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选目录 全部文选 添加文选 添加目录
丁佑君烈士陵园__巾帼颂歌
丁佑君烈士陵园
70576号馆文选__女烈文学

女兵征粮喋血记-竹挺兰香11

女烈重现原著

  坐山虎心里揣着两件让他着急的事,一是想尽快知道山下征粮队到底来了多少共军,二是见幽兰确实令他心醉又没治服她。审了一上午没个结果,他有些失望,他走到秀兰面前,见她沉着头,身上汗水往下流着,绿黄色的军裤已被汗水浸湿,红肿的乳头上,血珠子顺着那猪鬃慢慢移动,滴落在地上。
  他用手抬起秀竹的头,见秀竹咬着牙瞪着他,他知道秀竹确实又是一个难以对付的女共党,不对她用大刑难以让她屈服,坐山虎冷酷地笑说:“卿小姐,想必你还是个黄花大闺女,难道就不怕我毁了你的闺女身子?”
  秀竹看到土匪对辛梅残酷地施暴,她也知道土匪不达目的是不会放过她和幽兰的,说什么也不能屈服于土匪,她看见幽兰就在前面看着她,她不能在土匪面前有半点的妥协....
  “ 呸!”秀竹向坐山虎吐了一口血水说:“你们可以破坏我的身子,但你们休想得到想要的情报!”
  坐山虎咆啸着喊道:“毁了她....叫她坐桩子.....用竹快子给我穿.....”
  王礅子来到秀竹跟前一边解着秀竹的皮带一边说:“嘿嘿......卿小姐你可想清楚,那桩子一坐,你想后悔也来不及了!”说完他向下一扒,那军裤滑了下去,剩下那汗水浸湿的内裤,王礅子狞笑着向下扒去,无奈秀竹的身子完全暴露出来,她紧闭双眼,双腿尽力的收紧,“打开她....”王礅子满意地吩咐着土匪,土匪拿着绳开始固定她的脚......
  幽兰被土匪的暴行震惊了,她目睹了土匪无耻下流地糟踏了辛梅,现在又对秀竹姐准备实施暴刑,她虽然有些惧怕,但她知道这是必须面对的事实,她不能屈服-----那是比面对土匪们的凌辱还要可耻的.....
  秀竹的脚已被绳从两边撕开,她的身子完全暴露出来,王礅子和几个土匪在她两腿间放肆地凌辱她,土匪们的狞笑声和秀竹发出阵阵叫喊声,像针一样刺痛着幽兰的心......
  匪徒们拿来一根碗口粗的木桩,那木桩上部留下了原有的一截树叉,树叉以上四寸左右被削成尖锥状,这是坐山虎用于对付背叛者的专用刑具。王礅子吩咐土匪抬起秀竹两腿,他把木桩放在放在地上,尖锥直对着她的两腿间,王礅子看准了地方,叫土匪放下她,那尖部已渐渐进入她的身体,撕裂般的疼痛使她张大了嘴惨叫起来,她猛力挣扎着,身体渐渐下沉,最后直到那树叉顶住她的身体,血水顺着木桩往下流,她并没有昏死,只是瞪圆了眼摇着头痛苦地嘶声地叫着.....两个土匪前后推动她的身子,那木尖在她体内搅动磨擦着....
  坐山虎并不甘心,他想震摄住幽兰,他凶狠地咬着牙挤着声音说:“给我穿!.....”
  王墩子拿着一根削尖了的竹快走到秀竹身前,一边用竹快子在她的乳房上划动一边说:“苟二爷问你的话你到底招还是不招!你要是不招我把你奶子扎个透!”秀竹已无力回答,她闭着双眼将头扭向一边,王礅子狞笑着捏紧她的乳房,用竹快横着狠狠地扎了进去,竹快从乳房另一边穿出,秀竹惨叫一声昏死过去.......
  苟二巴走到幽兰面前见幽兰已哭出声来,他满意地笑着“幽兰小姐你不想说点什么吗?只要你点个头,顺了虎爷.....”
  “呸!你们这丧尽天良的土匪,我死也不会屈服你们的.....
  坐山虎猛地站起身来失望地吼叫着:“吊起来!吊起来!我要狠狠地抽她!”
  土匪从椅子上解开幽兰,把她和秀竹吊在一块,坐山虎拿着马鞭沾着凉水猛力的抽打着幽兰,她白色的衬衣上顿时浸出条条血痕,幽兰没有喊叫,她想着牺牲了的小李,学着辛梅和秀竹的样,她咬着唇闭着眼,默默地忍受着,皮鞭呼啸着撕破了她那汗水侵湿的衬衣,剧烈的疼痛使她尽力收紧身子,她咬破了嘴唇血水从嘴角流出,终于她慢慢地沉下头,痛昏过去......
  
