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同纪念·上海园
文选目录 全部文选 添加文选 添加目录
网同纪念·上海园__忠林妈妈(上海卫校生化老师)
网同纪念·上海园

2017年微信的一次聊天群

陈尔慧

  上有厂聊天群的一次聚会 2017/07/10
  
  2017年七月初聊天群里突然发出了一群聊天短言如下:
  陆国腚:老陈师傅:张伯仁师傅住什幺病房望告知,谢。答:六号楼的一十一楼第17床。就是华东医院急诊大楼上边。电梯直接上去。
  蒋礼楷:张伯仁不是脑膜炎治好了又是什么病?答:没有问?我中午去见到要午睡了,就退出来了。
  陆国腚:老張的病因,我到他家就知道了,工作时就是办公室,退休在家,长期坐电脑台炒股。这样身体怎么会好?炒股不能超过二小时,我劝他息角有空外面逛逛,身体坏了—切没了。
  张仁厚:徐仲福?,要做到才算数!讲的比唱的还悦耳,写的比画的还迷人。徐仲福?,中国夢但愿不是南柯一夢! 揑鼻头做夢!
  王银锁:你发的照片真是人不得拉?周美琦:夏欣的母亲与周美琦大姐。陈:谢谢分享!有谁知道?一车间张金凤?如何才能见到她?
  张仁厚:美琦大姐神采奕奕,不逊当年。保养有方。旁边一位也是上有前辈,面很熟,名字记不起了。夏欣妈我认识,名字忘了。如在路上我会与她打招呼,但名字忘了。岁月不饒人呀!
  孙义晖:夏欣的妈妈叫顾婉如!周美琦:王銀锁:你这照片那里来的?这是龚总到上海请客吃饭时的留念。谢谢你,我己经收藏!
  张仁厚:孙义辉?,不愧人事厂长,记心最好!孙义辉?,顾婉如也要90高寿了?陈问道:都是哪年的黄历啦?不会是最近几天的吧?
  张仁厚问王银锁:周美琦?,美琦大姐左边的面熟,是哪位上有前辈?尔慧兄: 请告知您最便捷的电话给我,茅德清要去探望在华东医院病中的张伯仁(您已去过两次,茅要与您先通电)茅今天刚电我,茅没微信。盼复!厚。
  王银锁:2006年10月的在我电脑里,06年离开今电脑换过了3台,我一直保存着着一些照片。
  周美琦答:存厚?:是财务科林依傑。原设计科后到财务科去的,老财务。我:想的起来了?林小姐。
  孙义晖:顾师付是五O年光华大学的,估计要九十岁了吧!王答:王银锁?:一直是财务科的。
  张仁厚:周美琦?,对! 是前辈林师傅。她曾是胡林泉任咱们设计科长时的财务大师。她比以前稍胖。向她问好!WGL?,关良兄: 当今社会真假难辨,以后还是先一律认假后,再一个个“去伪存真“,这样不会上当。
  谅解习大大,大陆开支这么大(军费、援外、养蛀虫、浪费、低能高耗的公仆……。)但本人还是力挺习老弟!因为现在大陆落后的民生局面是前几任领导失职,累积所致!网络时代!数码信息了!境外的对手攻击太猛烈了吧?看看如今的局面?实在是吃不消啦?唯一还需要采用强大的无产阶级专政?才能够对付!
  王银锁:2006年10月的在我电脑里,06年电脑换过3台,我一直保存着这一批照片。周美琦:2017年上海市第一次对退离休人员暑期送清凉,发放标准:70周岁以下,每人200元,70-74岁,每人400元。75-79岁,每人500元,80-89岁,每人700元。90-99岁,每人900元。100岁及以上每人1200元。慰问金将于7月底前打入您的银行卡内。
  陈答:不可能?我可爱的祖国?还没有那么强大?RMB还在保障之中?印刷厂也天热需要休息调整?瓦良格?酿成了辽宁号航空母舰!不去澳门展览?却首次到了香港展出了。
  
  周美琦:@存厚?:是财务科林依傑。
  吴关亮:
  2017年上海市第一次对退离休人员暑期送清凉,发放标准:70周岁以下,每人200元,70-74岁,每人400元。75-79岁,每人500元,80-89岁,每人700元。90-99岁,每人900元。100岁及以上每人1200元。慰问金将于7月底前打入您的银行卡内。
  
  张仁厚:
  @周美琦?,对! 是前辈林师傅。她曾是胡林泉任咱们设计科长时的财务大师。她比以前稍胖。向她问好!
  我:
  瓦良格?酿成了辽宁号航空母舰!不去澳门展览?却首次到了香港展出了。王银锁:
  备受关注的中国访美研究生章莹颖失踪案又有新进展,近日伊利诺伊州塞勒姆镇(Salem)多个居民对警方表示,见过章莹颖
  
  陈:购买之前就是发出广告要在澳门举办游乐展览的?
  
  张仁厚:
  @王银锁?,锁兄: 刁李王已夠累了,处理毛邓江留下的烂摊子。哈,咱们搞自然科学的企退“老头浜“还在关心国家大事,不正常!!
  
  陈尔慧:在媒体中见到了数千的香港居民登上辽宁号航母!得到了辽宁号航母列队欢迎大家!真是有劲啊!
  我:
  我还错看了?要李熬也到香港旅游?看看辽宁号航空母舰?
  我:
  @王银锁?,纠正,应是习李王,不是刁李王。致歉!
  我:
  顾付师上有厂人都称是老法师,她(他)们一批如王恆福,谢振藻,寿伟丽,梁泰平,徐德寿,刘世強,玉华,刘尧章,等等,都是五三年进广的。
  我:
  还有乐嘉铭、徐志伟等。
  我:
  @周美琦?,可惜龚总夫人已去世了。
  陈尔慧:还有陆华兆别忘记了?都是老上有的第一梯队干将!
  
  孙义晖:对!调出厂的还有唐为亮。五三年进厂的人比较少这些老前辈人们都尊称他们为老法师!陈:徐庆熊、陆华兆、王恒福是同学聚会回到厂里了。将华东第一流的中心实验室?没有发展成一流国际品牌?
  
  张仁厚:咱们上有厂,有贡献的前辈除徐庆熊等外,还有谢祖德,钱德荣,张瑞琪,柯章达,龚肇邦,邹炳荪,姜尔敬,……。
  陈尔慧:
  到了我等都在奔八的时候了?这段历史悠久故事?也将终结了。
  
  张仁厚:
  可惜!辉煌过的上有厂,736厂、289信箱,当今她的屍骨在何处?!
  
