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选目录 全部文选 添加文选 添加目录
碧玉生辉-永远的思念

为了快要忘却的纪念

龚维陆

  
  昨天老万辗转找到了我,要我给杜玉辉写点东西,并发来了他找到十六年前我与玉辉的往来邮件,我却全然忘记了,也很是心惊:我们真的老啦……。其实老万已经不止一次要我为玉辉写点东西,或懒,或忙,更重要的是觉得总有时间,不必匆忙落笔。但是这一次却是下定决心动笔了,一则是感动于老万“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的情意,二则是感叹于自己渐行渐远的记忆。
  
  相识相知
  
  我认识玉辉是上高一的时候。班里多半是原来一中的同学,只有我和金朔是从四中考到一中来的,尽管我们两人同从四中来却彼此也不认识,我在陌生环境与人交往能力较差,最好的办法是看书。我已经忘了看的什么书,只见一个穿着朴素长得很秀美的姑娘坐到我身边,说是与我同桌,主动问我看的什么书,并自我介绍,这样我们便算是相识了。后来交谈多了,知道她住省委大院,立马与她生分了,我对权贵们总是有一种天生的排斥反应:怕那种颐指气使的霸气,怕那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所以有时放学或先或后尽量不与她同行。直到有一天轮到我们组值日,她认真打扫卫生的样子真的好可爱,汗水顺着她头发往下滴落,我顿时觉得她好像也并不是那种娇生惯养的大小姐。后来到农村劳动,在班上学雷锋活动,她样样不落后,不怕脏不怕累的程度一点不比我们差,不禁让我对她刮目相看。我很真诚地把我前后感觉对她说了,她对我说小时候是在农村的奶妈家长大,所以她的身体里就有平民的烙印。于是我们又亲近起来了,无话不谈,从中国曹雪芹的《红楼梦》到俄罗斯车尔尼雪夫斯基的《怎么办》,从唐诗宋词到普希金的诗……,我们谈理想至上的生活观,我们谈爱情至上的婚姻观,我们谈正义至上的价值观……我发现我们很多观点惊人的一致,清朝的蒲松龄说:“天下快意之事莫若友,快友之事莫若谈。”真正如此。只是从 此的想法,也熟悉彼此的家庭。如果到了吃饭的时候会不待邀请便可坐下就餐。我觉得有这样的朋友是很幸福的,我深信我们的友谊牢不可破,地久天长。但是我们都始料不及的文化大革命来了。
  
  合分分合
  
  文化大革命注定将我们分成两个阵营,友谊的花朵弱不禁风地被时代大潮冲得七零八落,难觅踪影。不知是谁的奇思妙想把班上同学按家庭分颜色排座次,我至今不明白为什么我就排在最黑一档了。当班上那些红的,橙的,甚至是黄的、灰的对我避之唯恐不及的时候,我都并不太在意,因为我们只是相识而已,并不相知;唯独玉辉一次在学校门口与我不期而遇,我透进眼角的余光看到玉辉不自然地别过脸去,心里顿时难过极了,忍不住泪水盈眶,却强忍着不让落下:原来所谓地久天长的友谊,所谓知音知心知友都是这么不堪一击!当然也不始终互不往来,也有我们一起到工厂去、到农村去的所谓学习,有一起扒火车又被赶下来,黑夜里走在铁轨上唱歌壮胆的惊心动魄,有一起割破手指写血书进了人民大会堂见周总理的热血沸腾,我们的很多观点依然一致,却没有当初那种亲密无间的感觉了。直到我们下放到石台,玉辉陪同我们一起穿山越岭,有人说是送我们,有人说是押我们,最后分别的时候,玉辉与我们一一告别,与我拥抱了一下,不知怎的,眼睛又是酸酸的。也由此,我们正式分开了。也渐渐地把与玉辉的友谊忘却了,或是放在心里深处,不再提及。直到返城后的若干年的一天,玉辉不知从哪里找到我家的电话号码,打电话约我相见,地点是三孝口公交车站附近,标志是她左手拿卷起来的报纸,右手臂上搭着一件衣服,搞得像地下地工作者接头似的。我去了,远远就看见杜玉辉按所约向我走来——根本无需如此周折,尽管十多年未见,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秀美的脸庞完全没有岁月雕刻的痕迹。她对我说为了这次约会她纠结了两三天,心里发怵,生怕我不会见她。我深深地感到她的真诚,她的歉意,她对过往友谊的思念与珍惜。我的心一下子被融化了:温暖,感动,幸福。我们又恢复了过去的友谊,又在一起畅谈:生活,理想,工作;又在一起讨论:人文,地理,天下。
  
