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选目录 全部文选 添加文选 添加目录
丁佑君烈士陵园__“党和人民的好女儿”丁佑君烈士事迹展
丁佑君烈士陵园

丹娘de化身 --- 丁佑君传纪[918野蔷薇(原创)]

建国70周年

  在前苏联影片《丹娘》里,表现丹娘经过敌人拷打后,敌人逼迫她穿一件破碎衣不裹体的单衣,赤着脚在零下几十度雪地行走。后面跟着一个德军。丹娘看起来应该很冷,但她还是昂头挺胸向前走,表现了不屈的性格;但是,跟在后面的敌人,穿着厚厚的大衣还冷得发抖、跺脚。
  
  一位少女看到这场景激动地发誓:“假如是我,我也会这样的!”
  
  几个月后,一场暴雨过后,秋风瑟瑟。在镇公所前,面对匪首审讯,被五花大绑的这位少女厉声道:“国民党800万军队都被打败了,还怕你们这些毛毛土匪吗? 当土匪只有死路一条!”匪首理屈词穷,“嘶。。啦。。” 疯狂地扯开她的上衣,吼叫:“扒光她衣服!看她还嘴硬?”一位老妇冲出来极力阻拦讲理,哪知道几个流氓匪徒就想剥光了这个端庄美丽少女,他们粗野地拉扯开老妇,象饿狼一样扑过去,将恶爪伸向少女,瞬间少女就赤裸裸的了。匪徒还下流地调戏哄笑,这让在场乡亲们不忍心看下去,纷纷低下头,而匪首挥着手枪,歇斯底里叫嚣胁迫人们都抬头观看。
  
  少女红着脸本能地感到无比羞耻,但没有屈服,挣脱开匪徒,昂首挺胸,愤怒地喊道:“老乡们,不要怕!这不是我的耻辱。我是为老乡们来工作的,死了也要得。这些土匪才是最卑鄙!...最下贱!...最无耻的!”
  
  是什么力量支撑着少女?!面对这样的侮辱,能说出这样掷地有声,无所畏惧,这深深地震撼野蔷薇。 我的父辈们是成都人,摆龙门阵时还提及这位少女,由于家庭背景相近,于是关注她,试图通过她,深入了解那代人不约而同投身革命的情形。
  
  提及的像丹娘那样,为信仰以辱为荣,坚贞不屈,这位少女就是丁佑君。
  
  丁佑君(1931.9.27~1950.9.19),女,别名丁一之,四川省乐山市五通桥瓦窑沱村人。出生于一个盐商的家庭。从小就同情劳动者,富有正义感。在校学习期间,阅读进步书刊,积极参加地下党领导的革命活动。成都解放后,响应党的号召考入西干校,并光荣地成为共青团员和学习模范。野蔷薇的父亲是放弃完成大学学业参军入藏,荣立三等功。所幸的是,在西藏叛乱前,根据组织需要转业到类似《暗算》那样保密单位,要不然,可能也是烈士了。多年来,只见立功章,享受政府最高级别特贴等各种表彰,但具体情况,却是模模糊糊,只知道在一些涉及国家重大事件有突出表现。丁佑君毕业后,主动要求到最艰苦地区工作。先任西昌市县立女子中学军代表,8月又被调任到西昌县盐中区任青年干事,参加征粮工作。
  
  陈列馆现存的烈士生前使用过的物品(军服,被褥和草鞋等物品)展示出当时生活条件何等艰苦。然而,丁佑君始终乐观开朗,不管多累都保持富家女特有的爱干净,衣装整洁,常常冒着生命危险,往返数十里,密切联系群众与抗拒征粮的恶霸地主做坚决斗争。群众看到这位大城市的富二代能跟他(她)们在一起同甘共苦,替乡亲们做主办实事,纷纷称赞,亲切地称呼“丁代表,丁姐姐”,当自家人看待。相反,那些顽固的地主恶霸对丁佑君恨之入骨,不久在暴乱中,惨绝人寰地摧残少女,发泄阶级报复。
  
