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选目录 全部文选 添加文选 添加目录
烈火红岩__陈然纪念馆
烈火红岩
2704号馆文选__电影剧本《烈火中永生》及幕后故事 / 《黑牢诗篇》

烈火中永生(六)

夏衍

  五一
  
  二处。朱介在接电话:“……不是刚给你们调去一批看守,用他们加强警戒!……徐处长不在家,有紧急公事出去了!”
  徐鹏飞坐在一辆急驶的黑色轿车越过前面停着的车辆向前行驶,军警为它开路。
  学生的洪流,阻止了这辆轿车。车旁的街上是“美国新闻处”。门口长长的宣传橱窗内,贴着大量的美国画片等宣传美国生活方式的东西;还有许多印刷品和铅印的新闻稿,但是这些橱窗的玻璃已被打破,宣传品被撕掉。铁门紧紧地锁着,里面一个人影也没有。“美国新闻处”的牌子上贴满了“美国佬滚出中国去!”“不要美援!”“停止内战!”等标语。
  街头上。学生的游行队伍。一个骷髅,手上摇晃着一个大碗,肋骨上贴着标语:“我也要吃饭!”
  许多标语口号、漫画,如:“向炮口要饭吃!”“反对假和平,真备战!”“释放政治犯!”
  啦啦队的喊声:“看看看!惨惨惨!政府耍的啥手段!拖拖拖!骗骗骗!靠着洋人打内战!”
  学生们挽着手,特务们想混到游行的队伍里去,被轰了出来。
  轿车后退,转头向另一条路驶去。里面坐的是徐鹏飞和沈养斋,脸上木然没有表情。
  一大群工人队伍拥过来,他们肩并着肩,手挽着手,轿车又被阻住。工人队伍的标语口号是:“我们不造内战军火!”“反对通货膨胀!”“释放全国政治犯!”工人纠察队高举着鎯头,戴着臂章,声势浩大。轿车开走。
  陈松林也在工人队伍里。啦啦队非常有趣地唱着、表演着:“耗子过街,打打打!背时政府,垮垮垮!冬咣冬咣冬冬咣,美国爸爸哟──快帮忙!”
  徐鹏飞回到二处。朱介正在接电话,急忙递给徐鹏飞。从电话里可以听到“猩猩”办公室里的扩音器里收听到的地坝里联欢会唱歌的声音,同时群众正在亲热地喊着老许,给老许拜年。徐鹏飞啪的一下把听筒扔在电话机上。
  
  五二
  
  孙明霞抱着“监狱之花”和另外几个同志正往楼上跑,许云峰随手接过小孩逗弄着,他身旁有一个特务在监视;一会儿,他把小孩递了回去。
  场子里,同志们正在欢舞。
  老大哥警惕地注视着特务们的行动。
  女牢里。孙明霞在放哨,江姐从“监狱之花”的尿布里,摸出一张纸条。
  场子里,同志们正在欢舞。
  江姐读着纸条:
  “求和的阴谋,挽救不了敌人的灭亡,新中国要提前诞生了。我们要尽快完成一切准备,和党取得密切联系,大胆,沉着,冲过这最后的、也是最艰巨、最残酷的战斗,把红旗插在歌乐山顶,迎接祖国的黎明!”
  秧歌还在热烈地跳着。华子良站在人们后面傻笑着。
  江姐抱着“监狱之花”和着大家的节奏扭摆着,并不时地把小孩微微举向许云峰。
  她看着许云峰,用监狱里特有的无声的语言在倾诉对许云峰的尊敬、感激和自己誓死完成党的委托的心情。
  许云峰深深地懂得江姐的无声的语言,他也用这种特有的方式去回答江姐。
  高墙电网上,伸出几挺机枪,枪口慢慢地向下瞄准着。
  有人笑道:“瞄准有什么用?蒋介石忙着喊停战,哪有工夫下令开枪。”
  又一个人说:“蒋管区也有自由的地方──就在这儿,可以唱歌,可以跳舞,开联欢会,还有人架上机枪保卫我们的安全哪!”
  温正钦心事重重地走来,在江姐身边低声说:
  “委员长下台了,你们就要得天下了,你看,我……怎么办?”
  江姐:“你说呢?”
  温正钦:“我打算请长假,可是……批不准啊!……”
  江姐注视着,观察他。
  