  最后的长谈
  
  最后一个次长谈是二○○○年前后吧,具体时间不记得了,我到北京出差,杜玉辉一定邀请我去她家作客。这之前也去过一次北京到玉辉单位见的面,匆匆忙忙并未深谈,所以这次应她之邀在她家住了一宿。她家厕所里面是大盆小盆都盛满了水,进厕所可得小心翼翼的,据说是洗菜洗手的水用来冲厕所的,她说北京市政府号召市民节水,应该从小事做起——这就是我认识的杜玉辉,永远那么单纯,那么真诚,永远听党的号召,大到文革,小到节水……晚上我们在小区的花园里散步,自然也谈了很多,虽然仍是爱情至上的婚姻观,理想至上的生活观,正义至上的价值观,但与当年比较起来,多了几分成熟,也多了几分苍凉。她说起自己的病也确实令人唏嘘不已。第二天她要准备参加合唱表演,为了一个裙扣就大发脾气,背后我说她要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她流泪了,说就是那个病使她最无法控制的就是情绪和记忆。我忍不住搂抱了她瘦弱的肩膀,心疼极了。我要看看她演出服,她穿给我看了,一袭落地白色长裙,刚画过的一弯柳叶眉,明眸皓齿,美若天仙。听着我由衷的夸赞,她开心地笑了,笑得像个孩子。我们一起上了公交车,她不停地对我说东说西都忘记下车了,我又陪她下车往回走,再各自分手。以后虽然也见过几次,但再没有过长谈。
  
   魂去来兮
  
  玉辉早早地走了,还是那该死的病。二○○八年我去北京出差,老万陪我去给玉辉扫墓,我自以为只是扫墓, 会比较淡定,但是看到墓碑上那张秀丽的脸庞还是忍不住泪流不止,过往种种都一一浮现眼前,魂去来兮,呜呼哀哉!谨以老万发来的我十六年前给玉辉的邮件作为这篇纪念文的结束:
  ”玉辉:我的朋友,你一直是我难得佩服的少数几个同学之一,你既有干部子女的高傲,又有平民子女的真诚与善良,你又是一个美丽的女人,这就十分难得了。我衷心祝福你,永远健康、美丽、开朗!“
  龚维陆2001.06.07—16:04
  愿玉辉的灵魂在天上快乐,相信你在那儿也是真诚而美丽的!
   2 018.1.16 - 19:40于合肥完稿
  
  
  
  
 浏览:47
设置 修改 撤销 录入时间:2018/3/8 14:06:41

新增文选
最新文选Top 20
尹桂全玉辉,我们一直想念你!(收藏于2018/3/25 17:08:38
王祝华一生的朋友.玉辉(收藏于2018/3/24 9:44:20
万登斌十一周年祭(收藏于2018/3/10 16:42:22
孙艳霞我的良师益友——杜玉辉(收藏于2018/3/8 14:40:38
龚维陆为了快要忘却的纪念(收藏于2018/3/8 14:06:41
尹桂全深切怀念杜玉辉(收藏于2017/3/24 10:28:01
万登斌十周年祭(收藏于2017/3/5 17:43:00
登斌九周年祭(收藏于2016/3/25 23:10:52
万登斌八周年祭(收藏于2015/3/22 10:12:10
万登斌七周年祭(收藏于2014/3/21 22:48:38
1/2页 1 2 向后>>


访问排行Top 20
万登斌最后的日记(访问1318次)
万登斌诞辰63周年纪念(访问1060次)
万登斌周年葬祭(访问1033次)
万登斌四周年祭(访问935次)
万登斌五周年祭(访问871次)
万登斌两周年祭(访问820次)
万登斌三周年祭(访问808次)
万登斌六周年祭(访问477次)
万登斌七周年祭(访问353次)
万登斌八周年祭(访问252次)
1/2页 1 2 向后>>
文选评论
万登斌文选评论(评论于2018/3/30 15:28:32
万登斌文选评论(评论于2017/3/27 22:55:03
访客文选评论(评论于2016/6/17 0:39:28
访客文选评论(评论于2016/6/17 0:28:05
平生如菊文选评论(评论于2012/10/7 11:00:14

注册|登录|帮助|快捷
Powered by Netor网同纪念,2000-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