  当时的征粮战线关系到刚刚建立的红色政权能否顺利巩固。围绕征粮问题,敌我双方针锋相对,征粮与反征粮,剿匪与暴乱交汇一起。盐中区,就是征粮任务的重要地区,也是恶霸地主顽固破坏征粮的核心地带,斗争艰巨复杂。当地的国民党残余军队和土匪不甘心失败,暗中加紧同地主、恶霸勾结,发动武装暴乱。
  
  由于区委通讯员何启贵叛变,叛匪得知我军大部队在外剿匪,兵力空虚,决定提前暴乱。
  
  1950年9月17日,丁佑君从盐中区区公所所在地的河西镇(现佑君镇)经高草坝、张八街到裕隆镇,因大雨所阻被安排住在王正中家。丁佑君虽然知道敌人要暴乱,不料,王暗中勾结土匪,骗取区干部信任,诱骗丁佑君在家过夜,指使其侄告密抓捕。
  
  18日中午,暴乱开始后,朱煊等四名匪徒直闯入王家,佑君虽顽强反抗,终因力单体弱被捆了起来。匪徒色起,以搜枪为名,一边用下流语言嘲弄,一边在丁佑君乳房、腰间乱摸。丁佑君挣脱开,大声斥责:“呸!畜生!要枪没有,要命有一条!”时值集市镇上人多,4个匪徒慌乱地押解佑君到镇公所交差。
  
  在镇公所,匪首原以为丁佑君是大城市的娇小姐,闹革命就是赶时髦,吓唬几下就软了,还能利用她的影响力成为反动宣传工具。 然而事与愿违,在丁佑君驳斥下,匪首颜面尽失,竟用扒光衣服示众这种下流手段,以为这样丁佑君就会羞得无地自容,丑态百出,跪地求饶了。
  
  但是,匪徒的卑鄙行为非但没让丁佑君羞耻丢人,反而激起人们的同情心。乡亲们伤心得流下眼泪,敢怒不敢言。匪首指使那些流氓押解少女在镇上裸体游街,恣意侮辱取笑,恐吓人们不要跟共产党跑。
  丁佑君毫无畏惧,仍然昂首挺胸边走边激昂地高声喊道:“老乡们,不要着急,你们都把门关上,不要让土匪糟踏了你们。我没有关系,胜利是我们的!”
  
  傍晚,这伙匪徒将丁佑君押到文昌宫匪窟,大肆吹嘘,招引来众多匪徒围观,怂恿侮辱这位赤身裸体的女共党。丁佑君识破敌人卑鄙用心,没有丝毫怯弱,大声说道:“首恶必办,胁从不问,立功受奖,当土匪没有好下场!” 这引起众匪骚动,那伙流氓急忙将她推搡进去,锁在一间黑屋里。
  
  天黑下来,又是一阵暴雨,丁佑君感到寒冷和饥饿,同时也明白土匪不会放过自己,将要面临更严峻的考验。 一个匪徒提灯笼, “天这么冷,穿上吧?”说着将一件抢来的大衣披在她身上。佑君愤恨地说:“滚开!”随之,大衣从她身上滑落地上。接着,匪首卢本宗的母亲卢氏端了一碗热腾腾饭菜,顿时佑君肚子饿得咕噜噜直叫。卢氏假意关心:“看饿得多惨,快吃吧,把知道说了就没事了。”佑君一扬手,将碗打翻,厉声:“我就是挨冻,饿死,也不会说的。马上缴枪自新,当土匪只有死路一条!”
  
  躲在门外的匪首卢本宗带人闯进来,凶相毕露,大叫:“把她吊起来,狠狠地打!看她骨头有多硬?”
  
