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选目录 全部文选 添加文选 添加目录
演艺明星纪念园__小白玉霜纪念馆
宇扬评剧名家纪念园区文革纪念园演艺明星纪念园

《小白玉霜传》节选---落难的山东小妞儿

张慧、曹其敏

  《小白玉霜传》(张慧 曹其敏 著)节选
  感谢北科大学生刘淼打印文章
  
  全书内容说明:
  
  小白玉霜是当代著名的评剧表演艺术家。本书作者张慧、曹其敏是她的生前好友。她们怀着敬慕挚爱与痛惜之情,以细腻、秀丽的笔触从生活与艺术两个方面,描述了小白玉霜坎坷的人生和艺术道路;论述了她艺术上的成就和对评剧事业的贡献。书中饱蘸着作者的激情,读后不仅可以令人了解小白玉霜的生活与成才之路,而且可以从中体味到旧社会的世态炎凉,认识那个社会里遭蹂躏的艺人和受摧残的艺术。是一部文史兼具,很有特色的传记文学,具有史料与学术的双重价值。
  
  (一) 落难的山东小妞儿
  
  兴许是一九二七年。这年的夏天热得邪乎,白天,毒日头晒得人身上火烧火燎的;太阳落了山,也见不着风丝儿,憋得要喘气都费劲。北京城里有资格享清福的主儿,有的出游海滨,有的一头钻进京西的香山。受苦的穷人还是得为了吃饱肚不得不在饥饿上苦扒苦拽。他们甚至会羡慕那躲在墙根荫凉底下吐着舌头喘气的狗,因为他们连这点福气都没有。然而也有那么一些人,他们东奔西走,劳碌钻营,不过是为了今天或者明天能有更多的硬货塞进腰包,壮大或保住自己的金银库。
  
  这天,晌午刚过,正是该躲进屋里忍一觉的时候,一个四十开外的汉子抱着一个四、五岁的小姑娘拐进了一条不起眼的不胡同,这是挤在北京南城闹市后头的那种小胡同,脏、乱、破、旧四个字占了个全,在这里很难找到一家体面的大宅门。那汉子在一个黑不黑、红不红的小门前停下,见街门虚掩着,侧身进了门,直奔西厢房。
  
  “大奶奶歇晌起来了吗?”
  
  “是孙六儿吗?进来吧!我根本没睡。”搭腔的女人一口天津话,她就是孙六儿称呼的大奶奶。孙六儿掀起帘子进了屋,把小女孩放在地中央。这孩子面黄肌瘦,稀稀拉拉的头发都滚成了毡,怯生生地站在那里,没哭也没笑。
  
  “大奶奶!人,我可给您送来了。模样是上等的,您瞧这对眼睛够多水灵。”
  
  “拉倒吧!现在看得出来嘛模样!你先说说,事儿办得利索不利索?要是缠着一团麻刀,你趁早给我带走。”
  
  “没您不圣明的,我孙六儿敢在您跟前办猫盖屎的差事儿?!实话跟您说,这是一个逃难的侉山东的小丫头。老娘们死了,为凑回老家的盘缠,才把亲闺女给舍了。一过手,我就打发他上了路,现在呀,早过德州了。”
  
  “但愿得你说的是实话。”大奶奶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梳头匣子,从里边拿出一卷子票子,“这是那一半,你收好了。”
  
  孙六儿眼盯着那一卷油腻破旧的纸票子没伸手,“我说大奶奶,定钱您可交的是大头,这一半您拿这个打发我,合适吗?”
  
  “孙六儿,当初咱们只讲了个数儿,可没讲拿嘛玩艺儿兑现。说实话,我手上可是一个子儿都没有了,这还是从督察处一个朋友那儿拆兑的。你要是不愿意收,我就先给人家送回去,告诉他孙六儿的孩子不卖了。”大奶奶的这一番话说得不紧不慢,口气也挺和缓,就是那“不卖”两个字咬得重一点儿,孙六儿稍一愣神儿,一眨眼又换了一副笑脸儿。
  
  “得嘞!李大奶奶,我服了您了还不行吗!”说罢接过钞票点了点数,揣进怀里。然后把孩子拉到大奶奶的跟前,“丫头,过来磕个头,见见......”孙六儿迟疑地望着大奶奶。
  
