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选目录 全部文选 添加文选 添加目录
文革纪念园__永远的刺玫瑰——林希翎
文革纪念园

民主女神林希翎(评论摘录)

李昌玉

  民主女神林希翎
  
  (评 论 摘 录)
  
  (1)杜光《林希翎----以异样方式辉耀桑梓的温岭老乡》:林希翎女士不幸于2009年9月21日在巴黎病逝。一切都如北大《广场》主编张元勋所悲吟的,林希翎——甲子中国最经典的浩叹:“她的全部罪孽,就如安徒生童话《皇帝的新衣》中的三岁小孩,只是说了大实话!在所有人都说假话、谎话、胡话时,她自然成了异端和异类!以至13亿人口的泱泱大国,容不下她一个孤身女人!”
  林希翎对家乡故里有着深厚的感情,而且老而弥深。她多次表示希望叶落归根,终老故乡。她病重住院后,我国驻法大使馆派人看望她,她说:“我病得很重,叶落归根,我老家坟都做好了,买的房子也在,我这把老骨头就放到家里,我有妹妹和很多亲戚。”如此情真意切的恳求,却打动不了官方的铁石心肠。她还曾托南开大学的难友施建南通过一位高干家属老红军向胡锦涛传话,要求彻底平反,回国定居,结果也毫无音讯。今年7月16日,方励之、李淑娴利用到巴黎开会的机会,到医院病房去看望她,她又表示了回国定居、叶落归根的强烈愿望。遗憾得很,她的愿望最后也没有能够实现。她那坚忍不拔的反专制、争民主的精神,永远值得温岭人以至全国人民学习。
  (2)杜光《沉痛悼念精神不朽的右派难友林希翎》:
  和章伯钧等五人不同,林希翎在她的全部余生里,都在为中华民族的彻底解放和全面复兴而奋斗。她不仅是1957年的民主运动的旗帜,而且直到她生命的最后一息,始终是中国民主运动的一面高扬着的光辉旗帜。在五一九民主运动或五七民主运动的参加者中,她是少数旗帜鲜明地反封建反专制的思想先行者之一。
  (3)高鸿凡《林希翎追思会于北京召开有感》:林希翎指责中国的社会制度是“封建的社会主义”,引起中共高层愤怒反击。刘少奇在“内参”中获知林在北大讲话内容,立即批示:“极右分子。请公安部门注意”。后来,刘知道林希翎留在人民大学“监督劳动,当反面教员”,犹不满意。接着就是公安部长罗瑞卿亲临人民大学将林希翎要走,判处其15年徒刑。从此,林希翎以十恶不赦之身开始了漫长的牢狱、劳改生涯。难道这个社会注定要把先知先觉者捆绑示众么?难道这个社会注定要把批判言论活埋地下么?
  耀邦任中共中央秘书长兼中宣部长,曾3次批示,林的右派问题“以改正有利”,但他无法拂逆上头要求保留1名活着的右派不改正,作为“反右基本正确”的祭品。尽管如此,耀邦接到林的1封短函后,委托中宣部工作人员转达他对林的勉励:“愉快地跟过去告别,勇敢地创造新生活”。
  林希翎曾上访中南海,接待她的中办信访组长王文认真听取她的申诉,了解她入狱原因,写了1份长达万言的材料呈送中央有关部门,又写了1份《为林希翎冤案呼吁》,刊于人民日报的《情况汇报》。这些内参虽然没有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但林希翎的冤屈形像却深刻印在王文脑中。他接着又投寄信件,要林希翎赶快到北京为自己的右派问题申诉改正、为自己自冤狱问题申诉平反。王文积极为林希翎解除政治上的紧箍咒,为我们描出了普通工作人员的正义写照。
  (4)丁 弘《悼念林希翎——她留给我们什么》:
  我和林是人民大学的同学。她在法律系,我在新闻系,都住在海运仓那个大院里。她当时只有23岁,个子不高,我们这些高龄的调干生,把她当小孩。她的特点是总穿着那退了色的军装,显示她有光荣的军籍,和革命的传统。1956年那时,一些女同志已穿有彩色的衣服了,有的是连衣裙。那天,我们提着马扎去礼堂听她的演讲。地上都坐满了,我就从后边上后台,挤在里边,虽在林的背后,距离近,听得清楚。更大的优点是鸟瞰全场,看到窗台上坐满了,窗外也有许多人。中央党校、中宣部来了许多人。在她讲的过程中,全场氛围的激动、亢奋是空前的。宁静、肃穆也是空前的。曾有人高呼抗议的口号,也有人高呼表示支持。但立即又鸦雀无声了,听她侃侃而谈。她涉及政治、经济、文化、外交和对一些运动的评价,一个上午没讲完。我在1999年即30年后的《流年回眸》一书中,对她的这次演讲,还有记述,可见当时对我思想引起的震动。当然,各人的感受不同,最叫我激动的是两点。
