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选目录 全部文选 添加文选 添加目录
洪引晏质纪念馆
301391号馆文选__一向年光有限身 平淡曲折一缕魂__我的父亲

我的父亲(八)退休生活

洪燕峰

  父亲离休以后开始了一个退休老人的生活,买菜、做饭、听京剧(喜欢程派艺术,兴头上也跟着哼唱),自学电子琴,吉他。多年的紧张的工作使他放弃了许多生活爱好,离休之后他把生活安排的井井有条。那时候,家里没有烤箱,他找来了洋铁皮,根据煤气灶的形状,自己敲制了一个土烤箱。为此,我第一次吃到烤五花肉,烤肉皮。那滋味太棒了,尽管那时没有烤肉酱,只是散了一点盐,其美味让人至今难忘。
  当然在他研究厨艺的过程中也经历了失败。白斩鸡是上海本帮菜之一,也是最好吃的一道菜(我认为)。父亲年轻时在上海求学曾经吃过,但是在北京要想吃到地道的白斩鸡不是一件易事。那时候北京正宗上海餐馆很少,自己做,鸡不好买。在市场上购买的鸡在炖的时候,在15-20分钟开始第一次烂,这时鸡肉是脆的,肉质的营养尚在肉里,沾上调料鲜嫩无比。20分钟以后,鸡肉就咬不动了,3-4小时开始第二次烂。这时鸡肉虽然可以咬得动,肉质的营养已经进入汤汁了,鸡肉就不那么好吃了。
  记得那个时候物质不像现在这样丰富,要想吃鸡,我周末一早就要骑自行车到郊区农家小院用钱买或用粮票换取。鸡收拾干净以后,入锅,父亲掐着秒表在煤气灶台开始做鸡。一次次的失败,使他非常沮丧,最后只好炖烂了改成红烧鸡块了。父亲的执着我还是万分高兴的,因为这样我每个星期都可以吃到红烧鸡块了,这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每周吃一次鸡也不是一件易事。
  于是我不断的鼓励父亲说,“失败是成功之母”,我们一定要吃一次正宗本帮菜的白斩鸡。父亲似乎看出来我的用意,在实验摸索过程中不再用一只整鸡了,而是半只半只进行摸索。我也和父亲“斗智斗勇”,我当时在想:这种做好白斩鸡的方法控制因素可能很多,除了控制温度以外,可能还有鸡的种类、鸡的生长周期、烹调锅的热容量等等。为了每一个星期都能吃到红烧鸡块,每次买鸡的时候,我都会变换上述控制因素,使父亲不易掌握规律。正当我洋洋得意而父亲“屡败屡战”进退维谷、欲罢不能之时父亲的白斩鸡竟然做成功了,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记得那次我把鸡买回来,父亲又开始做鸡了,没有过多长时间,煤气罐里没有煤气了,我只好去换煤气。等我回来,一盘美味可口的白斩鸡赫然摆放在餐桌上了,白斩鸡浇上调料,入口香辣脆滑。据父亲说,做了一半断火了,白斩鸡肯定做不成了,于是把鸡从锅里捞出来,准备改刀做红烧鸡块。在这过程中,他发现鸡竟然嫩脆无比,这不正是孜孜以求的白斩鸡吗?真是“无意插柳柳成荫”,随即父亲宣布白斩鸡不再做了,他解释道,做白斩鸡应该用生长期一年半的三黄鸡,北方这种鸡较少。至于其它种类的鸡能不能做,他只是探索一下,此外就是让我解解馋。
  离休以后,父亲不再去理发馆理发了,战争时期他曾经自己给自己理过发,现在他买了理发推子、剪子又捡起了老手艺。他面对着前面的大镜子,一手拿推子,一手拿小镜子照头部的后面。右半部理好,他开始用左手使推子,修理左侧头发。最终左右手使剪子修理头顶长发。理发器械上下翻飞,左右手交换竟然如此娴熟令人困惑不解,我相信这种理发绝技不是一般人能够掌握的。
  不久,姐姐短期出国,按照当时的政策可以购买一个“小件”进口商品,如小录音机、吸尘器或电子琴,父亲毅然决然的购买了一个雅马哈电子琴。家人对于他的决定十分不解,要知道学习音乐要有一点音乐天赋并且需要有一定的乐理知识,特别是电子琴,可能还需要一个教授老师吧。我当时觉得他什么也不具备,资源浪费了,最后啥也不是就是结局。
  不过花点钱哄老爷子一乐,也算做晚辈的一份孝心吧。父亲不干则已,一干兢兢业业,他跑遍了各大新华书店,买来了音乐乐理、电子琴指法等教科书孜孜不倦的学了起来。一段时间过后,父亲已经从弹杂乱无章的音符中脱颖而出,可以弹奏简单的练习曲了。父亲初弹奏时我还能听出什么曲子,不时地到他房间假模假式赞美一番,后来就听不出什么曲子来了,歌片竟然也换成像蝌蚪一样的五线谱。
  后来再想假模假式赞美老爷子,已经找不出什么合适的语言了。春节临近了,家里笼罩着一派喜悦的气氛。为了增加喜庆的色彩,父亲开一瓶珍藏多年的外国白兰地。在年三十的前一天,合家欢聚,酒足饭饱之后,父亲开始了汇报演奏。他自己弹奏并和母亲合唱了“新四军军歌”、“抗大校歌”和抗日歌曲“五月的鲜花”。这是我第一次听到这些抗战时期的老歌,也是第一次听到父亲和母亲唱歌。
  歌词和曲子听了让人激动不已,催人上进的革命情怀油然而发。他们在电子琴的伴奏下忘情的唱着,似乎又回到了他们年轻的时代,为了中华民族的的崛起这些热血青年在奋斗着。是呀,共和国的旗帜下有他们和他们战友血染的风采而为之奋斗付出的爱。
  他们的声音有些嘶哑,听起来有些沧桑悲怆感,不想多年来为之奋斗的事业让人感到世事苍茫使人迷茫,叹如今两鬓已成霜。曲终意未尽,父亲又拉起了京胡,自拉自唱,从那悲悲切切的声调判断可能是程派的一个曲目吧。唱词我听不懂,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唱曲却引起了我一丝不安。不久,我的不安得到了印证,那次父亲的慷慨激歌竟然成了在家里的“千古绝唱”。
 浏览:40
设置 修改 撤销 录入时间:2018/10/22 13:56:52

