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寿园网上纪念园区
文选目录 全部文选 添加文选 添加目录
福寿园网上纪念园区__徐景贤纪念馆
福寿园网上纪念园区红十字遗体(角膜)捐献者纪念园

我的生日和我们的生日(转载)

朱永嘉

  我是一九三一年出生的,出生的日子和时间是农历九月十九日,辰时,早晨八、九点之间,我大姨妈告诉我,那时她恰好去北京路菜场买菜,回家时我便降生人间。幼年时我母亲总告诉我,自己的生日与观世音菩萨的降生是同一天,观世音有三个生日:三月十九日、六月十九日、九月十九日,我与观世音最后一个生日同一天,不知道观世音为什么会有三个生日,但妈妈告诉我观世音大慈大悲,总是善心待人,不管是好人还是恶人,只要他受苦受难,观世音的宗旨是普度众生。中国有句老话,叫作记人之善,忘人之过。这些个善良的观念一直铭记在我心田。所以我不喜欢记仇,故我也不爱看武侠小说,讨厌那种冤冤相报。在我幼年时,母亲总是为我过生日,那一天在家里祭拜的是观世音,给我讲观世音的故事,听她念佛经,然后大家吃面为我祝寿,在我记忆中,我十一、二岁前后生日便是这样过的。我成年以后,参加地下党接着上海很快也解放了,过生日这件事也就淡忘了。我在市委机关只记得一个人的生日,那就是毛泽东的生日,在每年十二月二十六日,那一天机关食堂为我们每人供应一碗排骨面,很简朴,但大家也很高兴。
  我母亲生日是农历的三月十八日,申时出生,一九八七年时母亲八十岁,那时我正被关押在提篮桥监狱,家人都为母亲八十寿辰做各种准备,那是在家里过,母亲上上下下地准备了二桌菜,晚上大家一起坐上园桌,举杯为妈妈祝寿时,妈拿起酒杯回应大家祝酒,刚站起来便倒地,脑溢血中风了,这情况是家人后来告诉我的,经过大家努力,那时我已经有二房媳妇,小秦与陈云,她们都是医务人员,母亲虽然昏迷了二个多月,大家仍是尽心尽力地悉心照料,母亲最后终于苏醒过来,经过监狱批准由尤信民大队长亲自陪同,让我在关押后得以第一次回家探视母亲,妈妈躺在床上直视着我,讲话也很困难,她说了一句,你终于能回家看我了。实际上这次回家探视也只有二三个小时,由于这次母亲过生日的教训,我们这个大家庭就再没有人提起过生日这件事。我于八八年十二月保外就医回家,陪伴母亲走完她人生最后二年的历程。九零、九一年我六十岁生日时,大家都不提过生日的事,我七十岁生时,也从未提起过祝寿的事。这次怎么会提起过生日呢?
  记得去年年底魏永征回来,在黄河路一酒家把我与王知常及原写作组历史组的董京旋,刘修明;党史组的余子道还有司徒伟智及章智明、朱惠民几人聚餐话旧,大家的心情还是很愉快的,感觉年岁不饶人,章智明提出要为我祝八十寿辰,我说还不到时间,司徒、高志仁都起劲,于是我恭敬不如从命,然而我也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那次活动以后,我写了一篇《关于一段故人和往事的回忆——兼记王守稼、谭其骧与陈旭麓》,发在自己的博客上,人是师生之间,事是批林批孔与毛泽东晚年过眼诗文録标点注释的过程,以及他们后来在清查运动中艰难的遭遇。
  今年五月二十六日小高来访,重提过生日的事,一切由他去操办,盛情难却,时间、地点、人员都由他来定。这样我又重新准备过生日了。在联系的过程中,说八十左右的不只有我一个人,大家一起来过这个不是自己的生日的生日吧。当我在电话中聊起这些过八十岁生日的事时,在一旁的阿姨也听到了,她们叫嚷也要参加,我说这就难了,这是我的同事们为我过生日,我儿女都不参加,我怎么好意思带着你们,如果是我儿女为我过生日,一定请你们一起参加,她们说她们也要为我过生日。那一天在我身边有三个阿姨,怎么会有三个阿姨呢?我夫人在世时,她下肢全瘫痪,生活完全不能自理,都是靠阿姨照料的,那时有二个阿姨在照料她,这样的情况前后有一年半之久。阿姨们都来自皖南泾县,她们都是同一个村上的人,前后有四、五个人轮着在我家打工,这个有事回家,他们请同村的另一人来顶替,时间长了,大家都如亲家一样,她们年龄与我儿女相近,我也把她们当自己的孩子一样,她们家里有难,我尽我之力吧,她们也把我当作自己的父母、爷爷一样看待,我的亲朋故旧需要人手时,就介绍她们的亲友去,她们家里吵架时,一气之下就上我这儿来,吃住在我这儿,并为她们介绍新的东家,时间久了也有亲情了。那天小兰阿姨从徐连达家里来看我,大卫是对门第二宿舍来看我,于是加上我家的小汪三个人准备为我过生日的事,当时我也没当回事,只看作她们随口说说而已,三十日上午,徐连达爱人叶倩云给我打电话,说小兰出门买东西给我过生日来了。我说这怎么行呢?你快别让她来,她说我有福了。这样我赶紧去菜场添一点菜,准备她们来,结果他们真的准备了蛋糕和菜肴、面条在我家为我过生日,我与她们三人及儿子和媳妇一起过我的生日,让我感到人间自有温暖和真情。下午又有我中学的老同学来访,他叫罗青,四九年上海解放后便参军了,现在是离休干部,大家六十年不见了,想当年大家还是青少年,如今却都要步入耆耆老人的队伍了,他毕业于山东大学中文系,一直从事图文的编辑工作,还做过摄影记者,这样的相聚人生难遇。二人都有说不完的往事,他听说第二天写作组同事在王朝酒家为我过生日,一定要去参加,他说自己就是一个不速之客,后来我才知道他刚做了直肠癌手术,又发现了肝转移,在肝脏上又做了激光治疗,人却那么有精神,对癌症一点也不恐惧。在我家里还拍了很多照片,人确实需要有点精神才能战胜一切艰难困苦,不管是个人生理上的病痛,还是生活上的不幸,要无所畏惧才能幸福每一天。只要你善心待人,也一定能得到善意的回报,从我自身的经历讲,这一点几乎是百试不爽。
