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寿园网上纪念园区
文选目录 全部文选 添加文选 添加目录
福寿园网上纪念园区__徐景贤纪念馆
福寿园网上纪念园区红十字遗体(角膜)捐献者纪念园

毛泽东与基辛格的两次对话

朱永嘉

  朱永嘉丨毛泽东与基辛格的两次对话(博文转载和重发)
     (2017-09-09 14:06:55)转载二▼
  
  田中角荣访华
  《毛泽东年谱》1973年6月24日,阅周恩来本日报送的外交部六月二十二日关于建议周恩来就苏美签订该协议会见布鲁斯的请示报告,报告说:美国驻华联络处主任布鲁斯二十日紧急约见我外交部负责人,面交尼克松致周恩来信的副本(正本已于六月十九日由基辛格交给黄镇),并提出希望周恩来接见的请求。尼克松来信,主要向我国解释美国拟同苏联签订“防止核战争协定”的理由,表示希望我国表达反对该协定的意见的方式,不要使美国政策“复杂化”。毛泽东阅后,让王海容转告周恩来、姬鹏飞、乔冠华,“与资联合常忌斗争”(这个话实际上是批评外交部在与资本主义联合的时候便忘了还有矛盾和斗争的错误倾向)。根据毛泽东指示,周恩来于二十五日会见布鲁斯,提出:我们对美苏签订的核协定持怀疑态度,中国政府仍坚持中美上海公报的立场。历史表明,签订这类协定是靠不住的,苏联领导人访美给人以两个大国主宰世界的印象,我们不怕孤立,首先我们不丧失立场,同时我们又是现实主义者,许多空话,不如做一件实事。二十六日,毛泽东看过周恩来同布鲁斯谈话要点后,当晚让王海容、唐闻生转告周恩来,“这才腰杆子硬了,布鲁斯就舒服了。”
  7月4日的晚上,毛泽东与张春桥、王洪文谈话,毛泽东说:“你们俩位是负责起草十大报告和修改党章的,今天找你们来谈几件事,大概你们也知道吧?(指7月1日晚上,毛阅外交部六月二十八日编印的内部刊物《新情况》第一五三期刊登题为《对尼克松——勃列日涅夫会谈的基本看法》一文,该文分析了美苏签订防止核战争协定以后的世界形势,认为美苏会谈所表现出的特点是“欺骗性更大”,“美苏主宰世界的气氛更浓”。2日,毛泽东让王海容向外交部的核心小组转达他对该文的批评意见。——按:毛泽东在六月二十四日对美苏防止核战争协定表示了自己的看法,周恩来在二十五日接见美国驻华联络处主任布鲁斯谈话中,已明确表示了中国的态度,而外交部的《新情况》在二十八日仍反其意而阐述此事,说明外事部门根本不听从中央的意见。所以毛为此生气了,要让王海容给外交部党组传达他的批评。毛的中心主旨是不要让我们被别人牵着鼻子走,要独立自主,要有斗争性,不能忘乎所以。这次毛泽东找张春桥、王洪文谈话,是要他们两个把这个问题放到政治局会议上去讨论。那时我听张春桥的传达,毛的调子很高,把这个问题提到修正主义的高度,年谱还是说得轻的。)美苏两家开了二次会,外交部有一个什么《新情况》,先说大事不好,一说欺骗性更大。又说美苏主宰世界的气氛更浓。与中央历来的、至少几年来意见,不相联系,对于越南问题,有人说美国战略重点东移,还说西移,你们讨论一下,我看多少西移一点吧。经常吹什么大动荡、大分化、大改组,忽然来了一个大欺骗、大主宰。总而言之,在思想方法上是看表面,不看实质。
  7月5日,阅周恩来本日报送的外交部核心小组7月4日给毛泽东、周恩来的检讨报告和周恩来3日关于《新情况》问题给外交部的信,批示:“此种顽症,各处都有,非个别人所独有,宜研究改正方法。”周恩来给外交部信中说:“你们和美大组没能认真研究,在六月二十八日写了那个不对头的《新情况》(一五三号)。我应对此事负主要责任。在美苏会谈后,我们没认真研究讨论一次。希望你们也应以此为鉴,发挥钻研商讨的积极性,有时也可要求我召集短小的会来交换意见。外交部的检讨报告说:这次错误地认为美苏会谈‘欺骗性’更大,‘美苏主导世界的气氛更浓’,说明我们形势的看法是右的,对如此大事,核心小组没有认真讨论,决心从错误中吸取教训,一定要抓紧大事,认真研究问题,坚决贯彻执行毛主席的革命外交路线。”
  同日,周恩来主持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张春桥传达毛主席七月四日谈话内容,周恩来详述六月下旬以来毛泽东对外交部工作的批评、指示内容。会议根据毛泽东关于国际问题的多次指示精神,对十大政治报告草稿中国际形势和任务部分进行讨论、提出修改意见。从以上《毛泽东年谱》的记载看,这件具体事件是告一段落了,所以《毛泽东传》也就没有提到此事,而这件从《新情况》提出来的事情,看似不大,实际上是要不要坚持毛主席的革命外交路线。从当时表面看似乎美苏共同主宰世界的气氛更浓,从历史发展的实际情况看,还是毛主席的论断正确。之后几十年的发展证明,美苏之间在欧洲与中东的争夺更加激烈,阿富汗的问题,恐怖主义的泛滥,都是美苏争霸留下的后遗症。美苏之间的矛盾斗争,深入到二霸的内部,苏联放松了警惕,美国大量非政府组织的涌入,导致苏联的解体,后来的俄罗斯,听从华盛顿共识的休克疗法,俄罗斯至今尚未恢复元气,吃了大亏以后才有俄罗斯的觉醒,才有今天普京的绝地而起。有个教训是非常深刻的,千万不能相信美国这个霸权的催眠曲,否则必定会昏昏欲睡,死到临头再觉醒就太晚了。事实证明,不坚持毛主席革命外交路线是要倒霉的,弄不好还有亡国的危险。认真读《毛泽东年谱》,对如何从本质上认识世界形势,如何正确处理国际关系,其中有着极其宝贵的思想财富。