  
  天刚晓侦察员叫醒杨涛“报告团长,他又去了那杂货店,现在刚出来,正在回区公所的路上!”杨涛翻身起来叫醒区长,区长听后说:“你们别出声我去看看”。
  区长从屋里出来见炊事员老刘买菜回来,他笑着说“老刘,今天准备给大家做点什么好吃的!”说完区长接下他背上的背篓,帮他拿进厨房,他一边朝外捡着菜一边说“老刘啊,这几天同志们征粮很辛苦,你一定要做好饭菜叫大家吃好啊!”老刘说:“区长,你放心好了,我会尽力做好的.”
  区长回到屋里对杨涛说:“全部是菜,没有杂货.”杨涛明白了.他对区长说我们要尽量快地剿除倮山一带的土匪,但我们地形不熟,不能进山清剿,为避免过大损失要想办法把土匪引下山来消灭,这样秀兰她们的危险也要小一些,你看我们这样办......
  吃早饭时区长对老刘说:“老刘你今天做十几个人的干粮,今天晚上准备把倮山征的粮转移到草坝,同志们路上要用。”老刘听了说:“好,好,待会儿我就去准备.”
  吃完早饭,老刘背着背出去,杨涛叫侦察员远远跟踪着,他上了楼用望远镜在街西慢慢搜寻,半上午没见什么情况,他有些着急。忽然侦察员跑上楼来“团长,他把一纸条小心地丢在地上,一个讨饭的检到纸条向后山去了。”杨涛用手在桌上一砸“好狡猾的土匪!好!马上通知部队作好战斗准备!......”
  
  
  
  晚饭时分苟二巴拖着疲夜惫的身子,抱着一套女人的旗袍开了门进屋来,见翠草伏在桌上睡着,他放下衣,猛地抱着翠草嘴凑了上去,翠草挣扎着,用手扑打着.....
  “ 想死我了,我的翠草小姐,还是他娘的你听话,那几个谁也没能耐治得了...”翠草挣脱他站在地上。苟二巴笑着说"来把这袍子给换上,包你变个美样儿”翠草说:“我要去看看她”
  “行,行行!你换上衣就可以自个儿去,没人拦你,怎样?嘿嘿.....”苟二巴得意地笑着。
  翠草沉思了一下,拿起那衣说:“你给我出去!”“ 哈哈......得得得!任着你的性!”他哼着小调晃着头美滋滋地向屋外走去。
  不一会儿翠草从屋里走出来,苟二巴一下看楞了,那翠草身着粉红色袍子,一件小白绸衣披在身上,短发轻撒在后肩,那漂亮的脸蛋,那身段着实撩人......苟二巴看神了眼闪开身,嘴里直说:好好好!你请便,快去快回,快去快回.....哈哈....”
  翠草三步并着两步走,躲闪着路上土匪们邪的眼睛和哄笑声,直奔那小牢屋。那守牢的土匪一见翠草,忙点头问道“翠草小姐,您可进去?”翠草说:“开门!”
  那土匪哈着腰开了锁,翠草进屋惊住了,只见辛梅躺在草堆边,两乳血肉模糊,身下血迹斑斑,满是灼伤。辛梅朦胧中看见了发呆的翠草,她无力地抬了一下手,翠草飞身着扑了上去,她哭着给辛梅拨去脸上的乱发,泪水直掉落在她的脸上,她知道辛梅今天又惨糟折磨,辛梅指了指另一个墙角,翠草看到了秀竹,她赤着身,昏死着红肿的乳房上流着血,下身也被血糊着,她惊呆了,辛梅哑着声说:“她叫秀竹...是自己人....还有一个叫幽兰的被她们关在坐山虎那儿....”翠草止住泪猛地起身朝门外跑去,她什么也顾不上了,找到土匪厨房提了半桶清水,找了块布,返回牢里。
  她用布块粘着水轻檫着辛梅和秀竹身上的血迹,把地上血迹斑斑的衣裤轻轻地给她们穿上,她伏在辛梅脸上哭着轻轻地说:“梅姐,别耻笑我,我已找到了几颗手榴弹,我一定要想办法救你们出去,夺回我们的粮食......”辛梅抓紧翠草的手看着她,她好像突然长大了,成熟了很多。她说:“不要盲动,一定要把土匪的情况弄清楚,寻找机会....”翠草点点头应着。辛梅又说“:回去吧,不要待久了让土匪起虑心....”翠草站起身擦着泪,依依不舍地看着她们,走出门去.....,天黑了下来......
  