  “奶奶。”大奶奶斩钉截铁地说了句。
  
  “对,给奶奶磕头,这儿就是你的家。”
  
  这时候,孩子忽然大哭起来,挣脱了孙六儿的手就朝外跑,“俺找俺爹,爹呀......”孙六儿一把扯回孩子,扬手就是一巴掌,孩子哭得更厉害了。大奶奶从孙六儿手里拉过孩子抱起来,趁势将孙六儿轰了出去,然后笑咪咪地亲着孩子的小脸蛋儿。
  
  “孩儿啊,不哭,不哭。奶奶赶明儿抱孩儿找爹去。孩儿乖,孩儿听说。”轻柔的声音使孩子渐渐停止了嚎哭,一双泪汪汪的大眼睛凝视着这个好脾气的陌生的“奶奶”。“孩儿啊,听奶奶说,咱家姓李,咱孩儿叫福子。”
  
  “不,俺叫小德子。”
  
  “不对,那是别人哄咱孩儿的。咱孩儿姓李,叫福子。咱是天津卫的老家。”
  
  “不,俺叫小德子,山东人,俺爹说的。”
  
  小德子,山东人。她就是后来的李再雯——小白玉霜。
  
  要说小德子进的这个李家,现如今还算不上什么名门大户,只不过是个平平常常的唱戏的人家。大奶奶婆家姓李,娘家姓卞。一年多以前,大爷才去世。大爷在世的时候是个唱落子的艺人,本名李景春,冀东古治人。他小时候在县城一家铺子里学徒,可他特别喜欢听莲花落,一有空就偷着跑去看戏,就为这个不知挨了东家多少掸把子。可是李景春越看越入迷,慢慢地还看出点门道来,后来索性辞了工,投到戏班里,正式唱起莲花落,还取了个艺名叫粉莲花。李景春先在老家搭班,后来跟着孙凤鸣(艺名东发亮)、孙凤岗(艺名东发红)弟兄组的班进了天津。孙家班在天津当时已经很有些名气了。李景春刚进班的时候,唱的是对口莲花落,李景春演旦。到天津之后,对口落子发展成了蹦蹦戏,李景春改演彩旦。
  
  李景春二十五岁那年成的家,娶的是天津卫一位姓卞的姑娘。这位卞氏夫人模样并不出众,可是人挺精明,嘴灵巧,家里的活计,外头的应酬全能拿得起来,心里的弯弯道道又多又花哨。不论遇上多为难的事,她左右一铺排,李景春还没醒过闷儿来,事情就给他办了,而且决吃不了亏。因此,媳妇进门不久就接过婆婆的钥匙,当上了当家的大奶奶。
  
  李景春的嗓子和扮相都不大好,在孙家班里只能演些边边沿沿的角色,开不了多少戏份儿。大奶奶看不上这点进项,就自找门路,到同庆落子馆后的桂花书寓(妓院)当“跟妈”,给老鸨子调教“姑娘”。由于结婚几年没生育,两口子商量着买了个小姑娘解闷儿,取名慧敏。起初,李卞氏是把慧敏当亲闺女,真心疼爱。不想,几年之后,李卞氏突然又怀孕生下个儿子,这样一来,李卞氏在慧敏身上就打开了主意。她的钱不能白花,她要把慧敏出息成一棵摇钱树,成为她创家立业的本钱。这个人算盘精,知道要赚钱得舍得下本儿,居然让慧敏念了二年书,十来岁才开始跟着李景春随着班走。在天津落脚的时候,李卞氏就请师傅教慧敏唱大鼓书。慧敏从小就机灵,再加上认识字,学玩艺儿挺快当,十二岁就能跟着“堂子里的姑娘”(妓女)上落子馆唱单段了。由于总在戏班里混,慧敏逐渐爱上了落子戏,常跟着台上唱的哼哼,竟也学会了半出《马寡妇开店》。掌班的孙凤鸣听她唱得有板有眼,让她上台“票”了一回,唱到马寡妇做饭为止。慧敏在台上腔调是腔调,做派是做派,不慌不乱,还要了个好儿,那年慧敏才十四岁。李卞氏给起艺名叫李桂珍,孙师傅嫌不够响亮,又俗气,为她另起了个别致的名字叫白玉霜。
  