  陈尔慧:
  跟了鱼市场一起没有变成渔人码头?留下来陪着上海滩楼市多了一个楼盘?
  红双喜楼盘的东邻居?七十路福宁路公交车站终点。
  
  张仁厚:上有厂的衰亡过程也与如下领导有关?孙崇真(卷款潜逃),陶哲辉(吃里扒外),张伟强,陶墉豪(判刑),林生荣……。
  朱申生:曾经有个工厂叫上海有线电厂,我们就在这里生活工作,厂区很大很美!有食堂、大礼堂、有技校,校办工厂,有农田,·子弟小学,幼儿园、托儿所、医务室、篮球场……还有好多车间,一应俱全!
  那些年我们没听说过手机,更不知道IPHONE、IPAD;
  那些年,我们只知道奉献,没有想过索取,可是我们有最纯粹的快乐!
  那些年,我们都很傻,很单纯,我们觉得世界很小!
  如今,我们都老了才知道,也许一别就是一世。
  这些年,朋友们……你们都还好吗?
  在外一定要照顾好自己。祝你们身体健康,事业有成!希望大家互相问候一下。
  在上海有线电厂工作过的朋友们转起!
  那里留下了我们的青春,留下了我们的快乐,更留下了我们美好的回忆!我左边是杨明达,我后面是王万贵。杨明达左边的是王金坤吧。这段文字很亲切,好像是老王,王肇铨写的。
  陈尔慧:力所能及地为了自己也为了记忆上有厂的一百周年纪念活动!我们这一群可爱的漂亮的朋友们一起聚会一起分享着彼此的乐趣!一起怀念以前那值得的感情生活。
  陆国腚:李鼎辉师夫当年到广福休养与朱褴康别妙头买本书现炒现卖笑死人,他那里会有老朱(老土地)清楚。
  我:
  朱师夫知识渊博对苏卅园林有研究,对佛教造谐很深_般人不能及。
  我:
  可惜打成右派,—直推洗手水,他的创伤很深,很想念他,祝他晚年安康。
  我:
  李鼎辉早己谢世
  !
  陈尔慧:值得我们厂老同事老朋友们的怀念之人!不多啊!老李同志就是一个值得纪念的老人。
  
  朱申生:集体照中右一是邢为民,王恒福左边是李鼎辉,朱申生右边是阎长富。
  
  陈尔慧:走了很轻松,让留下的人能够时常想念?也真不容易啊。这就是人走了,情分还在。
  
  朱申生:还有王万贵,苏振东
  。
  朱申生:后排最高的是邹滨荪
  。
  陈尔慧:
  老上有的样子!主心眼。好耳熟能详的名字!都不是路过的人?也不是一阵风吹过的人物?都是响当当的角色!
  
  陆国腚:张伯仁这次住院还是脑子里有细菌,昨日刚穿剌过,目前人比较烦燥,拔针头己捆住双脚和—只手,神志时清时糊。
  
  陆国腚:
  她爱人每晨送小笼来,儿子每天送菜来,他有点讲不清楚,看了使人难受。
  陈尔慧:走了很轻松,让留下的人能够时常想念?也真不容易啊。这就是人走了,情分还在。
  
  陈尔慧:不错?你这一提起来,还真是。!
  
  朱申生:
  回忆照片中的各位,就等於回忆各自在上有厂的过去。
  
  陈若平:美好时光,深深怀念。
  黄宣强:大凤,这是朱申生发在<上有情缘>群里的去安吉农家乐的名单,轉给你看看。
  朱申生:力所能及地为了自己也为了记忆上有厂的一百周年纪念活动!我们这一群可爱的漂亮的朋友们一起聚会一起分享着彼此的乐趣!一起怀念以前那值得的感情生活。
  
  朱申生:曾经有个工厂叫上海有线电厂,我们就在这里生活工作,厂区很大很美!有食堂、大礼堂、有技校,校办工厂,有农田,·子弟小学,幼儿园、托儿所、医务室、篮球场……还有好多车间,一应俱全!
  那些年我们没听说过手机,更不知道IPHONE、IPAD;
  那些年,我们只知道奉献,没有想过索取,可是我们有最纯粹的快乐!
  那些年,我们都很傻,很单纯,我们觉得世界很小!
  如今,我们都老了才知道,也许一别就是一世。
  这些年,朋友们……你们都还好吗?
  在外一定要照顾好自己。祝你们身体健康,事业有成!希望大家互相问候一下。
  在上海有线电厂工作过的朋友们转起!
  那里留下了我们的青春,留下了我们的快乐,更留下了我们美好的回忆!
  张仁厚:本人叫得出名字的还有:楊慈怀,韦爱宝,金红妹,楊敏达,王万贵,陆颖,陆鸿章,夏仁发,王恒福,茅德清,王肇铨,王银锁,朱申生,王金林等。最后排最高者是谁?
  我:
  过几天李志鹤,朱小妹,段大凤,张皓龙,张柏年夫妻,王来发,翁福庆,朱德芬,还有沈金生,局里的老宁波朱加舜和我等约好到安吉石岭听涛山庄去避暑养生。三伏天浙江山谷里凉风习习老上有们在一起一杯茶,一把扇畅聊回忆上有厂的许多人闻趣事真的很开心。避暑养生太美了,我们都期盼着。
  朱申生:上有厂的老前辈们席鸿生,陆颖,郑良海,王金林,谈锡林,张瑞琪,还有一位老财务科的是闫桂芳的父亲是吗?他们都好吗?很牵挂。听说陆颖谢世了,每当夏天来临我总想起与陆颖,杨慈怀在天目山海鑫旅行社避暑的情景。
  
  陈尔慧:记得起来了?谈锡林老管家。张瑞琪是从不相识?却也有趣的故事?跟了汽车之后就到了他家里?抄家?在一间亭子间书房里?我跟着一群人中?见到了抄出的校徽?当然也一定是十二角星?一生难忘的回忆?跟着党去抄家?
  
  我:
  厂部有一个专案小组直线调查张瑞琪的军调处工作的时候问题?林元增、韩陶弟、林达成。理由就是他不帮助共党份子?
  我:
  过几天李志鹤,朱小妹,段大凤,张皓龙,张柏年夫妻,王来发,翁福庆,朱德芬,还有沈金生,局里的老宁波朱加舜和我等约好到安吉石岭听涛山庄去避暑养生。三伏天浙江山谷里凉风习习老上有们在一起一杯茶,一把扇畅聊回忆上有厂的许多人闻趣事真的很开心。避暑养生太美了,我们都期盼着。
  
  我:
  @申生?陆颖去年去世的,我和他关系很好,他为人谦虚跟他爷叔陆鸿章判若两人,席鸿声后来到新光厂,我认识,我和他85年在局里一起编写过航天志,他也是苏州东山席家花园人,是否:与席与年有亲戚关系?
  我:
  后排右1的是王金林,也是后来到新光厂去的,他夫人是L P 继电器的待人很客气,我和杨慈怀,李志鹤以前常到他家里去打麻将。
  
  陈尔慧:陆鸿章的热情与激情是内心与直觉骨子里的,本质上是这样的!不是装出来的!说他是爱吹牛?也不全对?下岗失业之后!他拉我到北蔡一家台资企业做过。
  
  朱申生:@王银锁?:谢谢你发来这珍贵的老照片,是龚总龚邦永回上海聚会时拍的吧!龚总高龄了,不知在美国洛杉矶可好?很牵挂!
  我:
  想念龚总! 他为人忠厚低调,工作谨慎踏实。
  我:
  我都不认得出来?今天你们这么说了,我才明白原来那个是张瑞琪?哪个是邦永?
  我:
  这是龚总给我的金婚纪念照片,我珍藏着。
  我:
  龚总在美国还穿着上有的茄克衫。对上有感情深厚。
  
  蒋礼楷:那年在长宁政协庆贺龚总七十大寿的集体照。
  
  蒋礼楷:龚总现年98岁比王恒福年长十岁,我在洛杉矶时因不知道他的地址未能探望,曾发邮件向王银锁询问龚总电话,不料王銀锁对国外邮件一律都是删掉的
  我:
  他是我的恩师,我在上有担任副总工程师也是龚总向曾寿,梁泰平厂长推荐的。
  
  张仁厚:
  这张珍贵的照片中共有29位同仁。两对伉俪,即龚总夫妇、谈锡林夫妇。
  
  张仁厚:
  本人叫得出名字的还有:楊慈怀,韦爱宝,金红妹,楊敏达,王万贵,陆颖,陆鸿章,夏仁发,王恒福,茅德清,王肇铨,王银锁,朱申生,王金林等。最后排最高者是谁?
  