  五三
  
  二处。
  房间里很昏暗,气候很冷,壁炉里烧着火。徐鹏飞正在房间里无目的地踱来踱去,他不时地咬着嘴唇,磨动着牙齿。穿着美军便服的女秘书拿了一迭文件进来,正要开口,徐鹏飞忽然回转身来,大声地:“出去!”女秘书吓了一跳,把文件放在桌上,正要出去,徐鹏飞大声,“把门关上,电话不要接过来!”女秘书点头走了出去。
  徐鹏飞继续走着,抬起头看了一眼蒋介石的相片,忽然想起什么似的看表,走到一架落地收音机前面,拨动开关,一阵杂音之后,一个沉着的声音:“……中国人民解放军全体指挥员、战斗员注意,”他凝神听,“在南京国民党反动政府接受并实现真正的民主和平以前,你们丝毫也不应当松懈你们的战斗力。对于任何敢于反抗的反动派,必须坚决、彻底、干净、全部歼灭之!……邯郸广播电台……”徐鹏飞关上。(溶入)
  
  五四
  
  女牢。晚饭开过了,大家正在收拾。孙明霞忽然在地上发现了一个纸团,打开一看:“警惕阴谋。”
  她急速送给江姐,江姐看纸条。
  孙明霞:“刚才只有疯子来拿过饭桶。”
  大家很自然地向外面看去。
  华子良在那里用水洗饭桶。孙明霞等一看到他疯疯癫癫的动作都摇着头,表示根本不可能是他。有人说:“可能是家里来人了。”
  江姐沉思,仍然注视着华子良。
  孙明霞突然抓住江姐的手,低声地问:“会不会是温正钦?”
  江姐停了一下:“沉着点,事情总会露头的。”
  灯亮了,江姐和孙明霞仍然靠在牢门旁沉思。
  外面的灯亮了,接着传来:“江小姐!”的低声。
  温正钦在昏暗里出现了:“江小姐!不好了,这几天会有大行动、大逮捕,你们要受到大破坏,要赶紧想办法……”他的话说得既机械又无感情,声音隐约地还有些颤抖。“我不讲假话,我老家在你们解放区。”
  江姐立即敏感到,已经发生了什么事情,犀利的目光,迅速地扫了他一下。
  温正钦:“有什么事情要我做吗?”
  江姐:“谢谢你,你算做了一件好事。”江姐停了一下,“可是,你要当心!”
  温正钦点点头,很快地走了。
  
  五五
  
  看守办公室里。
  温正钦满头大汗站在那里,徐鹏飞一脸怒容。半晌才开口:“过去江雪琴跟你说过些什么?”
  温正钦:“她说我做了一件好事,可是,要当心!”
  “啪!”一个耳光打在温正钦的脸上。一挥手,两个特务立刻把温正钦拉了出去。徐鹏飞的满腹怒火无法消除,伸手又给了“猩猩”两个耳光,朱介等惊惶失色。徐鹏飞站在房中间,下命令:“今晚上就行动!送走那个姓许的!”
  
  五六
  
  牢房里。深夜。
  “嗒嗒,嗒嗒嗒,”楼板在响,刘思扬惊醒了。
  声音:“你们……看见……”
  刘思扬:“他们说什么?”旁边另一个人把耳朵凑过来。
  声音:“听不清楚,……听说有人被押走了……”
  另一人:“楼下大声点,听不清楚。”
  刘思扬吃惊地:“什么,再说一遍!什么,老许……”
  另一个房间里,孙明霞在敲墙壁,气急败坏地:“听见了没有?一点钟光景,把老许押走了!”
  许多人从地上坐了起来。
  顿时,牢房里紧张了起来。大家拥到门边,从风洞口向外面探望着许云峰的房间。
  巡夜的看守在外面吼叫。
  孙明霞难过地:“江姐,是不是我们在联欢会上对老许闹得太厉害了,引起了敌人对老许的报复?”
  江姐安慰着大家:“小孙,沉着点,赶快准备,会有更尖锐的斗争!”
  李青竹:“同志们,睡吧!”
  江姐和李青竹躺在一起,两人都在思考着。
  李青竹:“你在想什么?明天应该开个支委会,讨论一下具体的准备工作。”
  江姐:“唔!我在想,今天那个向我们报警的纸团是谁丢的?你想是谁?”
  
