子里,真的是教会我很多东西。可能是我在她的眼中是一个单纯幼稚,勤奋好学,还有一点机灵劲的大男孩,性格也合,对我倍加关照,我也把她看着大姐一样。她不仅教会了我许多表演技能,还常常在演出时帮我整整服装理理帽。晓兰学姐聪明睿智,干什么都上手快,能歌善舞不说,就是拿起笛子能吹出调,背上手风琴也能拉几下。那时队里乐队缺人手,她就鼓动我学拉二胡。我对乐器是一窍不通,有些畏难,她鼓励我说,有啥难的,不就是两根弦一把弓吗。让我从零开始学,並叫刘家齐教我,也就十来天就可拉曲,半个多月也能在乐队凑个数了。
   晓兰学姐的父亲是位水利工程师,当时在舒~庐干渠工地施工。她就组织我们宣传队到水利工地宣传演出。白天参加工地劳动,晚上为水利工人表演节目。一年多的时间,宣传队先后三次下水利工地演出,每次都受到工地工人和周边老百姓的热捧。去年宣传队同学聚会时,说起这段经历,仍是津津有味。
  1967年底,我们与五中合作组织了一个约有30人的宣传队,受邀赴蚌埠及阜阳地区诸县演出,大约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在这段时间相处的日子,我们姐弟情谊更为深厚了。
  那个年代的交通与当下相比可谓有天壤之别。我们由某县城至另一县城一般都是乘坐货车,货车若能带个蓬就算是幸运了。记得是从蒙城往利辛我们乘坐的是带挂斗的拖拉机,30多人拥挤在挂斗车内满满当当的。皖北大地平坦宽阔,拖拉机行速缓慢倒还不觉颠簸,但迎面吹来的寒风实在让人感到刺骨的体会。东道主随车带来了一些军大衣让我们御寒,大家靠车厢板裹坐成一排,另一排背靠在前排的腿上,既有依靠又能相互取暖。我与晓兰学姐挤靠在一起,她还把自己的围巾系在我的领口,档风保暖。好在也就两三个小时的路程,当时除了暖和外並不觉有什么,现在忆起来,一条围巾包含着的情谊是那么沉甸甸的。
  1968年春节过前后,学校的两个宣传队实现了联合,合並组成一个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很快对各自的节目去粗存精,编导了一台固定模式的节目。校革委会成立后,校园的气氛趋向缓和,欲步正轨,班级活动也多了起来。此时宣传队基本呈松散状态,有演出就凑在一起(当时宣传队编排的节目已成固定模式),没演出就自由活动。平时说的来的自然就走动的多一些。我与晓兰学姐,还有宋子均、左建、蒋葆青、汪芳琦、万军等之间接触较为频繁,常常到相互家蹭饭吃。晓兰学姐心灵手巧,在这期间还帮我做了双布鞋,穿上挺舒适合脚的,我一直都记在心里。那次与她通话中,我还特地提起,並说“那时我就把你当作我姐了。”她沉默了一会说,“是吗,我倒记不清了,你说起,也想起来了。”
  到了8、9月份,学校开始作学生离校安排,动员上山下乡插队落户接受再教育。宣传队也就不宣而散,各奔东西,渐渐失掉联系。两年后我招工回城在巢湖,回合肥时,只是在某同学处打听到晓兰学姐在蚌埠。学姐留在缅缅的记忆里,这一别就是50个年头。
  50年后,好不容易联系上晓兰学姐,並约定“十月底”的相见。未曾想,那次通话竟成了永别,只能怨岁月无情,只可惜未能在她生前见上一面。
   现在只有 默默祈愿,愿晓兰学姐在天堂,一切安好。
  
 浏览:369
设置 修改 撤销 录入时间:2017/10/25 17:21:51

新增文选
最新文选Top 20
张祖海宗浩学友,一路走好(收藏于2019/9/3 9:04:05
刘友杰天上有灵。地下应知(收藏于2018/12/30 21:58:52
李国光沉痛悼念郑平同学!(收藏于2018/12/30 20:37:40
叶芳远去的背影—许嘉庆和他的同学们(收藏于2018/12/25 12:02:09
沈小兰安息 ——悼徐大元学长(收藏于2018/4/12 8:57:12
项贤志悼大元(收藏于2018/4/11 21:05:22
高三(3)班张祖海悼大元同学(收藏于2018/4/11 20:59:19
杨基宏悼念朱抱洁(收藏于2018/4/2 21:22:26
戴珍贵怀念锡华(收藏于2017/12/18 18:35:15
杨基宏回忆宋晓兰(收藏于2017/10/25 17:21:51
1/2页 1 2 向后>>


访问排行Top 20
沉痛悼念方平同学(访问2580次)
王池崎怀念哥哥王海崎(访问1136次)
史守森忆崇俭二三事(访问1059次)
张祖海悼念我的同桌学友——方平(访问1042次)
参加方平告别仪式名单(访问999次)
杨大垓追忆王昌盛(访问908次)
李庭明大个子的教训(访问879次)
范雁秋祭奠张晓群(访问871次)
悼念靳长发同学(访问853次)
史啸虎七绝·悼友海崎(访问699次)
1/2页 1 2 向后>>
文选评论
安师院物理86级学生文选评论(评论于2017/4/16 1:06:32
访客文选评论(评论于2016/12/28 8:33:33
薛全胜文选评论(评论于2015/12/18 9:40:57
好诗文选评论(评论于2015/7/14 18:52:54
方义华文选评论(评论于2015/7/12 7:48:43

注册|登录|帮助|快捷

Powered by Netor网同纪念,2000-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