  两个匪徒过去,把少女反绑吊在空中,双脚不得着地。“啪!。。啪!。。啪!。。”一条又一条伤痕,丁佑君紧咬着牙,忍受疼痛,仇恨目光盯着鞭打她的匪徒,一句话也不说。昏死就冷水泼醒,鞭子又换棍子,佑君白皙肌肤已是遍体鳞伤,鲜血淋淋。
  
  匪徒将佑君放下来。“哗!”一股冷水浇到她身上,佑君慢慢苏醒过来。卢氏凑过来:“丁代表,你很疼吧?瞧这多惨呀,现在只要你说出你们共产党的事来,就不用受这样大的苦了。”
  
  佑君坚定地说:“不用问,你们还有什么招数尽管使出来吧!”
  
  卢氏恬不知耻说:“这又何苦?年纪轻轻的,还没嫁人吧,以后你就住在我家里(当小老婆)。。。。”
  
  丁佑君面对卑鄙的人格侮辱,怒斥:“我宁愿死,也不会向你这妖婆投降!”狠狠地啐向卢氏,“呸!死了这条心吧!”
  
  “啊。。。!”佑君凄厉地喊了出来,一根钢针穿过丁佑君的奶头深深地扎进乳房!
  
  俗话说,乳房是女人的生命根,连着心呐!女人最了解少女最敏感,最疼痛难忍的生理部位,这匪婆恶毒地专挑来虐残,往来抽插,折腾得少女疼痛难忍,全身抽搐,凄惨之声不绝于耳,乳头残破了,但匪婆所得到的却是怒骂、唾沫和“不知道!”最后,卢氏累得直叹气。
  
  “哗!。。。”冷水又浇醒了少女。卢氏不甘心,揪住佑君头发,问“这样硬,你是不是共产党? 。。。快说!”
  
  丁佑君坚定地说:“不怕告诉你,我们的党不像你们那些狐群狗党,害人吃人的党,我还不够入党条件,但我是共产党的干部,是青年团员。”
  
  卢氏恼怒道:“嗬?团员就这么厉害呀?!你十七八岁的姑娘,不要嘴硬,真就不怕死吗?”
  
  丁佑君冷笑地回答:“死?!我见得多了,怕死不革命,革命就不怕死!”
  
  匪徒穷凶极恶,什么毒辣手段都会使出来,竟然无耻下流以丁佑君的处女贞洁要挟。这伙禽兽扑上来,丁佑君咒骂着拼命反抗,终被匪徒们将她手脚四马拴蹄反捆在长凳上,无法动弹。
  
  背叛VS信仰,偷生VS蹂躏,面对如此尖锐对立的抉择,丁佑君身心受到强烈刺激,羞愤咒骂匪徒,义无反顾地选择了后者,选择了舍身取义!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 8名匪徒先后肆意地玩弄,疯狂地糟蹋来报复少女的坚贞不屈。丁佑君辗转于匪徒酷刑践踏下表现出惊人的韧性和精神的高度,竟招致匪首气急败坏地活剥了丁佑君的左乳房皮!
  
  啊。。。。!撕心裂肺,真不是人能忍受的刑罚啊!惨绝人寰!!!
  
   丁佑君浑身剧裂地抖动,那凄厉的惨叫声,令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凝视丁佑君的照片,微笑中弥漫着拔俗清秀气质的少女,花季绽放,俗话说,女大18变,性发育刚成熟,最是爱美,最害羞的时候,正沉浸在恋情中,还为心上人织一件毛衣,表达情意。
  
  然而,那个悲惨的夜晚,丁佑君在深沉的痛苦中,昏死浇活,一刻一刻地熬过,柔弱的身体里依然透露着钢铁的气息,宁愿受尽一生中最羞耻的,最难堪的蹂躏,也不屈服苟且活着。
  
  整个漆黑中暴雨都在痛泣,撕裂长空闪电在愤怒地控诉!
  
  其凄惨程度令人发指!时至当今回顾这段历史,以至于官方宣传者都羞以启齿,有意淡化,漠视;筹拍的电视剧也怕涉及而搁浅;甚至佑君战友的后代竟以没听说过为由,当成“泼脏水”!!!
  
  是的,匪徒玷污了丁佑君那少女纯洁的身躯,却玷污不了丁佑君圣洁的灵魂,那是对党的忠诚,对党的清白,始终是圣洁的!
  
