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亥革命纪念园
文选目录 全部文选 添加文选 添加目录
辛亥革命纪念园__溥仪纪念馆
辛亥革命纪念园

我离开溥仪以后(五)

李玉琴

  在溥修家为“皇上”守节
  
  
  我们是农历五月二十七日离开长春的。因为五月二十八日是我的生日,所以走前母亲给我煮了不少鸡蛋。我因家里困难,要把剩下的一千元钱留给家里,母亲不同意。她说:“你带着吧,到人家一个钱没有就困难了。”
  
  第二天我们应在沈阳换车,不知是票不好买或其他什么原因,竟在沈阳住了两宿。我把身上带的钱掏出花了不少。我们并没有直接去北平,而是先到了天津溥修家里。溥修是溥仪的族兄,伪满时是伪满洲国驻津办事处处长,具体任务是替溥仪管理静园等处房产,和皇家列祖列宗的牌位,以及溥仪、婉容当年没有带到东北的衣物等。溥修为了忠于溥仪,也为我往来奔走去北平摄政王府几次,但摄政王载沣不肯收留我。他又去找溥仪的亲七叔载涛和溥仪的四弟溥任,也是不肯收留。这时溥仪的二妹等人也都回到北平,但谁都不肯管我。
  
  最后,溥修还算不错,把我收留了。那时,我真糊涂,年纪那么小,竟中毒那么深。我把溥仪当作至高无上的人,不管是在他面前或者离开他,我都时刻想着他给我订的那个“二十一条”。我想当一个皇帝的好妻子,帮他管理天下,所以,去溥修家里不管吃多少苦、受多少气,我都毫无怨言地忍受着,毫不动摇地一心等待皇上回来。
  
  我初到溥修家时还好,溥修每天上午教我学文化。谈话的内容就是:“贵人是皇上册封过的,是皇上的人”、“贵人不能辜负皇上的恩典”、“要时刻注意贵人的身份”等等。有一次,他很有礼貌地对我说:“溥修去了北平,北府(摄政王府)和载涛都不请贵人去住。贵人就暂住溥修这里吧,溥修一定尽力使贵人生活得好。”在这之前,俭六奶奶也讲过:“皇上的生身父亲和四弟、七叔都不肯接贵人去。又不能让贵人在外边流浪,贵人就住在溥修这里吧。过去,溥修一家子也是皇上养活的。”从此,我就在天津住了整整五年,一直生活在溥仪皇族的家里。我从伪皇宫出来,经过一段颠沛流离,放弃了能够获得解放的机会,又投入了封建的牢笼。
  
  开始,他们对我很客气,以礼相待。这是个人口很多,关系复杂的封建贵族之家。住的都是溥仪的房产。溥仪在天津一共有15所三层楼房,溥修家住了三所,其余都被国民党人占用了。溥修把自己占用的楼房分为一号、二号、三号。一号楼,楼上住着溥修之妻修二奶奶费云章,楼下住着溥修的姨太太刘展如和溥修的女儿毓灵筠;二号楼,溥修住在楼下,溥修的姐姐是个没有结婚的老姑娘,还有她的保姆一家,住在楼上;三号楼,毓嵒的哥哥毓岱两口子住着一部分,其余是用作祠堂和仓库。我来之后,修二奶奶就把一号楼的楼上让给我了,我住前面,后面是佛堂。嵒二奶奶马静兰是先来的,这时正带着两个孩子,住在楼下后屋。不久,溥修的大儿子毓岷回来了,接着毓嵂也回来了。这样,加上陪我的敬喜和厨师等,这个家就二十来口人。毓嵂本打算回到北平他母亲那里去,溥修看他老实,把他留下来替他干些跑外等杂活。毓嵂在长春和我分手后,和溥俭、毓岷随部队去了几个地方,最后到延吉才被解放军放回来。他走时,在延吉只剩下婉容一个人。婉容正病重,溥俭等人也不尽忠了,扔下不管就走了。毓嵂一路上得到红万字会的帮助,又卖了些溥仪带出的贵重药品才回到关内。
  