  张仁厚:
  其中已去世六人
  ?
  张仁厚:
  @东方千里马?,哪6位?
  
  蒋礼楷:杨慈怀,:金红妹,杨敏达,夏仁发,陆颖,陆鸿章
  
  陈尔慧:OK!OK! 。回归啦啊。
  风烛残年?何须挂齿。谢谢张美娣所说得特别有道理。拿到了
  朱申生:回忆照片中的各位,就等於回忆各自在上有厂的过去。力所能及地为了自己,也为了记忆上有厂的一百周年纪念活动!我们这一群可爱的漂亮的朋友们一起聚会一起分享着彼此的乐趣!一起怀念以前那值得的感情生活。
  张美娣:为上有厂献了青春献了一生的老职工们是非常期待厂的一百周年庆典的,六月一日政工人员聚会时,我问钱炳余厂长百年大庆有何动静?他对此茫然,孙义辉厂长在旁也不吱声。现今国家在奋发向上实现二个一百年的中国夢!而真没想到我们上有厂,这个堂堂的軍工大厂,会落到如此这般境地!在职的领导只管自己发财,退休的领导爱莫能助,这百年纪念活动自然是休克了!好在我们有一个《上有情缘》、有各个自组聚会的群体,老同事们在微信上、在歺桌上聊过去、聊现在、分享着彼此的乐趣,自得其乐最靠谱!
  刘德刚:曾经有个工厂叫上海有线电厂,我们就在这里生活工作,厂区很大很美!有食堂、大礼堂、有技校,校办工厂,有农田,·子弟小学,幼儿园、托儿所、医务室、篮球场……还有好多车间,一应俱全!
  那些年我们没听说过手机,更不知道IPHONE、IPAD;
  那些年,我们只知道奉献,没有想过索取,可是我们有最纯粹的快乐!
  那些年,我们都很傻,很单纯,我们觉得世界很小!
  如今,我们都老了才知道,也许一别就是一世。
  这些年,朋友们……你们都还好吗?
  朱申生:@王银锁?:谢谢你珍藏着这么多值得回忆的好照片,这张是龚总哪年回来聚会时拍的?我和夫人一起参加我已不记得了,很巧旁边是张柏年,过几天我们夫妻俩和张柏年夫妻俩约好7月17日---21日去安吉听涛山庄避暑度假。
  谢谢王银锁,谢谢!
  王银锁答:@申生 龚总请客2006年10月外滩今陀岛酒家。
  陈尔慧:
  现如今晒车!晒房!晒吃饭!那都是毛毛雨。有本事你中午出来晒太阳啊!晒糊你!打败你的不是天真,是天真热!到今天我才懂得那句“哪凉快哪待着去”绝不是一句骂人的话,这绝对是最真挚的关怀,最深藏不露的关爱!温馨提醒大家:天气炎热注意防暑,哪凉快哪呆着去吧!!能不动的!就别动了?可以少动,也就算了少动几下吧?
  
  陈尔慧:在屏蔽室里除了吃饭?出来就是上厕所?
  我:
  在七车间的调试组与寿惠丽共事,王恒福的老婆,一起工作就是给二十号产品的202。做匹配阻抗匹配工作很费时间?
  
  陈尔慧:张荣财可是好久不见了。
  我:
  很高兴认识了张荣才,拉了我一把,进入124组,也到局里兼课?张的嫂嫂新婚不久!是我的斜对门邻居的小女儿?(我们一直没有机会直接点赞说穿)一直到今天,也没有开口讲故事。
  
  陈尔慧:历史沿革无情?也是缘份啊!
  
  陈尔慧:那个时候我还没有挤进人群里?六四年报到进入厂的拿到了工作证。二年的农村工作队员坚持下去,六六年末开始到七车间,下车间劳动占了许多宝贵时间?进入设计部门?已经是文革大折腾开始了。逐步向传真机靠拢?花费了我好长的努力?第一步跳到仪表科,第二步转步跳了厂技校、7、21工人大学?最后一步才进入到传真机124设计工程。遇到了G3文件传真机引进技术发展的机会。也是我自己丢弃微波、高频转向数字逻辑电路?开始了PC电脑的第一步?所以,才有了以后的文字:传真机、PC机、手机趣谈。
  
  陈尔慧:我问张美娣,上有厂建厂一百周年,不知有纪念活动吗?她回复说: 今年六月一日政工人员聚会的时候,我(张美娣)问钱炳余百年厂庆有何动静?他对此茫然,在旁的孙义辉也不吱声,在职的厂领导只管自己发财,根本不可能关心这件大事,全厂性的纪念活动是搞不成的啰!
  这仅仅是七月初信息,过了一个礼拜后?王肇铨给朱申生发去了短信告知?厂里来了二个人,问老王要去了老厂的有关厂部资料等等。估计是厂单位开始有动作了?
  陈尔慧:王传谈,王梅清,好久不来信息了。甚为挂念,
  
  陆国腚:
  这件事难度较大,別指望靠厂里了,要简单弄—下?也要有亇班子,老前辈们拿主意,岀力气我应该没问题,(上海有线电厂旗子我已做好有中国航天会标)。
  
  张仁厚:
  @陆国椗?,厂旗可暴光一下?
  
  陈尔慧:人也乃是生物之一?有早熟的品种?有大器晚成的典范?有抢先占地为王的朋友?也有笑对人生的后来者居上!随着流水潺潺流淌的历史路上看到?国企改革之路漫漫?抢占?强占?很容易。却确难就难在于让自己变得登上舞台成了领先地位?而不是卖国求荣的勾当?卷起裤腿偷盗了国企资产出逃国外?一走了之?
  
  陈尔慧:日落西山红霞飞,还有这仅仅是小小十年吧!我们这一帮朋友们,也都会奔向八十?奔向九十啦?抒怀情感,留下这段文字与感觉永远让后人所缅怀吧。
  
  陈尔慧:会场地点位于上海滩?不成问题?早已经有了先例!就如同正泰橡胶厂前一段时间举办的?期间就连升任到局公司里去的王安泰厂长九十多岁了?也被漏了?遗忘在家里?没有到场出席纪念活动?遗憾啊!
  
  陈尔慧:还就仅仅二个月的时间时间了?该出场的人物形象鲜明?自己干不了?也不让别人夺了这个权?所以?就难产了。百岁纪念活动死产于腹中空空?
  
  张仁厚:一)各位自愿,二)家族陪同,三)AA制,四)微信联系,最难的是谁任总干事?2017年10月20日周五,农历九月初一,厂庆百岁华诞即将来临。
  
  陈尔慧:也是一件很为难的事情啊?都那么高龄老人的聚会?谁会愿意来承担起责任啊?可不么?需要考虑考虑的问题?还不仅仅是经费啊?
  
  陈尔慧:经费不是问题?其实?就仅仅是谁才是人们的心头带领人?就看谁有这一颗单位的负责人心目中的实体形象地位。在今天!一个拿退休金的老人?还会在乎这一张红色四老人头吗?到真很在乎那干了一辈子日日夜夜工作的老娘家如何了?是真正的被病死了吗?还能够有救吗?有起死回生的可能吗?老人家百岁了?你的墓地被挑选在哪里?棺木选老了没有?还真有点口眼不闭啊?时时刻刻的十月份?就还差一点点的路程?
  
  朱申生:这是老王精心编制的视频:“话说上海有线电厂”,我把它放到搜狐视频里,这样就可在微信上观看了。今年是上有厂建厂一百周年,看了这视频让我们更多地了解上海有线电厂的发展历史,让我们再一次感谢我的老领导王肇铨老先生给我们收集和保留下这些珍贵的资料!
  
