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寿园网上纪念园区
文选目录 全部文选 添加文选 添加目录
福寿园网上纪念园区__徐景贤纪念馆
福寿园网上纪念园区红十字遗体(角膜)捐献者纪念园

理想主义的不幸

李逊

  知道徐景贤的名字,已经是文革。
   但其实,我应该早就知道他。只是,没把名字和曾经感染过我的艺术形象联系在一起。
   我喜欢看书,什么书都看,看见同学手里有书,更是千方百计一定要借到手。小学时,一次,一个同学在看一本书,看得很投入。我向他要求让我翻翻。一看,书名是《党的儿子穆汉祥》。我那个年龄根本不会注意书的作者是谁,但这本书的封面我到现在还记得。五十多年过去了,我看过多少书,到现在还记得封面的,只有这本书,以及《青春之歌》,《红岩》。
   徐景贤的这本书印刷纸张有点粗糙,当时好像正处于大跃进后的经济衰退时期,书籍的纸张都很糟。但书的封面非常醒目,好像就是以红色和黑色为主色调,一个青年的半身画像,敞着衣襟,一只手指着前方。我用半天时间读完了这本书。
   从此,我知道了有一个名叫穆汉祥的大学生,为了我们的幸福,牺牲在黎明的前夕。从此,我还养成了一个下意识的习惯:每次去交通大学,都一定要去穆汉祥的纪念碑前走一下,哪怕绕道,虽然我不是交大的学生。不为什么,我只是非常敬佩这位热血青年,我喜欢他的理想主义。而对他所有的印象,都来自徐景贤书中充满激情的描绘。
   后来,上中学,那个年代正是“激情燃烧的岁月”。什么都讲革命化。学校号召考不上高中或大学的学生去新疆,我同学中真有人不考高中就报名去新疆者。要知道,我就读的51中学是市重点中学,那个同学功课非常好,完全可以考上高中。
   这个同学的激情,有一部分也来自徐景贤的作品,那是部话剧,不久又拍成电影:《年青的一代》。年青的一代,这个名字起得多好多有激情。我们那时正被毛泽东的话燃烧:“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你们的”。这部话剧更激起我们的使命感。
   学校组织我们去看青年话剧团演出的话剧,电影出来后又组织去看电影,回来后还组织讨论。
   我还是没有注意作者是谁。但话剧中充满激情的台词正符合我们憧憬英雄的年龄。我当时甚至还能背出林育生读的遗书。背得出遗书的不止我一人。那年国庆,学校进行文艺演出。学校话剧队演出的节目就是林育生读遗书那场戏。扮演林育生的,是我班上的同学,电影演员凤凰的儿子柳启宏。
   这个话剧和电影给我的影响是:我当时下决心,将来考大学报地质专业,像萧继业那样为祖国寻找埋在地下的矿藏。
   文革开始,我正读高中。一天,一个爆炸性新闻:市委写作班集体造反,带头的是徐景贤。
   徐景贤是谁?我问别人。
   他你都不知道?!他就是《党的儿子穆汉祥》和《年青的一代》的作者。
   我这才知道徐景贤,这两个燃烧过我的作品作者的名字。
   写出那样热情作品的作者一定是个热情的理想主义者。以后我便注意徐景贤的轨迹。
   但是,我很失望。因为现实政治生活中的徐景贤和他描写在我心目中的热情差去很远。他的报告,远没有他的文艺作品那样充满感染人的激情,给我的感觉是处处谨慎小心,行事唯张春桥为是。
   我从来没有见过徐景贤,我只是从他的报告中感受他的特质。因为对文革的反感,徐景贤文革中的那些讲话,可能仍然有激情,但是不再能够感染我,有时给我的感觉像在做文字游戏,与风行一时的文革套话一样带着强词夺理。再后来,我对文革彻底迷茫,对所有大首长的讲话,甚至毛主席的讲话,都失去信任。
   文革结束,从报上看到徐景贤被判刑,我曾想,他在文革中怎么会不感觉老百姓对文革的愤懑,难道文革的禁欲紧锢就是他理想的主义?难道文革的高位就是他激情和热情的燃烧之处?
   第一次见到徐景贤,已经是文革结束快30年。在一个茶馆,我见到了撑着拐杖的老徐。岁月真是摧人,监狱岁月更是摧人。
   但是,当我们开始谈话,开始交流,我原来感觉中的那个年青一代的老徐又回来了。他的思路极其敏锐,仍然充满了激情。只是,这种激情已经不像他年轻时那样外露,而是深沉内敛得多。在他身上,还增加了我过去感觉中所没有的东西,那就是尊严和独立,而且更多了一份洒脱。那是一种真正的置一切度外的大彻大悟,是当党的喉舌时的徐景贤所不具有的。我肃然起敬。
   老徐毫不留情地反省和解剖自己。我采访过太多的文革人物。像那样解剖和反省自己的,只有老徐。有些分析,是深层次的,一般人不会把它拿出来见人。例如他在《市委写作班的来龙去脉》一文中,分析自己当初预测何时能当到领导干部的心理,很生动,又很深刻。他著书,写回忆文章,不管有多大压力,他要把这段历史留下让后人评说。他忏悔,向许多人为过去的事道歉,是那样的真诚和透明。我又感受到他特有的激情和热情。只是,这种激情和热情已经转化为思考,转化为对民族的忧虑。
   老徐的经历是一本沉重的书,又是一本珍贵的书。我原以为,我会有充裕的时间,和老徐回忆、讨论那个时代。却没有想到老徐会忽然离去。这是历史的损失。
   如今,理想主义似乎过时,但我一直怀念老徐。我年青时老徐在我心中播下的理想主义火种不会熄灭。
  