  五七
  
  清晨。
  “猩猩”刚刚大声叫喊过,气势汹汹地站在女牢门口,虎视眈眈地等待着人出来。江姐从容地跨出了牢门,“猩猩”咔地一声把牢门锁上。同志们关怀、担心地看着江姐被“猩猩”押走。江姐向大家微笑,从容地走着。
  监狱里空气很紧张,地坝里增加了佩枪的特务在巡视。
  地坝的尽头,江姐轻松地在舂米,从容地观看周围。
  高墙上好几个特务在加固着电网。院坝里,一队新调防来的警卫走过。
  江姐觉察到敌人在加强防卫,形势严重,一边舂米,一边偷偷地望了一下墙外的山岗。
  华子良挑着担子从外面回来了。江姐的目光一直盯着他,“他是唯一能够出出进进的人!……纸团是他丢的吗?”但她一看到华子良在疯疯癫癫地和特务周旋的时候,又放弃了自己刚才的想法。
  小萝卜头从一边跑来,给她报告消息:“江阿姨,许先生不见了!”
  江姐:“会回来的!……”在旁边监视的特务把小萝卜头轰走了。
  小萝卜头远远地蹲在地上玩着,看着江姐。
  华子良拿了饭碗从江姐身边走过。
  江姐打量着他。“他给谁送饭呢?……”
  
  五八
  
  华子良走进漆黑的地牢,打开电灯,走进深长的甬道,启锁打开几道铁门。最后的一道铁门打开,一股霉臭。阴森森的地窖,四周岩石,活象一口石棺材,堵绝了空气,阳光,一切人间的声音,唯有石缝中渗出的浸水滴答着。一堆稻草上,坐着一个刚受过酷刑戴着重镣但是目光炯炯的人,他正是失踪了的许云峰。不知道华子良为什么愣了一下,旋即又机械地放下饭碗,一言不发地走出地窖。
  他锁上了门,但忘了关闭门上的电灯。
  许云峰一直注视着他,想着:“灯为什么没关?是忘了吗?……他是疯子……”
  
  五九
  
  女牢。
  夜里。江姐一个人在思考着华子良,回忆着华子良一系列的情况。
  华子良在风雨里跑步。
  华子良在烈日下一动不动地曝晒。
  华子良在联欢会时,在一边拼命地劈柴。
  发现纸团的那天,华子良在洗饭桶。
  江姐又把纸团从墙洞里取出来看着。
  
  六○
  
  男牢里。大家都睡了。老大哥、丁长发在观察着华子良。
  华子良离开大伙远远地独自可怜地蜷伏在一个角落里,发出均匀的鼾声。
  老大哥:“多年来没有看见他做过对党有害的事情。……”
  老大哥、丁长发正交换着意见,猛然间华子良从地铺上坐了起来,痴呆呆地发了一下愣又躺下去了。
  外面射进来一道手电筒的亮光。“猩猩”和一个特务巡夜走过。
  老大哥和丁长发对了对目光,向华子良瞥了一眼,又相对着会心地笑了。
  
 浏览:3029
设置 修改 撤销 录入时间:2000/10/29 18:42:02

新增文选
最新文选Top 20
喀秋莎古战场一夜 3(收藏于2020/7/1 4:15:08
喀秋莎古战场一夜 2(收藏于2020/7/1 4:14:21
喀秋莎古战场一夜 1(收藏于2020/7/1 4:13:03
喀秋莎石榴(之二)(收藏于2018/10/29 13:06:24
喀秋莎石榴(收藏于2018/10/29 13:03:22
苏日朗最后的乐章(收藏于2016/11/1 11:20:20
喀秋莎(收藏于2016/11/1 11:14:52
筱香等待(收藏于2016/9/9 1:13:17
喀秋莎你的石像和我(收藏于2016/7/24 11:05:53
喀秋莎你和我的诗歌(收藏于2016/3/28 9:44:42
1/2页 1 2 向后>>


访问排行Top 20
江山陈然,我心目中的英雄(访问22606次)
资料白公馆展览改陈提纲(访问21670次)
资料渣滓洞展览改陈提纲(访问17353次)
林三 安礼陈然遗诗《我的自白书》不容篡夺!(访问16652次)
蒋一苇陈崇基林彦陈然烈士传略·二十三狱中斗争(访问16024次)
张界交待国民党西南长官公署二处情报课侦讯股长张界交待审讯迫害陈然烈士情况(访问15680次)
特务张界的交待陈然被捕后侦讯的情形(访问14390次)
罗学蓬叛徒甫志高的儿子讲出的奇特故事(访问13798次)
罗学蓬 厉华 孙曙血手染红岩---中美合作所B类(敌特、叛徒)档案解密之一(访问13192次)
羊鸣 姜春阳等歌剧《江姐》里的三首歌曲(访问11370次)
1/2页 1 2 向后>>
文选评论
访客文选评论(评论于2024/1/24 17:46:56
访客文选评论(评论于2022/11/7 18:52:22
访客文选评论(评论于2021/8/9 14:39:32
圆圆文选评论(评论于2019/10/28 13:00:26
访客文选评论(评论于2019/9/6 14:29:30

注册|登录|帮助|快捷
烈火红岩
Powered by Netor网同纪念,2000-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