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选目录 全部文选 添加文选 添加目录
洪引晏质纪念馆
301391号馆文选__一向年光有限身 平淡曲折一缕魂__我的父亲

我的父亲(五)延安整风

洪燕峰

  1943年初,父亲应召回延安参加“延安整风”运动。整风运动实际上在42年就开始了,据父亲讲,根据以往经验,后勤部门历来办事拖拖拉拉,什么运动走走过场。父亲以为学习几天就回来,工作简单交代了一下就走了。这次他可想错了,这次延安整风运动是由毛泽东亲自领导的中共党内第一次大规模政治运动,整风的目的不是学习学习提高思想觉悟而是重点在于审干和肃反。
  到了延安抗大总部立即分组学习中央有关文件,不久就进入写自传、交代自己的历史问题、背靠背揭发等等整风程序。政委很快离开了“整风小组”回医院去了,原因非常简单,政委是老红军,从农村参加革命,爬雪山过草地一直没有离开革命队伍,也没有被俘的经历,许多老战友、首长都可以证明这一点。
  临行时政委向父亲告别,让父亲好好交代自己的问题,早日回到医院工作。那里许多事还等着处理呢。政委的一番话让父亲十分反感,当时他认为自己历史也是很清白的,没有什么要“好好交代的”。随着第一批人员离开“整风小组”,剩余人员又开始分类组合。又抽调一批有经验办案人员进驻各个“整风小组”,窑洞外有士兵站岗,出入不再自由了。
  父亲的问题不幸被政委言中了,是属于需要好好交代的。经过一年多的轰轰烈烈的整风运动,这些审查人员已经取得了经验,形成了审查程序,即首先让你写自传,根据自传找出疑点,在你的疑点上进行你是国民党特嫌的任意推理,如果你要否认,那么需要你举证(主要是人证),没有人证或是人证不知去向的、说不清楚的问题、在敌占区不可查询的问题,则视为重大特嫌,要严加审查。
  父亲的第一个说不清的问题是在去新四军之前曾经在国民党第4预备师任了2个月的上尉军医,在这期间有没有参加国民党特务组织?要人证。放弃了国民党上尉军医一个月十几块大洋的收入去投奔没有什么月收入的新四军是为了什么(主要指思想,不需要人证,但是说法要符合逻辑)?是不是国民党特务组织派到新四军的特务?在新四军没有呆多长时间又去了延安,是不是受国民党特务指使的?到延安后为什么没有马上交出组织关系,是不是要投敌叛变?在新四军和八路军时是如何给国民党特务传递情报的?发展了什么人参加了特务组织?如果你要否认,这一连串异想天开的问题都需要你举证。
  父亲找不到合适的人为自己作证,即使有,也在敌占区,过了这些年也说不清楚这些人具体情况。组织上是不可能派人到敌占区去查证的,因此你的举证是无效的。不能对审查组所谓合理的推理举证,说明你的问题很严重。审查组的工作开始加大力度,24小时不让你休息,轮番审讯,原有的食品标准取消了,仅仅给一点黑豆充饥。这一招十分奏效,被审人员由于饥饿加上长时间不人道的审讯开始出现幻觉,不少人不由自主的胡说八道,这些人开始大分化、大改组。
  据父亲讲,同窑洞有的被审人员的违心的承认了审查组的推理,有的被审人员的自杀了,也有的被审人员被逼疯了。不久被审查对象又开始重新组合,那些“认罪”和逼疯的人搬出了“审查窑洞”,就是所谓“解放了”,留下的则面临着新的一轮审查。所谓临新的一轮审查就是以攻心为主的诱供审查,首先让所谓“解放”了人做留下人的思想工作,讲他们认罪以后组织上既往不咎,仍然恢复他们的工作,继续得到了组织上的信任。然后审查组开始与审查对象个别谈话,态度也温和一些。
  他们找父亲谈话不再让父亲为他们异想天开的推理举证了,而是语重心长的引导。他们首先肯定了父亲到延安后为党和人民做了许多有益的工作,没有参与敌特的工作(这一点他们可能到医院进行了调查)。但是从上海到新四军这一段时间还是有特嫌的,你到延安工作了这么长时间,也没有什么特务活动,可能早就与特务组织失去联系了。如果你承认了参加过特务组织,一点关系也没有,年轻人一时糊涂很正常。但是如果你什么也不承认,选择继续与组织对抗下去的话后果是非常严重的。组织上现在就可以给你下国民党特务的结论,拉出去枪毙。
  父亲沉默着,思索办案人员的每一句话。人家毕竟代表组织,自己胳膊拧不过大腿,可是为什么组织上一定认定我是特务呢?见父亲沉默不语,审查人员认为父亲一定动摇了,于是提出了更优惠的条件,只要是承认参加过国民党,历史问题一笔勾销,审查到此结束。
  多年以后,父亲在谈到整风时曾经坦言,鉴于当时那种形式,他确实动摇过。可是想到了承认审查组的推理,这无疑是向党说了谎话,对党不忠,何况以后还要不知道编多少谎话来欺骗党(什么时候参加国民党特务组织的,介绍人是谁,你的领导人是谁,有什么活动......),一想与此就不寒而栗,那将赴万劫不复的深渊。
  就在父亲精神快要崩溃的时候,抗大副校长何长工同志带领工作组来指导整风工作。他带来了党中央关于整风工作的最新指示和学习文件,在学习有关文件以后,对以前的整风工作进行了重新梳理,这样父亲的问题才得到了解决。何长工同志在谈到我父亲问题时说,洪引同志的历史问题是清楚的,不存在国民党特务问题,而且他到延安后工作也是好的。建议马上结束对他的审查,让他回到工作岗位上继续工作。