  这种无以伦比的崇高品质,惊天地,泣鬼神。高缨为此题有“ 白玉一样纯洁,钢铁一样坚强。”朱德元帅亲笔题词:“丁佑君同志是党和人民的好女儿,是青年团员和青年的好榜样。中国青年应该学习她把自己的一切都献给党和人民的高度的阶级觉悟和革命精神。” 一切,简单的两个字,对丰华正茂19岁少女来说,蕴含了何等份量。高度,没有舍身取义,视死如归的坚定信念,是万万无法达到的。
  
  这伙匪徒发泄够了,又将昏死的丁佑君拖到外面捆在一颗树上,让刺骨寒风吹醒挨冻。
  
  最后,匪徒们折腾累了,才将丁佑君关到一间小黑屋内,毫无人性地挑了几担的深井水倒进去, 足有一尺多深,迫使丁站在寒冷刺骨水中不能躺在地上休息。丁佑君饥寒交迫,折磨得奄奄一息,强忍令人发指的酷刑和蹂躏带来的剧痛,顽强地背靠冰冷的土墙,赤身裸体地挺立着,没有呻吟,默默地站了几个小时!!!
  
  清早,匪首带人提解丁佑君,看到这情景,不由得畏惧惊叹:“这个女子的骨头还真够硬的?!”接着,将佑君反绑了,恶狠狠地说:“换个地方,让人再好好整她!”
  
  随后,张邦和等叛匪将丁佑君押往高草。丁佑君长时间浸泡得双脚浮肿,走在粗粝石子路上,划伤了,留下两行血脚印。匪徒们还没有人性地施以凌辱驱赶。丁佑君强忍剧痛,顽强地挺直身子走着,毫不屈服。
  
  到了高草乡,匪首聂烈、谌鸿祥等又一番酷刑折磨了丁佑君,仍没有所得。于是,聂匪阴险地冷笑着说:“你不要嘴硬,告诉你,昨天晚上,我们已经把给你们送信的人(指西昌县委通信员吴家沛同志,共产党员,年仅十九岁,在裕隆将信交佑君和杨立勋后在裕隆至高草途中遇匪,销毁信件,坚贞不屈,光荣牺牲。)抓住了,啥子信我们都搜完了,你还有啥子办法呢? 赶快说吧!”
  
  丁佑君冷冷嘲笑地说:“哼!既然你们都知道了,还问我什么?”
  
  聂匪恶毒地说:“他就是嘴巴硬,给活活整死了”接着,将如何酷刑折磨描述一下。 佑君听到同志惨死过程,伤心地流下泪水。
  
  聂匪以为少女害怕了,得意地说:“还是说了吧。”
  
  丁佑君厉声: “野兽!他被你们整死了,我就更不能说!他都不怕死,我还怕死吗!”
  
  眼看从佑君口中得不到任何情况,土匪们灭绝人性地扑上来满足他们卑劣的兽欲。
  
  然后,土匪谌鸿祥等把佑君由高草押赴河西交给叛匪司令赵明安请功领尝。
  
  当时在场的群众,看到他(她)们的丁代表,活脱脱地糟蹋得不成人样了。丁佑君被五花大绑,赤着双脚,裸露的胴体青一块紫一块,满身血迹,残破的乳房(虐刑后)肿胀的尤为突出,乌黑的头发被撕扯得荒草般零乱。少女被持续侮辱折磨了一天一夜多,饥寒交迫,疲惫不堪,走路已十分艰难,但神情仍然那样坚定,努力挺直身子,正气凛然。
  
  下午1时,谌匪等押送丁佑君到河西时,赵明安(匪暴动总指挥)和王国贤(副总指挥)正为攻不下碉楼着急,碉楼内还有亢廷胜等8名同志坚守。叛徒何启贵劝降失败,赵匪阴险地企图利用丁佑君在当地的名望,作为人质,里面的同志就不敢开枪,匪徒借机轻松攻下碉堡。匪首恶狠狠地逼迫丁佑君喊碉堡里的同志缴枪投降,同时还以威胁:不喊就当着堡内同志面施虐。
  