  1973年11月12日,下午五点四十分,毛泽东在中南海游泳池住处,又一次会见基辛格,周恩来,姬鹏飞在座。据《毛泽东年谱》记载:“当基辛格说目前中东问题是防止苏联取得统治地位时,毛泽东说:‘统治不了,野心很大,能力不够。我们现在跟你们有一点不同,我们什么问题都挡回去。你们是打中国式的太极拳,我们是打少林拳。你们总是说,我们自己也这么说,你们跟我们的观点差不多一样,就是苏联要打中国,有这个可能。’基辛格说:‘我们认为现在有更大的现实可能性,他们特别要摧毁你们的核能力。’毛泽东说:‘我们的核能力只不过只有苍蝇那么一点,一个国家要兴起来,短时间是不可能的。’基辛格说:‘我们认为,如果出现这种事情,将会对我们大家都产生严重后果,所以我们决心加以反对,我们已经决定不允许中国的安全遭到破坏。’”
  对于美国这一番好意,毛泽东并不领情,他反而说:“苏联那个野心跟它的能力是矛盾的,它要对付这么多方面,从太平洋讲起,有美国、有日本、有中国,有南亚,往西有中东,有欧洲,总共只有一百多万兵,守也不够,何况进攻?要进攻,除非你们放它进来,把欧洲、中东让给它,它才放心。这样才能把兵力往东调。”毛泽东这一番话把基辛格的话挡了回去,矛盾的焦点还是在欧洲和中东,是美苏两霸之间的争斗。对于中美建交的事,毛泽东说:“世界上的事情不要看得那么死,那么着急干什么呢?至于你们同我们的关系,我想不要一百年。你们如果有需要就办,如果还不行,就推迟下去。”毛泽东还说:“有一个问题想说一下,我相当怀疑你们那个民主党,如果登台会搞孤立主义。”基辛格说:“这是一个严重问题,我认为目前在知识分子和一些民主党人中,有孤立主义倾向,一是要从欧洲撤军,二是在挑衅面前不愿采取迅速而残暴的行动。”毛泽东说:“所谓残暴就是指打仗吧?”基辛格说:“如果受到苏联的进攻,我们将进行战争。”毛泽东说:“打仗也不是打原子弹,打原子战争我们也不赞成。你们两家打原子战争,我也觉得不太好,要打,你们去打常规武器好了,原子弹,核武器,那个东西放到核武器库,不要动,吓人的呢。”以上是那天下午谈话的全过程。从基辛格开始谈话的主旨,是中苏要打核战争,毛主席把这个话题挡回去了。这个不可能,还是美苏在欧洲与中东的矛盾占主要的地位,还是你们二霸去打吧,但不要打原子弹,还是用常规武器!基辛格代表美国的政策,把矛盾向东推,毛主席不吃表面上好听的话,把矛盾推了回去,你们在欧洲与中东的争夺占主导地位,你那些话,我们并不领情,也不需要,也不与你们闹翻。总之,这次与基辛格的谈话,比1972年2月那次谈话要尖锐。
  11月12日毛泽东与基辛格谈话之后,11月14日中美双方发表基辛格访问中国的公报,公报说:“双方回顾了一九七三年二月基辛格博士访问中华人民共和国以来国际事态的发展,他们注意到国际关系正处于激烈变动时期,他们重申信守上海公报中确定的原则,并重申应在尊重各国领土主权和领土完整,不侵犯别国,不干涉别国内政,平等互利,和平共处的原则基础上解决国与国之间的争端而不诉诸武力或以武力相威胁,他们特别重申任何一方都不应该在亚洲、太平洋地区或世界的其他任何地区谋求霸权,每一方都反对任何其他国家或国家集团建立这种霸权的努力。”“双方回顾了一九七三年期间双边关系的进展,美国方面重申,美国认识到,在台湾海峡二边的所有中国人都认为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美国对这一立场不提出异议。中国方面再次表示,中美两国关系的正常化只有在确认一个中国的原则基础上才能实现。”“在过去一年里,两国贸易有了迅速发展,双方认为,采取措施为在平等和互利的基础上进一步发展贸易创造条件,是符合两国利益的。”
  11月17日,上午,在中南海游泳池住处,召集周恩来、乔冠华、王海容、章含之、沈若云、唐闻生等谈对这次中美会谈的看法,毛泽东说:美国说苏联要打我们,才不要信他们的话呢。我那篇讲话,意思是把他的球踢回去,当心,北极熊要咬你们,要向西,到欧洲、中东和美国,对付他的“当心!北极熊要整中国”。对美国要注意,搞斗争时候容易“左”,搞联合时容易右。我看不跟他搞什么军事联盟一套,什么不称霸!什么不对付第三国!就是反对苏联。这回不提台湾,不提尼克松访华。台湾,我们必须提,一百年也要提。这回这个公报,我就欣赏一句话“世界是在激烈的变动中”,美国人起草的。帝国主义自己承认世界是在激烈地变动。世界的事要看嘛,一百年。建交,意思无非是推迟。美国人甚至于可以承认不称霸呢!今天在座的,有年老的同志,中年的同志,青年同志占多数,要保持清醒的头脑,这个事要用点脑,有所分析。但是,切忌不要忘记凤姐讲的话:大有大的难处。谈到《红楼梦》时,毛泽东说:是部政治小说。从康熙到乾隆年间,有两大派,一派胜利者即雍正皇帝,抄另一派失败者的家。写的是从兴盛到灭亡,贾、史、王、薛四大家族的兴亡史。“坐山观虎斗”也是凤姐的话,“大有大的难处”,特别对我们有用。“千里搭长棚,没有不散的筵席”,美国、苏联就是“千里搭长棚”。“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出自林黛玉,没有调和的余地,这也是路线斗争呢!你们这些娃娃(指在座的年轻人——编注)要读一点古代的东西。
