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选目录 全部文选 添加文选 添加目录
可爱的小精灵愿你在天堂得到关爱

美国《华盛顿邮报》对李思怡事件的报道中文译文

华盛顿邮报

  
  
  孩子的死亡凸显中国司法公正上的问题
  
  成都,中国 -- 这是一个完美的夏天傍晚。居住在这个西南城市的一个整洁的工人宿舍区的人们把他们的椅子拉出屋外乘凉。但从公寓31号发出的恶臭让他们疑惑, 因此他们叫了警察。
  
  当警察强行打开门,他们发现了一个3岁女孩已腐烂的尸体倒在地上。门上有她的手指抓过的痕迹。一位政府官员认为她死于干渴或饥饿。
  
  次日,"成都商报"刊登了李思怡死亡的故事并寻求她失踪母亲的线索。报社的记者很快便找到了答案。思怡39岁的母亲,李桂芳,从6月4日起就被警察监管,警察忽略了她要找人照顾她女儿的请求。
  
  但当记者试图写那个故事时,市政府却不准报纸刊登。警察说这是报社的记者编造的,并且警告她如果她的故事出现在其他任何报纸上,她都会被解雇。那个记者还击了,把她的文章张贴到了互联网上。随后几家报刊的新闻记者到了成都,现在李思怡的故事已传遍全国。
  
  李思怡之死是一系列突出中国司法系统缺陷的最新的一个案例。人们经常报怨警察使用暴力和腐败,并且在一个案件送交法庭之前就由几个共产党的官员裁决了。在思怡之前大家广泛谈论的另一个警察丑闻发生在3月,一位受过大学教育的设计师被打死在警察监管下,原因是他没有带法律要求的身份证。
  
  思怡的故事也显示了互联网正成为一个未经审查的信息的散播渠道。政府花了上百万美元试图在技术上限制互联网,法官还对许多在网上发表异议及揭露腐败的人判了刑。但是短短五年的迅速增长已让互联网成为了这个国家能反映民意的一个最强有力的工具。
  
  一个3岁的女孩死在一套又小,墙壁和窗户又都很薄的底层楼公寓,这让大家开始激烈辩论中国社会的更加深层的本质。二十五年的改革重塑了中国,其经济自1980年以来增加了四倍。即使在成都,这个有将近1千万人,距北京西南面950英哩之遥的城市,依然可以在镀铬及镶嵌玻璃门窗的购物中心、古雅的茶馆和锦江边上鳞次栉比的公寓里看见那些充满活力的中产阶级。
  
  但是尽管有这些经济上的现代化,这里的人们说社会的其它方面依然有很多麻烦。许多人认为思怡的死亡是社会缺乏良心的表现。
  
  "我甚至不敢猜想,她的邻居听见了她哭喊但却什么也没做,"小韩,一位北京的经济学家,在互联网上写道。"不管怎么说,整件事体现出我们的系统冷酷的本质。这是什么样的国家? 什么样的社会?"
  
  和许多她的邻居一样,思怡的母亲曾在一个地方钢铁厂工作,但是在最近五年的经济改革中她作为其他两千七百万名下岗工人之一被其国营企业解雇了。失业人口巨增是自1949年共产革命以来最大的跃迁,并导致了社会杂病丛生。犯罪率攀升,尤其是娼妓、偷窃和吸毒。
  
  据李的亲戚朋友讲,李桂芳以去超级市场偷盗牛奶、米和面条为生,如有剩余则拿到街上半价卖掉。她的亲戚说,为从她每天悲惨的生活困境中逃脱,她开始吸食海洛因。中国在50年代曾清除了毒瘤,但经济改革以来,它更猛烈地回来了。政府现承认有900,000个吸毒者,虽然实际数字被认为要高很多。
  
  三年前,李怀孕了。她的二个姐妹和兄弟设法说服她去堕胎,但她想要孩子。亲戚朋友说不清楚父亲是谁。
  
  李一直靠偷窃商品及仰仗姐姐李德芳和92岁的父亲的施舍为生。但他去年死了, 李的情况更恶化了。
  
  李的家人说她曾多次犯法。她曾因在商场行窃被扣留,两年前她由于在街上贩卖海洛因被拘捕。她被判了两年刑,但由于没人愿意承担对她的女儿的责任而又被释放了。
  
  据刑法专家说,中国的刑法系统没有考虑要处理罪犯的孩子的问题。有法律保护孤儿及建立孤儿院和养育院,但是没有法规保证罪犯的孩子在父母被监禁时也能有一个窝。
  
  张淑琴,一名前劳改干部现为犯人子弟提供两所私人庇护室,说她相信有一个原因是文化上的。在封建时代,统治当局都是把罪犯的后代全部杀掉以肃清他们的血脉 的。共产党也有一个类似的系统。数十年间,那些被认为有"坏阶级背景"的人,往往因他们的亲戚在革命以前是地主或商人,他们进不了大学、得不到好工作并入不了共产党。
  
  "有这种传统,"张说,"我们怎么会去帮助那些有坏成分因素的孩子呢?"为填补这个空隙,张在90年代中期在北京和西安建立了她的两个庇护室。
  "当我听说了思怡的事,我睡不着觉," 张说。"我整个夜晚都在想那个小女孩最后的几个小时。为什么没有任何人去帮助她?"
  