  
  夜幕降临,虎藏山寂静下来,坐山虎累了一天,他仰在马架子椅上沉思着。
  他从老三送来的情报中知道共党已恢复了征粮,但还迟迟没有进山来清剿他,想必共党在倮山人马不会太多,但这也只是眼前的事,待他们粮一征完,一定会腾出手来对付他的,他不能坐等待毙,但从什么地方下手呢?那几个女共党问了一天也没个结果。他有些着急.....
  苟二巴走进屋来,见幽兰反捆着手丢在凉床上,他笑着说:“虎爷,这幽兰确是有些性子,但人年轻,好对付.只要生米做成了熟饭,她不认也得认....”
  坐山虎点点头狠着说:“她就是块铁,我也要叫她锈掉几层皮!”
  “累了一天了,你早点歇息。”苟二巴说完,他转身出屋下了楼。
  坐山虎手把着油灯走到床前,他对着幽兰上上下下的看了一遍,他放下灯,端起凉茶含了一口对着幽兰的脸喷去,不一会儿,幽兰舐着干绉的嘴唇慢慢醒来,朦胧中她看见了灯火,看见了坐山虎那双邪的脸,她挣扎着想坐起来。
  坐山虎一手按着她,一只手拧着她的脸说:“幽兰小姐,嘿嘿....你不要怕嘛,你倔着也没个用,今晚可由不了你,你还是乖乖地顺了吧。”说完他把手移到幽兰胸前胡乱地捏弄着,幽兰挣扎着叫喊起来,坐山虎说:“你就省点儿心吧,谁也帮不了你,嘿嘿......”他撕开幽兰的那件浸着血痕的衬衣,一双挺立白析的乳房暴露出来,坐山虎狞笑着把毛猹猹的脸朝那鞭痕累累的胸凑了上去......
  幽兰双眼噙着泪水,无奈地翻滚着头,接着坐山虎扒下幽兰的军裤,把那沉重的身子压了上去, ....
  幽兰几声凄厉的惨叫从那小楼传出,她失去了珍爱的身子......
  坐山虎满意地拍拍她的身子:“你已是我的人了,而今往后有吃有穿的有啥不好?嘿嘿......”
  
  “来人啊!来人啊....天刚亮,坐山虎突然在楼上叫起来,王礅子冲着进来,见幽兰咬着坐山虎的一只手臂,他上前抓着幽兰的头发用力捏她的嘴,迫使她松开牙,坐山虎手臂上被咬出两排牙痕,流着血.....
  “给我毙了!给我毙了她们.....”坐山虎敲打着床头怒吼起来,苟二巴从楼下冲上来,cao起手向幽兰脸上打去,他对王礅子说“把她吊起来,给我狠狠整治她!”回头又对坐山虎说“虎爷,你息怒,这几个女共党咱不能毙,如今山下情况不明,如果共军前来清剿,我们手里有几个人攥着,也有个回旋余地,量他们也不敢把我们怎样!”
  王礅子把幽兰手脚反捆在一起,吊在坐山虎床头的屋梁上。
  “毁了她!给我烫,给我用火燎!”坐山虎不再怜花惜玉,他知道幽兰不是翠草,她虽然年少,文静漂亮,但她必竟来自共军部队,有坚屹顽强的性格。
  幽兰的双腿被一根木棍撑开,她的嘴里被勒了一根绳.那绳拉扯在反捆的手脚上,她身子向下弯曲着,头被迫抬起。
  幽兰知道土匪最终会折磨她,因为她不会屈服,她要向辛梅和秀竹姐一样勇敢地去面对凶残的土匪。
  王礅子点着了一束香火,他朝幽兰的肚腹上烧灼着,幽兰被绳勒住嘴,她不能动弹,剧烈的疼痛使发出低沉的、来自喉头的呻吟,炽红的火头又连续不断地烫向她的双乳和下身,幽兰极力忍受着凌辱和剧痛.....
  “给我燎!”坐山虎吼叫着,王礅子点着油灯,把那跳动的火焰伸向幽兰的乳头和下身......
  