  一、她朗读了赫鲁晓夫那“秘密报告”的一部分。这是她从耀邦同志的秘书那儿搞来的。这位秘书受到处分,后果严重。罪名是泄密。其实,美国的《纽约时报》早全文发表了。而赫鲁晓夫所揭示的不过是斯大林暴政的冰山一角。
  二、对毛主席写许多按语所发表的胡风反革命集团材料,她说:“我是学法律的,我看那些材料,不够反革命罪。”她说:“我们今后不讲法律就算了。如还讲法律,毛主席就尴尬了。可能他现在已经感到尴尬了。”当时,中国社会正在从党的专政,向个人独裁发展。她这话真是胆大包天,石破天惊。一些人认为对毛主席怎么可以这么讲呢?后来知道,中央有些同志,并不同意毛的主张,专案组一些人也认为材料不够。罗瑞卿说:“只能按毛主席的意见办。”我们的校长吴玉章是中共的“四老”之一,德高望重啊!他认真了解了林这个学生。报上点了林的名。吴老有自己的看法,他不同意公开批判。林戴上右派帽子,吴老派外孙去看望她,又叫人喊她到自己养病的地方,抱病和她长谈,劝慰她。还叫她永远做一个敢说真话的老实人!后来,在会上宣布右派名单时,他有意略去林。其实略去也没有用。他是不忍心通过自己的嘴,宣布林是右派。他的外孙是人大的学生,可能是认同了林的某些观点,也打成了右派。对此,吴老是什么心情?林在演讲中为胡风不平,而吴老刚保护一位不是“胡风分子”的胡风分子。不果。(这位同志是前重庆《新华日报》的记者,只不过是奉命采访过胡风。公安部说:“没办法,主席的意见。”这位同志站出来说:“不能叫吴老为难,我去坐牢!”他就是我们的副校长谢韬。)她最痛心的是殃及了初恋的对象,他在结婚的前夕也被打成右派,开除党籍,下放农村。这位曹治雄是耀邦同志的秘书,耀邦不仅不能保护,而且要作自我批评。她的一生是一个悲剧,但她天真无邪、英勇无畏地和邪恶的专制主义斗争,她走在前边,不屈不挠,坚持民主、法治的理念,她的一生又是光彩、亮丽的。
  (5)天津王亘坚《林希翎精神永垂不朽》:她把自己的一生都献给了自由民主事业,她是数以百万计的“右派”难友中的一颗耀眼的明星。她虽然较早的离开了这个世界,但她的伟大精神和浩然正气将永垂不朽!
  (6)陶渭熊《悼念林希翎,说明一件事》:
  她的思想、她的观察、她的认识,敏锐、深刻,超前!她不仅是大学生中的佼佼者,尤其是中国思想解放的先行者!她无疑是黑暗中的明灯,隧道中的火炬,万籁俱寂的沉睡中的呐喊!她的思想整整超越了同时代人半个世纪;直到今天,在推进中国的民主化进程中,还是思想启蒙的利器!她是引领时代潮流的人。她是确定无疑的历史人物。
  (7)陈奉孝《一代民主先驱、自由之魂林希翎女士走好》:
  在那个时代,林希翎三次讲演提出的三个问题“党(法)大还是法大”、“胡风不是反革命”、“中国现在实行的是封建主义的社会主义”,这在中国可说是振聋发聩的。林希翎作为一个青年学子第一个公开提出了这样三个严肃的政治问题,的确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她提出的这三个问题现在都证实是完全正确的,她不仅思想超前,其政治观察力之敏锐也是惊人的,因此她成了当年右派学子的一面旗帜。
  (8)章诒和(章伯钧的女儿)章立凡(章乃器的儿子)的挽联:希翎大姐千古。误陷阳谋,须眉坦白亦锥心,数一时刚烈,还看林家二女;遥窥星幕,容貌依稀应笑我,隔万顷波涛,犹招法国孤魂。 章诒和章立凡同挽
  (9)林希翎治丧委员会的挽辞,凝聚了三代后继者的敬意:中华民族民主前驱林希翎女士永垂不朽!
  (10)谭天荣(毛泽东钦定的另一个1957学生右派领袖)
  林希翎——林昭的“家姐”林希翎走了,“最后的右派”离开了人世。在1957年,林希翎和我都有过短暂的辉煌;之后,又都经历了漫长的“苦难的历程”;再后来,我们都步入老年,有了不同的心态。《静静地顿河》一书的最后有这样的描写:格里高利作了一个梦:他从战壕中爬起,发现他所在的连队已经远远地冲向前方,而他自己却被孤零零地留了下来。步入老年的我和书中的格里高利一样失落:不论我愿意不愿意,今后我只能是一个观众了。据我所知,同一时期的林希翎有不同的自我认识,从而有不同的实践。 记得在1958年,林昭称林希翎为“家姐”,她常告诉我某些道听途说的关于这位“家姐”的事迹,听后我们总是宽容地一笑。直到今天,对于这位林昭的“家姐”,我还是保留当年的态度,对她的与时俱进及新的丰功伟绩保持宽容的一笑。
  (11)铁流哭林希翎:巴黎传噩耗,九天走英杰,尚思美国聚,千古悼忠魂!
  (2011春夏于山东大学附中、肺癌复发化疗期间修订,2012-1-10定稿)
  
