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选目录 全部文选 添加文选 添加目录
时尚集团创始人刘江纪念馆

刘江:诗意半生 筑梦时尚

新京报

  刘江,2013年摄于时尚集团总部大楼。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3月9日晚间,时尚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兼总裁刘江因病不幸离世。业内人士普遍认为,他是中国时尚产业的先行者,以自身的探索,不断更新着中国“时尚”的当代定义。而作为中国时尚媒体行业的“第一品牌”,刘江与时尚集团催生和成就了中国第一代时尚摄影师、化妆师和造型师等,一直致力于将“中国设计”、“中国制造”推向世界舞台,对相关产业、文化等领域的定位、发展均影响具体而深远。
  
  2019年3月9日晚间,新京报记者向数位接近刘江的知情人士求证获知,刘江因突发疾病去世,享年62周岁。时尚集团随后于微博上发布公告确认了这一消息。
  
  刘江,1956年生于北京,作为一位“60后”,他经历了改革开放40年几乎所有“程序”的洗礼——插队、高考、教书、社会招聘考入报社、下海、创业等等,才走向了现实意义的成功。他自诩是“一名文艺青年”,自37岁“白手起家、骑自行车创业”以来,所信的唯有自己能够执掌的努力拼搏,“骄傲如果发自内心的强大,那一定是璀璨的。”
  
  在他看来,“时尚”指向的并不是豪奢的物品、挥霍的享受,而是一种积极的生活态度——“它是生活的潮流与趋势;是物质的完美与思想的伟大,是个性的张扬与整体的和谐;是创新的过程和审美的释放,‘时尚’更应被认为是一种最具前瞻性的文化形态,产业皆有边界,唯独文化可以跨界渗透,通行裕如。”
  
  面对2019年时,刘江曾不掩期待:“在诗意的朦胧和现实的明晰之中,曾被预言和聚焦的2019年,已经来了。新的憧憬和期待再次开始,这真是曲尽其妙,也是再入佳境。”但谁都没能想到,“曲尽”之后,却逢离殇。他的一腔雄心壮志,方才起调,已成终章。
  
  乘风破浪立潮头
  
  先行者说起前尘事,总是会举重若轻。
  
  刘江也有这个习惯,在谈起20多年前的创业经历时,他总是带着戏谑与轻松,即便“现实明晰”得很骨感,也被他的诗意描摹的“有点感性”、“有点性感”。
  
  去年(201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作为这段历史的亲历者、见证人,他又数次回忆起了那段艰辛与惊喜并存的创业故事……
  
  “1992年小平南巡讲话,点燃了我心中的梦想,我和同伴一拍即合,放弃了机关工作,向报社借了20万,租了一个小四合院开始办公。初心非常简单:只想办一本全中国最好的杂志。”
  
  1993年,刘江同自己在《中国旅游报》时的同事吴泓一同“下海”, 联手创立了中国历史上第一本时尚杂志——《时尚》。熟悉中国时尚行业发展史的人士其实都知道,这一步绝对可称作是“勇士的冒险”。因为在当时,所谓“时尚”一词,在大多数情况下,仍旧停留在舶来概念里,国人对于它的理解,也仅仅是处于“启蒙”的阶段。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女孩们穿上红裙子,男孩们跳着迪斯科,唱起《潇洒走一回》,都可以被认作是时尚。” VOGUE中国总编张宇,在谈起中国时尚文化启蒙时曾作出过如上描述。而就是在前方风险未知的情况下,刘江与吴泓仍旧大胆地做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当时我们没有钱,却要做一个中国最高端的时尚杂志,那时候也没有风险投资,我得去拉下脸来,以一个文化人的最低姿态,去跟人借钱,借了20万,然后第一期拍大片,就花掉了7000多,给我们负责财务的同事心疼坏了。”回忆起这段故事时,刘江也无比庆幸自己作为公司的“掌舵人”,一开始就是选对方向了的,这种“缺钱”的境况,在首期杂志售出后,就有了好转。
  
  “那时在其他的杂志还是几毛钱、一两块钱一本,《时尚》杂志10元/本的售价可以说是天价,但人们都说好贵的杂志,首期却能销售一空!那时候也没有政策,就是‘改革开放’这四个字,可以去大胆想象、去开拓,完全是从无到有的,”刘江回忆称当时的他就豁然想到,“其实或许做时尚不是读者想要什么你给他什么,而是给他从来没有想过的,当你给到他的时候,他觉得非常棒的东西。”
  
  半生忽如远行客
  
  可能是因为初期创业并没有遭遇太大的挫折,刘江身上仍然存留着他早年身为“文人”的“诗意与浪漫”,且并未因后来“卖杂志”的商人身份而弱化或消失。
  
  他甚至著作有《时间深处的爱》、《诗意的时尚》等数本诗集,同为“诗人”、“儒商”的黄怒波曾评价称,刘江的诗“因为美而关爱,因为透明而斑斓,因为纯挚而丰富,或许是对生命时尚最深刻的诠释。”
  
  而在与他相识20多年的企业家、优客工场创始人毛大庆眼中,刘江“给谁都感觉是一个非常好的老大哥好朋友。”而这也是大多数人,包括被浮华、包装层层裹挟的娱乐圈人士,对于他的一致评价。
  