  张立平:你說得在理。不過凡是搞活動不管大型或小聚難免有風險,那怕窩在家就萬無一失了嗎?前提是自願結合量力而行或有人陪同,誰也擔不著責任,當然作為組織者盡可能考慮周全些,天氣交通等誰都想辦事圓滿
  
  张立平:也是一件很为难的事情啊?都那么高龄老人的聚会?谁会愿意来承担起责任啊?可不么?需要考虑考虑的问题?还不仅仅是经费啊?
  我:
  经费不是问题?其实?就仅仅是谁才是人们的心头带领人?就看谁有这一颗单位的负责人心目中的实体形象地位。在今天!一个拿退休金的老人?还会在乎这一张红色四老人头吗?到真很在乎那干了一辈子日日夜夜工作的老娘家如何了?是真正的被病死了吗?还能够有救吗?有起死回生的可能吗?老人家百岁了?你的墓地被挑选在哪里?棺木选老了没有?还真有点口眼不闭啊?时时刻刻的十月份?就还差一点点的路程?
  
  刘德刚:謝謝分享。上有廠這
  節視頻實在是好,它己深入我們這輩人的心裏將會陪伴終身,這得感謝王肇銓同志,有才又有心。2017年已過半,能擁有一個有意義的百年廠慶幾乎是每位同事的心願。二個月前因為同事之事順便詢問退管會百年廠慶有何打算?回答沒考慮過。其實只需組織上召集自弗就多即可,不發生經弗問題,
  
  陈尔慧:经费不是问题?其实?就仅仅是谁才是人们的心头带领人?就看谁有这一颗单位的负责人心目中的实体形象地位。在今天!一个拿退休金的老人?还会在乎这一张红色四老人头吗?到真很在乎那干了一辈子日日夜夜工作的老娘家如何了?是真正的被病死了吗?还能够有救吗?有起死回生的可能吗?老人家百岁了?你的墓地被挑选在哪里?棺木选老了没有?还真有点口眼不闭啊?时时刻刻的十月份?就还差一点点的路程?
  
  刘德刚:100周年纪念活动的日期定了吗?
  
  陈尔慧:也是一件很为难的事情啊?都那么高龄老人的聚会?谁会愿意来承担起责任啊?可不么?需要考虑考虑的问题?还不仅仅是经费啊?
  
  我:
  全部记载都在你、我、她与他手里了?网络天地就是这么任性?这么多年的抒发情感的地方。
  
  刘德刚:懂啦!
  陈尔慧:序幕?早就拉开了帷幕?你不看到很热闹非凡吗?
  根本不用幻想中的期待?
  
  刘德刚:就是说,还没有具体的活动计划?这是张美娣发来的短消息!六月份的聚会所说。
  
  张美娣:为上有厂献了青春献了一生的老职工们是非常期待厂的一百周年庆典的,六月一日政工人员聚会时,我问钱炳余厂长百年大庆有何动静?他对此茫然,孙义辉厂长在旁也不吱声。现今国家在奋发向上实现二个一百年的中国夢!而真没想到我们上有厂这个堂堂的軍工大厂会落到如此这般境地!在职的领导只管自己发财,退休的领导爱莫能助,这百年纪念活动自然是休克了!好在我们有一个《上有情缘》、有各个自组聚会的群体,老同事们在微信上、在歺桌上聊过去聊现在分享着彼此的乐趣自得其乐最靠谱!
  
  陈尔慧:力所能及地为了自己也为了记忆上有厂的一百周年纪念活动!我们这一群可爱的漂亮的朋友们一起聚会一起分享着彼此的乐趣!一起怀念以前那值得的感情生活。
  
  张美睇:为上有厂献了青春献了一生的老职工们是非常期待厂的一百周年庆典的,六月一日政工人员聚会时,我问钱炳余厂长百年大庆有何动静?他对此茫然,孙义辉厂长在旁也不吱声。现今国家在奋发向上实现二个一百年的中国夢!而真没想到我们上有厂这个堂堂的軍工大厂会落到如此这般境地!在职的领导只管自己发财,退休的领导爱莫能助,这百年纪念活动自然是休克了!好在我们有一个《上有情缘》、有各个自组聚会的群体,老同事们在微信上、在歺桌上聊过去聊现在分享着彼此的乐趣自得其乐最靠谱!
  
  陆国腚:朱申生师傅上有厂怎幺联谊以这个群为基础—点点理岀头绪,谁都靠不住,过去的领导还有这份心和体力吗?这都是星期六义务劳动。
  
  我:
  也许啊?特朗普或者是普金?总有一个回来承担起照顾好我们上海有线电厂的百年老店纪念活动?
  
  陆国腚:
  现任领导与老上有搭界否?还是靠群里各位出力流汗。你出马,我—定配合,我还不信这个事搞不出眉目来,目标不要高—点点来。
  
  陈尔慧:
  美国的和平女神也不愿意被红太阳晒下去了?
  
  陈尔慧:十月份?天气凉快了许多。出于自愿?有意来参加聚会聊天的人群们!自动接棒棒的拉起队伍?还来得及么!
  
  陈尔慧:感情就是这样罄竹难书?
  
  陈尔慧:老王给朱申生发来的信息:
  朱申生:今天上有来俩人、称计划庆祝建厂100周年,要编写光电资料。今天来向我收集建厂的资料。
  
  陈尔慧:特大消息!排上议事日程了。
  
  王银锁:@阿拉渡卯陈尔慧?王传谈走了可惜,直肠癌。
  陈尔慧:
  默哀三分钟!第一次听到。
  
  张仁厚:@王银锁?,锁兄:王传琰可惜也!他的直腸Ca发现太晚。否则笃定没问题。与王老手术的是当时肿瘤医院最好的消化道Ca专家师英强教授,天津人,实在人。我夫人的直腸Ca也是师开的,至今已21年。当时王梅青来我家,我即陪梅青去师教授家。后顺利住院,並由师亲自手术,用人造肛门。可惜已转移了。王老伉俪是苏州人,还是我远亲呢。
  
  陈尔慧:
  无缘不相会么?真太可惜了?老同学汤伟龙也开了这一刀。好久不见了?又联系不上?真焦急啊?
  
  陆国腚:肠癌这病上海是高发区,这与饮食结构有较大关系,我生父,堂哥都是患该病谢世的。
  徐昇泳:
  @周美琦?不知余老昆山路房子变动过否,家里电话已是空号。你们若与他有联系能否代我(804所的徐昇泳)向他问好。
  陆国腚:福宁路变电站文革中大字报从上吊下来(显气势罢了)不用望远镜谁看的清,这里是736厂天蟾舞台。
  
  陆国腚:
  通道上(变电站)左转角曾上演过剃阴阳头闹剧(实际上是生活小问题)极尽污辱人格之能事。
  
  陆国腚:这条通道墙上文革中吴本强,熊人培的大字报从这里杀出来,前面左转角金锡桥大字报平反冤狱影响极深。
  
  陆国腚:
  这条西伯利亚2井厂房过街楼,左边那扇门电镀间孙长发师傅从这里走上不归路,右边黑板报处是张庆杰陈福瑞挂牌示众处。这里曾发生许多亊情是上有厂重要新闻窗口。
  我:
  病入膏肓?真该拿一等奖?得奖励不是文字?倒是奖励了社会风貌?人情味浓浓的一笔财富?
  
  张仁厚:@王银锁?,厉总住陕西南路延安中路哪一段,没被高架动迁掉?
  