  
  下午时分混子上了山,把情报送到苟二巴手中,他看了喜出望外:“虎爷,天赐良机啊!共党今晚向草坝运粮,只有二十来人押送,老三的情报准没问题,咱们在草坝附近伏击,来个人粮一锅端,哈哈......”
  坐山虎接过那纸条仔细看了一遍“好!是三弟的亲笔,通知弟兄们准备准备,吃饱喝足了今晚下山!”坐山虎下达了命令。
  
  黄昏时分杨涛带着侦察班来到厨房,两个战士用枪对着炊事员,杨涛说:“你演的戏可以收场了,你这个凶残的土匪,想必你的情报已到了山上,今晚我们在草坝还有一场好戏上演!”
  之后,杨涛带着侦察班包围突袭了杂货店......
  晚上征粮队封锁了各路口,小分队向草坝直奔而去......
  
  天黑下来,土匪们下了山,按苟二巴怖署,在那关键路口设了七八个土匪守着,带着百十个土匪下了山,为了万无一失,苟二巴在山下路口留了王礅子带着十几个土匪接应.......
  
  翠草见土匪们下了山,一个土匪守着楼,她知道机会来了,一晚上翠草都在想着法,天快亮了,从床下拉出那木箱,见手榴弹原封不动的都在,她剥去防潮油纸取出一只,把它在手里,她贴着门听见了那守楼土匪熟睡的鼾声,她轻轻地开了门,见那土匪抱着枪靠着门睡着,她的心剧烈地跳动起来,轻轻地靠近他,举起手榴弹对着那土匪的脑门儿,闭上眼狠狠地砸去,那土匪应声倒在地上。
  翠草把手榴弹在放怀衣里,回屋提着水壶向小牢屋奔去,东边天上已显鱼肚白,她远远地看见那守牢的土匪在牢屋门前走动,她冷静地走过去......
  “站住!谁?”土匪端着枪问到,翠草回应着“我是翠草,我给我姐送点水!”
  那土匪见她拎着水壶笑着说:“二爷不在,翠草姑娘睡不着觉,莫不是想二爷了吧?”
  翠草说“大哥,你给我开开门,我给我姐送点水说说话就走,行吧?”那土匪捏捏她的脸蛋,翠草顺着,土匪说“快点儿啊!”说完他掏出钥匙弯下腰去开门,翠草从怀里拿出手榴弹对着他的后脑猛砸下去,土匪哼了一声倒在地上,她拾起钥匙打开门冲进屋去。
  辛梅和秀竹已听见翠草的声音,见她进来手里拎着手榴弹,已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她们支承着疼痛的身体几个人抱在一起。
  翠草说:“土匪已下了山,那关口一定还有土匪守着,我们要想办法把那关口夺下来,守住它,叫土匪们想回也回不了!天快亮了我们动手吧!”
  辛梅抱紧了翠草,“我的好妹妹,你终于长大了.....”
  幽兰无力地躺在草堆上,她想支承着起来,翠草将手榴弹给了她,秀竹安慰着她叫她躺下......
  她们三人摘了土匪的枪,又到苟二巴屋里取了手榴弹,天已渐渐亮起来,她们来到大殿门外向山下望去,远远地看见了那关口,有几个土匪在游动。
  翠草见辛梅,秀竹有伤在身,她说:“梅姐让我去吧,”她拿了两只手榴弹放在怀衣里,她找来茶壶装了水,“我就装着给他们送水,你们见我投了弹,再冲下来......”
  “翠草!我的好妹妹.....”辛梅着紧紧地把翠草抱紧在怀里,她知道这样太危险,但时间己不多了,一定要赶到土匪回来之前夺下那关口,她们再三吩咐够上距离就投弹。翠草应着,提着水壶沉着地向关口走去。辛梅和秀竹准备好手榴弹,子弹上了膛屏住气看着翠草渐渐远去的身影......
  太阳还没出来,风吹在脸上凉凉的,掀动着翠草那粉红色的旗袍.翠草慢慢地向那关口走去,她知道此去凶多吉少,但是为了雪耻,为了消灭凶残的土匪,为了粮食和辛梅姐她们.....
  放哨的土匪远远的看见了她,“快看呀!翠草姑娘给我们送水来啦!”两个土匪嘻笑着迎着她走来,辛梅和秀竹见多数土匪还在关口,为翠草捏着一把冷汗。
  翠草冷静地强笑着快走几步靠近了关口,两个土匪已到跟前,翠草放下水壶,说时迟那时快,从怀里掏出那颗填满她仇恨和怒火的手榴弹,拔去保险针用力投向关口的土匪,轰地一声关口土匪倒下几个,当她准备掏出二颗手榴弹时,两个土匪慌忙中抱住了她扭在一起,她握紧手榴弹用力拉去保险朝着山顶大喊一声“辛梅姐.......”
  一声巨响,手榴弹在她手中爆炸,炸碎的旗袍被气浪扬起向山下飘去.....
  辛梅和秀竹被翠草的壮烈行动震憾了,她们喊着翠草向关口冲去,射击着,投着手榴弹,剩下的几个土匪被突入其来的打击惊呆了,还没来得及还击巳被击毙.....
  
