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选目录 全部文选 添加文选 添加目录
天堂里的微笑--纪念妈妈

往事如烟,再忆二姨二三事

胡雁

  往事如烟,再忆二姨二三事
  
  母亲兄弟姊妹五人,二姨居中。往年常听母亲说起,她们姊妹三人中,二姨和二姨夫的感情是最好的。
  
  二姨20岁从胶州来青岛和二姨夫结婚,是在建国初期,恰逢青岛市政府举办了唯一一次集体婚礼,由市长亲自主持,一对对新人翩翩而至,那风光,至今无人能比。据说婚礼结束后,每一对新人还赠送集体照一张存念(二姨的早已丢失,甚感遗憾)。
  
  婚后,二姨随二姨夫住进了四方机厂对面的小洋楼,窗明几净,红地板,厨卫齐全。这在现在已经是标配的住房,在五十年代初真算的上奢华了,因为二姨夫是四方机厂的技术员,有这个待遇。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第一个打击,是二姨五岁的女儿离世。这个孩子乳名叫小宁,长得眉清目秀,乖巧可爱。但是一场高烧不退,脑膜炎误诊,失去了这个孩子。二姨痛心疾首,二姨夫一把拉过妻子,说,不要紧,咱还年轻,咱再养。...有二姨夫的抚慰,二姨慢慢走出了人生第一次的锥心之痛。
  
  后来,二姨又接连有了三个儿子,分别是五岁,三岁和襁褓中十几天的老三。那天,二姨在月子里,二姨夫晚上下班回来,一切正常。不料半夜里,二姨夫突然急性心梗发作,几分钟时间,就撇下27岁的二姨,三个孩子和一个老母亲,撒手而去。这一天,是1955年的6月10几号,家里瞬间塌了天。
  
  二姨是家庭主妇,没有工作,三个孩子嗷嗷待哺,还有一个老婆婆,没有任何经济来源。二姨到处打零工,后来厂里照顾安排二姨进厂工作,二姨一辈子感谢那位好心的王主任。
  
  在那个水深火热的日子里,夫家靠不上,二姨唯有母亲和两个姊妹相依为命,抱团取暖。在二姨夫过世之后,二姨天天泡在泪水里,不长时间,把一口牙全掉了。
  
  那个时候,年纪轻轻守寡,别人可怜,让二姨再找个人,帮着拉扯拉扯孩子,不然一个寡妇,拖着三个孩子怎么过啊!可是二姨毫不动心,就一句话,不能让孩子掉到后爹手里。几年过去,也没有人再提了。即便二姨不反对,看着家里三个男孩子,谁敢上门啊?就这样,一年年过去了,二姨咬着牙,天天起早摸黑,送走了婆婆,熬大了三个孩子,分别参加了工作,娶妻生子,二姨终于熬出了头,露出了笑脸。
  
  后来,在二姨四五十岁时,又有人来给二姨介绍对象。二姨说,那些年,那么难的时候都过去了,现在孩子都大了,还要这个干什么?还不让人家笑话?二姨的拗劲上来,别人根本说不动,所以包括当时的老初,即便二姨也感觉这人有点意思,最终也没有结果。
  
  母亲在时,对二姨孤身一人的事情,一直耿耿于怀,有时候甚至说是耽误了二姨,早就应该给二姨找一个人,二姨没有个闺女,老了起码有一个人说说话也好。母亲和三姨对这件事很上心,但是一直也没有合适的,而且二姨也很排斥,这事就一直不了了之。
  
  直至有一次,忘记是谁了,介绍说有一个部队离休老干部,快八十岁了,住干休所,身体很好,家里条件也很好,想找一个年龄相当的老伴,一则相互有个照顾,二来可以说说话。二姨当时七十岁左右,人家说了二姨的情况,身体好,干净利索,对方很满意,问二姨愿意不愿意。
  
  当时听了这事,我极力劝说二姨,不管成不成,去见见面,二姨却坚决不去,说用不着,人家是个大干部,谁去给他当婆子,伺候人,我不去。我说这么好的条件,两个人做个伴多好啊?你现在不也是天天干活吗,怎么和别人就成了伺候人了呢?但是二姨半点不动心,最后没有办法,只好回掉了。
  