  我读这一段话,感到也许这是《毛泽东年谱》整理毛的讲话最经典的段落之一。记得孔夫子在《论语?为政》中讲:“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读书要与思考相结合才能有所收获,在《为政》这一篇孔子还有一句名言,便是“温故而知新”,要有历史知识,才能推陈出新。读这一段经典,要与这五十多年的世界历史联系起来才有趣呢。这一次争论是如何看待尼克松与勃列日涅夫签订《防止核战争协定》引起的,究竟是“欺骗性更大”,还是“美苏主宰世界的气氛更浓”,显然都不是,美苏这二家还不就是“千里搭长棚,没有不散的筵席”嘛,这场筵席在上个世纪就散了嘛,“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这两家没有调和的余地,最终是美国压垮了苏联。至于说“一派胜利者抄失败者的家”,美国在苏联解体以后,不是不断在抄前苏联的家嘛。苏联在东欧的盟国,包括那么多加盟共和国,不是大多数被美国挖墙脚给弄垮了吗?至于“大有大的难处”,不仅是讲那时苏联的处境,何尝不是今天奥巴马的难处。美国的日子不好过,它称霸世界的结果,还不弄得七处冒烟,八处冒火,疲于奔命。“坐山观虎斗”,那时美国人想挑起中苏的冲突,让他们可以坐山观虎斗,毛主席把基辛格送来的皮球给踢回去,让他们去斗,我们反而坐山观虎斗,岂不优哉游哉!回顾这五六十年的历史,再来看这次毛主席与基辛格的谈话,实在妙不可言。要学而思才能体味到毛泽东在一九七三年中美之间先后二次谈判过程中,怎样以高超的技艺扭转了全局,本来是美国想把我们这块肉放在铁板上做烧烤,这个事我们怎么能干呢?毛泽东的外交路线把这个球踢回去,让他们二家先后放在铁板上烧烤。毛主席反复强调不能和美国搞什么军事同盟,这话非常深刻,哪一个跟美国人搞军事同盟都没有好日子过,英国是美国军事同盟的铁哥们,现在他们知道日子不好过了,出钱出兵,替美国人卖命打仗,在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利比亚战争都有英国士兵的影子,现在英国要压缩军费,缓和国内的矛盾,奥巴马便要教训他们了。欧洲与美国结军事同盟,日子也不好过啊!这次七国会议,在德国召开,明显可以看到他们在乌克兰的问题上是同床异梦,只有日本安倍这个傻瓜,起劲想通过替美国卖命来发展国内军国主义的倾向,我看日子也长不了,日美双方都有痛处,美国不会忘记珍珠港事件,日本也不会忘掉两颗原子弹的痛处,还是“千里搭长棚,没有不散的筵席”,不信的话,我们等着瞧吧。当时毛泽东要那些娃娃读一点古代的东西,那时候的几个年轻人,有的现在还活着,不知道他们读懂了没有。看来《红楼梦》里面的学问深着呢,把它作为政治小说来读,跟红学家们完全不一样吧,关键还是要对生活观察得深刻,才能信手拈来,使人觉得其中妙趣横生,如醍醐灌顶。
  毛泽东在十一月十七日的讲话中,还有一句话也非常重要,那就是“乱战一气,也不行”。这一点在对内对外上都一样,记得抗日战争时期,在共同抗日的前提下,与国民党在联合的基础上仍然要有斗争,这方面要坚持有理、有利、有节。今天处理中美之间的关系,同样应当如此。在南海、东海问题上,要坚持原则,在管控偶发性事件上,如何防止双方的误判,该妥协时还得妥协。这次范长龙同志访美,就是解决这方面的问题,就在范长龙离开美国的时候,美国的太平洋海军司令就发话,要日本派海军到南海去巡视,阿基诺又到日本去大放厥词,美国的国务卿居然在中美外长会议上大谈香港的事,唱的好一出双簧戏,演给谁看呀!就怕我们看不懂。中国的老百姓真那么傻吗?连这种低级的把戏都看不穿吗?也太小看我们的水平了。所以在妥协的时候,不要忘了还有矛盾和斗争,无论妥协还是斗争,霸权主义的本性是不会改变的,无论处于何种情况下,我们大家都要保持一份冷静和清醒的头脑,千万不能忘乎所以,才能使自己取得主动的地位。中国还有一句老话,好有好报,恶有恶报,若是不报,时辰未到,时辰一到,一起报销。在这个问题上,要相信历史的裁判是最公正的。
  (完)
原文20170909 发表于原文20170909 发表于朱永嘉的博客  浏览:1040
设置 修改 撤销 录入时间:2017/9/16 21:16:35