  我在溥修家住着,前一阶段伙食挺好,吃饭时以修二奶奶为主都来陪我。可是,这饭吃得很难受,一顿饭要吃两个钟头。这不是吃饭而是数米粒,我在宫里吃饭也没这样慢,因为主人修二奶奶和我边吃边谈,半天也吃不上一口饭。修二奶奶吃饭很讲究,她不断地用筷子在饭碗里翻来拨去地往外挑,把每一粒小谷子都挑出来,夹菜也是一点点,嘴张得也很小,故意装出“樱桃小口一点点”的样儿来。我在宫里时就讨厌唠那些无聊的喀,可是在人家,没法子,只好随着人家的规矩,陪着人家慢声细语地瞎聊。好在家里有厨师,菜凉了再热。我的确有点受不了,所幸这样生活没几天。因为修二奶奶过的是昼夜颠倒的生活,她从来是中午才起床,后半夜两三点钟才睡觉。在以前,溥修当伪办事处长时,她每天吃过晚饭在七八点钟就坐上黄包车到“屋顶花园”去尽情地玩乐。这“屋顶花园”我没去过,据说是个大杂耍场,说书的、唱戏的、说相声的、唱大鼓的,以及电影和舞会等应有尽有。玩饿了,有饭馆、有酒店。夏天气候热,修二奶奶都是玩到天亮才坐黄包车回家睡觉。我刚到她家来,她看在溥仪面上,拘于礼节,每天早七八点钟来给我这福贵人请安,还得陪我吃饭。但仅仅这么几天,她就受不了啦。我一再向她说,家无常礼,您身体不好,还是免了吧。本来这套虚伪礼节我早就反感,两下都不方便,何苦来呢!几天以后她不再来了。
  
  修二奶奶的娘家父亲原是两广总督,就是在伪满宫中教书的那位费老师。前些年,因为年岁大,受不了宫中礼法的折腾,回北平去了。修二奶奶从来都以名门闺秀自居。特别注意修饰,四十多岁了,还打扮得像个少奶奶似的。她用的全是上好的化妆品。有一次她小女儿回来住娘家时向我说,我奶奶(母亲)用那么多的西瓜配药擦脸保护皮肤;天这么热,我们难得吃一块西瓜。修二奶奶就是这样一个只会享乐而连自己儿女都不管的贵夫人。她孩子出麻疹时,她竟捂着鼻子在门口慢声细语地问一声:“好点啦吗?”却不进屋去看看。她只关心自己如何漂亮,不老。
  
  溥修的大女儿毓灵筠还比较好,但也有贵族派头,好看不起人。她从来不关心家里的事,什么都不愿管,也是满肚子怨气。她常和我说,她妈存了很多钱,只顾自己享受玩乐,整天打扮自己,一点不关心女儿。她对女儿很抠,从不给女儿做漂亮衣服,连一块香皂都不给买。偶尔高兴,她也带女儿出去作客。因为母亲打扮得漂亮,别人都说她们不是母女而像姐妹;结果女儿达到了嘲笑母亲的目的,母亲也为自己胜过女儿而得意。真是少见的母女感情!这位修二奶奶只要别人说她年轻漂亮,她就爱听。她长得倒不难看,但不是美人。不足的是白发来得早。她皮肤白又保养得好。高鼻梁,细长眼睛,身材适中。有点驼背,溜肩膀。走起路来如风摆杨柳。没笑也装笑。没事就对镜子,左顾右盼欣赏自己的美容。难怪她女儿有意见,和她一点不亲近。
  
  没过多久,我发现这个家是矛盾重重的。溥修这个人很有才学,能书善画。但他满脑子封建道德,满嘴孝悌忠信礼义廉耻。表面上和妻子费云章恩恩爱爱,相敬如宾。看起来道貌岸然,却悄悄地从妓院里接来一个十六岁的小姑娘(刘展如)做姨太太,比他小二十多岁,和他的大姑娘岁数差不多。论说,溥修一妻一妾长相都不错,姨奶奶更漂亮,但皮肤黑,一对大眼睛很有神,美中不足的是有点口吃,所以外号叫“哑美人”。后来她改得不错,不着急不口吃了。姨奶奶虽然年轻漂亮,但在正品太太面前也有主子和奴才之分,逢年过节都得给太太磕头。说到这里,我想到一件事:近年来,我看有人写婉容和文绣,竟出现了姊妹之称,是不妥的!连姨奶奶对太太也不敢以妹妹自居,而太太也绝对不会称姨奶奶为妹妹。满族的嫡庶界限是非常严格的。姨奶奶是官称,无论上下老幼都叫她姨奶奶,连自己生的孩子也只能叫“额娘”。对嫡母要称奶奶(母亲)。由此可见姨奶奶在贵族家庭里是没有什么地位的。而在这个家里,情况却有所不同,修二奶奶只顾自己打扮玩乐和往腰包里划拉钱,并图清闲,竟把家交给了姨奶奶,于是这位姨奶奶就成了当家人、管家婆。
  