  昨天上午十点半,我按时与姚家华、余子道一起如期打的赶赴王朝酒家,路上司机看我手上带着二只手表,问我:为什么一只手上带二只手表?这太怪了,没有见过。我说一只是自己的机械表,已用了四十多年;另一只是自动表是我爱人的。她生前一直戴在手上,因为是自动的,必须带着,所以我手上便有了二只手表,一方面是为了纪念自己的老伴,另一方面为使这只自动表永不停息。生命不息,奋斗不止嘛!司机点头说好,这样有意义,不是为了炫富,做人就要有这样的精神。车子到了王朝酒家门口已有人守候,肖木、惠民、冀德都守在门口,招呼我到六楼。出门时我带着印有我的打油诗及小高与王绍玺和的打油诗三十多份,准备在会上发给大家看看。会上大家计算着八十上下的人有十几个,年龄大的如马羽,顾澄海、陈时英、朱惠民、刘培德都八十以上了,将近八十的也有我、王绍玺、王知常、章树焜与孙克强,还有徐景贤爱人葛蕴芳,她曾经是我们的支部书记。这次大家都来了,尽管年龄大,大家都还精神抖擞且亲密无间。有许多同事分手后,三十多年没有见面,如郭绍绪便一次也未见面,想当年他又瘦又黑,现在不仅胖了,而且那肚子好大啊;孙克强是那么胖,超乎想象;青年中也有三十多年未见的,如许国良,这次见面脸型都变了,认不出来也叫不出名字;如章智明只有六十左右已是满头白发,怎么那样苍老;小高还是那么活跃;司徒则是风度翩翩;几位当年的女青年还是那么靓丽而苗条,如小陆、小沈、小吴算年龄她们也五十出头快六十的人了。大家都是久别重逢,在走廊上一堆又一堆在一起说不完的往事,诉不尽的思念,久久不能入席。小高招呼大家一一坐定,我的老同学罗青也来了,他带相机不停地给大家照相留念。坐定以后,小高说了几句祝辞,我也说了几句表达大家几十年来苦苦思念的心情,今天不是为那个人过生日,是为我们大家过生日,我们不能忘记远行亲人,那里有老人,有英年早逝的故旧,有曾经关怀并领导过我们的人,也有曾经一起艰难奋斗过的同志和朋友,让我们永远怀念他们在天之灵,如果他们有知的话,见到我们今天如此幸福的相聚也会欣慰的。王知常、肖木都讲了话,余子道也说了,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们现在是有福之人。还说过去讲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请自己去,这个话应修改一下,应是九十三、一零四阎王来请也不去。我们今天的日子确确实实比过去幸福多了,祝大家健康长寿。当年小青年的代表也讲了话,谈了那时他们曾经得到的锻炼和培养,与后来在事业上的成就,这两者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接着是一组一组的组合摄影留念,最后是我们几个同龄老人一起吹灭蛋糕上的蜡烛,一起歌唱我们共同的生日快乐。分别时大家依依惜别,在大堂留下了合影,这是我一生中最值得我们大家一起纪念的不是生日的生日,不是某一个个人而是一个集体共同的生日。这是过了三十多年的重新相会,正是我往年曾经在梦中寻求的再相会,当然这次还有一些朋友由于这样那样的原因没有来相会,我想将来还会有相会的机会。那些年相处的情谊,共同遭遇的艰幸,实际上是我们人生经历中无穷无尽的宝藏,艰难不是坏事,它不仅磨练我们的意志,甚至对我们的儿女也是一件好事,因为那样也可以磨练他们的意志,唯有如此才能成长,没有任何可以怨恨的东西,一切就看自己能不能正确对待。无论是顺境还是逆境,都是人生不可或缺的财富,问题是看我们能不能正确地掌握它。经过每一道坎,都会有一段平坦的大道,这就是生活的辩证法。反过来说,对往年的艰苦曲折怨声载道是没有志气,没有出息的表现,是为人缺乏斗志的表现;在生活中真正的强者决不是这样的。这就是这次我们生日聚会中我对生活的一点感悟,也是我对这次生日聚会最原始的记录。
  现将生日聚会前我写的打油诗、小高及大老王的和诗附在下面,公大家参阅和玩味。其中描述了我们相关的人和事,也有我们的情绪和心意,我们敞开自己的胸怀,供大家解剖。中国有一句老话,那就是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我期待着大家对这一天的回响。
  今天恰好是六一儿童节,让我们这些老人的生活如儿童一样从头开始吧。
  2009年6月1日
  
