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选目录 全部文选 添加文选 添加目录
李敏如纪念馆

永远的怀念


  今天是2020年11月26日.早上7点20分到医院太平间,8时开始母亲的遗体告别仪式.完后马上去门头沟殡仪馆火化.看着妈被推进火化炉,又看着火化炉退出,工人把骨灰装进袋子放入盒内.一系列仪式后装着母亲骨灰的盒子由我捧着于12点20分到昌平龙泉公墓中东区六道的墓穴安葬完毕.母亲的一生是革命战斗的一生,更是慈爱的一生.母亲走完了她的人生道路,永远离开了我们.作为她的子女,人生的道路也将开启没有母亲的一章了.但我们永远怀念我们的母亲,永远纪念我们的母亲!
  我们的母亲是个共产党员,也是离休支部书记.1929年8月17日生于北京房山区.妈在家排行第三.上面有哥姐,下面有妹有弟.因家庭经济及眼界所限,家里不同意供女儿上大学.但母亲很努力,同时考入护士学校和师范学校.因师范学校免学费和伙食费,母亲选择了师范学校.她在学习上非常努力,年年都是前三名而获得奖学金.母亲的同桌是地下共产党员,母亲在他的影响下加入地下党外围组织并进行贴标语及掩护革命同志等等革命活动.母亲说过在北京城解放前夕,有一次晚上去贴标语.她们把标语反粘在后背打算背靠在墙上就能把标语贴在墙上.这时来了巡逻队,她们就背靠在墙上一动不动.巡逻队从她们身边走过,看她们是小姑娘也没理她们.那次可是真的危险.解放后母亲在北京小学担任教师工作和领导工作.晚年的母亲回忆起这一段生活时说,她在北京生了一女三男四个孩子后,因我们父亲受人陷害深陷囹圄,母亲在生活和工作的压力下,一个人在晚上散步时感到非常苦闷,感到走投无路.为了我们几个子女,为了我们破碎的家,她咬着牙苦苦坚持着.1958年受父亲冤案牵连,我们全家(母亲刚生下最小的弟弟)从北京贬到杭州.母亲于1958年到杭州师范学校任党委委员,全面负责附属小学的工作.这个小学因成绩较差,已换了几位领导都没改观,所以领导给母亲的任务就是要在短时间内使杭师附小有较大的提升.母亲感到压力很大,她把全身心都投入到附小的建设中,在不长的时间内就使附小名列杭州市小学前茅.
  1966年文革开始,母亲成为杭州小学教育界修正主义教育路线的典型受到批判打击,被揪斗被戴高帽游街,被抄家被关牛棚被人生伤害,这是母亲人生最黑暗的日子.老年的母亲回忆起那个时期,坚定的说:学校外面就是池塘,要自杀很容易.我就是不自杀,我就不信中国共产党永远是这样了,为了我的孩子我也决不会自杀.后来,母亲被调到拱墅区教师进修学校任校长.文革结束后调回北京在西长安街道工作.离休后任离休支部书记.80年代后,老年的父亲一定要和母亲离婚,多次告到法院后,法院判决离婚.母亲后来说,父亲是因生活道路的坎坷造成的一种心理病症,所以我自始至终没签字.但法院的判决对母亲的伤害无疑是巨大的.2004年大儿子生病,母亲赶到杭州悉心照料,直到大儿子病逝,母亲都一直忍着巨大的悲痛.但白发人送黑发人对母亲的打击也是可想而知的.
  母亲的一生,经历了许多的苦难,也使母亲有了坚强的性格.她曾回忆说,她很小的时候在逃难的路上因为走得慢落在后面和大人失散.她挎着妈妈给的小篮子正赶着路遇到了鬼子的飞机.她赶忙按着妈妈告诉她的方法趴在一棵小树下.鬼子的飞机对她俯冲下来,她连飞行员长得什么样都看得很清楚.飞机对她一阵扫射,周围腾起一片烟雾.飞机扫射一遍转个圈又飞回来一阵扫射,还好她没动,可能鬼子飞行员以为她死了,就飞走了.那时真是死里逃生.
  母亲的人生盖棺定论了.就像她在遗嘱中说的:我这一生清清白白没有对不起任何人.尤其是对我们子女,母亲说一生没有打过我们子女一下.母亲是离休干部,但她甚至比一般百姓还艰苦朴素,勤俭持家.她常说现在生活比起旧社会已经很好了.要永远相信党.母亲留给我们不多的物质财富,但更重要的是给我们留下了她意志坚定的精神遗产.
  由于文革,我工作分配问题受到不公正待遇.是母亲帮我找到工作并在我第一天迈入社会时,陪我去单位报道,扶我跨出人生第一步,路上母亲淳淳的教诲和殷殷的瞩咐就像在昨天那样清晰.
   我退休后常来北京看望母亲.和妈在一起的日子现在想来是那么的短暂又那么的遥远.2020年的春节我来北京,感到母亲身体前所未有的衰弱.她已有几年走路困难,出不了门.尽管这样,母亲还很乐观,自己在家做些力所能及的事,还常常作些小诗.比如:
  