  6月4日的下午,李桂芳在离家六英哩的超级市场被指责入店行窃并被扣留了。两个警察拘捕了她并给她做了药检,警察说药检呈阳性。
  
  她被送到戒毒中心服刑3个月。在中国,这个权力在警察而不是在法庭,尽管法律界人士游说反对了许多年。警察并且有权判刑劳改三年而不需要提审。
  
  "这说明了中国的一个严重的系统缺陷,"何韦方,一位北京大学的法律学者和"北京大学法律评论"的编辑说。"警察有可以不受约束地把人长期关起来的权力。没有人似乎准备好了或愿意去限制它。"
  
  的确,警察很少受司法机关控制。去年,周永康,公安部长,被任命为共产党的政治和法律委员会主席而掌控警察、检察院和法院。周的任命标示了自文化大革命以来警察第一次受管于这个委员会。
  
  "在党内,警察比法院高,"何说。"这样我们怎么可能有法治?"
  
  更令人焦虑的是中国的法院不是独立于共产党的。那种控制少见但明确地表现在了"法律日报"上,一张党在政治和法律上的机关报。5月24日,它刊登了一个头版故事说两位农民威胁两个富裕的商人,要他们交出$5,000否则就要传染SARS病毒给他们.之后两位农民被判刑入狱。这个故事的问题是,案件未经法院审理。
  
  报纸的消息来源说:报社是从党内通报得知了这则故事的,在法院未能审阅宣布判决之前报纸就错误地刊登了这则故事。5月26日,最后法院出面了。为了证明法院还是真正有权力的,消息来源说,它减轻了给农民的量刑。
  从李被监管的那一刻起,她就告诉了警察她的孩子,记者和其它来源说。在报纸中被禁止但又发表在互联网上的一份报告引述了一个在戒毒中心的同刑人称其看见李跪着乞求他们帮助她照顾孩子。
  
  在否认李曾经提及其孩子之后几天,成都警察局改变了他们的说法。根据新版本,警察曾试图想通知李的姐姐,李德芳,但没人听电话。一名拘捕地的派出所的官员就通知了李居住所的派出所,警察局说。在这个故事的版本中,警察学校的一个实习生在黑板上写下了报告,但次日又被擦掉了.那个实习生也再没有追踪此事。
  
  6月25日,警察局宣布了对思怡的死亡进行的调查。拘捕李的两名警察被拘捕了,警察局报告中说,并补充说县警察局局长辞职了,并且四个派出所的所长或副所长及两名其它警察也被解雇了或停职了。
  
  成都警察局的发言人说警察已于6月22日通知李桂芳她的孩子已死亡。他拒绝了记者要采访她的要求并且说她将在戒毒中心服刑直至她3个月的戒毒期满。
  
  
 浏览:3869
设置 修改 撤销 录入时间:2003/7/24 22:41:58

新增文选
最新文选Top 20
不详哭思怡(收藏于2005/8/16 0:19:34
不详走吧,孩子(收藏于2005/8/15 23:56:00
网友小思仪,不要哭(收藏于2005/8/11 3:30:44
南京<<周末>>成都悲剧(收藏于2005/2/28 1:17:24
携剑侠行无声的诉说——谨以此文祭李思怡(收藏于2005/2/18 23:59:40
不详与三岁亡灵的对话(收藏于2005/1/9 0:47:46
红剑时间冲刷我们的记忆 事件震撼我们的心灵(收藏于2005/1/3 23:46:42
明辉悼小思怡(收藏于2004/12/12 22:48:21
作者不祥思怡,一路走好!-----悼李思怡(收藏于2004/12/12 22:44:56
作者不祥痛悉成都一幼女非常之惨死消息有感(收藏于2004/12/12 22:39:59
1/2页 1 2 向后>>


访问排行Top 20
康晓光起诉——为了李思怡的悲剧不再重演(访问7745次)
四川母亲吸毒被抓走未通知亲人,3岁幼女活活饿死(访问7236次)
何必李思怡饿死事件背后的全民腐败(访问6435次)
网友小思仪,不要哭(访问3904次)
华盛顿邮报美国《华盛顿邮报》对李思怡事件的报道中文译文(访问3870次)
中国青年报成都幼女李思怡被饿死案深思:没有人幸免于罪(访问3594次)
红剑心灵之旅:为了苦难永远不被遗忘——青白江、马边祭奠小思怡纪行(访问3261次)
作者不祥痛悉成都一幼女非常之惨死消息有感(访问3105次)
不详哭思怡(访问2992次)
南京<<周末>>成都悲剧(访问2918次)
1/2页 1 2 向后>>
文选评论
访客文选评论(评论于2019/6/20 10:28:34
访客文选评论(评论于2019/6/14 14:51:15
adaigua文选评论(评论于2016/6/9 22:31:39
访客文选评论(评论于2015/9/2 13:43:14
访客文选评论(评论于2014/12/6 4:24:48

注册|登录|帮助|快捷
Powered by Netor网同纪念,2000-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