  王银锁:上有出产品、出人才、出美男子、出美女!
  
  王银锁:@存厚 厉总今年应该是96岁
  
  王银锁:@王肇铨?,。王老:他们真的是前辈,余老家庭条件很好,就是现在年龄大了,不能走动,儿女们不譲他出门了。
  
  王肇铨:周美琦:这七位美国电气公司的老人。余志鹏是会计科,几十年发工资都是他送来的。
  
  陆国腚:这个开国大典的影像资料,是俄罗斯国家档案馆提供的,中国人民从来没有见过,这不是演员演的,是真实的历史记录,是真实的伟人活动,弥足珍贵。
  随着与俄关系的发展,相信还会有更多更珍贵的历史资料回到中国。
  
  王银锁:@存厚? 是厲声树。
  
  张仁厚:@王银锁?,久仰厉声树总师的大名,记得当年储祥鼎就是总师办的办事员。厉总仪表堂堂,一表人才,是个典型的正面角色形象。年轻时肯定是个帅哥。长长的下巴像征着他的后福。不知他的高龄? 愿天下所有的好人健康长寿!是声树还是森树?
  
  朱申生:记得有一次中国电子学会在安徽铜陵开年会,我和龚总,王肇铨,王银锁,赵世愚,一起参加的,那天厉森树以中国电子学会秘书长的身份向大会开幕作开幕词,他口若悬河获得了满场的喝彩。他身材魁梧,仪表堂堂,一眼就是官吏人家,书香门第。他也爱摄影,那天我们在龚总的房间里聊了许久。不知他老人家身体还好吗?很牵挂!
  
  王银锁:发一张厉声树的照片,他是上有的总工程师,龚总、姜总他的领导下。与钱学森家交教很好。我去他家数次(陕西路延安路口),他是我中国电子学会高级会员的介绍人之一。
  
  张仁厚:@周美琦?记忆力超强。佩服
  !
  王银锁:
  @存厚?:七人照片如下,席鸿声、陆颖、郑良海(劳薪科)王金林(脑溢血后不?起床)谈鍚林(生产科)余志鹏(94岁身体健康)张瑞琪。席鴻声在敬老院。
  我:
  大陆已腐败到整体的每一个骨节骨架,每一根毛细血管。习总啊!任重道远呀!
  
  张仁厚:
  原国家药监总局局长郑筱萸於2007年7月10日执行注射死刑。郑曾一年新批准临床应用新药一万多种,而全世界研制新药最强的美国,批准新药於临床应用,每年最多仅104一种。
  
  张仁厚:
  @周美琦 那时你在办公大楼底楼,西头朝北的销售办公室,还有老李共2人,好羡慕他与美女一起办公!
  我:
  对,是财务科的老出呐,每次出差都到他那里报销。
  我:
  1刘世强2财务科的老出纳。闫是行政科的黑黑的,管办公用品和火车票的
  
  王银锁:
  叫余志鹏,現还健在。阎桂芳父亲财务科没到过。
  
  王银锁:上有厂的老前辈们席鸿生,陆颖,郑良海,王金林,谈锡林,张瑞琪,还有一位老财务科的是闫桂芳的父亲是吗?他们都好吗?很牵挂。听说陆颖谢世了,每当夏天来临我总想起与陆颖,杨慈怀在天目山海鑫旅行社避暑的情景。
  
  张仁厚:
  锁兄,照片中七位老法师,前排左起谈锡林,?,张瑞琪。后排左起?,陆颖,?,王金林。
  
  张仁厚:
  @陆国椗?,钟立宪也是上有厂美女之一,温文而雅。宋志华较傲慢。
  陈尔慧:没有人可以去过他花费六十万购买的老人公寓吧?浦东某一个老人院里。
  
  陆国腚:罗強勇在工具齐套库抓过生产据说他身体不佳。蔡永庆在深圳车祸去世,肖宏利儿子肖文杰(阿明)在广深公路过桥被—辆违章卡车(勿开尾灯)给误撞上。
  
  蒋礼楷:陶哲辉这个奸臣还活着吗?
  
  陈尔慧:看看陈独秀关在牢房里还提出了人权要求过新生活?将老婆叫来了陪夜一起睡觉一起做起爱??
  
  陈尔慧:看看陈大义多么精明能干的人?关在楼房里还天天锻炼身体!
  
  陈尔慧:知识分子就不是啦?
  
  张仁厚:工人干部学不会老奸巨猾?
  
  陈尔慧:
  这个钱跟罗强勇,蔡永庆三个人一个团小组里,进厂也是一起的,团小组外出活动的照片?我看到过。提拔工人干部?也包括谢根清等人!都是历史与社会时代的产物。问题发生了?也是必然的?还好在于,能够听话。
  
  陆国腚:老钱不是纪委书记张定风指路(治病救人)可能也要到提兰桥休养去了。
  
  张仁厚:对! 用人问题复杂,内中都有利益关係一一铜臭的魔力实在太大太大了。它拖了多少浪里白條下水,成了糞里黑条。
  
  陈尔慧:太简单了吧?其实是有连带责任?用错人的连带责任?
  
  张仁厚:钱的比喻是仅仅说自己当了好农夫?救人救错了对象?
  
  陈尔慧:愚人之见?那么明显的犯罪案件?推理马上就要扩大抓捕归案?难道就不能看清楚了?
  
  张仁厚:一次与钱炳余前厂长谈起陶,他认为钱是“农夫与蛇“寓言中的农夫。当时陶属文革中"三种人“,不能重用。但钱安排其为生活副厂长。钱本人当然缺点不少,但本质尚可,能力一般。钱最大的缺点是用人、看人大有问题。本人愚見,内中必有偏見。
  
  陈尔慧:依据淘的人脉关系,还有淘的人品?可以很明确地推知!这一卡车吊扇?就是一件里外勾结的盗窃案件。后来不就是还发生了淘在深圳烧毁帐册的案件吗?总之,人品就是历史的耻辱柱!淘已经被死死地盯牢了。上有厂不会忘记他!他也逃不出上有厂的全厂员工的怒吼目光。
  
  张仁厚:原厂工会主席颜赢龙任舒乐公司第一任经理,本人当时是该公司技术部经理。不是亲信,但内幕略知一,二。池是替代颜以后,任第二任经理的。
  
  张仁厚:@陆国椗?,看来到处编写“被骗"故事,也能发厂难财! 而且这个财真不小。
  
  张仁厚:陶哲辉若在阳间也已被上有厂职工钉在耻辱柱上了。
  
  陆国腚:深圳舒乐公司也发生这种事,付经理朱壬顺买铝板被骗走几十万(外号橡皮鎯头)我与李开对多次到广州法院受理此案,追勿回钱(人家倒闭没啥财产皮包公司)还有吊扇发往海南岛也是石沉大海,我也去跑了—次外调,(这事和陈良海有关),上有厂工具科贷款1OO万与广东制模具—下子打水漂。这帮领导我看是屁眼里夹簿污凉瘦瘦—点没事,不知是犯罪。
  
  张仁厚:@陆国椗?,池把上有厂给予的一些关系网为自家的铜臭奔业务,最后“奔“出了血透一一这是一种对活人的折磨,也是有眼的老天代全上有厂职工,对池的一种惩罚!人在做,天在看!
  
  张仁厚:@陆国椗?,老天自有公道!陶某还在陽间吗?
  
  陆国腚:池洪元已在去年也不知前年谢世,血透。主要是退休后帮乡镇企业拼命跑业务跑糟了自己身体的。
  
  张仁厚:@陆国椗?,深信习总会把他对爱妻的爱,加倍后献给全中华民族!
  