  
  坐山虎和苟二巴带着土匪直奔草坝,半夜里钻进了小分队的伏击圈,杨涛一声令下,小分队出击,坐山虎知道已中了计,慌忙中组织抵抗,战斗异常激烈,区征粮队也投入了战斗,秋菊和黄丽也参加了抢救伤员的工作,秋菊己抢救出几个伤员,天快亮了,小分队收缩了包围圈......
  王礅子听见草坝方向枪声密集,估计坐山虎遭到不测,带着十几个弟兄从虎藏山下赶来增援, 朦胧中见秋菊背着一个伤员下撤,王礅子上前举枪打倒那个受伤战士,几个土匪扑上来扭住秋菊双手,秋菊被土匪抓获了.....
  坐山虎和苟二巴在土匪的掩护下突围出来,见王礅子己来接应,并捉了一个女共军,苟二巴提着秋菊的头发站在土坎上大声喊道:“共匪们!你们听着,你们的几个人在我手里,如果你们穷追死打,别怪老子手下无情....”
  “团长,别管我,你们开枪呀,别让土匪逃......”秋菊大声喊道,苟二巴卡住了秋菊的颈子.
  枪声稀下来,苟二巴把秋菊交给王礅子说:“你掩护,边打边撤!”说完和坐山虎调头向虎藏山逃去....
  
  杨涛带着小分队紧跟着土匪,为了不伤秋菊尽量少射击,伺机歼灭土匪......
  
  秀竹和辛梅摘了土匪的两支卡宾枪和手榴弹,在关口不远处埋伏下来,等待着土匪的到来.....
  
  幽兰躺在牢里听见外边剧烈的爆炸声和枪声,她知道秀竹她们己和土匪们打上了,她忍着剧烈的伤痛,挣扎爬着,她爬出牢房,爬到大殿前,拧着那颗手榴弹向关口慢慢地爬去......
  太阳一杆子高,山下响起了枪声,秀竹和辛梅知道土匪马上就要到来,她们枪指着关口的那条悬崖上的小路等待着,一会儿十几个土匪抢在前面向小道奔来,秀竹和辛梅开枪了,一匣子弹打出去几个土匪滚下了山崖,土匪们退了下去.....
  “ 虎爷....二爷!那几个女共党占了咱们的卡子,打倒了几个弟兄.....”退下去的土匪喊叫着,坐山虎一听暴跳着,向天开了几枪“给我拿下来,我要亲手剐了她们.....”
  土匪们蜂拥着顺着小路冲上来,秀竹和辛梅一阵射击,土匪们又退了下去。
  