  溥修的脾气很坏,发起脾气来很吓人,连喊带骂,像刮八级台风,全家不得安宁。吃饭挑拣更大,不对口味马上就摔,还骂是“狗食”。他大儿子毓岷用古礼批评他父亲,说“古人讲‘不迁怒于人’!”由于溥修经常又气又骂,对自己健康有所影响,年纪不大,视力就开始减退了。
  
  岱大奶奶是不幸的人。她是毓岱的妻子、溥修的大侄媳妇。曾在日本留学。她也是长春人,汉族。不是贵族家庭出身,不知怎么到天津和毓岱结的婚。她有些新思想,我和她能谈到一起,她常向我诉说她的不幸。在这个家庭里,她很孤单,叔公、婶婆和姑婆都看不上她。她说溥修脾气特别暴躁,她自己丈夫毓岱不会来事儿,不像毓嵒那么讨人喜欢。毓岱和弟弟毓嵒一起在长春宫里读书时,毓岱不知怎么触犯了皇上,溥仪就把他打发回来了。他本是个不会讨长辈喜欢的人,一被溥仪打发回来,溥修当然就更不喜欢他了。毓岱心情很不好,动不动就被溥修骂一顿,结果得了精神病,干不了什么事情了。小俩口寄人篱下,日子是不好过的。也许因为我和岱大奶奶都是长春人,又是汉族;她看我也挺直爽,不会端贵人架子,所以有什么委屈都愿和我说。她告诉我:这个家庭非常复杂,人和人之间,都没有真心,关系非常封建,也很腐败。让我一切要多加小心。我问她是否有孩子?她就哭了。她说本来怀孕三四个月,溥修骂毓岱,毓岱犯了病,跟我又摔又闹,弄得我流产了。
  
  这个家还有一个怪人,就是溥修的没有出嫁的姐姐——老小姐。有人说她年轻时挑得太厉害,所以没嫁出去;也有人说她脾气太怪,才没嫁出去的。她长得像他弟弟,打扮也像男人,穿长袍,留分发,不施脂粉。她有个保姆跟她多年,保姆的儿子也是在她家娶妻生子的。这位老小姐,怪脾气很多,忌讳也很多。梦字只能说草字头,出门遇见尼姑要吐三口唾沫。她喜欢学西太后的派头,让侄儿侄女都叫她“爸爸”,嵒二奶奶的两个孩子——缘缘和荔荔就都叫他“爷爷”;这样,我也跟着借了光,孩子们也叫我“爷爷”了。这位老小姐也很会骂人,但又不骂脏字。她骂荔荔是“罪孽包”,说满洲国让他给“妨”没了,实际是变相骂我和嵒二奶奶。
  
  毓岷是溥修的大儿子,长得很像他的父亲,挺精神,脾气也挺古怪。都二十七八岁了,他父亲也不考虑给他定亲。他和父母的感情很淡薄,其实这也不奇怪,按清朝贵族的规矩,生了孩子,往上一报,就领一份钱粮,就有专人侍候。每个这样的小贵族,就得有四个人照顾着,全由朝廷开支,所以孩子只和嬷嬷(奶妈)、看妈亲;不和生母亲;加上这位修二奶奶对他又从不来过问,溥修也不喜欢他这个儿子,他们父子之间也就没有什么感情了。
  
  毓岷回来,我住的二楼就让给他了,我搬到楼下和姨奶奶住在一起。毓岷在这个家里只和姨奶奶好,姨奶奶对他也照顾得无微不至,连厨子都说:“四阿哥(毓岷)和谁都绷脸端架子,只有见了姨奶奶才是春风满面的。”
  