  张仁厚:上世纪,位於惠民路的上海舒乐公司经理部,当时该公司是陶哲辉的亲信池洪源当家。曾被某军用货车骗走了一卡车的舒乐牌吊扇,价值1百多万(相当於当时全上有厂职工一个月工资总值)在陶的卵翼下,没追究池的罪责,这就叫上有厂的蛀虫。
  
  陈尔慧:务必要认识到一盘散沙的落后局面?必须要有这样的中坚力量雄厚地来带领全国各族人民奋勇前进!
  
  陈尔慧:年岁已老了没有必要再发肝火旺盛?易肠断!何况厂里如同家里?如同国情一模一样?不是个别人甚至一个人所为?何必太认真啊?我们所说了?也讲了么?就可以了?要如同以往一样地追随共产党领导下?日后的工作与生活息息相关?会更加美好。
  
  张仁厚:各位同仁早安!哪些人渣是上有厂的”卖国贼"、卖厂贼?卖厂求荣贼、蛀虫、催腐剂?……。我们永远怀念着上有厂建康成长的栋樑们,他们是厉声树、徐庆熊……。同时,也永远怀恨着曾是上有厂数不清的奸贼们!
  
  陈尔慧:可又是一条必须要有这样的一条弯路啊?!一穷二白的那么落后愚昧的大国?缺乏了一统天下的霸权国家权威?能扭转一盘散沙局面吗?
  
  陈尔慧:教育受到世界各国的公认?产品质量受到各国认可?文化产品都有了认可了?中国才起来了。
  
  陈尔慧:陈元藻、徐兴观、顾升官、杨滔祝?希望大家帮助我打听一下?我跟他们失联好久了?很挂念的。
  张仁厚:哈哈!大陆天才的数学家,不把精力用在振兴中华的刀刃上,却用在庸政所致的分配不公上。数学家无罪,罪在庸政! 孔子曰:“不患寡而患不均。"克强总理说:"庸政懒政怠政也是一种腐败"
  我:
  这两天退休人员最开心、议论最多的可能莫过于退休工资调整方案出来了,退休工资又要涨了,微信上无不以特大喜讯在传播。
  昨天看了方案,看到方案中又再次提到了这次企业职工平均调整幅度是6%,机关事业单位平均幅度是4.5%,强调了两者差距进一步缩小了,真是鼓舞人心啊。可不知脑子里一下搭错了哪根筋,灵光一闪,突发奇想:按这样的速度,不久将来两者差距就会消灭了吧,那么到底还有几年呢,我还能看到吗?于是就动笔算了起来,幸好中学时学的那点有限的数学还没全部还给老师,用方程,用指数,用对数,折腾了一番,终于算出来了,结果是什么?别急,先看看计算过程对不对。
  首先假定现在的企业退休人员平均退休金3000元(肯定高估的),机关事业单位的平均退休金7000元(没依据瞎估),今后每年的平均增幅一直保持在6%和 4.5%这样的幅度和差距,那么
  再设n年后两者相等,
  计算公式应是
  7000*(1+0.045)∧n=3000*(1+0.06)∧n(1)∧n表示某个数的n次方
  将(1)式整理后得:
  7000÷3000=(1.06÷1.045) ∧n2.3333=1.0143∧n(2)
  将(2)式两边用取对数即:㏒2.3333=n×㏒1.0143 (3)
  0.3679=n×*0.006166结果出来了: N=59.72
  还好,只要59.72年,两者的差距就消灭了,太兴奋了,我们企业退休的兄弟姐妹,大家可要保重啊,只要再过不到60年就可以看到两种退休金的并轨了。60年太长吗?人家康熙真的好想再活500年,咱们只想再活60年,不多不多,再说了60 年后并轨时的工资 可是要涨到每月96000多啊。党和政府给我们规划了这么好的蓝图,我们不应该好好珍惜吗?
  炎炎夏日,看到这个结果,真是比喝了冰镇水还要凉快,心是冰冰的,真舒服啊。炎炎夏日,动动脑子,做做数学,复习复习功课,不亦乐乎?写篇小文,自寻开心。
  
  陆国腚:五岁随养父在河南进出戏院,最不喜欢的就是捏着鼻子的女子唱戏,—唱就睡,武打戏猴戏一来精神百倍。这叫憨儿子陪老爷子过戏瘾,铜钱不失头。
  
  陆国腚:前天早上八点多在南京路泰兴路口遇见评弹演员高博文,双目对视没来得及招呼,他穿—件黄T恤骑小黄车我骑电瓶车送外孙女学习去,就是钱炳余住的泰兴大楼对街处,真巧。
  
  陈尔慧:在那个年代里,我们可不是超生游击队组织到处乱窜?可都是一心一意一辈子都在为了国家利益,为了人民服务啊。
  
  陈尔慧:上海的一月风暴中?赤卫队?是如何一夜之间就垮塌了?谁也不会忘记吧?
  
  陈尔慧:谁能够知道?社会中党员的威望?能有多高大全?能够让自己也信得过?
  
  在这党的工具库中!你能够看到了哪一吧工具最伟大?贡献社会最厉害?是螺丝钉?还是哪一根顶梁柱钢筋?个人就是个人?我就最看不起自己在红旗下宣誓?却却又压根儿忘记走上贪官污吏之帮?最厉害的?不是今天才知道?早就预料到?才是不入邪门歪道才干干净净。
  
  党内、党外人士?以及党内高级干部?例如陈毅还要当右派代表人物?无论上上下下、大大小小的!都是一时的冲动?一时的需要?现代格式的一场春秋无意义之战。
  我:
  我们都是技术干事儿的人,生不逢时遇到了吹牛拍马打砸抢!更加厉害吧?还特别强调专政?说出口!强大的无产阶级专政?可好啊?回头一看?出口了说是折腾啊?折腾了半个多世纪。记住了?个人都是很渺小!也微不足道的小人物。我们都是党的驯服工具!别忘记。我这一辈子。就这么简单过去了。
  
  张仁厚:恭祝伯仁兄早日完全康复!
   弟存厚
  
  陈尔慧:好消息,好消息。谢谢分享!谢谢陆国锭师傅。
  王银锁:老张病情好转很快,他让我转达大家关心,谢谢。
  
  陆国腚:快樂
  
  俄國著名生理学家巴甫洛夫說:“快樂是養生的唯一秘訣。”。快樂與健康是天然相連的,進入老年後如何讓自己更快樂呢?
  