  孙凤鸣收这个小徒弟是有由头的:因为落子发展到这会儿,班子里净男角已经不行了,必得有女角才撑得住台面。当时孙家班里挑大梁的就是一个旦角花莲舫,得张罗一批女角才行。随后,孙家班还收了筱桂花、筱菊花等好几个小姑娘。
  
  白玉霜初学艺时,不太用心,给花莲舫打下手,总出错儿。她自己嗓门低,膛音好,不愿意随着大溜儿走,有时硬是自己鼓捣个新腔到台上唱,谁知观众说她打鼻子里出音,味儿不正,因此总拢不住台底下的人。后来,白玉霜很快成了挑班的主角,完全是出于一次意外的事故:那一年,花莲舫家一个丫头寻了短见,有人说她虐待养女,逼死人命,整个天津卫都哄嚷动了,挤兑得花莲舫在天津无法立足,奔了关外。孙凤鸣一时措手不及,只得让白玉霜顶上花莲舫的坑儿,唱上了大轴。可惜白玉霜艺事不精,会戏又少,加上唱腔“个色”,一直压不住台面。李卞氏嫌她挣不了大钱,下了夜戏竟逼她进“堂子”接客。受上两气夹攻的罪,白玉霜才明白李卞氏不是她的亲娘,不下狠心钻戏学本事是不行的。说来也巧,就在这时候,孙家班来了个唱小生的人叫安冠英,这个人在评戏的开山祖师成兆才办的警世戏社呆过,会戏很多,玩艺儿也地道。他陪白玉霜唱对儿戏,从唱腔到做派都帮白玉霜拾掇,白玉霜的艺术很快得到显著的提高,白玉霜这三个字也就在天津、北平越叫越响,走了红运。
  
  这样一来,李卞氏更认定买女孩养闺女这条路走对了,决定买它五六个,养活几年,够材料的学戏,不够材料的转手卖出去,哪一个身上不得赚一笔?于是首先买进了小德子,为图个开门吉利,她给这个落难的山东小妞儿起名儿福子。
  
  (未完待续)
  
  
原文 发表于中国戏剧出版社  浏览:2711
设置 修改 撤销 录入时间:2002/8/26 18:50:29

新增文选
最新文选Top 20
星河泪水满眸,怀念小白玉霜!(收藏于2004/12/19 14:02:17
jinming舞台创辉煌,人生却沧桑(收藏于2003/8/11 10:38:27
流金委婉细腻,清新雅致---对小白玉霜演唱艺术的认识(收藏于2003/6/30 9:31:58
张慧小白玉霜小传(收藏于2003/6/11 16:59:14
吴素秋怀念再雯(收藏于2003/2/10 12:08:18
张慧、曹其敏)《小白玉霜传》节选——《浩劫》(收藏于2002/8/26 19:02:15
张慧、曹其敏《小白玉霜传》节选——《大跌宕》(收藏于2002/8/26 18:56:32
张慧、曹其敏《小白玉霜传》节选《丰收时节》(收藏于2002/8/26 18:53:37
张慧、曹其敏《小白玉霜传》节选---落难的山东小妞儿(收藏于2002/8/26 18:50:29
刘大为小白玉霜“卖字”(收藏于2002/8/23 16:10:12
1/2页 1 2 向后>>


访问排行Top 20
张慧小白玉霜小传(访问8747次)
张慧、曹其敏)《小白玉霜传》节选——《浩劫》(访问3571次)
田淞看评剧音配像《杜十娘》忆旧(访问3137次)
张慧、曹其敏《小白玉霜传》节选---落难的山东小妞儿(访问2712次)
刘大为小白玉霜“卖字”(访问2652次)
吴素秋怀念再雯(访问2269次)
星河泪水满眸,怀念小白玉霜!(访问2180次)
张慧、曹其敏《小白玉霜传》节选《丰收时节》(访问1990次)
流金委婉细腻,清新雅致---对小白玉霜演唱艺术的认识(访问1932次)
jinming舞台创辉煌,人生却沧桑(访问1866次)
1/2页 1 2 向后>>
文选评论
后人亲戚 汪竺文选评论(评论于2012/10/24 16:37:14
张贵春文选评论(评论于2012/10/5 1:05:00
访客文选评论(评论于2012/8/24 9:29:09
老杨文选评论(评论于2012/7/31 18:00:17
天津兰草A文选评论(评论于2012/6/22 20:55:42

注册|登录|帮助|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