  在这个家里,还有位不寻常的人,就是溥修的小儿子,名叫小岥,当时只有十四五岁。他是修二奶奶唯一喜欢的孩子,真是娇生惯养。这孩子只吃肉蛋,不吃青菜,长得很瘦,医生说是得了一种缺青菜的病症。后来,这个孩子成了败家子,他经常偷家里的书画去卖。他父亲溥修知道了当然发火了,但她母亲修二奶奶却百般庇护。最后发展到触犯刑法,于一九五一年被判了二十年有期徒刑。
  
  在这个家里,最可怜的要算嵒二奶奶马静兰了。在长春宫里时,我俩就比较要好。她心地善良,人也单纯,爱说爱笑,只是性格软弱,有时又多愁善感。她是北京的旗人,但不是贵族。她从小没有母亲,她父亲怕自己孩子受委屈没有续弦。她是老大,家务活她挑一半。她和毓嵒结婚后生了两个孩子。又碰上这逃难的年月,在溥仪被带往苏联,毓嵒也跟着去了以后,她一人带着两个孩子,投奔到这里,处处看人家眼色,生活太艰难了!在这个家里只有我俩能互相体贴,互相照顾,互相谈点真心话。
  
  
  【本馆所有资料(包括文章、图片、网友留言)任何网站、论坛不得转载。如需转载,请事先与本馆联系,并请注明转载于“溥仪纪念馆 www.puyi.netor.com”】
原文 发表于《溥仪离开紫禁城以后》  浏览:1702
设置 修改 撤销 录入时间:2004/1/27 22:07:26

新增文选
最新文选Top 20
网友讨论2(收藏于2006/7/6 15:36:33
网友讨论1(收藏于2006/7/6 15:35:31
中央档案馆 编《伪满洲国的统治与内幕——伪满官员供述》(收藏于2005/8/25 12:40:22
中央档案馆 编《伪满洲国的统治与内幕——伪满官员供述》(收藏于2005/8/25 12:39:50
中央档案馆 编《伪满洲国的统治与内幕——伪满官员供述》(收藏于2005/8/25 12:39:21
中央档案馆 编《伪满洲国的统治与内幕——伪满官员供述》(收藏于2005/8/22 19:53:42
中央档案馆 编《伪满洲国的统治与内幕——伪满官员供述》(收藏于2005/8/22 19:53:07
中央档案馆 编《伪满洲国的统治与内幕——伪满官员供述》(收藏于2005/8/22 19:51:55
中央档案馆 编《伪满洲国的统治与内幕——伪满官员供述》(收藏于2005/8/18 15:53:07
中央档案馆 编《伪满洲国的统治与内幕——伪满官员供述》(收藏于2005/8/18 15:52:35
1/2页 1 2 向后>>


访问排行Top 20
唐海炘我的两位姑母——珍妃、瑾妃(访问42942次)
王庆祥是是非非李淑贤——末代皇帝最后一次婚姻再解“密”(访问21250次)
中央档案馆 编《伪满洲国的统治与内幕——伪满官员供述》(访问20810次)
李玉琴(忆述)王庆祥(撰写)《中国最后一个“皇妃”:“福贵人”李玉琴自述》(访问15727次)
中央档案馆 编《伪满洲国的统治与内幕——伪满官员供述》(访问15726次)
中央档案馆 编《伪满洲国的统治与内幕——伪满官员供述》(访问14727次)
叶祖孚(执笔)《溥杰自传》(访问12598次)
中央档案馆 编《伪满洲国的统治与内幕——伪满官员供述》(访问11553次)
王庆祥李玉琴生平简谱(访问9961次)
中央档案馆 编《伪满洲国的统治与内幕——伪满官员供述》(访问9910次)
1/2页 1 2 向后>>
文选评论
访客文选评论(评论于2015/10/30 22:42:05
访客文选评论(评论于2015/8/18 16:43:45
水星文选评论(评论于2015/7/29 2:04:36
水星文选评论(评论于2015/7/29 2:04:33
水星文选评论(评论于2015/7/29 2:04:26

注册|登录|帮助|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