  1. 如果你已經 70-90歲了,就該明白:你早已經不是超人,不要整日疲於奔命,應該活得從容。比如飯應一口一口吃,事要一點一點做。光從容還是不夠的,適當的時候還是要秀一下自己,讓平淡的日子亮起來。
  
  2. 如果你已經 70-90歲了,就該明白:生活品質的優劣,完全取決於自己的心態。天天海参鲍鱼大魚大肉、山珍海味,上五星级高级餐厅,不見得就是生活品質高。只有獲得精神上的滿足,才是品質生活。
  
  3. 如果你已經 70-90歲了,就該明白:親情的疏離是切膚的傷痛。淡一些、諒一些、忍一些,會使我們的心寬一些、和一些、暖一些。
  
   4. 如果你已經 70-90歲了,就該明白:選擇朋友很重要。和樂觀、志同道合的人交朋友,你也會變得樂觀開朗。
  
  5. 如果你已經 70-90歲了,就該明白:學習還是很有必要的。活到老,學到老。關注與自己職業和愛好相關的新知識。大膽嘗試感興趣的事,如微信、电邮、网购……。不要怕学不会、烦。
  
  6. 如果你已經 70-90歲了,就該明白:靠誰都不如靠自己。有些問題是需要自己去解決的。要相信自己,直面挑戰,視困境為機遇,學會創造性地解決問題。
  
  7. 如果你已經 70-90歲了,就該明白:地位和榮譽只不過是一個杯子,而您的修養和品性才是你杯中的東西。夜光杯中未必盛的就是葡萄美酒,也可能是一杯濁水。粗瓷盞裡未見得就是白開水,很可能悶的是一盞極品龍井。
  
   8. 如果你已經 70-90歲了,就該明白:心存感恩的人過得更快樂。對於任何祝福,無論大小都應懂得感恩。擁有的家庭、工作和朋友,都應知道感激,不妨親口告訴他們,生活中因為有了他們,你才感到快樂。
  
   9. 如果你已經 70-90嵗了,就該明白:笑一笑十年少, 笑口常開沒煩惱。對自己對生活都不要過分嚴肅。試著發現身邊的點滴樂趣,適時地幽默一下,讓生活充滿笑聲。
  
  10. 如果你已經 70-90歲了,就該明白:有個照顧你的人,是最大的幸福,沒有照顧你的人,就自己照顧自己。要保證休息、運動和健康飲食,經常以有趣、刺激的方式練習大腦,活躍思維。千万不要去管那些不该管也管不了的国家大事,当了愤老还自以为是匹夫有责。弄得自己烦恼不已、牢骚满腹。影响情绪。
  
  .... 記得發給更多 70-90歲的親友們~啊
  !
  那个57前后,我养父每天很晚回家进家门带回—身零星雪子,养母心痛问怎么每天这样?我父说厂里在整风!没文化的老妈说:不得了啊谁中风?老父耐心介释给她听,这段时期几乎没上戏院看京剧,不久我的同班同学陶静芝的老爹,陶加里被打成右派(应该是技术人员)陶师母郁々寡欢生病去世。
  
  张仁厚:人品即国品即党品也!
  廉洁无私的公仆是現代美国教育(家庭教育、学校教育、社会教育及执政党的言传身教)制度的一座永不被磨灭的丰碑!
  
  王银锁:@申生 向你及夫人,老同事德芬,张柏年夫妇,李志鹤夫妇,段大凤,张皓龙等问候。遥祝---玩的愉快!
  
  朱申生:
  已在山庄迎接我们的还有局里的朱加舜,沈金生,情报所的小唐和周军代表等。
  
  朱申生:同行的上有厂的老同事有朱德芬,张柏年,李志鹤,朱小妹,段大凤,张皓龙等。
  
  朱申生:@阿拉渡卯?谢谢陈尔慧,我们一行20人在路上马上要到避暑胜地安吉石岭了。
  
  陆国腚:老陈避暑您不去了,我没办法2O日飞机去威海长岛顺便钓鱼。下次—定和你们避暑喝茶钓鱼。
  
  张仁厚:朱申生!祝你们一路顺风到达目的地!开始愉快的大暑养生保健之旅。
  
  陈尔慧:草寇之起哄?对于提高了社区全民素质?还是降低了社会各界水准?引起了道德败坏?败坏了社会风气?缺德成风,都有待遇商榷?如今大师级人才奇缺?庸才泛滥?诈骗成风。
  
  周美琪:
  @阿拉渡卯陈尔慧?:。 現在为叶企孙点一百赞还有用吗?但我不管,我願为他点千赞
  。
  陈尔慧:当然咯,叶企孙乃是民族英雄!国家的财富。今年最潮的4句实话!(精辟)
  ①不要炫耀你的钱,在医院那就像纸;你到医院的出院部门财务处去看看?成堆的大红纸币,堆积如高山。
  ②不要炫耀你的工作,你倒下了,无数人会比你做得更出色;社会依旧照样进步很快。
  ③不要炫耀你的房,你去了,那就是别人的窝;如今的空关楼盘又不希罕。
  ④不要炫耀你的车,你离开了,车钥匙就握在别人手里了!
  你唯一可以炫耀的是你的健康!你留下笑看人生,看到了更多的变化世界,你比他们都留得下看到了最最后一段更加精彩。
  当别人都走了,你还可以晒着太阳、喝着茶,享受着健康的生活。 请善待自己,因为零件不好配,价格极其贵!还没货....?有钱也难卖,紧缺啊?大实话,不需要多媒体的格外制作。
  看看以下96%你根本就不知道故事很精彩?华人首富李嘉诚的自传不会告诉你他娶了自己的富豪表妹庄月明,靠舅父的家族企业发展起来的,他通过塑胶花挣的第一桶金来自他舅父的资金支持。
  ?又例如微软盖茨的书不会告诉你他母亲是IBM的董事,是她给儿子促成第一单大生意。
  ?股神巴菲特的自传只会告诉你他8岁就参观了纽交所,但不会告诉你他国会议员的父亲带他去的,是高盛的董事接待的。
  ?万科的王石那些自传更不会告诉你,他的前老丈人是当年的广东省委副书记。
  ?华为的任正非不会告诉你其岳父曾任四川省副省长。
  ?腾讯的马化腾不会告诉你他的父亲是盐田港上市公司董事,腾讯的第一笔投资来自李泽楷,李泽楷与盐田港母公司啥关系无需多说。
  ?任志强不会告诉你他父亲是曾经的商业部副部长。
  ?SOHO的潘石屹不会告诉你他的发迹是和女富豪张欣结婚后开始的。而张欣却是国家前副主席曾庆红儿子的情妇。
  ?现任内地首富万达集团的王健林也不会告诉你他父亲是老红军,当过西藏副主席,四川省组织部副部长。
  
  这些事情告诉我们一个最朴素的真理:
  不要痴迷于阅读所谓“成功人士”的传记,没有人会随随便便成功。虚假与欺骗都仅仅是短暂的片段。当你醒来依旧还是梦里混?迷迷糊糊最长久。
  曾胜之:上海的天气比甘青更热!!据预报明天起三天最高温度将达卅九度,朱申生这次组织上有同仁避暑可正当时,再祝福上有同仁们享凉爽而更安康!!
  蒋礼楷:
  @孙义辉?,老孙你留语音时要一直手按着不放,同时讲话,看到波形上升表示己录音成功,可以讲一分钟再放手,如一按就放手,是录不进声音的你每次只有一秒钟听不到你声音
  。
  
  今年最潮的4句实话!(精辟)2017-07-18
  ①不要炫耀你的钱,在医院那就像纸;你到医院的出院部门财务处去看看?成堆的大红纸币,堆积如高山。
  ②不要炫耀你的工作,你倒下了,无数人会比你做得更出色;社会依旧照样进步很快。
  ③不要炫耀你的房,你去了,那就是别人的窝;如今的空关楼盘又不希罕。
  ④不要炫耀你的车,你离开了,车钥匙就握在别人手里了!
  你唯一可以炫耀的是你的健康!你留下笑看人生,看到了更多的变化世界,你比他们都留得下看到了最最后一段更加精彩。
  当别人都走了,你还可以晒着太阳、喝着茶,享受着健康的生活。 请善待自己,因为零件不好配,价格极其贵!还没货....?有钱也难卖,紧缺啊?大实话,不需要多媒体的格外制作。
  看看以下96%你根本就不知道故事很精彩?华人首富李嘉诚的自传不会告诉你他娶了自己的富豪表妹庄月明,靠舅父的家族企业发展起来的,他通过塑胶花挣的第一桶金来自他舅父的资金支持。
  ?又例如微软盖茨的书不会告诉你他母亲是IBM的董事,是她给儿子促成第一单大生意。
  ?股神巴菲特的自传只会告诉你他8岁就参观了纽交所,但不会告诉你他国会议员的父亲带他去的,是高盛的董事接待的。
  ?万科的王石那些自传更不会告诉你,他的前老丈人是当年的广东省委副书记。
  ?华为的任正非不会告诉你其岳父曾任四川省副省长。
  ?腾讯的马化腾不会告诉你他的父亲是盐田港上市公司董事,腾讯的第一笔投资来自李泽楷,李泽楷与盐田港母公司啥关系无需多说。
  ?任志强不会告诉你他父亲是曾经的商业部副部长。
  ?SOHO的潘石屹不会告诉你他的发迹是和女富豪张欣结婚后开始的。而张欣却是国家前副主席曾庆红儿子的情妇。
  ?现任内地首富万达集团的王健林也不会告诉你他父亲是老红军,当过西藏副主席,四川省组织部副部长。
  
