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选目录 全部文选 添加文选 添加目录
星星的家--你好,北极星的精灵__见山楼·忠王李秀成纪念
星星的家--你好,北极星的精灵
中国近现代文献_中国近现代文献~史料_6540号馆文选__李秀成供状

李秀成供状(一)

李秀成

  李秀成供状(一)
  
  今将天王出身载书明白。天王是广东花县人,兄弟三人,长兄洪仁发,次兄洪仁达,天王名洪秀全,同父各母。长次兄是前母所生,在家种田,洪秀全在家读书。同冯云山二人同窗书友。一日天王忽病,此是丁酉年也,死去七日,还魂之后,俱讲天话,劝世人敬拜上帝,劝人修善。若世人肯拜上帝者,无灾无难;不拜上帝者,蛇虎伤人。敬上帝者不得拜别神,拜别神者有罪,故世人拜过上帝之后,俱不敢拜别神。为世民者,俱是怕死之人,云蛇虎咬人,何人不怕?故而从之。自花县上到广西浔州、桂平、武宣、象州、藤县、六川、博白,俱星罗数千里,天王常在深山内密藏,教世人敬拜上帝。十家之中,或有三五家肯从,或十家八家肯从。亦有读书明白之士子不从,从者俱是农夫寒苦之家,积岁成众。所知事者,欲立国者,深远图者,皆东王杨秀清、西王萧朝贵、南王冯云山、北王韦昌辉、翼王石达开、天官丞相秦日昌六人,除此未有人知道天王欲立江山之事。东王杨秀清住在桂平县平隘山,在家种山烧炭为业,并不知机。自拜上帝之后,件件可悉,不知天意如何化作此人。天王信用,一国之事,概交与他,军令严整,赏罚分明。西王萧朝贵是武宣县卢陆筒人氏,在家种田种山为业,天王妹子嫁其为妻,故亦重用,而且勇敢刚强,冲锋第一。南王冯云山在家读书,其人才干明白。六人之中,谋立创国者,出南王之谋,前做事者,皆南王也。北王韦昌辉桂平县金田人氏,此人在家出入衙门,是监生出身,见机灵变。翼王石达开亦是桂平县白沙人氏,家富读书,文武备足。天官丞相秦日昌,亦是桂平白沙人氏,在家与人做工,并无才情,只有忠勇忠义,故天王重信。起事教人拜上帝者皆是六人劝化,在家之时,并未悉有天王名号,每村每处,只知有洪先生而已。自教人拜上帝之后,数年未见动静。至道光二十七八年上下,广西贼盗四起,扰乱城镇。各居户多有团练,团练与拜上帝之人,两有分别。拜上帝人与拜上帝人一伙,团练与团练一伙,各自争气,各自逞强,因而逼起。起事之时,团练与拜上帝之人同村,亦有一村隔一村者,故而聚集。道光三十年六月金田花洲、六川、博白、白沙石同日起义。起义之时,天王在花洲山人村胡以晃家内密藏,并无一人得悉。那时东王、北王、翼王、天官丞相俱在金田山人村,是平南县所管,与藤县相连。起义之处,与吾家西隔七八十里,俱是山路难行,此时我在家知金田起义之信。金田之东王,发人马来花洲,接天王到金田会集。到金田有大头羊、大里鱼、罗大纲三人,在大黄江口为贼,即入金田投军。该大头羊到金田见拜上帝之人,不甚强壮,故未投入,后投清朝向提台。至罗大纲与大头羊两不相和,后罗大纲投之天王。到金田之后,移营上武宣东乡三里,招齐拜上帝之人,招齐武乡之人,又上象州招齐拜上帝人马,仍返金田新墟,屯紥数月。当被清朝之兵四周,后偷由山小路而出隘关,到思旺想回,逢着清朝向提台紥营数十座,经西王、南王打破,然后出关。由八筒水而到大旺墟,分水旱向永安州。此时我尚在家中得悉,旱路兵皆由我家中经过,自梧州藤县五十七都大黎里而上永安。因在家贫寒,父养我兄弟二人,弟李明成,家中之苦,度日不能,种山帮工就食。自八岁十岁时,随舅父读书,十岁之后,与我父母寻食度日。至二十六七岁,方知有洪先生教人敬拜上帝。至天王由思旺到大黄墟,分水旱两路行营上永安州,路经大黎,四面高山,平地周围数百里。旱路兵由此经过,是西王、北王、天官丞相罗大纲带,水路兵是东王、南王所带。西王、北王带旱路在大黎里经过,屯紥五日,将里内之粮食衣服逢村即取。西王在我家近村居住,传令:凡拜上帝之人不必畏逃,同家食饭,何必逃走。临行营之时,凡是拜上帝之家,房屋俱要放火烧之,家寒无食,故而从他。乡下之人,不知远路,行百十里外,不悉回头,后又有追兵。一路由大黎上永安,打破永安,即在和池屯紥数月。后赛中堂及乌、向大军四方围困,内外不通。后由古苏冲一条小路而过招平,古苏冲是清朝寿春兵把守,经罗大纲带领人马前去打破,方得小路出关。得火药十余担,方有军资,不然,尚未能出此关,困在永安时,并未有斤两之火药也。永安水斗军营,是天官丞相秦日昌把守,清朝之军,是张敬修为将。因打后欲移兵回,被乌帅大军追赶,杀死我朝男女及兵三千余人。众见势迫,次日齐心与乌军死战,亦杀死乌军四五千。乌帅被伤,在六塘墟身故。
