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选目录 全部文选 添加文选 添加目录
他还活着--臧克家纪念馆

伟大与渺小

臧克家

  我们有太多的伟人。写在历史上的被渲染过的,不必说他们了;和我们同时
  代,向我们显示伟大的,已经够数了。这些人,凭了个人的阴谋机诈、凭了阴险
  与残酷,只要抓住一个机会使自己向高处爬一级,他是决不放弃这个机会的,至
  于牺牲个人的天良与别人的利害甚至生命,他毫不顾惜。这些伟人的伟大,是用
  个人的人性去换来的,是踏在人民大众的骨骸上升高起来的。当他站得高、显得
  伟大的时候,一般有肉没有骨头,有驱壳没灵魂的人中狗,便成群的蜷伏在他脚
  下,仰起头来望望他,便“伟大呵,伟大呵”的乱叫一阵子,当别人靠近他的时
  候,它们便狺狺狂吠起来,在壮主子的声威之余,自己仿佛也有威可畏了。这些
  伟人与臣侯是相依为命,狼狈为奸的。主子为了获取权势的兔,是不能没有走狗
  的,在走狗的瞳孔里,主子的尊容也许并非那样庄严,然而在他们口里又是另一
  回事了。为了一块骨头,它们出卖了自己。
  
  在伟人自己,眼睛看的是逢迎的脸色,咂嚅趑趄的情感,耳朵听的是谗媚阿
  佞的声音,左右的人钢壁铁墙一样把他围在一个小天地里,眼看不过咫尺,耳听
  不出左右,久而久之,也只能以他人之耳为耳,以他人之目为目,而这些他人,
  又正是以他为法宝而有所贪图的人,他们所说的话,所报告的见闻,全是以自己
  的利害为标准而取舍,改窜,编辑的,不但与事实不符,常常会整个相反。信假
  为真,以真为假,是非颠倒,黑白不分。古时候有这样的皇帝,天下大饥,他怪
  罪人民何不食肉糜,今日的伟人吃的鸡蛋也许还是一块钱一个。
  
  这样的伟人,拔地几千尺,活在半空里,和群众、和现实,脱离得一干二净。
  在别人眼前,他作势,他装腔;他在别人眼里不是“人”,而是“伟人”。他自
  己,喜怒哀乐,不能自由,不愿自由,不敢自由,硬把人之所以为人一些天性压
  抑,闷死,另换上一些人造的东西,这样弄得长久了,自己也觉得自己不是“人”
  了,而成了“人”以上的另一种人的“人”,勉强解释,就是孤家“寡人”之
  “人”。这样的“人”,是“性相近也,习相远也”,远的是民众,是人性。这
  样的人是刚愎的,残暴的,虚伪的,反动的,半疯狂的,自欺欺人的,存心“不
  令天下人负我,我负天下人”的。把一个国家,一个世界,交给这样一个半疯子
  去统治,那会造成个什么样子呢?
  
  “王侯将相”的种子,已不能在新时代的气流中生长了,当大势已去,伟人
  不得不从半空里扔在实地上、民众前的时候,难怪希特勒自杀,而且自杀前还有
  疯狂的传说。被别人蒙在鼓里,或被自己的野心蒙在鼓里,一旦鼓被敲破了,四
  面楚歌,他这才明白了,可是已经晚了。个人英雄也就是悲剧英雄。希特勒、墨
  索里尼已成过去了,他们的死法是多么有力的标语,佛朗哥,以及佛朗哥的弟兄
  们,读一读它吧!
  
  和伟大相反,我喜欢渺小,我想提倡一种渺小主义。—个浪花是渺小的,波
  浪滔天的海洋就是它集体动力的表现,一粒砂尘是渺小的,它们造成了巍峨的泰
  岱,一株小草也是一支造物的小旗,一朵小花不也可以壮一下春的行色吗?
  