  临行时,何长工同志又单独找父亲谈了话,除了希望父亲正确认识整风运动,不要背思想包袱,回去努力工作之外,特别又关照父亲到国民党任军医那一段历史以后最好不要再讲了,一共不到2个月时间也没有干什么,这只不过是去新四军的借道而已。再有,到延安后一边在抗大学习,一边到医院工作,你的组织关系没有及时交上去,这里确实有一个单位归属问题。
  多年以后父亲在回忆延安整风这段经历时,总是感叹道,延安整风教训太深刻了。怎么叫太深刻了呢?后来我才知道何长工同志带领工作组对整风问题纠偏只解放了象父亲那样坚持下来的同志,而那些被逼无奈违心承认国民党特务的人、自杀的人、逼疯的人,一律按国民党特务处理了。他们之中大部分人被枪毙了,我相信这里面不少人是被冤枉的。有些事我非常不理解,他们当中不少人都坐过国民党的牢狱,受尽了酷刑,依然坚贞不屈,可是在整风期间就崩溃了呢?(尽管整人是残酷了一点,可是和坐国民党的牢狱比起来还是不可同日而语的)父亲曾经语重心长的对我讲过,你们这一代对我们这一代是无法了解的。我们当初参加革命、加入共产党,那时对马克思主义并不理解,我们一个坚定信念就是推翻国民党统治,建立新中国。
  为此,我们不惧艰难险苦,不惜牺牲一切,在任何地方斗争都能得到同志们的支持,即使在国民党的牢狱,也不孤单。可是在整风期间,你为之而奋斗的党不再相信你了,你的信念动摇了。你的同志不相信你了,甚至多年生死与共的战友都不敢为你说一句公道话,有的还说假话,甚至违心的揭发你,你孤独了,那种感觉是十分痛苦的。肉体上的伤害在精神的作用下是能恢复的,可是精神上的伤害在孤独的作用下会使人崩溃的。
  延安整风运动对于那些参加革命的热血青年教训是深刻的,后来父母在谈论一些在文化大革命受迫害自杀的同志曾经感叹道,这些人可能是没有参加过42年整风,或是在整风期间顺利过关的人,否则不会走上这条路。记得在文化大革命初期,父母即将被隔离审查的前夜,他们道别的最后一句话就是记住42年整风的教训,不自杀,不说假话。
  这次父亲没有审查多长时间就放回来了,可是母亲却因为说过江青以前的一些事情(母亲记不得说过什么、和谁说的,不过从话的内容来看好像是她说的,母亲是37年去的陕北公学,和江青去的时间应该是前后脚,知道一些事情也正常。)被确定为“516”反革命骨干成员。“516”反革命集团本来也是江青等人为了排除异己,打倒一些人,子虚乌有设立的,公安部长谢富治为了向江青表功,将“516”定为有组织、有领导、有政治纲领的反革命集团。这种强大的政治压力下,母亲的下级包括她的一些好朋友纷纷指认是母亲发展他们参加了“516”组织,母亲的上级也包括当年同生共死的战友也承认自己是“516”分子并发展我母亲(当然了,这些人在承认这些莫须有的罪名时,组织上是保证既往不咎的)。办案人员非常恼火,由于母亲坚持不说假话,此案上下都不能结案。
  他们想尽了“可行的”办法,打耳光、揪头发往墙上撞、不给饭吃、不给水喝、拿灯光照眼睛、不许睡觉等等。方法用尽可是依然不能奏效,他们开始希望母亲受不了折磨能够自杀,这样双方就都了结了,于是他们在每次“审讯”后故意留下来刀子、绳子之类的东西以供母亲自杀使用。他们的用意母亲当然明白,母亲明确的告诉办案人员,你们可以整死我,我不会自杀,我不说假话。就这样母亲被审查了2年之久,随着“516”一风吹,母亲被释放了。这次可是和延安整风不一样了,对于那些说假话的都网开一面,既往不咎。
  那些承认自己是“516”分子的人也没事了,不少人还得到了信任,甚至担负了更大的领导责任。母亲虽然被“无罪”开释,却因为说真话,让当权者却耿耿于怀(这件事我始终想不清楚,一个共产党员说了假话就能顺利过关,既往不咎。而说了真话的却要九死一生呢?),他们认为母亲尽管不是“516”分子,可是审查结论却是“犯了严重政治错误”。
  母亲不认可这种结论,没有签字。根据我党处理此类“事出有因,查无实据”案例的做法,这个处理不得不说是轻的。是呀,不做这样的结论如何解释这2年对母亲的非法关押呢?最后,不管你是否同意,放进档案了事。母亲在家休养期间,不少说假话的、专案组人员整过、打过母亲的人到家里向母亲道歉。
  虽然母亲的肉体、精神受到了摧残,但是人格却得到了赞誉。母亲原谅他们,认为他们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我不这么认为,群众可以,受党多年教育的党员也这样?)。姐姐却恨透了这些人(在母亲隔离审查期间都是姐姐给母亲送一些日用品,当然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侮辱。昔日这些人围着母亲身边转,到家里来有时是姐姐给他们端茶倒水,如今怎么这副嘴脸?姐姐说她一辈子也不原谅这些人。),在家里见到这些人就往外轰人,搞得母亲很尴尬。
 浏览:31
设置 修改 撤销 录入时间:2018/10/22 13:51:05