  二姨和母亲在一起,是从父亲离去开始。母亲一个人住,二姨不放心,又担心母亲身体不好,就和母亲在一起相依相伴,一下子就十五年。母亲2006年走了,二姨才到了三哥家。
  
  三哥家在北岭,家住七楼,嫂子和侄子鑫鑫在美国,平时只有二姨和三哥在家。三哥热爱生活,楼上楼下,家里布置的充满了书香气息,花鸟鱼虫,绿意盎然,二姨照顾三哥起居,八十多岁的老人,爬七楼,下去买菜,乘车换车去看三姨,心里渐渐平复下来了,心情也好了很多。
  
  然而,命运之神还没有放过这个耄耋老人。2015年4月,马上临近退休的三哥(实际上已经内退,几年前离开领导岗位),如此善良随和,孝顺的三哥,却因患重疾,经历了近一年折磨,离开了人世。在病中,大家一直没敢告诉二姨,怕她老人家挺不住。人生一世,有谁能经得住这人生三大痛?可是二姨,硬撑着没有倒下,只是生生瘦了十几斤。有谁能体会,老来丧子的切肤之痛?夜深人静之时,思念之情,痛彻心扉,无可替代。有谁能够诉说?!......
  
  87岁的老人,硬是撑过来了。二姨内心坚强,把再大的痛苦都能压在心里,不给别人添负担。对外,对她那几个老同事,她从来不提三哥已经没有了,为了避免谈到,二姨甚至和他们断了来往,只是偶尔打打电话。在二姨心里,三哥走了,整个天都不再那么蓝了。二姨说,要是你三哥还在,我上敬老院也没事,现在和他们说话都说不进去。这份苦,只有当娘的心里才知道!
  
  二姨念亲情,不仅对自己的孩子。巨大的生活压力,使她劳累之余,没有那么多好情绪,经常是呵斥孩子,拉着脸,没有多少好脸色。可是对母亲,兄弟姊妹,甚至侄儿外甥,却是关怀备至。姥姥在时,二姨再忙再累,也要定期过来看望母亲,大舅走得早,二姨多次去胶州看望二舅,劝他注意身体,一定要吃降压药,每次都用医保卡买了降压药带了去。二舅病了以后,二姨还专程去看望几次。
  
  以前三姨夫常年在外省驻军,三姨住在二姨家,也不知道那些年是怎么过来的。海光海明两个外甥,对二姨妈的感情,比对自己亲妈还亲。后来孩子都大了,三姨夫回了青岛,三姨一家也搬了出去,但是二姨一直对他们像对自己的孩子一样,有了困难,就像她自己的事情,以自己的微薄之力,再难也得帮。
  
  三哥离开后,睹物思人,二姨在北岭无法独自居住,就回到四方老房子,和大哥住在一起,有时候到福州路二哥家。三姨偏瘫在床,二姨每隔一个星期过去看望一次,六七年时间,风雨无阻。去了就洗脚剪指甲,尽管家里有保姆,她也不放心,要亲自动手,连三姨夫都担心,二姨妈这么大岁数了,不要让她来了,在路上出点问题担不起呀!可是二姨照样,直至三姨2017年9月离世。
  
  二姨关心我的事情。我经常说,二姨,你一个90岁的老人了,这不是你来操心的事情,可是二姨说,不行吗,就是心里挂挂着,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你自己不担心?我说不担心,我心里有数。又担心晨晨的工作,什么时候找媳妇?不能再耽误了!等等等等。
  
  海明有病,二姨经常去帮他料理生活,第一次海明半夜发病,二姨打电话让海燕送他上医院,要不是二姨,海明第一次发病就没命了。尽管病情缓解,但是毕竟留下病根,又疏于治理,第二次发病终不治。海明表弟也是一个才子,可惜路走的不顺,导致英年早逝!毕竟是从小看着长大的,为此,二姨心里又受了重击。
  