  原来丁佑君被俘以来,就这样身无寸缕地被无耻下流的匪徒肆意地凌辱和玩弄着、无情地糟蹋和摧残着。赵匪出于丁劝降时,担心因惨景激怒碉堡内同志,才将从丁身上抢来的毛线衣还给她穿上,以掩盖罪行。
  
  随后,匪首谌洪祥带着赵志华等匪徒,将丁佑君押到区公所右后方的小天井里。此处距碉堡不过10米左右,四周是低瓦矮墙的小土屋。匪徒们爬在少女身后用枪指着,要她喊话劝降。
  
  眼看土匪已经逼近碉堡,准备破门而入。 千钧一发之际,丁佑君忍着伤痛,呼喊道: “不要管我! 开枪吧!同志们,不要怕,沉着气,坚持到底,小毛毛土匪没有几个,我们的队伍马上就要到了,胜利一定是我们的!”
  
  碉堡同志一排枪打得土匪抱头鼠窜,死伤一片。 谌洪祥见计不成,又逼迫丁喊拥蒋的反动口号。丁佑君:“拥护共产党,毛主席万岁!” 谌匪在绝望中扣动手枪扳机,但瞎火了。丁佑君意识到为信仰献身的时刻到了,用尽全身力气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砰’赵志华的枪响了,子弹穿过丁佑君左胸上部。丁佑君昏倒在血泊中,一会儿又醒了过来,左手吃力地撑起身子,断断续续地喊道:“ 同志们,不要怕,革命是要流血的。我一个倒下去不要紧,会有千千万万人为我报仇。” 谌匪慌乱又补了一枪,打中她的左肩,丁佑君痛得昏死在血泊中。
    
  下午3时许,丁佑君痛得死去活来,仍然不屈,不断呼口号,激励碉堡内同志,匪徒们却无可奈何。此时,碉堡内的同志突然反攻,除一人牺牲外,其余7人从上千人包围中成功突围。
  
  谌匪将满腔怒气全发在少女身上,狠狠瞪了丁佑君一眼,吼道:“给我拖出去。” 叛匪伪营长柯锡之带人,残忍地提起丁佑君的双脚,倒拖着游街,一路上满是粗砺的石子。丁佑君的背被地上的石头刮得血肉模糊,但她哼都没哼一声。途中一个吸大烟的坏女人贪心,竟剥下丁身上仅有的毛线衣收走,又使得佑君一丝不挂。(这件血衣后被清回,现存放陈列馆内。)周围群众围上来,一位高碧艳老大娘端来一碗糖水让丁佑君喝。丁佑君用仅有的一点力气,吃劲地说:“老乡们,我不要紧,革命是要流血的!我们的队伍马上就要来了,你们要跟着共产党和毛主席走呀!”此时谌匪刚好经过看到,怒喝道:“还不赶快拖出去,在这儿磨蹭啥子?” 于是,匪徒又提起丁双脚,道上拖出一条血路,倒拖了500米。最后匪徒踢踩丁佑君没有反应,认为活不了,才丢弃在今佑君镇碑下面的田地中。当时这里尽是人高的野草,旁边是棉花地。
  
    20日晨,附近一些老乡冒生命危险,找到丁佑君的尸体掩埋了。22日夜,我军部队赶到剿灭了这伙叛匪。23日晨,人们发现墓穴已空,丁佑君尸体不知踪影。最后,在糠市坝侧的棉花地里,发现了一只头骨,面容全非,血淋淋的。从头骨上那排整齐、洁白而匀细的牙齿以及附近的几缕长发,经丁生前好友张子玉认定:这正是丁佑君的骨骸!
    