新增文选
最新文选Top 20
洪燕峰我的母亲(6)病故(收藏于2018/10/25 14:08:10
洪燕峰我的母亲(5)心梦(收藏于2018/10/25 14:06:25
洪燕峰我的母亲(4)文革(收藏于2018/10/25 14:04:21
洪燕峰我的母亲(3)上大学(收藏于2018/10/25 14:02:50
洪燕峰我的母亲(2)战争岁月(收藏于2018/10/25 14:01:00
洪燕峰我的母亲(1)童年(收藏于2018/10/25 13:46:38
洪燕峰我的父亲(九)病故(收藏于2018/10/22 13:58:25
洪燕峰我的父亲(八)退休生活(收藏于2018/10/22 13:56:52
洪燕峰我的父亲(七)解放以后(我国五大卫生的创始人)(收藏于2018/10/22 13:55:11
洪燕峰我的父亲(六)和日本人的斗争(收藏于2018/10/22 13:53:12
1/2页 1 2 向后>>


访问排行Top 20
洪燕峰我的母亲(3)上大学(访问46次)
洪燕峰我的父亲(九)病故(访问44次)
洪燕峰我的父亲(一)童年(访问41次)
洪燕峰我的母亲(6)病故(访问40次)
洪燕峰我的母亲(1)童年(访问40次)
洪燕峰我的父亲(七)解放以后(我国五大卫生的创始人)(访问36次)
洪燕峰我的父亲(三)延安抗大(访问36次)
洪燕峰我的母亲(2)战争岁月(访问34次)
洪燕峰我的父亲(四)抗大医院(访问34次)
洪燕峰我的母亲(4)文革(访问33次)
1/2页 1 2 向后>>

注册|登录|帮助|快捷
Powered by Netor网同纪念,2000-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