  山下静了下来,一会儿传来苟二巴的声音“卿秀竹!你看清楚这是谁,你们别伤了自己人啊!哈哈.....”
  秀竹朝路口看去,她震住了,只见秋菊被剥光了上身,两个土匪扭着秋菊的手推着她,顺着小路向关口走来,秋菊用力挣扎着,向后抵住土匪,苟二巴的马鞭子不断抽在她白析的身上,秀竹和辛梅拿枪的手开始抖动,她们不能开枪......
  “ 秀竹姐!开枪吧.....”秋菊大声喊叫着。土匪们用力推着秋菊,马鞭在她身上呼啸.....
  “ 秀竹姐!为了粮食,开枪吧!消灭土匪.....”“ 啪,啪....”,秀竹几枪出去从土匪头上掠过.
  “朝我开枪!秀竹姐---幽兰----,你们朝我开枪吧.....”
  幽兰顽强地爬到了关口前,她看见了秋菊,这是她亲密的战友和同志,那嘶声的喊叫撕碎了她的心.....
  土匪推打着秋菊就要过关口了,那关口一过,土匪又要重回虎藏山.....,秀竹咬着牙慢慢地将手移向了板机.....
  秋菊用尽全力挣扎着,她的身子已满布鞭痕,她顽强地和土匪搏斗着,突然她大喊一声“秀竹姐.....开枪吧......”她的脚蹬在山崖上猛地一用力带着土匪向崖下滚去,哪喊声从山谷里传来.....
  “ 秋菊!......”幽兰猛地站起身,拼尽全力捏紧那填满仇恨和怒火的手榴弹冲向关口,向着拥上来的土匪扑了上去....
  “轰”的一声巨响,幽兰同土匪同归于尽了......
  秀竹和辛梅站起身冲了上去,脸上流着泪,喊叫着把复仇的枪弹猛烈地射向土匪。
  辛梅被土匪击中倒下,秀竹腹部中弹她顽强地靠在一颗松树上射击着,土匪纷纷滚下山崖.....
  路口下响起了密集的枪声,秀竹看见了杨涛,看见了小分队,他们冲了上来,她脸上带着微笑倒了下去....
  区长冲上来扶起辛梅,辛梅抬起无力的手指着翠草牺牲的地方说:“区长....翠....翠草是好样的....”说完她的手垂了下来,辛梅流尽了鲜血牺牲了.....
  “秀竹!秀竹!”杨涛扶起秀竹大声的喊着,秀竹慢慢地睁开眼,看见了杨涛,她脸上带着微笑,泪水还在流着“杨团长....粮食.....”她向山上指了一下,头无力向一边倒去....
  “ 秀竹......!”杨涛大声喊着,他用枪指着天“啪...........”打完了全部子弹,哪枪声打破了寂静,在山谷中久久地回响着.......
  
  一年后,倮山脚下修建了烈士陵园,一排整齐的陵墓记载着烈士的名字,他们是:辛梅、卿秀竹、李幽兰、夏秋菊、翠草.......
  
 浏览:31560
设置 修改 撤销 录入时间:2016/3/29 13:18:25

新增文选
最新文选Top 20
常胜的女交通”潘香凤(收藏于2020/1/26 11:00:02
雏凤凌空韩秀兰(收藏于2020/1/26 10:51:53
火红鳌子上的女英雄---赵继兰(收藏于2020/1/12 19:52:06
吕培仙(收藏于2019/12/17 13:35:12
铮铮铁骨吕宝兰(收藏于2019/11/14 13:44:34
“女中先觉”何小静烈士(收藏于2019/11/14 12:28:30
常胜的女交通”潘香凤(收藏于2019/11/14 12:25:08
淮河两岸传奇式的抗日女英雄一陈明(收藏于2019/11/14 10:34:05
盐都英烈张二娘(收藏于2019/11/9 16:49:51
铁骨铮铮沈一飞(收藏于2019/11/9 16:47:30
1/2页 1 2 向后>>


访问排行Top 20
女烈重现原著女兵征粮喋血记-竹挺兰香11(访问31561次)
女烈重现原著女兵征粮喋血记- 骄梅傲雪5(访问19112次)
918野蔷薇侮辱得了我的肉体,侮辱不了我的信念---记王承荣烈士(访问10753次)
女烈重现原著女兵征粮喋血记- 疯狂报复7(访问10411次)
女烈重现原著女兵征粮喋血记-草荒梅艳4(访问10314次)
女烈重现原著女兵征粮喋血记- 风袭竹兰10(访问9207次)
女烈重现原著女兵征粮喋血记- 梅励竹兰8(访问9124次)
女烈重现原著女兵征粮喋血记- 梅励竹兰/下章 9(访问8249次)
女烈重现原著女兵征粮喋血记-展梅庇草3(访问7733次)
n[征粮女兵]丁佑君式的英雄儿女---俞道惠(访问7484次)
1/2页 1 2 向后>>
文选评论
访客文选评论(评论于2019/6/13 18:50:17
王者刀敬礼(评论于2019/5/13 10:24:44
访客文选评论(评论于2019/2/19 20:02:17

注册|登录|帮助|快捷