    原来,丁佑君身躯生前遭受两条腿畜生的摧残,死后又被四条腿野狼扒开墓穴吞噬!血债血还,参与暴乱的匪首,以及残虐丁佑君的凶手随后一一伏法,为丁佑君报了仇。
  
  了解到《丁佑君鲜为人知事迹的背后》所包孕的一个女烈士的伟烈和匪徒的卑劣,诠释了信仰的真谛。一时间,野蔷薇心潮澎湃,想用最美妙文字献给这位敬重女烈士,最后唯一能想出合适的辞藻:伟大! 平凡的伟大!然而,这几个字分量是那么沉重,令人窒息。
  
  牺牲时距共和国建国后首次国庆仅离12天,丁佑君以生命“血染风采”飘扬的五星红旗,做为共和国的献礼。
  
  在共和国70周年之际,唱响一曲不朽的红色经典“丁佑君之歌”!
  
  觉悟杰出,
  闹革命,
  舍家弃贵。
  考干校,
  团员模范,
  赞扬成对。
  师表助民情有义,
  征粮斗霸危无退。
  讲学习,
  效女烈坚贞,
  行能兑。
  
  乡亲爱,
  夸聪慧。
  绅匪恨,
  怀蝎祟。
  暴乱遭魔掌,
  厉责敌罪。
  凌辱酷刑彰赤胆,
  豪言激励留白粹。
  洒热血,
  谱奉献之歌,
  十九岁!
  
  
 浏览:790
设置 修改 撤销 录入时间:2019/7/1 20:02:09

新增文选
最新文选Top 20
建国70周年丹娘de化身 ---丁佑君传纪[918野蔷薇(原创)](收藏于2019/7/1 20:02:09
918野蔷薇为女英烈们说一句姊妹篇(收藏于2015/4/22 13:16:32
文/巾帼颂歌白玉一样纯洁,钢铁一样坚强---揭秘高缨长诗《丁佑君》密码(收藏于2014/5/30 13:29:18
解秘丁佑君[解秘丁佑君] 平凡的伟大(收藏于2013/3/1 19:14:22
巾帼颂歌丁佑君,不应是“空洞”符号(收藏于2012/4/12 20:06:53
918野蔷薇党和人民的好女儿丁佑君(收藏于2011/5/5 20:21:55
建党90周年纪念党和人民的好女儿丁佑君(巾帼颂歌原创)(收藏于2011/3/5 20:42:34
纪念丁佑君烈士牺牲60周年[活动主题]: 走近丁佑君,体味无私奉献伟大(收藏于2010/5/1 10:18:35
918野蔷薇[60周年]把“一切”献给党和人民——记心中的丹娘丁佑君(918野蔷薇原创)(收藏于2009/7/14 9:01:08
中国青年1950年党和人民的好女儿丁佑君同志(收藏于2009/4/2 10:55:19
1/2页 1 2 向后>>


访问排行Top 20
巾帼颂歌《丁佑君鲜为人知事迹的背后》――[巾帼颂歌](访问33271次)
建党90周年纪念党和人民的好女儿丁佑君(巾帼颂歌原创)(访问27285次)
N巾帼之典范-丁佑君烈士(女烈重现)(访问21931次)
野蔷薇写在丁佑君牺牲52周年之际(访问19201次)
918野蔷薇党和人民的好女儿丁佑君(访问16505次)
N感天动地丁佑君(访问13659次)
《丁佑君》《丁佑君》系列三:干校获真理(访问12383次)
巾帼颂歌(版本)丁佑君烈士简介(访问9512次)
918野蔷薇[60周年]把“一切”献给党和人民——记心中的丹娘丁佑君(918野蔷薇原创)(访问8871次)
巾帼颂歌丁佑君,不应是“空洞”符号(访问8311次)
1/2页 1 2 向后>>
文选评论
访客高大上(评论于2019/3/25 11:43:58
巾帼颂歌能为人民而死,是最光荣的!(评论于2019/3/15 13:24:27
景丹能为人民而死,是最光荣(评论于2019/1/8 13:33:01
巾帼颂歌文选评论(评论于2018/8/8 16:41:08
访客文选评论(评论于2017/6/18 22:02:41

注册|登录|帮助|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