  自杀胜之后,东王传令:不行招平、平乐,由小路过牛角瑶山出马岭,上六塘、高田。围困桂林一月有余,攻打未下。退兵由象鼻山渡河,由安县到全州。攻破全州之后,南王在全州阵亡。计议即下道州,打永明,破江华县,招得湖南道州、江华、永明之众,足有二万之数。此时追军即向、张两军。后移师到郴州,入郴州亦招二三万众,茶陵州亦得数千。后西王萧朝贵带李开芳、林凤祥等来打长沙,此时我为兵尚未任事。西王到长沙攻打,那时天王同东王尚在郴州。西王在长沙南门外中炮身死后,李开芳具禀回郴,天王同东王移营来长沙,实攻打数十日未成功。连开地道数处,放倒长沙大城,我兵不能勇进。
  外面清朝向、张大军围困,在长沙对面沙州,杀胜一仗,杀死官兵数千。以后攻城,仍然未下。我朝军中有粮而无油盐可食,是以攻城未就。天王在长沙南门制造玉玺,呼称万岁,妻称娘娘,封东、西、南、北、翼王,封王在前,天王称万岁在后,制造玺成。攻城未下,计及移营。欲由益阳县,靠洞庭湖边而到常德,欲取湖南为家。到益阳忽抢得民舟数千,改作顺流而下,过林子口,而出洞庭,到岳州,分水旱而下湖北。破岳州得吴三桂之器械,搬运下舟,直下湖北。一攻破汉阳,得汉口,困武昌,然后开道破城,此是东王掌令,李开芳、林凤祥、罗大纲掌兵,攻打二十余日而破武昌。后又未守,直到阳逻,破黄州,取蕲水,蕲州、九江,破安省,俱是水旱并行。那时胡以晃、李开芳、林凤祥带水陆之兵,东王、北王、翼王、天官丞相以及罗大纲、赖汉英等带领水军,得了安庆。未派兵守,赶下江南,将南京四面围困,七日破凤仪门,开道破城而进。
  水面舟只万余,各尽载满粮食。此时天王与东王尚欲分兵镇守江南,欲取河南为业。后有一老年驾东王坐船之湖南水手,大声扬言,亲禀东王,不可往河南,云:“河南河水小而无粮,敌困不能救解。今得江南,有长江之险,又有舟只万千。南京乃帝王之家,城高池深,民富食足,尚不立都而往河南何也?”
  他又云:“河南虽系中州之地,只称稳险,其实不及江南,请东王思之。”后东王复想见这老水手之言,故而未往,遂移天王驾入南京,后改为天京。开立军伍,整立营规,东王佐政,事事严整,立法安民,半南京城内男女分别男行女行,百工亦是归行,愿随营者随营,不愿随营者各归民家。出城门去者,准手力拿,不准担挑。男与女不得交谈,母子不得并言,严严整整,民心佩服。安民者出一严令,凡安民之地,何官何兵,敢入民房者斩不赦,法律严,故癸丑年间上下战功利,民心服。
  东王令严,军民怕,东王自己威风张扬,不知所忌,一朝之大,是首一人。北王韦昌辉与翼王石达开、秦日昌,是齐心在家计议起事之人,后东王威逼大过,此三人积怨于心,口顺而心怒,后被北王将东王杀害,原是北王与翼王二人密议。因东王为天王信任,权太重,要逼天王封其万岁。那时权柄皆在东王一人手上,不得不封。北翼两王不服,密方杀东王一人。不料北王更将东王统下亲戚、属员、文武大小男妇尽行杀净,是以翼王怒之。在湖北洪山营中,同曾锦兼、张瑞谋赶回金都,计及免杀之事。不意北王顿起他心,又要将翼王杀害。后翼王得悉此事,吊城由南西门而出,走上安省,计议报仇。此时北王将翼王全家杀了。后移洪山之军救宁国。北王在朝,不分清白,乱杀文武大小男女,势逼大重。后来各众内外,并合朝同心,将北王杀之,人心乃定。后北王首级,解至宁国,翼王亲看,果是不差。后翼王回京,合朝同举翼王机理政务,众人欢悦,主有不乐之心,专用安福两王。安王即是王长兄洪仁发,福王即次兄洪仁达,主用二人,朝中之人,甚不欢悦。此人又无才情,又无算计,一味古执,诚实天性,与我天王一般之意,挟制翼王。是以翼王与安福王三人结怨,被忌压制出京,今而远征未肯回者,因此之由也。今将天王起义及东王杨秀清、西王萧朝贵、南王冯云山、北王韦昌辉、翼王石达开、天官丞相秦日昌、地官丞相李开芳、天官副丞相林凤祥、冬官正丞相罗大纲、夏官丞相赖汉英,一班前任事之由,天王出身之来意,东、西、南、北、翼王合心举义,图谋之实绩,后此人自行相杀,乱事之原,业经载明。
