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选目录 全部文选 添加文选 添加目录
胡冬林——森林行者

林花谢了春红

于德北

  这个春天的花开了,这个春天的花谢了,但是,这个春天还在。
  这个春天还在,但是,一个人在春天里走了。
  每一个人的来与走,都如花开花谢一样,是常迹。但是在常迹里出现一些善良的、温暖的,不同于冷漠的、讪笑的脚印,我们的内心,除了惊疑之外,应该是有怀想和纪念的。
  冬林是我的同学,我的兄长。1985年的夏天,我们相识于吉林省作家进修学院。他给我最初的印象是——开朗的、活泼的、热情的、积极向上的,爱读书,爱踢足球。他对未来总有着笃定的向往吧,所以他开心的时候,满脸的笑容灿烂又辉煌。那时他刚刚发表了一篇写妈妈的文章,在省内引起极大的轰动,他文字里的情真意切,正是他骨子里要检索的对痛与美的最终的归宿。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他们一家终于结束了颠沛流离的生活,让日子在内心的希冀中得到了安稳。
  我想那时他是安全的、快乐的,并因为这种种,身心都有把持不住的一紧一紧的颤栗。
  那一年,我才十九岁,他对我说:“你读一读苏联文学吧。”
  于是,到此下,我的眼前所幻化的都是他亮亮的眸光。他对我讲《第四十一》《红莓》《鱼王》《白比姆黑耳朵》。我是听得入迷了,所以,去找这些书来读,一读,读出了一片新天地。俄苏文学的苦难与伟大,是冬林告诉我的,他开辟了我人生阅读的新诗篇。从那时起,我对他的尊重是与日俱增,我们也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他每有新作,都会眉飞色舞的对我描述,而说到细节时,所有的肢体都像一只欲飞的大鸟,硕大又丰饶。
  他给我讲过一个鸟爷爷的故事——一个在长白山看林子的老人,天天伺鸟,和鸟儿有了极大的感情,他爱鸟,鸟也爱他。有一天他死去了,他爱的和爱他的鸟们纷纷啄来石块和树枝,为他建造了一个鸟冢,冢上有绿叶,也有鲜花,这般的至美,人间怎见。当时我正在创作《密林失踪者》。我对他说,哥,这个故事我想借用一下。他慷慨地说,你用吧,但是你相信,等我写的时候,一定比你写得更好。这是当然的话,我紧密地放在心上。
  他创作《巨虫公园》的时候,我有幸成为他的责任编辑。因为这本书要呈报国家级大奖,所以省里非常重视。按照省里要求,原书的四十万字,要压捡到二十五万字。对于一个作家来讲,删掉十五万字是多么艰涩的一件事情。但当我和他说起这些的时候,他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并用最短的时间把稿子交给我。在稿子上,他的每一条线,每一粒文字,每一个圈点,现在想来,哪一行哪一段,不是灯下的功夫。这本书后来得了“中国儿童文学优秀作品奖”,单位发给我一千元责任编辑的奖金,我买了两条烟托朋友给他送去,他抽了以后说,这烟挺软,好抽。
  冬林是一个直肠子,脾气来的快。他是一个透明的人,极容易受伤。他甚至误解过我,以他的独特的方式责怪过我,但我从来不会计较他的愤怒,我只理解他的忧伤。有人说冬林像个刺猬,爱扎人,可我有别样的认为,试想一下,一个在童年失去母爱,在少年,因为父亲是“右派”而备受白眼的孩子,世界给予他的误解是多么大的一个重压;试想一下,一个只身在痛苦中挣扎,在挣扎中追求梦想,一个把自己放逐在博大又细微——在博大里放小自己,在细微里壮大人生的与山欲齐,与水欲深的作家,他内心所担当的责任和义务,又是怎样的一片畅怀与沧桑。
  得到冬林去世的消息,我落泪了,一颗彗星从我眼前划过,他的光与亮令我一时盲目。冬林是一个热爱自然的人,他与长白山的一草一木,一花一石,与长白山的动物、昆虫,都有着不可分割的互相依恋。斯人已去,白山松响,三江同泣。长空里流云,大地上飞沙,说不尽的怀想,道不完的悲怆,惟一念可持长久:冬林,去天堂,做未尝的命运,写最美的文章。
  这个春天的花谢了,明年的春天会开。
  明年的春花开了,希望你就在万紫千红之间。
  
 浏览:22
设置 修改 撤销 录入时间:2018/9/9 16:55:16

新增文选
最新文选Top 20
于德北林花谢了春红(收藏于2018/9/9 16:55:16
卜昭禹邂逅鹰屯(收藏于2018/8/2 19:42:07
叶广芩太白山和长白山的友谊——怀念朋友胡冬林(收藏于2018/5/16 20:45:40
李江树忆冬林(收藏于2018/5/10 22:30:35
雷 达胡冬林的生态散文——真正的天籁之音(收藏于2018/5/6 23:21:39
1/2页 1 2 向后>>


访问排行Top 20
叶广芩太白山和长白山的友谊——怀念朋友胡冬林(访问70次)
雷 达胡冬林的生态散文——真正的天籁之音(访问47次)
李江树忆冬林(访问36次)
卜昭禹邂逅鹰屯(访问33次)
于德北林花谢了春红(访问23次)
1/2页 1 2 向后>>

注册|登录|帮助|快捷
Powered by Netor网同纪念,2000-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