 浏览:3909
设置 修改 撤销 录入时间:2008/5/17 21:52:25

新增文选
最新文选Top 20
徐蕴老爸,12周年忌(收藏于2019/10/31 21:53:59
徐蕴妈妈荣获了建国70周年纪念章(收藏于2019/10/1 23:06:51
葛蕴芳十一周年之际的感想和思考(收藏于2018/11/1 22:00:57
徐景熙南通大学教授徐景熙谈剧作家沙叶新印象(收藏于2018/8/25 22:31:52
葛蕴芳2018新年絮语(收藏于2018/2/15 21:17:38
徐蕴深切缅怀令人尊敬的前辈们(收藏于2017/12/13 21:52:56
萧 木白 云 辞(收藏于2017/10/30 10:01:07
葛蕴芳十年生死不相忘(收藏于2017/10/28 21:21:56
王蔚琦忆徐景贤同志(收藏于2017/10/25 9:30:32
徐景熙缅怀百岁钱谷融先生(收藏于2017/10/14 13:13:00
1/2页 1 2 向后>>


访问排行Top 20
徐景熙徐景熙教授在徐景贤先生遗体告别仪式追思会上的主持词(访问34591次)
徐景贤《文革名人徐景贤最后回忆》26(访问29499次)
徐景贤文革名人徐景贤最后回忆(访问26569次)
徐景贤《文革名人徐景贤最后回忆》2(访问23187次)
葛蕴芳《徐景贤最后回忆》后记(访问15873次)
徐蕴在父亲徐景贤遗体告别仪式上的发言——女儿永远怀念您(访问12503次)
徐景贤《文革名人徐景贤最后回忆》7(访问9378次)
王绍玺与景贤相处的日日夜夜——徐景贤逝世二周年祭(三)(访问9290次)
沙叶新我和徐景贤(访问9046次)
徐景贤《文革名人徐景贤最后回忆》49(访问8483次)
1/2页 1 2 向后>>
文选评论
夏亰伟文选评论(评论于2021/8/4 15:31:48
夏亰伟文选评论(评论于2021/8/1 8:09:01
夏亰伟文选评论(评论于2021/8/1 8:08:01
张吾三文选评论(评论于2020/6/22 1:04:11
访客文选评论(评论于2020/5/5 10:03:01

注册|登录|帮助|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