新增文选
最新文选Top 20
洪燕峰我的母亲(6)病故(收藏于2018/10/25 14:08:10
洪燕峰我的母亲(5)心梦(收藏于2018/10/25 14:06:25
洪燕峰我的母亲(4)文革(收藏于2018/10/25 14:04:21
洪燕峰我的母亲(3)上大学(收藏于2018/10/25 14:02:50
洪燕峰我的母亲(2)战争岁月(收藏于2018/10/25 14:01:00
洪燕峰我的母亲(1)童年(收藏于2018/10/25 13:46:38
洪燕峰我的父亲(九)病故(收藏于2018/10/22 13:58:25
洪燕峰我的父亲(八)退休生活(收藏于2018/10/22 13:56:52
洪燕峰我的父亲(七)解放以后(我国五大卫生的创始人)(收藏于2018/10/22 13:55:11
洪燕峰我的父亲(六)和日本人的斗争(收藏于2018/10/22 13:53:12
1/2页 1 2 向后>>


访问排行Top 20
洪燕峰我的母亲(3)上大学(访问54次)
洪燕峰我的父亲(九)病故(访问53次)
洪燕峰我的父亲(五)延安整风(访问50次)
洪燕峰我的母亲(6)病故(访问50次)
洪燕峰我的母亲(1)童年(访问48次)
洪燕峰我的父亲(七)解放以后(我国五大卫生的创始人)(访问47次)
洪燕峰我的母亲(4)文革(访问46次)
洪燕峰我的父亲(一)童年(访问46次)
洪燕峰我的母亲(2)战争岁月(访问44次)
洪燕峰我的父亲(三)延安抗大(访问44次)
1/2页 1 2 向后>>

注册|登录|帮助|快捷
Powered by Netor网同纪念,2000-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