  我说的渺小是最本色的,最真的,最人性的,是恰恰反乎上面所说的那样的
  伟大的。
  
  一颗星星,它没有名字却有光,有温暖,一颗又一颗,整个夜空都为之灿烂
  了。谁也不掩盖谁,谁也不妨碍别人的存在,相反的,彼此互相辉映,每一个是
  集体中的一分子。
  
  满腹经纶的学者,不要向人民夸示你们的渊博吧,在这一方面你不是能手,
  因你有福、有闲、有钱,你对于锄头拿得动、使得熟吗?在别人的本领之前,你
  显示自己的渺小吧。
  
  用你的精神的食粮去换五谷吧。
  
  发号施令的政治家,你们也能操纵斧柄如同操纵政柄吗?
  
  将军们,不要只记住自己的一个命令可以生杀多少人,也要想想农民手下的
  锄头,可以生多少禾苗,死多少野草呵。
  
  当个人从大众中孤立起来,而以自己的所长傲别人所短,他自觉是高人一头;
  把自己看做群众里面的一个,以别人的所长比自己的所短时,便觉得自己是渺小。
  人类的集体是伟大,我常常想,不亲自站在群众的队伍里面是比不出自己高低的;
  我常常想,站在大洋的边岸上向远处放眼的时候,站在喜玛拉雅山脚下向上抬头
  的时候,才会觉得自己的渺小。
  
  因此,我爱大海,也爱一条潺潺的溪流:我爱高山,也爱一个土丘;我爱林
  木的微响,也爱—缕炊烟;我爱孩子的眼睛,我爱无名的群众,我也爱将军虎帐
  夜谈兵─—如果他没有忘记他是个人。
  
  我说的渺小是通到新英雄主义的一个起点。渺小是要把人列在一列平等的线
  上,渺小是自大、狂妄、野心、残害的消毒药,渺小是把人还原成人,是叫人看
  集体重于个人。当一个人为了群众,为了民族和国家,发挥了自己最大可能的力
  量,他便成为人民的英雄─一新的英雄,这种英雄,不是为了自己,而是牺性了
  自己,他头顶的光圈,是从人格和鲜血中放射出来的。
  
  人人都渺小,然而当把渺小扩大到极致的时候,人人都可以成为英雄─—新
  的英雄。
  
  这世纪,是旧式的看上去伟大的伟人倒下去的世纪;这世纪,是渺小的人民
  觉醒的世纪;这世纪,是新英雄产生的世纪。
  
  我如此说,如此相信
  
 浏览:6821
设置 修改 撤销 录入时间:2004/2/6 0:35:16

新增文选
最新文选Top 20
王兆胜臧克家印象记(收藏于2004/2/6 0:39:05
臧克家野店(收藏于2004/2/6 0:36:29
臧克家(收藏于2004/2/6 0:35:53
臧克家伟大与渺小(收藏于2004/2/6 0:35:16
臧克家遗爱在人间——悼念冰心大姐(收藏于2004/2/6 0:34:05
臧克家洋车夫(收藏于2004/2/6 0:33:01
臧克家老马(收藏于2004/2/6 0:31:44
臧克家难民(收藏于2004/2/6 0:30:45
臧克家有的人----纪念鲁迅有感(收藏于2004/2/6 0:23:36
1/2页 1 2 向后>>


访问排行Top 20
臧克家伟大与渺小(访问6822次)
臧克家野店(访问4775次)
臧克家难民(访问1675次)
臧克家洋车夫(访问1481次)
臧克家(访问1256次)
臧克家老马(访问1185次)
臧克家有的人----纪念鲁迅有感(访问1141次)
臧克家遗爱在人间——悼念冰心大姐(访问1107次)
王兆胜臧克家印象记(访问830次)
1/2页 1 2 向后>>
文选评论
访客文选评论(评论于2009/2/6 9:44:35
风雨依旧有的人(评论于2009/1/18 10:31:02
点评30888号文选(评论于2007/11/17 10:06:19
访客点评30890号文选(评论于2007/7/30 15:54:55

注册|登录|帮助|快捷
Powered by Netor网同纪念,2000-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