  打油诗附件:
  人生七十古来稀
  寿星聚会,古已有之。唐人有七老会九老图之说,宋人亦有九老会耆老会之记载,与会者都为耆耆耄耋老人。人生七十古来稀,故老人一般以七十为线然后依年齿排序。今吾等往日虽同堂共事于沪上,分手以后谋面亦难,今日相聚,有三十余年未见者,十余年未见者。已逝者中老少皆有,故今日谋面,往年的青丝,已换成一头白发,大家都耆耆老矣。你我之间八十左右的已有十余人,七十以上者十余人矣,其余亦都在六十上下,虽然大家都已进入含饴弄孙的生活,然老人之间的对话,自亦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几个人凑合打油诗一首,以唤起往日共同的记忆。
  
  人生七十古来稀 寿翁今日满堂挤
  康平路上文史哲 陕西南路有经济
  朱头朱尾莫秀瑺 大小老王似兄弟
  汉荣锡涛起初澜 进旋修明稀奇释
  冀德立昌刘景清 红楼一梦徐辑熙
  自然辩证孙克强 树琨绍绪读毛选
  马羽培德跑工厂 凌岩家华走村里
  阿虎内外任联系 走南闯北又东西
  顾家澄海年最长 智明司徒首先提
  曾经蹉跎君莫笑 老来狂劲不输你
  老矣老矣不服老 悠哉游哉网络里
  难得小高情谊重 王朝酒家聚一起
  先举酒杯祭逝者 天人永隔情永寄
  再举酒杯祝健康 今朝相聚齐欢喜
  