  瞭望
   高高杨树立道旁
   喜鹊衔枝筑巢忙
   任凭大风树摇晃
   稳卧巢穴育雏鸟
  
  母亲老了,作这首诗的时侯已经是风烛残年,个子矮小到站在阳台上只能掂起脚才能看见外面,立一小会就得回房休息.当我见到这首诗,就像见到颤巍巍的母亲正拄着拐杖努力扒澈着栏杆往外看---她是用喜鹊比喻着自己,她是在想念遥远的我!
  
   母亲是老一辈的人,以前常有些我看不惯的事.但是在与母亲朝夕相伴的日常生活中,尤其是和母亲晚年最后的日子里,我才真正了解了我的母亲:一个坚定的人,一个爽直的人,一个简单的人.
  由于新冠疫情的暴发,母亲的就医之路十分坎坷.从朝阳医院到急救中心,又从急救中心到石景山医院,严重影响了正常的治疗和时间.疫情使我每天都不能见到母亲,只能每天以送东西为名在病房门外停一会.每天快到这时母亲都会在病床上念叨我---尽管见不到面.当我把10月29日回杭的计划传给母亲时,在病床边照顾母亲的姐姐告诉我妈哭的很伤心.但母亲还是给我些钱款,嘱我一路小心,告知如她能活到春节的话就让我带全家人来看她一眼.我固执的想尽管母亲很危险也不至于坚持不了二十几天我就会回来.当11月23日我接到母亲病危的通知从杭州赶回母亲床边喊妈妈时,母亲已毫无反应,昏迷不醒了.我永远的悔啊!母亲于2020年11月24日1点55分与世长辞,离开了我们.
   亲爱的妈妈,您安息吧.我们会以您为榜样,您的精神永远刻在我们心里.我们永远怀念您!
  
  
 浏览:20
设置 修改 撤销 录入时间:2021/2/2 9:41:55

新增文选
最新文选Top 20
母亲晚年的诗(收藏于2021/2/2 12:04:55
母亲晚年的诗(收藏于2021/2/2 12:00:09
母亲晚年的诗(收藏于2021/2/2 11:50:21
母亲晚年的诗(收藏于2021/2/2 11:40:55
母亲晚年的诗(收藏于2021/2/2 11:34:47
母亲晚年的诗(收藏于2021/2/2 10:47:02
母亲晚年的诗(收藏于2021/2/2 10:27:58
永远的怀念(收藏于2021/2/2 9:41:55
1/2页 1 2 向后>>


访问排行Top 20
永远的怀念(访问21次)
母亲晚年的诗(访问16次)
母亲晚年的诗(访问13次)
母亲晚年的诗(访问12次)
母亲晚年的诗(访问12次)
母亲晚年的诗(访问11次)
母亲晚年的诗(访问9次)
母亲晚年的诗(访问8次)
1/2页 1 2 向后>>

注册|登录|帮助|快捷
Powered by Netor网同纪念,2000-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