  作为一个九十岁的老人,在别人家都是老祖宗级别的,儿孙绕膝,欢声笑语。可是二姨,刚强一生,从不让别人操心,甚至从来不准儿孙给她过生日,谁要是提过生日,就立马和谁急,以至于这么多年了,单独给二姨过生日屈指可数。也许,这是二姨的初衷吧,一生淡迫名利,不拘小节。
  
  但是,二姨心里真的没有孤独吗?我记得,只有一次,也就是前两年吧,二姨和我说过一次:要是有合适的老头,帮我找一个吧,有个人说说话!我也不管了!(这是这么多年来,二姨头一次提这个事,不一定真找,可能当时也是一种情绪吧)。当时我还说,二姨,早干什么了,早就和你说,你不听,(我心里想,现在要找是真的难了,二姨都八十多岁了),说过了也就不了了之,二姨也再没有提过。
  
  二姨,在经历这么多人生打击,也有那么多人生乐事,接近一个世纪的时光里,二姨肯定想找一个知心人说说话,可是身边的人,能说知心话的,有几个呢?都是些晚辈,所以,二姨在胶州,找到了亲情,亲骨肉的侄儿侄女们,使二姨得到了极大的满足,这亲情的源泉,像甘露滋养了老人的心,以至于回来以后,多次津津乐道,念念不忘。
  
  二姨从小家里穷,没有上过学,只是工作以后通过识字班,孜孜不倦的学了不少字,能读报看新闻,看电视,尤其喜欢看央视13频道《海峡两岸》。二姨记忆力好,思维逻辑清晰,出门坐公交,不让人用车送,说费油,更不舍得打的,节省了一辈子。以至于我现在都不敢看小区门口的609路车,那里一次次二姨过来,我到车站接她,回去再开车送她到车站,就是不让我送回家,现在想起来,唉!......本来以为二姨辛苦一生,还有很多孝敬的机会,可是,天不遂人愿,万万想不到,我竟然在北京送走了二姨。直至今天,每每想起,止不住眼泪上涌。......
  
  二姨,我想和你说几句话,第一句,我没有照顾好二姨,永远不能原谅我自己,第二句,二姨,你没有看错你的外甥,你不会白疼她。
  
  
 浏览:47
设置 修改 撤销 录入时间:2019/12/16 1:33:00

新增文选
最新文选Top 20
胡雁往事如烟,再忆二姨二三事(收藏于2019/12/16 1:33:00
胡雁写在二姨三七祭(收藏于2019/12/16 1:15:56
胡雁悼二姨(收藏于2019/12/16 1:10:40
女儿清明节的思念_那一年的清明节(收藏于2018/4/5 8:00:50
胡雁花开花落,母爱永存(收藏于2017/12/23 22:45:57
沈海明写于大姨妈10周年前夜。(收藏于2017/1/1 0:03:00
沈海明姨妈如母(收藏于2017/1/1 0:01:12
胡凤林10年祭母(收藏于2016/12/31 23:57:51
胡雁2016清明节的思念(收藏于2016/4/4 21:39:19
胡雁清明节的纪念(收藏于2014/4/5 1:02:37
1/2页 1 2 向后>>


访问排行Top 20
胡凤岗悼 念 母 亲(访问4683次)
胡风岗清明时节思念母亲(访问4055次)
母 亲端午节的故事(访问2966次)
胡雁、胡风岗新年记事---献给妈妈的歌(访问2445次)
胡雁天堂里的微笑--纪念妈妈(访问1808次)
胡雁妈妈,您真的走了吗?(访问1799次)
胡风岗玫瑰烛光-照亮妈妈回家的路(访问1774次)
高祀宽绿叶(访问1766次)
本报见习记者 魏艳丽3万遗产变“助学金”(访问1667次)
高祀亮隐瞒(访问1460次)
1/2页 1 2 向后>>
文选评论
沈海明有感(评论于2014/7/27 8:42:27
沈海明姨妈(评论于2014/7/27 2:42:43
访客姨妈(评论于2014/7/26 19:16:39
访客文选评论(评论于2014/7/26 19:14:00
蓝天白云文选评论(评论于2014/3/27 14:15:31

注册|登录|帮助|快捷
Powered by Netor网同纪念,2000-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