新增文选
最新文选Top 20
徐蕴老爸,12周年忌(收藏于2019/10/31 21:53:59
徐蕴妈妈荣获了建国70周年纪念章(收藏于2019/10/1 23:06:51
葛蕴芳十一周年之际的感想和思考(收藏于2018/11/1 22:00:57
徐景熙南通大学教授徐景熙谈剧作家沙叶新印象(收藏于2018/8/25 22:31:52
葛蕴芳2018新年絮语(收藏于2018/2/15 21:17:38
徐蕴深切缅怀令人尊敬的前辈们(收藏于2017/12/13 21:52:56
萧 木白 云 辞(收藏于2017/10/30 10:01:07
葛蕴芳十年生死不相忘(收藏于2017/10/28 21:21:56
王蔚琦忆徐景贤同志(收藏于2017/10/25 9:30:32
徐景熙缅怀百岁钱谷融先生(收藏于2017/10/14 13:13:00
1/2页 1 2 向后>>


访问排行Top 20
徐景熙徐景熙教授在徐景贤先生遗体告别仪式追思会上的主持词(访问33929次)
徐景贤文革名人徐景贤最后回忆(访问24080次)
徐景贤《文革名人徐景贤最后回忆》2(访问22260次)
葛蕴芳《徐景贤最后回忆》后记(访问15074次)
徐蕴在父亲徐景贤遗体告别仪式上的发言——女儿永远怀念您(访问11585次)
徐景贤《文革名人徐景贤最后回忆》26(访问10410次)
沙叶新我和徐景贤(访问8629次)
王绍玺与景贤相处的日日夜夜——徐景贤逝世二周年祭(三)(访问8511次)
徐景贤《文革名人徐景贤最后回忆》7(访问8483次)
徐景贤《文革名人徐景贤最后回忆》49(访问7663次)
1/2页 1 2 向后>>
文选评论
访客文选评论(评论于2020/1/10 18:03:13
访客文选评论(评论于2020/1/3 21:34:27
E01991文选评论(评论于2019/11/19 16:40:16
13386057211文选评论(评论于2019/11/19 16:36:58
访客文选评论(评论于2019/10/9 11:02:08

注册|登录|帮助|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