  又将李秀成在我朝出身,每年命战征一切情由,明白写清,并未隐瞒。自幼生在广西梧州府藤县宁风县,五十七都长恭时新旺村人氏,父李世高,母陆氏,一路自粤西而来。我本为兵,前之内政,俱不经我手。后至南京破城之后,那时我已随春官丞相胡以晃理事。那时冬,东王有令,要在各衙门之中,举出军帅一员,带领新兵。后经东王保我为右四军帅,守把太平门外亲营,此是癸丑年之间。是年八月调为后四监军,在仪凤门外高桥把守。十月之间,即同翼王上安省安民。此时官小,不过听差而已。后春官丞相胡以晃带领人马去打破庐州府,破郡之后,来文调往庐郡,把守安民,此四年之间也,调为指挥之任。至翼王与安福两斗他往,东北王又死,秦日昌因韦昌辉与东王相杀,秦日昌亦死在其内,国中无人。经朝臣查选,查得十八指挥陈玉成、二十指挥李秀成、赞天安蒙得恩、侍天福李世贤这班人出来助国。此时翼王在安省远去,幸我招张乐行、龚得树,这班人马声称百万之众,是以天王降诏来寻,加封我做地官副丞相,把守桐城,保固安省。因翼王与安福王三人不睦,出京远去,军民之心散乱,故庐州被清朝和帅攻破,合城兵将尽亡。那时和帅自下镇江,与张国梁困打镇郡,分军来逼桐城县,是清朝军门秦定之领兵围困。清朝帅将大小营寨百有余座,自庐郡、三河、舒城、六安、庐江、巢县、无为等处,节节连营,处处严密,困逼桐城。此时我为丞相,力守桐城,保固皖省。那时已有张乐行、龚得树在三河尖造反,李昭寿在我营中共事,李昭寿与张乐行、龚得树有交,特通文报与张乐行,接得文件,当即复文,已肯来投,安省得隐,实我之力也。
  后见势不得已,知翼王出京之后,将打宁国之兵,交与成天豫陈玉成管带。陈玉成在家与我至好,来在我朝,更加亲密。因命使持文前往宁国,求救于陈玉成,当即准请。未解宁国之围,移军求救桐邑之困,兵由枞杨渡江齐集。我亲自轻骑赶赴枞杨,绘成进攻图式,与成天豫细讲。至桐城之敌军,算我之军,定由对面迎敌,清朝官兵逆面备防,我与成天豫计出奇兵。我亲回桐道谨备制敌之师,俟成天豫奇兵制胜,由枞杨一鼓顺下,攻破无为州,下汤头镇运糟。会迓天侯陈仕章之军,力破汤头清营,抄黄落河,破东关得巢县,分军镇守。成天豫带人马上打庐江,仍然攻破庐邑。派兵把守庐江,即引军上渒河,攻大关包过桐之后,断清军之粮道。桐城地势,一面高山,一面平地,彼军粮断,成天豫由外包来,我领军由内攻出,两面合攻,清军速退,分三路追赶,破舒城,得六安。此两处之民,投我者数万之众。当过六安,上三尖河,招引张乐行。那知张乐行先发,龚得树、苏老天半路相迎,当即计破霍丘县,攻破北城,交张乐行为家。那时成天豫引兵破正阳关,攻寿州未下,扯兵直上黄松两处,与曾帅交锋,同清将李续宾对战。在松子脾失利之后,与清将胜负未分。那时朝中无人掌管,外无勇将,只有我与成天豫,各有兵众,朝中议举陈玉成带兵外战。后见我堂弟李世贤少勇刚强,又加选用,又得一蒋朝用,世贤次之。
  蒙得恩久日在朝,是天王爱臣,永不出京门,后封为正掌率大臣,朝中内外之事悉归其制,连我与陈玉成亦归调度。自翼王出京之后,死东北王之后,至蒙得恩手上办事,人心改变,政事不一,各有一心,主上信任不专。因东北翼三王弄怕,故未肯信外臣,专信同姓之重。那时各有散意,而心各有不敢自散,因闻清朝将兵,凡拿是广西之人,斩之不赦,是以各结为团未敢散也。若清朝早肯赦宥广西之人,解散久矣。后有人奏闻天王,各有散意,即加恩惠下,各有振作同心。自此一鼓之锐,振稳数年。此时成天豫陈玉成屯在太湖潜山,我屯在六安、霍山,曾轻骑约成天豫赴安省会议云朝中这乱如何停止。斯时天王加封我与陈玉成二人,陈玉成又封正掌率,仍任成天豫实任,那时我为合天侯、任副掌率之权,提兵符之令。我自为兵出身,任大责重,见国乱纷纭,主又蒙尘,尽臣心力而奏谏,恳我主择才而用,定制恤民,申严法令,肃正朝纲,明正赏罚,依古制而惠四方,求主礼而恤下,宽刑以待万方,轻世人粮税,仍重用翼王,不用安福王。因此奏谏,当被我主降诏革除我爵。
  后再复一本,将天下之大势情形,并陈奏谏之来历。奏本由朝臣手过,见我本章明顺,朝臣亲上殿奏谏,仍复我职。那时和帅困我镇江,内外不通音信,内又无粮,外又无救,翼王远逃。
  