  谈及对于“时尚”两字的定义时,刘江还曾大发诗意的“引经据典”,以“文言文”书“三曰”来概论:“为时尚早,吾观此语甚妙,妙在“时尚”二字居于其中,而意有别解,趣之,堪为雅怀也,兹试为三解:一曰:做时尚这件事,宜早不宜迟。唯有早,才可领先;为时尚,早。二曰:人而有所追求,有所为,现在不晚,随时可以是开始。三曰:人生大舞台,即令小有所成,赢得一点掌声,然艺无止境,天外有天,岂可倨傲自负,意志消磨?须知,坐享其成,非其时也。有更高期许,方不致井蛙之累也。”
  
  但谈及经营与管理时,他又能马上回复“商人身份”,开始洞彻起经济学的本质:“从产品的整体看,杂志是商品,杂志的核心价值是服务。
  
  把杂志定位成商品,服务对象是广告商,这两者是可以结合的”、“ 葡萄理论指的是我们在市场细分以后的集团化管理、分散化经营。我们每本杂志、每个项目都像一颗葡萄,集团的资源像葡萄的茎,把财务、行政和发行渠道整合到了一起,从而能够给每颗葡萄输送养分。”
  
  创业25载,刘江总结称自己在精神上的满足和自我实现,早已远远超过了对个人财富的在意和追求。 “人行天地间,忽如远行客”,他对于事业、对于人生总是带着几分“侠客”情怀——仗剑江湖,以梦为马。“既然人生结局早已注定,在可见的未来里就不要回避,无需计较,在挫折中涅槃,把失败和遗憾飘洒在身后。”
  
  山河故人留余音
  
  过去的这些年里,正是因为有着这样一位感性筑梦、理性运筹的“当家人”, 时尚集团在面对未来、遭遇变革时,总是能够展现其积极、乐观、向上的一面。
  
  过去的2018年,被业内人士称作时尚集团的“动荡一年”。“ 动”的第一个表象是在人士变动上:当年3月,素有中国版“时尚女魔头”之称、供职于时尚集团24年之久的苏芒忽然宣布离职——苏芒一直以来都是刘江的“得力干将”,在2014年—2018年期间更是升任为时尚传媒集团总裁,被网友们戏称“与中国大半个娱乐圈都有关系”的她在时尚传媒集团的内容开拓、运营、经营领域都建树颇多。可以预想到,在苏芒离开后,不少项目可能都会存在着或大或小的维续问题。
  
  而刘江,是在苏芒完成工作交接的最后一日宣布接任的,对于他的这次“回归”,外界阴谋论者有之,怀疑者有之,而所有的一切,直到2019年初,时尚集团交出了一份上佳的“成绩单”后,才渐有消弭。
  
  再次执掌时尚集团后,刘江选择了“以攻为守”——在他看来,2018年,对于包括时尚杂志在内的传统媒体行业,都是“无比忐忑的,克制的一年” 。这一年来,大市场多变而诡谲,给时尚媒体在综合成本、精品内容创新压力等多方面都造成了不小的压力。
  
  但在压力之下,刘江还是再次洞察到了“技术变革”所带来的新动力:时尚杂志媒体和社交平台的融合,形成了另一种语境。而在“历史的奇点”里,他决定再次推动时尚集团的重构转型——时尚集团过去是“时尚内容的创造者和领先者”,今天则要做“让美好发生”的倡议者,明天与未来,则更是要做城市生活、商业文化和时尚产业的深度参与和推动者。
  
  以此为转型调性,2018年一年来,时尚集团一直在“互联网+”的领域里持续求新求变:社交媒体每月生产超过7500篇原创高质量生活方式内容,这些内容通过各类客户端分发渠道影响超过34.6亿次用户浏览,影响和吸纳了7030万的订阅用户。媒体内容的精彩和创新,有超过465万的粉丝进行活跃互动。短视频生产量猛增,5821万在册视频用户量同比去年提升130%。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刘江带领时尚集团又成为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他们在微信端首次创新推出系列电子刊小程序。这些小程序可整合时尚图文音视多种形式,多维造就“流量化的时尚”,被业内人士誉为是时尚行业探索创新的“又一重要内容形式”。
  
  另外,在集团运营管理方面,刘江也布局推出了MCN和传统杂志品牌的立体化升级战略,各刊亦逐步在内容电商方面“放船试水”,以令时尚生活方式的内容覆盖和触及深度,较杂志时代呈几何级递增。
  
  由上可见,刘江再掌时尚集团满打满算虽仅有一年,但他的“宝贵遗产”——各个领域的“新时代”布局已基本确立。时下虽斯人已逝,但“新生”的时尚集团乃至中国时尚圈的未来,仍然会深深的打上他的烙印。
  
  “举灯照后人,契阔念旧恩。”刘江常说“人因为精神世界的辽阔而自由”,他一生从未停止过求索创新,来朝转合也当如回音谷——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浏览:35
设置 修改 撤销 录入时间:2019/3/11 14:54:24

新增文选
最新文选Top 20
新京报四合院走出的时尚帝国,刘江身后“时尚无处不在”(收藏于2019/3/11 14:55:00
新京报刘江:诗意半生 筑梦时尚(收藏于2019/3/11 14:54:24
1/2页 1 2 向后>>


访问排行Top 20
新京报刘江:诗意半生 筑梦时尚(访问36次)
新京报四合院走出的时尚帝国,刘江身后“时尚无处不在”(访问29次)
1/2页 1 2 向后>>

注册|登录|帮助|快捷
Powered by Netor网同纪念,2000-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