  回老朱打油诗(高志仁)
  莫道七十古来稀,而今八十不稀奇。
  人生路上曾携手,几经磨难长相忆。
  
  丁香花园学雷锋,风华当年尚而立。
  重起炉灶康平路,酬得壮志再雄起。
  
  旭日朝霞起初澜,文史哲经忙学批。
  自然辩证独成体,经济大国人才济。
  
  函授办到知青点,经济调查走乡里。
  石伦重续罗思鼎,青年任犊秀后起。
  
  卅年弹指一瞬间,难得今朝重相聚。
  谈古说今认前朝,论短话长叙情意。
  
  虽说岁月不饶人,暮年依旧争朝夕。
  著书立说开博客,自得其乐网络里。
  
  是非曲直任人说,心底坦荡不为己。
  无需待问能饭否,名利淡泊真安逸。
  
  先举酒杯祭逝者,天人永隔情永寄。
  再举酒杯祝健康,亲朋老友心相依。
  
  大老王和打油诗一首
  人生离别本寻常,三十三年太漫长。
  老朱创意小高唤,王朝酒家聚一堂。
  当年壮岁满头白,昔日少年鬓染霜。
  老友相逢难相认,自报家门喜欲狂。
  五月榴花红似火,友情更比榴花红。
  光阴似箭催人老,体壮家和笑融融。
  最喜别来与时进,各挥健笔谱新风。
  自古人寿难百年,老彭鹤寿皆虚欢。
  九老图与耆英会,枉夸富贵盼高年。
  白文求寿皆未得,后世文人徒艳羡。
  我辈本有平常心,不羡高官不贪金。
  心态平和能祛病,老献余力提元神。
  我愿他年再相聚,个个都能葆青春。
  
  大老王又和打油诗一首
  头顶荷包蛋{卸顶},脚拴一块铅。
  眼前飞蚊阵,耳内栖鸣蝉。
  说话无遮拦,上网键盘乱。
  唯知两件事,吃饭与睡眠。
  日月如梭奈我何,不堪回首话当年。
  老而不死谓之贼,混过一天赚一天。
  
 浏览:2254
设置 修改 撤销 录入时间:2009/6/13 16:46:44

新增文选
最新文选Top 20
徐蕴老爸,12周年忌(收藏于2019/10/31 21:53:59
徐蕴妈妈荣获了建国70周年纪念章(收藏于2019/10/1 23:06:51
葛蕴芳十一周年之际的感想和思考(收藏于2018/11/1 22:00:57
徐景熙南通大学教授徐景熙谈剧作家沙叶新印象(收藏于2018/8/25 22:31:52
葛蕴芳2018新年絮语(收藏于2018/2/15 21:17:38
徐蕴深切缅怀令人尊敬的前辈们(收藏于2017/12/13 21:52:56
萧 木白 云 辞(收藏于2017/10/30 10:01:07
葛蕴芳十年生死不相忘(收藏于2017/10/28 21:21:56
王蔚琦忆徐景贤同志(收藏于2017/10/25 9:30:32
徐景熙缅怀百岁钱谷融先生(收藏于2017/10/14 13:13:00
1/2页 1 2 向后>>


访问排行Top 20
徐景熙徐景熙教授在徐景贤先生遗体告别仪式追思会上的主持词(访问34591次)
徐景贤《文革名人徐景贤最后回忆》26(访问29499次)
徐景贤文革名人徐景贤最后回忆(访问26569次)
徐景贤《文革名人徐景贤最后回忆》2(访问23187次)
葛蕴芳《徐景贤最后回忆》后记(访问15873次)
徐蕴在父亲徐景贤遗体告别仪式上的发言——女儿永远怀念您(访问12503次)
徐景贤《文革名人徐景贤最后回忆》7(访问9378次)
王绍玺与景贤相处的日日夜夜——徐景贤逝世二周年祭(三)(访问9290次)
沙叶新我和徐景贤(访问9046次)
徐景贤《文革名人徐景贤最后回忆》49(访问8483次)
1/2页 1 2 向后>>
文选评论
夏亰伟文选评论(评论于2021/8/4 15:31:48
夏亰伟文选评论(评论于2021/8/1 8:09:01
夏亰伟文选评论(评论于2021/8/1 8:08:01
张吾三文选评论(评论于2020/6/22 1:04:11
访客文选评论(评论于2020/5/5 10:03:01

注册|登录|帮助|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