  
 浏览:1265
设置 修改 撤销 录入时间:2014/10/24 12:23:45

新增文选
最新文选Top 20
李秀成李秀成供状(八) (收藏于2014/10/24 12:23:48
李秀成李秀成供状(七) (收藏于2014/10/24 12:23:48
李秀成李秀成供状(六) (收藏于2014/10/24 12:23:48
李秀成李秀成供状(五) (收藏于2014/10/24 12:23:48
李秀成李秀成供状(四) (收藏于2014/10/24 12:23:48
李秀成李秀成供状(三) (收藏于2014/10/24 12:23:48
李秀成李秀成供状(二) (收藏于2014/10/24 12:23:47
李秀成李秀成供状(一) (收藏于2014/10/24 12:23:45
资 料传教士罗孝全到苏州谒见忠王的经过(收藏于2004/7/8 8:53:46
越剧《寒情》寒情:9.十步歌(收藏于2004/7/6 14:14:32
1/2页 1 2 向后>>


访问排行Top 20
资 料讨粤匪檄 #译文#(访问5117次)
佚 名藤县四王——藤县太平天国“四王亭”的纪念(访问5116次)
佚 名太平天国占领嘉兴四年(访问4220次)
小灰驴儿太平天国大花钱(访问4052次)
华 强电视剧《太平天国》得失谈(访问3780次)
宋庆森关于李秀成之死(访问3735次)
张剑平新时期关于太平天国和曾国藩的评价(一)(访问3583次)
荣孟源曾国藩所存《李秀成供》稿本考略(访问3487次)
张剑平新时期关于太平天国和曾国藩的评价(二)(访问3469次)
潘旭澜对“太平天国”称号的反驳(访问3207次)
1/2页 1 2 向后>>
文选评论
访客文选评论(评论于2017/2/26 21:32:47
访客文选评论(评论于2017/2/25 12:46:32
访客文选评论(评论于2015/10/19 15:47:34
陈华海文选评论(评论于2014/5/13 11:26:37
一笑而过文选评论(评论于2014/5/11 9:57:34

注册|登录|帮助|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