  
 浏览:1363
设置 修改 撤销 录入时间:2012/5/26 11:34:39

新增文选
最新文选Top 20
林希翎根本问题在于改造不合理的制度(收藏于2012/11/17 7:51:23
李昌玉民主女神林希翎(评论摘录)(收藏于2012/5/26 11:34:39
李昌玉民主女神林希翎(1935—2009)(收藏于2012/5/26 11:22:16
茗风雅韵最后一个“右派”——林希翎(收藏于2010/12/16 20:55:44
林希翎周年祭:仍然写在巴黎十点钟(收藏于2010/9/30 13:05:10
奚纹我的狱友林希翎(收藏于2010/1/5 16:31:27
卢弘一代才女林希翎的血泪史(收藏于2009/10/13 20:29:11
最后一个“右派”——林希翎(收藏于2009/10/13 20:21:57
黑沨林希翎前辈永垂不朽!(收藏于2009/10/11 22:19:25
张培林悼念追思林希翎君(收藏于2009/10/9 22:08:39
1/2页 1 2 向后>>


访问排行Top 20
涂光群中国最后一个右派(访问3521次)
陈椿年关于《探求者》、林希翎及其他——兼评梅汝恺的《忆方之》(访问2578次)
涂 光 群与 林 希 翎 对 谈 录(访问2047次)
卢弘一代才女林希翎的血泪史(访问2020次)
陈奉孝长眠异国他乡的英灵(访问1904次)
奚纹我的狱友林希翎(访问1885次)
读林希翎当年在北大的演说词(访问1872次)
最后一个“右派”——林希翎(访问1754次)
林希翎周年祭:仍然写在巴黎十点钟(访问1714次)
钱理群 陈奉孝 滕彪民主前驱,自由之魂:林希翎祭(访问1692次)
1/2页 1 2 向后>>
文选评论
访客文选评论(评论于2017/7/10 16:10:00
访客文选评论(评论于2016/10/21 15:13:14
访客文选评论(评论于2015/6/12 16:12:18
访客文选评论(评论于2012/7/4 9:46:22
abc文选评论(评论于2012/5/18 8:31:40

注册|登录|帮助|快捷
文革纪念园
Powered by Netor网同纪念,2000-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