  这些事情告诉我们一个最朴素的真理:
  不要痴迷于阅读所谓“成功人士”的传记,没有人会随随便便成功。虚假与欺骗都仅仅是短暂的片段。当你醒来依旧还是梦里混?迷迷糊糊最长久。
  
  
  我:
  上海的天气比甘青更热!!据预报明天起三天最高温度将达卅九度,朱申生这次组织上有同仁避暑可正当时,再祝福上有同仁们享凉爽而更安康!!
  我:
  金生变化不大,就是发福了,我估计体重多了五十斤?老李还是笑眯眯的样子。
  
  王银锁:@申生 你变化不大,鹤兄稍老,金生变化太大,已认不出了
  。
  陈尔慧:天气大热,人也大感?大干的日子?就是离不开我们。需要大热大干。
  
  群里的朋友们!股票再拉升中?你感觉到了吗?也需要大大滴热闹一番了。
  祝福你们三位好友!大暑天气的福禄寿三星好朋友一起愉快避暑。
  
  蒋礼楷:
  哈哈,仙境中的三位仙人
  。
  朱申生:我和沈金生,李志鹤在安吉农家乐避暑。
  
  陈尔慧:离开火山爆发还远着呢?不怕不怕,也不着急的,慢慢来吧?家家有空调了,还有自备冰箱!不愁吃不愁穿的躲过去了不久就会入秋了。
  
  张仁厚:上海目前40.9度。创1893年有记录新高
  应是1873年以来
  。
  陈尔慧:天若有情天亦老?老天爷发烧了?烧经十足!
  
  陈尔慧:二年有余的社教工作队队员,跟在这么多老干部队伍里,都是社会、农村、群众运动工作经验丰富的人群里?二年有余耳闻目睹学到了看到了!依靠最基层的老百姓就是力量。上有厂厂房面积可以移动的?人心所向就是山摇不动。
  
  陈尔慧:由学号到工号的变化?心底里却被刻进了当一颗螺丝钉精神的铭记?不再有了要科学家与发明家?也不会要发财致富当老板了。
  
  陈尔慧:
  那个年代里啊?向工农大众靠拢是无尚光荣的传统。我也有了工号了。
  
  陈尔慧:很好,很好。有同事,有朋友来响应了,谢谢分享!大家都来晒一晒吧?老上有的传统美德丢不了了。
  
  陈尔慧:国企被砸了?我却保留了传统的老饭碗。
  就是有感情啊?谁也砸不烂的情感。
  
  陆国腚:老人歌:
  别嫌工资少,先把老命保。只要老命在,一分少不了。你把老命丢,国家全没收。只要你命长,工资还要涨,不要攀不要比,不要自己气自己。只要能吃饭,钱就不会断。不怕赚钱少,就怕走得早,朋友要沟通,心态要轻松。小事别计较,有气自然消。好好活慢慢拖,一年还有几万多,行业再好钱再多,不如健康快乐多。
  如果有同感,请你转给已经退休的朋友们!
  陆国腚:精致小说大赛——特等奖
  
  
   《名片》
  
   同学毕业二十年聚。一个邋遢憔悴的同学,默默地向其他同学派发名片……名片上标注着一行醒目的文字: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同学们都暗自感慨,人真的不可貌相啊!纷纷对其投以羡慕嫉妒恨的目光……
  
  聚会结束,一好事者问该同学:您享受国务院什么津贴呀?
  
  答:低保!
  
  
  
  陈尔慧:很好,很好。有同事,有朋友来响应了,谢谢分享!大家都来晒一晒吧?老上有的传统美德丢不了了。
  
  张仁厚:@王银锁?,本人编号(即工号1461),刚进厂时,工号是4642。哈哈!值得回忆!
  
  张仁厚:由上有厂的飯碗头而感:是哪些人渣促使上有厂人为破产的?哪些人渣从上有厂人为破产中得利?哪些人渣敲碎了成千名上有职工的飯碗头?
  990kc电台刚宣佈,上海进入红色高温预报!
  
  王银锁:
  我保存的上有厂的保密手册,封面及第一页(进藏日记)
  。
  张仁厚:天气预报气温分五个预警: 红、橙、黄、藍、白五级,目前上海已进入红色高温预警! 多年来上海夏天不多。请群内各位目前千万不要外出!
  蒋礼楷:
  申生避暑团队,躲避了38度,今天回来享受连续41度高温,哈哈!辰光没算好?叫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原文2017年 发表于网络群记录  浏览:1033
设置 修改 撤销 录入时间:2017/7/23 7:18:25

新增文选
最新文选Top 20
陈尔慧2017年微信的一次聊天群(收藏于2017/7/23 7:18:25
迷迷糊糊追永久(收藏于2017/7/23 7:11:13
网络说法迷迷糊糊最长久!(收藏于2017/7/23 7:06:54
陈尔慧朱承伟,值得回忆的老同事(收藏于2015/12/2 15:03:48
阿拉渡卯过几天吧?今年的冬至,就要到临。(收藏于2015/11/13 16:54:45
阿拉渡卯我的导弹梦(收藏于2015/11/13 16:50:07
热闹蒋家巷?(收藏于2015/11/13 16:43:53
上海尔慧多子女家庭的烦恼(收藏于2015/6/21 12:12:50
陈尔慧第三十个教师节赶来祝贺(收藏于2014/9/10 1:01:08
陈尔慧老家的故事(收藏于2014/4/5 19:34:34
1/2页 1 2 向后>>


访问排行Top 20
上海市卫生学校黄蔚娟老师追悼会悼词(访问4548次)
陈尔慧高级工程师:丈夫陈尔慧 技术工作主要简历(访问2147次)
陈尔慧对爱妻一週年的祭文( 我的罪祸感 )(访问2129次)
陈 佳黄蔚娟追悼会致答词(访问2117次)
陈尔慧纪念黄蔚娟太太陈尔慧(访问1593次)
ch001558上海的传真机!也是,中国的传真机啊!(访问1539次)
大事回眸上海百年要事(访问1527次)
陈佳 陈倩送妈妈远行(访问1353次)
陈尔慧大上海的今天 有我陈尔慧(访问1286次)
陈尔慧纪念发妻黄蔚娟(访问1235次)
1/2页 1 2 向后>>
文选评论
ch001558文选评论(评论于2016/9/19 19:47:46
访客文选评论(评论于2016/3/30 21:19:49
访客文选评论(评论于2016/1/15 9:48:36
陈尔慧文选评论(评论于2016/1/13 10:04:33
访客文选评论(评论于2015/9/11 12:13:22

注册|登录|帮助|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